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禽兽不如
    静海市的天气一天比一天热,酷暑每天都在城市里肆虐,折磨着城市里的人,但哪怕天气热成这样,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人也依旧忙碌着,如同一群勤奋的蚂蚁般早上赶赴自己工作、学习的场地,日复一日的工作着、学习着。

    楚天羽也是如此,依旧每天忙碌着,这天下午楚天羽四点多才起来,晚上夜班,下午可以回家睡上一觉,养足精神,准备赶赴晚上没有硝烟的战场。

    储雨荷今天回来的比往常早了一些,一进来就抱怨道:“这天也太热了,热死我了。”此时储雨荷已经是满身的香汗,运动t恤都被打湿了。

    楚天羽刚洗了脸,抬头看看她道:“怎么今天这么早?”

    储雨荷把给楚天羽带回来的饭放到桌子上道:“我下午最后两节课没我的,就早走了,这是赵叔刚给你做的,赶紧吃了吧,晚上你不是夜班吗?”

    楚天羽到不饿,可现在要是不吃的话一到医院就会忙得脚不沾地,别说吃饭了,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夏季可是急诊病源的高峰期,每个夜晚值班的医生、护士别说吃饭喝水了,眯一会的时间都没有。

    楚天羽也只能赶紧吃口饭,储雨荷洗了脸出来后道:“房子已经开始装修了,过两天你跟我去看看啊!”

    楚天羽把嘴里的饭咽下去道:“行,等周末吧,我周日休息,咱们去看看。”

    四点半的时候楚天羽开着车出了门直接去了医院,急诊科还是老样子——人满为患,到处都是患者,到处多是家属,医护人员不停的在这些人中穿梭着,有时候楚天羽真搞不懂到底那来的这么多患者,但这个问题他注定找不到答案。

    交班、查房、处治患者,楚天羽每天的工作都是如此,忙碌而枯燥,明天都要面对生离死别,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死亡楚天羽似乎已经麻烦了,不会在为某个患者离开这个世界而唏嘘不已,而心里难过,他不知道自己变成这样到底是好、还是坏,但他知道他越发适应这份工作了。

    天色擦黑的时候楚天羽正站在护士站给刚收治的一个患者下医嘱,这时候门被推开,一股热浪涌了进来,就听一个焦急的女声道:“大夫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

    楚天羽立刻转过身,然后就是一愣,李秀美满脸伤痕的背着她的儿子跑了进来,孩子已经昏迷了,双手软绵绵的垂下来,并且脸色惨白,楚天羽来不及去问李秀美脸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几步来到她跟前接过孩子,不用楚天羽说任佳佳已经把平车推了过来。

    楚天羽把孩子放在平车上一边给他检查一边道:“出什么事了?”

    李秀美满脸泪痕的道:“被他爸打的,他说肚子疼,我就赶紧带他来医院了,可半路上突然就昏了过去,我怎么叫他他都不醒!”

    听到这楚天羽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李建那张让楚天羽想抽他的脸,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赶紧道:“打那里了?怎么打的?”

    李秀美赶紧道:“他用脚踹孩子的肚子,踹了好几脚。”

    楚天羽一把掀开孩子腹部上的衣服,中上腹这个位置有大片的青紫,此时正好也到了处置室,楚天羽想也不想就道:“给我一只五毫升的注射器。”

    任佳佳赶紧递给楚天羽一只注射器,楚天羽让任佳佳拖着孩子左侧侧躺,过了一小会便用注射器缓缓刺入孩子的右下腹,楚天羽看着注射器中抽出来的血面色越发凝重起来,把注射器拔出来道:“怀疑脾脏破裂,通知普外住准备剖腹探查术,急查血型,让血站准血,先要两千毫升。”

    楚天羽之所以怀疑的是脾脏破裂,第一是根据孩子受伤的位置是在左上腹肋骨靠下的位置,脾脏大概就在这里,脾脏一旦出现破裂就会大出血,而楚天羽用注射器刺入腹腔抽出了不凝血,所以最先考虑的就是脾脏破裂,当然也可能是其他器官组织破裂、损坏,所以楚天羽没让任佳佳通知普外准备脾脏切除术又或者脾脏破裂缝合术,而是要了剖腹探查。

    打开腹腔后才能彻底确认到底是脾脏破裂还是其他的脏器,根据实际情况在选择手术方式。

    楚天羽让另外一个护士先给孩子输如706代血浆补充孩子的血容量,搞定这些才出了抢救室,他一出去李秀梅就跑过来急道:“楚大夫我儿子怎么样?”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现在是失血性休克,怀疑是脾脏破裂,需要立刻手术,我已经帮你联系普外了,他们很快就会接手,会尽力救治你儿子的,你放心!”

    李秀美一听儿子被李建打成这样,还要做手术,立刻是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现场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处治好李秀美后,他儿子已经被送到手术室手术了,赵卫国满头是汗的跑了过来,一来自然是急着问李秀美跟孩子怎么样,楚天羽跟他说孩子正在手术,普外的人会全力救治,而李秀美则没什么大事,就是情绪太激动了,睡一会也就没事了,这赵卫国才算是长出一口气。

    任佳佳这时候过来道:“报警不报警?”医院遇李秀美儿子这种被人打到要做手术地步的患者,可定是要报警的,那可是脾破裂,是重伤害,是刑事案件了,不可能不报警。

    楚天羽想也不想的就道:“报警。”说实话楚天羽此时非常愤怒,虎毒尚且食子,更何况是人了?

    那孩子可是李建的亲骨肉,他怎么舍得把自己亲儿子打成这样?不用想李秀美脸上、身上的伤也都是他打的,能对自己老婆孩子下这样毒手的人根本就不是人,连畜生都不是,这样的混蛋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谁想赵卫国急道:“别报警,别报警,老李他肯定是又喝多了,喝酒的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楚大夫你应该清楚,算了!”

    楚天羽惊呼道:“算了?赵卫国你是不是糊涂了?他把孩子打成那样你就这么算了?”

    赵卫国很是无奈的叹口气道:“不怕你们笑话,老李还有两个弟弟,都是混不吝,你们真要是报警把他给抓了,他那倆弟弟能善罢甘休?最后受苦的还是秀美跟孩子啊。”

    听到这楚天羽立刻骂道:“简直是一家子混蛋。”

    赵卫国说得很清楚,如果报警,李建那倆混蛋弟弟肯定要找李秀美跟孩子的麻烦,李建都混蛋到这种地步,他那倆弟弟也好不到那去,到时候李秀美跟孩子孤儿寡母的怎么办?还不得整天被他们欺负啊。

    这事对于其他人来说很不好解决,但对于楚天羽来说整混蛋不要太容易,想到这他直接道:“报警。”

    赵卫国急道:“楚大夫你……”

    楚天羽打断他的话道:“这事我帮你解决,我保证李建那里混蛋弟弟不敢找他们娘俩的麻烦。”楚天羽就是这种路见不平便出手的人,喜欢管闲事,不过眼前这事他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身为父亲不爱护自己的孩子也就算了,竟然喝多了还拿自己孩子出气,把孩子打成脾破裂需要做手术的地步,还是人吗?畜生都不如。

    任佳佳也非常气愤,楚天羽都这么说了,她自然是赶紧跑去打电话报警了。

    楚天羽侧头看看赵卫国立刻一皱眉道:“老赵你是不是没按时吃药?是不是又喝酒了?”

    此时赵卫国的脸色很难看,黑黄、黑黄的,身体也比上次见到他时瘦了不少,都快皮包骨了。

    赵卫国听到这满脸无奈的笑容,呼出一口气道:“楚大夫对不起,没按照你说的做,我也实在是没办法。”

    楚天羽急道:“你到底有什么事能比你身体还重要?钱没了还可以赚,但是人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你不知道吗?你就不怕死吗?行了,你也别墨迹了,跟我来,给你检查、检查。”

    赵卫国跟个做错事的孩子般跟楚天羽去了诊疗室,楚天羽给他做了一下简单的检查,立刻发现赵卫国的情况很不好,肝脏的位置触诊的时候摸到了好几个硬块,并且形状不规则,这明显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赵卫国到底是不是患上了胃癌还需要看病理。

    楚天羽直接道:“你得住院。”

    赵卫国立刻急道:“不行,我不能住院,我倒下了,他们娘俩怎么办啊?”

    楚天羽急了,一拍桌子道:“赵卫国你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我?能不能跟我说清楚了?为了他们娘倆你命都不要了吗?”

    赵卫国听到这句话凄然一笑,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后道:“楚大夫你既然想听我就跟你说说。”

    这时候任佳佳跑了过来道:“我跟乐向阳说了,他说先不来医院,先去把那个混蛋抓了在说。”显然乐向阳得知这事的前因后果后也是气得不行,根本就不按照流程走了,直接先抓人在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