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尖酸刻薄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立刻是不满的转过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穿金戴银贵气逼人,身上的衣服、首饰全是名牌,就她这一身行头估计没个二三百万下不来,实打实的富婆一枚。

    女子脸上虽然画着精致的妆容,但依旧难掩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一张脸说不上好看,但也不能说难看,只是脸上表情异常的高傲,高傲得就想她是天王老子一般,女子不是一个人,身边跟着四个人,两男两女,每个手上都提着不少奢侈品品牌的包装袋,显然是刚从商城血拼过来的。

    楚天羽对这样有点钱就感觉自己是天王老子的女人没有任何好感,很冷淡的道:“这沙发我们已经买了。”说完转过头不去看这讨人厌的女人。

    蒋丽莎听后冷冷一笑,相当不客气的道:“买了就退了。”

    楚天羽感觉这女人实在是脑子进水了,有钱了不起啊?沙发钱我们都付了,我跟你又不认识,你还这个态度,我凭什么让给你?楚天羽语气越发冷淡的道:“不退!”

    蒋丽莎很不耐烦的对跟在她左边的年轻女子道:“你是不是聋了?我刚说的话没听见是吧?”

    年轻女子一脸不解之色,刚才蒋丽莎只是跟坐在沙发上那个英俊的男子说退沙发让给她的事,但这些跟她有什么关系?

    蒋丽莎看到女子一脸的茫然之色,立刻怒道:“真是个没脑子的废物,他不是不退吗?你去把他们老板给我找来,今天这沙发我买定了,一个穷小子还敢跟我争?算什么东西!”

    女子这才反应过来迈步就跑,在不赶紧去惹得蒋丽莎生气,她这工作也别要了,说实话要不是蒋丽莎干的薪水高,她才不乐意伺候着脾气死大的老女人。

    不多时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走了过来,一看到蒋丽莎立刻换上笑脸几步走过来站在一边恭敬的笑道:“蒋太太您看您来了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啊?”

    蒋丽莎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自顾的拿出烟点燃抽了起来,根本就不管旁边贴着的禁止吸烟的告示牌,家具城更是要禁止吸烟,这里有易燃品,并且人还多,一旦因为吸烟引发火灾后果不堪设想,但蒋丽莎根本就不管这些,可见她这人素质高不到那去,更没什么公德心。

    一个保安看到蒋丽莎坐在那吸烟立刻就要过来制止,这家家具店的老板吴炜赶紧冲保安挥挥手,示意他别来,这蒋丽莎为人尖酸刻薄,并且有钱有势,可不是他这小小的家具店老板能得罪得起的,真因为不让她吸烟得罪了她可太得不偿失了,索性就让她吸吧,自己在这看着点也就是了。

    保安看吴炜这老板都这么说了,自然也就没过来自讨没趣,不过来逛家具城的人看到蒋丽莎如此没素质的行为是纷纷皱眉,不过一看这女人穿戴不凡,身边还有四个跟班,到也没人过来自讨没趣,实在是蒋丽莎这种有钱人不是他们平头百姓惹得起的。

    蒋丽莎吐出一口烟雾伸出手一直楚天羽屁股下的沙发道:“让他赶紧滚蛋,这沙发给我好好弄干净送我们家去。”

    吴炜知道得罪不起蒋丽莎,也只能对楚天羽赔笑道:“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您能不能站起来?”

    楚天羽看看吴炜笑道:“还真不能,因为这沙发我们买了。”

    楚天羽话音一落储雨荷就走了过来,一边把收据往包里放一边道:“走吧。”

    储雨荷说到这的时候才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看到坐在不远处的蒋丽莎趾高气扬的样子不解的道:“怎么了?”

    楚天羽冷笑道:“没事,就是见到个认为有点钱全宇宙都是她的蠢女人。”

    蒋丽莎立刻勃然大怒道:“你说谁?”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蒋丽莎道:“你说我在说谁?”

    吴炜把跟过来的服务员喊到一边道:“那沙发卖了?”

    服务员点点头,一指储雨荷道:“卖给那位小姐了,钱都交了。”

    听到这句话吴炜立刻感觉是头大如斗,这蒋丽莎是出了名的难缠,为人尖酸刻薄也就算了,偏偏还相当记仇,他丈夫还是市政府的一个实权局长,得罪了她自己这店也别开了。

    想到这吴炜赶紧跑到楚天羽身边用商量的语气道:“先生您就通融下,把沙发让出来吧,您放心你出的钱我们全额推给您,你要是看上我们家其他的沙发……”吴炜一咬牙为了打发走蒋丽莎还不得罪她道:“只要是我家的沙发我给您打五折。”

    吴炜这已经是大出血了,这可五折啊,等于是半价把沙发卖出去,赚绝对不可能,还要赔上不少,尤其是那些价格昂贵的沙发,越贵就赔得越多,因为这些沙发本就很贵,如果他在把虚假定得太高的话,有几个人会买?所以这些昂贵的沙发吴炜的报价并不高,赚的远不如那些便宜的,要是楚天羽看上这些沙发,吴炜得赔不少。

    但这已经无所谓了,赔点钱算什么?只要能让蒋丽莎这活祖宗满意,根本就不叫事。

    吴炜用希翼的眼神看着楚天羽,感觉自己已经很有诚意了,眼前这小伙子也该松口了。

    可谁想楚天羽直接道:“不好医生,这沙发我们已经买了,不退,赶紧让人给我们送过去。”

    吴炜愣了,没想到楚天羽这小子明明看出蒋丽莎不是凡人,还不肯退步,真是愣啊,你看看人家穿的、用的、带的,那一样不是五万起步?这么有钱的人你一穷小子得罪得起吗?不自量力。

    蒋丽莎冷冷的看着楚天羽道:“不退是吧?行,你那个单位的,告诉我,我现在就给你们领导打电话,问问他们是怎么教育手下的,没单位,在那个公司上班也行。”

    储雨荷虽然也是心里气得不行,但生怕楚天羽惹出*烦来,那个女人虽然讨厌,但看她这穿着打扮肯定不是普通老百姓,家里肯定非常有钱有势,得罪了她,她回头找楚天羽麻烦怎么办?

    于是储雨荷拉了下楚天羽的衣角压低声音道:“天羽要不就算了吧!”

    楚天羽突然伸出手把储雨荷拉坐到自己身边,挑衅似的看着蒋丽莎道:“我告诉你我是静海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的医生,我叫楚天羽,要打电话赶紧打。”楚天羽还就不信这死女人能把自己怎么样。

    储雨荷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楚天羽这么傻,竟然把自己的工作单位说给了眼前那女人听。

    吴炜也是跟看傻子似的看着楚天羽,心想这小子还真是彪啊,你得罪蒋丽莎也就算了,但别告诉她你的工作单位还有叫什么啊,现在你跟她说了,以她那尖酸刻薄的脾气非得砸了你的饭碗不可。

    蒋丽莎不屑一笑道:“原来是个狗屁不是小大夫啊?我当是什么人物那。”说到这一身手道:“把手机给我。”

    旁边一个年轻的女子赶紧把手机毕恭毕敬的递给了蒋丽莎。

    蒋丽莎洋洋得意的道:“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的是吧?叫楚天羽是吧?我现在就给你们院长贝清风打电话,我到要问问他是怎么管教手下人的,这么没礼貌、没素质。”

    说到这蒋丽莎找出贝清风的手机号码,然后把手机屏幕对着楚天羽举好道:“看看是不是你们院长贝清风的电话。”

    楚天羽扫了一眼,上边确实是贝清风的私人电话,但他却一点不怕,冷笑道:“没错,打吧。”

    蒋丽莎本以为楚天羽看到自己真有贝清风的电话会服软,但谁想这小子嘴硬得很,行,你想死老娘我就成全你,先砸了你的饭碗,没了工作我看你以后吃什么喝什么,跟我斗,老娘分分钟玩死你。

    蒋丽莎拨通了电话,很快就道:“贝院长啊你好,我是王德福的妻子蒋丽莎,我们见过的,还一块喝过酒。”

    贝清风搞不懂大周末的蒋丽莎给自己打电话,自己跟她关系可只能说算是认识,不过王德福他知道,市政府一个实权局长,不是好得罪的,冲着王德福的面子贝清风赶紧道:“你好,你好蒋女士,您找我什么事?”

    蒋丽莎洋洋得意的看着楚天羽道:“贝院长你们医院有个叫楚天羽的小大夫吧?你是怎么管教手下人的,这人也太没素质没有礼貌了吧?我先看上的沙发,钱我都交了,他却说什么非让我退了让给他,做什么事也都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他这样没素质、没教养的人怎么配当一名为人民服务的医生是吧?贝院长这样的人你们医院还要他干嘛?”

    储雨荷立刻就急道:“你这人怎么能这么颠倒是非?明明是我们先买的。”

    另一半贝清风一听是楚天羽立刻感觉有些头疼,这小子前阵子找了一些社会人来医院的事他已经知道了,不是个安分的主,现在又得罪了蒋丽莎,年纪轻轻的就不懂得隐忍退让吗?就不知道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