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如果有来世
    楚天羽一边跟着平车往前走一边道:“什么情况?”

    送赵卫国来的人是他公司的同事,一个年纪大的一跺脚道:“这几天我就看出老赵身体不好来,脸色越来越难看,让他来医院看他死活不来,让他回家休息他也不去,晚上还非跟我们去应酬,今天本来还有个局我们正往下走,结果他就突然摔倒了。”

    楚天羽惊呼道:“什么?他还在喝酒?”

    送他来的几个人很无奈的点点头。

    很快赵卫国就被送到了抢救室,楚天羽没让值班的大夫负责治疗,而是他自己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赵卫国的首诊大夫,对他的情况比较了解。

    一番救治后赵卫国总算是醒了,他一睁开眼就道:“我这是在那啊?”声音相当虚弱。

    楚天羽无奈的道:“在医院,老赵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赵卫国满脸的苦笑,歉意的道:“又麻烦你了楚大夫。”说到这竟然要挣扎着起来,楚天羽赶紧按住他道:“你别动,现在你需要休息。”

    赵卫国看看楚天羽没有说话,然后双目无神的看向天花板,过了一会道:“我没必要在休息了,我很快就要彻底的休息了。”

    楚天羽心头立刻咯噔一下,作为医生他听得出来赵卫国话里的意思,他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但楚天羽还是道:“说什么胡话?你刚跟李秀美在一起,日子还长着那,好好养病,你会好的。”

    其实楚天羽就从赵卫国这脸色也看得出来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当初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酒精性肝硬化晚期了,好好治疗的话,又能找到肝源的话,他还能多活几年,可他根本不听也不接受治疗,更不来复查,最后竟然还喝酒,这能好得了?现在就算有合适的肝源,他的身体也乃受不了如此之大的手术了。

    这时候顾静走了过来,满脸无奈之色的冲楚天羽摇摇头,然后把刚才急查的检查单递给了他,楚天羽看后感觉心里非常不是滋味,跟他想的一样赵卫国没多少时间了,已经出现了肝脏衰竭,并且从ct的检查结果来看,他的肝脏出现了癌病,并且胃以及胰腺都有一些形状不规则的肿瘤,虽然没有病理作为金标准确诊赵卫国是肝癌晚期,并且是多发转移,但只要稍微有点经验的医生一看片子,也能知道他得的就是肝癌,并且出现了转移。

    以目前的医疗手段赵卫国没救了,就算是楚天羽现在去末世的话,也找不到能救治他的办法,就算是在末世癌症也是一直没有攻克的医疗难题,去了也没用。

    楚天羽让顾静先出去了,他来到赵卫国身边安慰他道:“你会没事的,相信我。”楚天羽现在只能用这种苍白无力并且是谎言的话来安慰赵卫国,他能做的就是让他在临走前别太恐惧,这么说最少赵卫国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赵卫国摇摇头道:“楚大夫您啊就别说这些安慰我的话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其实打第一住院我就知道我没几天了。”说到这赵卫国有些费力的伸出手去套上衣口袋。

    楚天羽赶紧帮他把里边的东西拿出来,里边有一张纸,一张银行卡,两张张学友演唱会的门票。

    赵卫国先是虚弱的道:“银行卡麻烦您帮我转交给李秀美,里边有十万块,是我最近刚赚到的。”

    话音一落楚天羽眼泪差点没下来,他终于知道赵卫国为什么不听他的好好住院治疗,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时间不多了,所以想趁着还活着多赚一些钱留给李秀美母子,尽最后一份力。

    楚天羽不难想到,为了赚到这十万块赵卫国是如何拖着重病的身体去工作,去应酬,去喝酒的,一个男人为了自己深爱的女人连命都不要了,也要赚到一些钱留给她,这份情让楚天羽动容,也让所有人动容,这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做到这点?

    赵卫国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容,向是对楚天羽说,又向是对李秀美说道:“我这人没什么本事,还窝囊,一辈子碌碌无为的,想到到快死了竟然一单生意拿下这么多钱,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成功的事,也是我这辈子赚得最多的一次,但这十万却不多,也不知道够他们母子花多少的,是我没用啊,老天爷你为什么就不能在给我点时间,让我在给她们母子多赚点那?”两行清泪顺着赵卫国的脸颊无声的滑落。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但却还想在多活一段时间,不为别的,只为能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多赚一些钱,让她以后能过得更好一些。

    楚天羽红了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顾静跟另外一个护士早已经是泪流如下。

    赵卫国费力的侧过头对楚天羽道:“楚大夫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能放心把这些事托付给你,那张纸是我写好的医嘱,我还一栋房子也留给她们母子。”

    楚天羽声音有些哽咽的道:“老赵别说了,你会好的,真的会好的。”

    赵卫国微微一笑,笑容很温暖也很灿烂,他呼出一口气道:“楚大夫咱们就别说这些虚的了,我知道我不行了,我还有最后一个愿望,你能帮帮我吗?”

    楚天羽赶紧道:“你说,我一定帮你完成这个愿望。”

    赵卫国微微点点头笑道:“你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好像就是在这间诊室说的吧?我当年要跟秀美领证那天,我花光了我全部的积蓄,又跟朋友借了一些钱,想请她看张学友的演唱会,因为她最喜欢张学友了,但可惜的是她没去成。

    今天本来我也跟她约好了去看张学友的演唱会,我尽快应酬完就去找他,但这次我恐怕要爽约了,你说秀美会怪我吗?”

    楚天羽强忍着眼泪道:“不会,她不会怪你的。”

    赵卫国凄然一笑道:“本以为可以跟她相守到老,可谁想遭糊弄人,好不容易又在一起了,结果我却抛下她先走了,希望她千万不要怪我。”

    楚天羽终于没忍住落了眼泪,他飞快的擦干眼泪道:“她不会怪你的,我保证,真的。”

    赵卫国笑道:“希望吧,你帮我把这两张演唱会的门票送过去给她吧,我没听过演唱会,让她代替我听吧,行吗楚大夫?”

    楚天羽重重的点点头道:“好,我一会就去。”说到这楚天羽道:“你不想见她最后一面了吗?”

    赵卫国摇摇头笑道:“不,我这个样子太难看了,会吓到她的,我也不想看到她哭,这辈子她哭得太多了,为了她的人生,为了她不幸福的婚姻,为了她的孩子,我不想让她在为我哭了,她应该笑,笑着活下去,笑着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如果有来生,我去找她,我还跟她好,我还想娶她,你说真的有来生吗?”

    楚天羽抿着嘴重重点头道:“有,一定会有来生的,你们会在见到的,你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心电监护仪发出了警报声,心电图成了直线,赵卫国满脸的希翼之色,瞳孔已经散大了,他带着对有来生的希望离开了,他带着对李秀美的思念、不舍离开了。

    顾静急道:“楚大夫抢救啊。”

    楚天羽仰起头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道:“不用了,让他就这么走吧,别在遭罪了。”

    赵卫国的情况很糟糕,就算抢救过来他也没多少时间了,反而会让他承受更大的痛苦,身上插满一堆的管子,最后毫无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还不如让他就这么平静的离开。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看看表道:“几率死亡时间,五点十六!”说到这楚天羽突然想起当年赵卫国跟李秀美约好去听张学友演唱会的那天是五月十六日,没想到多年后他离开的时间也是五一六,这是巧合还是一种轮回那?楚天羽不知道,他伸出手轻轻的放在赵卫国的眼睛上,手缓缓下移让他闭上了眼。

    楚天羽盖住了赵卫国的头,拿起他放在旁边的演唱会门票、银行卡、医嘱放到了兜里,侧头看了看哭得眼睛红肿的顾静道:“送他去太平间吧,跟看太平间的李大爷说……”说到这楚天羽掏出手机,打开音乐播放软件找到张学友的一首歌——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楚天羽把手机递给顾静道:“让李大爷把手机放在他身边,让他多听一会吧。”

    顾静强忍着眼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此时天开始暗了下来,不是天要黑了,而是飘来一片乌云。

    楚天羽看着这片乌云发动车子开向演唱会所在的地点,说实话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秀美,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但这是赵卫国最后的愿望,他无论如何也要帮他完成。

    演唱会在静海市体育馆,楚天羽到的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全都是张学友的歌迷,他不知道在那能找到李秀美,人实在是太多了,而此时人也开始进场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女声道:“是楚大夫吗?”

    楚天羽一转身就发现李秀美站在他旁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