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往事
    听到任佳佳的话楚天羽是苦笑连连,看来乐向阳也是个暴脾气,看到如此不平的事也是看不下去眼了,直接去抓人了,根本就不走正常的程序了,这家伙!

    任佳佳还有事转身出去了,楚天羽站起来给赵卫国倒了一杯水道:“说说吧,我还是挺好奇你跟李秀美的事的。”

    赵卫国握着水杯低着头,过了好一会才仰起头来,脸上满是唏嘘与追忆之色,记忆把他拉回到那个泛黄的学生年代。

    赵卫国跟李秀美是高中同学,在他们那个年代早恋是大罪,是洪水是猛兽,一旦被学校发现轻则记大过,重则开除,可不跟现在似的学校对早恋的事管得并不严,甚至很松。

    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都对异性很好奇,当年的赵卫国是这样,李秀美也是这样,对对方心存好感但却不敢表达出来,只能站在远处远远的看着对方,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被人看到说他们早恋,赵卫国喜欢李秀美,李秀美也喜欢赵卫国,感情单纯而美好,没有任何的杂志,有的只有喜欢而已。

    当年的赵卫国青涩而懵懂,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思念着李秀美整夜难眠,在赵卫国看来李秀美是最漂亮的女孩,没有之一,她生气的时候好看,她开心的时候更好看,总之不管是处于什么状态的李秀美在赵卫国心里都是最美的。

    他每天都会早早的起来,不管刮风、下雨又或者是下雪,他会跑到李秀美家所住的胡同外边,只为站在远处看上一眼李秀美。

    对于赵卫国跟李秀美来说,胡同口的对视已经是无声的约定,双方都默默的遵守这个约定,只是远远的看对方一眼,并不会说话,更会一块去学校。

    对于青涩的他们来说清晨相见的时刻是每天最美好的时刻,他们天真的以为会永远这样下去,每天看对方一眼就心满意足了,并没有想过这世界上没有永恒,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会变,事情会变,整个世界也会变。

    高中三年两个人说过的话很少、很少,但却默默的爱慕着对方,同时也盼望着毕业的到来,毕业意味着长大,意味着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每天在一起,无时无刻的在一起。

    赵卫国永生都没办法忘记高中毕业的那天,他终于可以跟李秀美肩并肩的走在一起,不用怕被同学看到,也不用怕被老师看到,那一刻他是幸福的,是他有生一来最幸福的时刻,那道赵卫国死去,他也坚信不管是到了天堂还是地狱,他都不会忘记那一刻,就算是喝了孟婆汤,他也不会忘,忘不了李秀美羞红的脸庞上洋溢的幸福之色,忘不了她紧张得额头出了汗黏住了几缕发丝,忘不了李秀美那天穿的白裙子,忘不了她低着头搬着自己的书走在夕阳下,夕阳把她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甚至赵卫国忘不了路过一个冷饮摊的时候,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冲他们露出的微笑。

    赵卫国希望他能永远跟李秀美这么走下去,走到世界的劲头,走到地球毁灭,走到永远。

    诉说到这的时候赵卫国黑黄的脸庞上满是幸福的笑容,楚天羽从这份笑容中可以看出赵卫国是多么的希望时光能永远定格在他送李秀美回家的时刻。

    赵卫国继续诉说这他跟李秀美的事,倾听者只有楚天羽一个人。

    时间在流逝,人在变,世界也在变,李秀美没有考上大学,去了她父亲的工厂工作,赵卫国考上了大专,在那个年代能考上大专的人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各大院校还没有扩招,也没有那么多花钱就可以上的私立学校。

    但是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赵卫国做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决定,他撕了录取通知书,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去上学就会很久见不到李秀美,他做不到间隔如此长的时间不能见到李秀美。

    那天赵卫国是幸福的,但他的家却是愁云惨淡,赵卫国的家条件并不好,甚至很差,他父母希望赵卫国能通过学习改变他自己的一生,但是他却没有考上大学,一家人的希望全部落空,他当年并不能理解父母还有自己的几个哥哥姐姐会那么的失落,他只是开心着,他只是幸福着,没有考上大学,他就可以留在这个城市,每天都可以见到李秀美,跟她手牵着手去公园,去看电影,去给她在路边的冷饮店里买上一瓶她最喜欢喝的橙味汽水。

    当天赵卫国清晰的记得他的父亲连续抽了一盒烟后一拍桌子道:“复读!”

    这两个字对于赵卫国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复读意味着他又要去学校,而不能去工作,不能工作就赚不到钱娶李秀美。

    年少的赵卫国立刻跟父亲产生了争执,他有生以来头一次挨了父亲的耳光,他清晰的记得在印象中一直高大的父亲,在打了他后一下就仿佛老了十几岁,整个人跟丢了魂似的走出去,在院子里坐了一夜。

    赵卫国当年不能理解父亲的心情,但是现在他能理解了,那个晚上他父亲不光恨他不懂事,同时也在埋怨自己没本事,没教育好自己的儿子,没能赚到更多的钱让家里的孩子、老婆过得更好,他是个失败的男人,一个没用的男人,一个连自己儿子都教育不好的窝囊废,那天他死于死灰,那天他丢了半条命。

    但这些都是现在赵卫国才明白的,他知道自己深深的伤害了自己的父亲,他自责而难受,但却不后悔当年的决定。

    赵卫国很快就在街道上找了个活,在皮鞋厂当学徒,学做皮鞋,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他认为自己的工作很好,能学一门手艺,掌握了一门手艺就不会饿死,就能赚到足够的钱娶李秀美。

    但是赵卫国想的太简单了,当时的华夏已经开始改革开放了,脑子活络的特区人民已经在制作款式精美的皮鞋,而赵卫国所在的内地这家鞋厂制作的鞋虽然用料好,但款式太旧,生产出来的产品根本就无人问津,赵卫国才上班一年厂子就黄了,最后两个月的工资厂子没有给,而是给了他十六双皮鞋当工资。

    那一刻赵卫国提着皮鞋感觉天塌地陷,他所有的理想都因为他的失业而变成了泡沫。

    他没脸去找李秀美,因为他早就答应她赚到足够的钱就去他家跟他父母提亲,一年的工作赵卫国没赚到多少钱,没有钱他就没办法实现他的诺言,所以他不敢去找李秀美。

    但是李秀美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跑到了他的家,赵卫国清晰的记得那天李秀美整个人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李秀美声嘶力竭的质问赵卫国为什么不去找她。

    赵卫国无言以对,只能呆呆的站在那,心中有的只是屈辱以及愧疚,他失信了。

    最终赵卫国还是说了实话,他以为李秀美会转身离去,但是李秀美没有,而是扑到他怀里痛哭流涕的不停地说不管赵卫国有钱没钱,她都要跟他在一起,那个年代的爱情就是这么的单纯,没有太多的杂志,喜欢也就够了。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赵卫国沉浸在幸福中有些找不到方向了,但他却很兴奋,因为他终于可以跟李秀美一块生活了,他心里再次燃起了希望,暗暗发誓已经要拼命赚钱,让李秀美过上好日子。

    李秀美同样是这样想的,期待着他跟赵卫国的美好未来,就算在苦,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苦点、累点都不算什么。

    赵卫国知道李秀美很喜欢张学友的歌,那个年代很多女孩都喜欢他的歌,也恰好此时的华夏已经处于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港台歌曲不在是洪水猛兽,并且已经涌入内地,很多港台明星都看好大陆的市场,纷纷来内地开演唱会。

    赵卫国跟李秀美约好五月十六日偷出家里的户口本去民政局领结婚证,之所以要偷是因为李秀美的父亲反对他们在一起,原因很简单赵卫国穷,他家更穷,作为父亲他不想女儿嫁到这样的人家过苦日子,两个人为了能结婚也只能偷了。

    而那天晚上也是张学友来静海市开演唱会的日子,赵卫国拿出了全部得积蓄,又跑去跟朋友借了不少钱,废了很大的力气买了两张票,他打算带李秀美去听张学友的演唱会,给她一个惊喜,也是一个新婚礼物。

    那天早上赵卫国早早的就到了民政局,他以为李秀美很快就会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失望了,一个小时李秀美没有来,一个上午她还是没有来,一天她没有来。

    赵卫国不知道李秀美为什么不来,他想去找她,问她到底为什么,但却没有这个勇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个勇气。

    夜色降临的时候赵卫国去了体育场,人山人海中他却感觉这个世界只有他自己,他拿着票没有进去,就站在门口,他在等待,等待奇迹的出现,或许李秀美会突然来到这里,哪怕没票站在外边听听也好。

    可一直到演唱会结束她也没有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