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麻烦来了
    下午楚天羽跟储雨荷逛了一下午家具城总算是把家具都买齐了,钱也大把的扔出去,装修花了差不多一百万,家具还有相应的家电差不多也得一百万,明天储雨荷会请假在家里等着送货上门的师傅,然后让他们把家具装好,家电放到相应的位置,房子在放两三个月也就能住了。

    两个人到了家都累得够呛,也没心思做点少儿不宜的事,草草吃了饭,洗个澡,躺床上闲聊一会也就睡觉了。

    储雨荷跟楚天羽关系确定好最近这阵子也是不大回家,基本住在楚天羽家,不过早上看到陈桂芹后依旧很是不好意思,但陈桂芹却感觉没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她还乐得如此,希望储雨荷早日怀上楚家的骨肉,延续老楚家的香火。

    次日一早楚天羽依旧跟往常一样去了医院,一到医院任佳佳就兴奋的跑过来道:“给你。”

    楚天羽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一张演唱会的门票,张学友的,他立刻是一愣,几乎不关注娱乐圈的他还真不知道学友哥要来静海市开演唱会。

    任佳佳笑道:“晚上陪我去呗,好你了。”

    任佳佳什么意思楚天羽在清楚不过,那里敢去?突然道:“向主任。”

    任佳佳立刻一侧头,楚天羽飞快的把票往她护士服的口袋里一塞然后转身就跑。

    当任佳佳发现自己上当的时候楚天羽已经跑远了,她气得是直跺脚,连连抱怨道:“楚天羽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拿不下你。”

    顾静走过来拍拍任佳佳的肩膀道:“你啊估计没戏,告诉你个悲痛的消息,楚天羽今天的门诊号昨天就卖光了,挂号处那一堆黄牛正抄他的挂号票。”

    任佳佳惊呼道:“什么?昨天就卖光了?不可能,他又不是什么大专家、大教授?拿来的这么多患者?”

    急诊的医生也是要出门诊的,主要是处治一些以前来急诊住过院过来复查的患者。

    顾静伸出手戳了下任佳佳的脑门道:“说你傻你还不愿意听?忘记前阵子楚天羽在一中的艺术节上唱的那首歌了?你知道那视频又多火吗?视频火了,你家楚天羽就火了,我实话告送你买他挂号票的人就没一个有病的,都是来看他的,全是女人,美女相当多。”

    任佳佳惊呼道:“我去,没病来看病?这也行?”

    顾静一翻白眼道:“怎么不行?医院有规定没病不能买挂号票吗?没有吧?人家有钱乐意,谁也管不着。”

    任佳佳急得直跺脚道:“不行,我不能让那些该死的女人去见楚天羽。”说完就要往诊室的方向跑。

    顾静一把拽住她道:“你快拉倒吧,这事你管不了,马上交班了,赶紧跟我走,你就放心吧你家楚天羽眼光搞得很,你这样的美女都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更看不上眼。”

    任佳佳一边被顾静拽着走,一边道:“谁说他看不上我了,他明明就是心里喜欢我,但就是不说。”

    顾静听到这话是嗤之以鼻,整个急诊甚至整个医院谁不知道楚天羽一见到任佳佳就跟耗子见到猫似的,远远看到立刻调头就跑,偏偏任佳佳就是认为楚天羽喜欢他,这智商也是没谁了。

    楚天羽到不知道自己的挂号票昨天就卖光了,现在还有不少黄牛正抄他的挂号票,现在他的一张挂号票都抄到了一千一张的天价,比院里那些老专家、老教授还贵。

    交班、查房后楚天羽跟以前一眼往门诊走,一到走廊立刻就有些傻眼,就见走廊另一头沾满了人,还都是女人,一见到他就兴奋的喊道:“楚天羽。”

    有更过分的直接喊道:“楚天羽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那个不靠谱的上帝给楚天羽增加的隐藏属性在今天终于是给他惹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看到这么多狂热的女粉丝,楚天羽是头皮发麻,有一种调头就跑的冲动,但好在有护士跟保安在拦着这些女人,没让她们冲过来把楚天羽扑倒在地肆意蹂躏,到是让楚天羽长出一口气,赶紧溜进了门诊。

    楚天羽进去后把水杯放下,这门诊可不是就他一个人使用,明天就会有其他医生来这里坐镇,所以个人物品还是要自己带过来在带走的。

    楚天羽接了一杯水,门诊护士孙玲就走了过来,满脸幽怨之色的道:“楚大夫我送给你的围脖你不喜欢吗?”显然这孙玲也是楚天羽的爱慕者之一。

    楚天羽一听到这话就感觉头皮发麻,任佳佳放出话去说楚天羽就喜欢手织的毛衣、围脖、手套这些东西,结果院里这些傻乎乎的护士还真就信了,纷纷开始织这些东西,织好了就赶紧送过去,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泛滥成灾了,送都送不完。

    楚天羽苦笑道:“喜欢,喜欢。”楚天羽总不能说不喜欢吧?这可太伤孙玲的自尊心了。

    孙玲不满道:“喜欢你怎么不带啊?”

    楚天羽听到这话一头撞死的心都有,大夏天的我带个围脖?我有病啊?他尴尬的咳嗽一声道:“现在好像是夏天。”

    孙玲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兴奋的笑道:“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等到天凉了你一定要带啊!”

    楚天羽赶紧道:“会的,会的,好了,让患者进来吧。”

    孙玲听到这句话就是满脸的不满之色,但还是出去叫患者,很快就进来一个打扮性感、清凉的美女,胸前白花花一片,沟壑深得能让男人流鼻血,女子很年轻也就二十四五岁,相貌很漂亮,身材也好,一进来就娇声道:“楚大夫我难受。”

    楚天羽还不知道今天来的都是他的粉丝,立刻道:“那里难受?”

    女子指指自己的胸口道:“胸口疼,你给我摸摸。”

    楚天羽又不是傻子,看到女子的脸色,在有她说的话,立刻知道眼前这美女什么毛病都没有,健康得很,但人挂号了,他能怎么办?只能继续道:“怎么个疼法?”

    女子看楚天羽不为所动有些不满,但还是媚眼如丝的道:“一会见不到你就疼,可难受了。”

    楚天羽立刻感觉头大如斗,看看女子的门诊病历咳嗽一声道:“赵小姐是吧?请您别看玩笑,我们这是医院,感觉您身体很健康,您还是先回吧。”

    女子急道:“我不走,我挂号了,我生病了,你就得给我看。”

    楚天羽此时郁闷无比,这女人咬死了说自己有病,自己总不能不检查就说对方没病吧?这事闹到院部去他一点理都没有。

    楚天羽没办法只能给眼前这女孩检查一下,但这女孩一点都不老实,说话也露骨,弄得楚天羽很是无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她给打发了。

    第二个一进来还是老样子,不过这个似乎看出第一个在楚天羽这碰壁了学鬼了,不跟第一个似的用露骨的话跟楚天羽说,只是说自己腰疼。

    楚天羽经历了第一个也有经验了,直接道:“不好意思这位女士,我这是急诊门诊,只给在急诊接受过治疗的患者看,在说也不是骨科,这样您去骨科看看。”

    女孩立刻不满的道:“我就想让你给我看。”

    楚天羽苦笑道:“女士我这真的只给在急诊接受过治疗的患者看,别的患者我真是爱莫能助,在说了您是腰疼,属于骨科的范畴,我不如骨科的大夫诊治这类疾病经验丰富,您还是去骨科吧。”说到这楚天羽也不管这女孩在说什么,直接道:“孙玲喊下一个。”

    就这样一个上午过去了,楚天羽累得跟死狗似的回到了急诊,金辉、李吉祥这些人则是在一边幸灾乐祸个不停,还时不时的说话损楚天羽,楚天羽要不是太累,拍死他们的心都有,真是交友不慎,不安慰我也就算了,还拿话挤兑我,不是人啊。

    下午一上班楚天羽就去找向云飞了,把这情况一说,向云飞也是苦笑连连,这事能怪谁?怪楚天羽?他也没干什么啊?不就是唱一首歌吗?谁想到就搞成这样,怪也只能怪这小子长得太帅、太招女孩喜欢了。

    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楚天羽这些粉丝把号都给挂了,那些确实需要复查的患者怎么办?向云飞没办法只能让金辉去坐诊,楚天羽留在急诊。

    楚天羽一不去,那些女孩还是要找楚天羽,在得到楚天羽不在出诊的消息后,立刻大喊着退挂号票,然后顷刻间就走光了,金辉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心里相当不是个滋味,他是真不介意给这些美女看看病,可谁想人家根本就不是冲他来的,而是冲着楚天羽来的,还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仍啊。

    时间眨眼就到了下午五点,楚天羽呼出一口气换了衣服打算回家,但刚走到分诊台就看到一个平车上推来一个人,这人楚天羽认识,他立刻惊呼道:“老赵……”

    此时的赵卫国躺在平车上气若游丝,脸都快成黑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