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人渣
    赵卫国赶紧从床上起来道:“秀美那个我真没什么事了,公司还一堆事等着我处理,我今天就出院!”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跟李秀美异口同声的道:“不行!”

    作为赵卫国的主治医生楚天羽最清楚他的病情,现在他看起来是没什么大事了,但是身体存在着严重的隐患,肝功能相当不好,如果不住院好好接受下治疗尽可能的改善赵卫国的肝功能,用不了多久赵卫国的身体就会因为肝功能过低而崩溃,这是会要命的。

    李秀美虽然不明白这些,但也知道赵卫国的身体非常不好,必须好好治疗一些,不然是会出大事的,所以也不想让赵卫国出院。

    拎着酒瓶的男子也姓李,叫李建,李秀美的丈夫,李建看看李秀美阴阳怪气的道:“李秀美谁是你老爷们你不清楚吗?背着我跑来看你的相好的你已经很过了,现在还拦着他不让他出院,你以为你是谁啊?“

    赵卫国赶紧道:“老李你别生气,我跟秀美真的没什么,就是同学,你不要多想,是不是又没钱了?”说到这赵卫国赶紧从枕头底下拿出钱包,里边的现金并不多,也就五六百这样,还有一些零钱,赵卫国拿出三百刚要递给李建,李建突然跑到他跟前一把抢走钱包,把里边的饿钱全部拿了出来,嘴里还很不满的道:“我说赵卫国你特么的怎么那么小气,全给我不得了!”

    李秀美跑过去伸手去抢李建手里的钱,嘴里急道:“你不能那老赵的钱,他还要住院,需要钱!“

    “啪“的一声脆响,李建竟然给了李秀美一记耳光,这一下用力很重,直接打得李秀美倒在地上,嘴角留出一缕献血,李秀美挣扎着要起来,但谁想李建又一脚踹到她肚子上恶毒的骂道:“你个*,你特么的又什么资格管我?信不信我打死你!”

    赵卫国几步跑过去挡在李秀美跟李建中间急道:“老李钱也给你了,你赶紧走吧!”

    李建冷冷一笑,拿起酒瓶灌了一大口酒到:“赵卫国你特么的赶紧去上班,她要花钱,她那个崽子也要花钱,最主要的是你特么的不去赚钱,我特么的吃什么、喝什么?”

    听到这楚天羽都看不下去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自己老婆孩子自己不养,让其他男人帮他养,最无耻的是连他自己也需要让赵卫国养活,楚天羽感觉今天算是彻底开眼了,无耻的人他不是没见过,但李建这种无耻的人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

    楚天羽认为赵卫国听到这肯定会肝火大动,大骂李建不是人,谁想赵卫国却赶紧道:“你放心,我肯定会赶紧回去工作,老李钱也给你了,你赶紧走吧,这是医院在闹下去不好!”

    李建撇撇嘴后退一步,歪歪扭扭的给赵卫国、李秀美敬个礼道:“既然给我钱了,也答应赶紧出院赚钱了,那我就不在这妨碍你们这对奸夫*优惠了,还是特么的你们会玩,来医院这地方打炮,肯定很刺激,李秀美那天我也来住院,咱俩来一次,我也体会一下,看看到底刺激到什么程度!”

    李秀美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声嘶力竭的喊道:“李建你不是人,你给我滚,滚!”

    李建突然一瞪眼道:“你特么的找死是不是?“说到这上前两步一把推开赵卫国,赵卫国病刚好一点,身体还十分虚弱,就这一下直接被推得倒在地上,但哪怕是这样赵卫国还是喊道:“李建你别打他,我在给你钱!”

    李建根本就不停,抬腿就要踢,但就感觉衣领一紧,整个人“碰”的一声撞到墙上,楚天羽出现在他面前冷声道:“你要是在敢动手打女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李建立刻挣扎起来,但楚天羽抵在他脖子上的胳膊就好像一根冰冷的钢管一般死死的卡住他,让他动不了分毫,更让李建感到恐惧的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医生此时就好像是要吃人的洪荒猛兽,光是那冷冰冰的眼神就让李建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并且还感到无与伦比的恐惧感。

    此时李建甚至生不出破口大骂的念头来,就感觉如果自己敢说半个字,眼前这个恐怖的男子就会把他撕成碎片一般。

    楚天羽缓缓松开手喊声道:“滚!”

    李建立刻是如临大赦,酒也醒了,几步跑到门口,突然一转身恶狠狠地道:“你特么的给我等着,这是不算晚,我特么的要不整死你,我跟你姓!”

    李秀梅此时已经起来了赶紧把搀起赵卫国急道:“老赵你没事把?“

    赵卫国脸色很不是不好看,显然这一下摔的不轻,但他还是摆摆手道:“我没事!”说完满脸歉意的道:“对不起啊楚大夫,给你添麻烦了!”

    楚天羽摇摇头道:“没事,能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今天出的这一出可是够乱的,把楚天羽都弄糊涂了,搞不懂赵卫国到底跟李秀美什么关系,为了能赚钱养活她、孩子,还有那个不是人的李建,竟然命都不要了,想要出院继续工作。

    赵卫国很无奈的苦笑道:“楚大夫这是一言难尽,我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您就别问了,总之今天是我连累您了,您放心我保证不让李建找你麻烦,还有麻烦你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吧!”

    这些事是赵卫国、李秀美、李建的私事,赵卫国不说,楚天羽也没办法问,不过他还是道:“这事我可以不问,但你不能出院,你必须接受治疗,我这是为你好,如果你现在就出院你会出大事的!”

    赵卫国急道:“楚大夫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真的想出院,也必须出院,算我求求你行不行?就算你让我住下去,我也没钱交住院费。”说到这赵卫国赌气的坐在床上。

    李秀美急道:“老赵你就听点话把,听大夫的,好好住一段时间,把身体调理好了再出院。”

    赵卫国看着李秀美急道:“我不出院赚钱,李建就会整天打你跟孩子,你可以忍,但是孩子受得了吗?!”

    李秀美听到这句话立刻想起无数次李建毒打她跟孩子的一幕幕,没错她是大人,可以忍,但是孩子那?他还小,长期被这么大下去,就算身体不出事,但是心灵上要受到多大的打击?真得点心理疾病,又或者对他的未来造成严重的影响让他不能适应社会,甚至走上邪路怎么办?

    想到这李秀美不说话了,坐在那无声的抹着眼泪。

    赵卫国安慰李秀美道:“秀美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真没什么大事了,今天出院让楚大夫给我多开点药,我按时吃,不喝酒了,你在给我做点调理胃的吃的,养一阵子也就好了!”

    李秀美低着头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脸上满是悔恨之色。

    赵卫国呼出一口气对楚天羽道:“楚大夫就算你不让我出院,我自己也要走,你总不能24小时在这看着我吧?“

    楚天羽急道:“你……”说到这楚天羽长长探口气,赵卫国说的没错,他铁了心要出院,自己怎么拦得住?难道还真24小时在这看着他?

    最后楚天羽非常无奈的道:“好,我给你办理出院手续,但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能再喝酒了,口服药吃半个月后要回医院复查,行不行?”

    赵卫国立刻笑道:“行,行,这有什么不行的,我肯定听大夫的,不喝酒了,按时吃药,半个月后回来复查,楚大夫你看我都答应你了,你就赶紧让我走吧!“

    楚天羽看看赵卫国,脸上满是无奈之色,呼出一口气道:“行,我这就给你办理出院手续,记住啊回去后千万不能喝酒,药药按时吃!”楚天羽真的非常担心赵卫国的身体,可又实在没办法让他住院,也只能反复嘱咐了。

    赵卫国一看楚天羽答应让他出院了,立刻事眉开眼笑的道:“放心,我肯定听您的。”此时的赵卫国开心得就好像是中了五百万一般。

    楚天羽搞不懂他为什么会如此开心,换成其他人查有这么重的病,你就算是赶他出院,他也绝对不会走,反而是百般要求大夫要给他好好治疗。

    但是赵卫国那?却偏偏要执意出院,难道他就不怕死吗?人怎么又不怕死的那?

    楚天羽很无奈的给赵卫国办理了出院,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开心的跟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跟着李秀美出了医院大门,逐渐远去。

    楚天羽无声的叹息一声,心里希望赵卫国的病情能够好一些,更希望他听自己的话按时吃药,不要在喝酒了。

    楚天羽能做的就是这些,医生不是神,不可能左右所有的事,面对赵卫国这样的患者,医生是无奈的,也是无力的。

    打这天开始楚天羽在没见过赵卫国,半个月后他也没来复查,楚天羽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一忙起来也逐渐忘了这个患者,但是很快他们又再次相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