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古怪
    男子年级大概在四十五岁所有,身上酒气冲天,此时面色惨白昏迷不醒,嘴唇也都没了血色,但是哪怕他处于昏迷中依旧一口血接着一口血的往外吐。

    任佳佳给男子上了心电监护仪一看立刻急道:“血压65/42,血氧54!”

    楚天羽立刻道:“706代血浆两组,外加一组高糖一组盐水,抽血急查血型,血型出来后让检验科立刻联系血站准备两千毫升血浆立刻送过来,准备三腔两囊管,看他这样十有**就是长期饮酒导致肝硬化,肝硬化又导致了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现在静脉破了,快点准备把。”

    任佳佳跟另外一个护士立刻按照楚天羽的要求去准备了,很快三腔两囊管就到了楚天羽手里,他让任佳佳握好开口器,然后一点点把三腔两囊管换换顺着食道赛了进去,随机楚天羽用注射器开始往三腔两囊管充气,搞定这些又观察了一下患者不在呕血,看来出血点被三腔两囊管的气囊给压住了,暂时患者算是平安了,但后续会怎么样还不好说。

    楚天羽一边摘下手套一边道:“家属还在外边吗?”

    刚才救人要紧楚天羽根本就没时间去找患者家属谈话,现在患者的命是救回来了,自然要跟家属交代下相应的事情。

    任佳佳道:“看那些人的样子不大像是他家属,倒像是跟他一块喝酒的!”

    楚天羽摘下口罩扔到垃圾桶里道:“找找他手机,联系他家属,我去跟那些人说下。”

    楚天羽出了门立刻看到楼道边的横椅上坐着那几个送男子过来的人,这几个人明显也喝了不少,有的人面红耳赤,有的人坐在哪摇摇晃晃,唯一看起来稍微清醒一点的还连连打嗝,这人叫张树才,看到楚天羽出来了赶紧站起来走过来道:“大夫老赵怎么样了?”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暂时是没生命危险了,不过以后不好说,他叫赵什么?“

    张树才先吃长出一口气,悬起来的心总算落下了,这要是老赵因为跟他们喝酒结果喝死了,他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谁也跑不了,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好在老赵终于是救过来了,想想刚才老赵大口吐血的样子张树才就打了个寒战,酒又醒不少。

    这时张树才才道:“叫赵卫国。”

    楚天羽点点头道:“你们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张树才讪讪一笑,然后很是懊悔的道:“喝了不少,从下午就开始喝,然后又去唱歌结果又喝不少!”

    楚天羽一皱眉道:“看你们这年纪也都不小了,怎么还这么玩命喝酒?不知道喝多了会出事吗?”

    张树才满脸无奈笑容的道:“大夫实话跟您说,我们不是傻子,也知道自己这岁数不能再这么喝了,再这么喝下去早晚得喝死,但您也得想想我们这些四十多岁的家伙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出去喝把那些领导、客户陪好了,我们怎么赚钱?没钱怎么养家糊口!”说到这张树才唏嘘不已。

    楚天羽也是无奈的叹口气,他早就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子了,知道现在这社会想赚钱难的很,像张树才这些做点小生意的每天是酒局不断,按照他说的话不把客户陪好了,不把领导陪好了,这生意就没办法做,生意没办法做那有钱养活一家老小?为了养家糊口也只能拿自己的身体去换钱,其中的辛酸、无奈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并且也不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到底什么了,不喝酒就没办法做生意了吗?

    楚天羽看看张树才道:“这位先生我知道你们不容易,也不是酒鬼,而是没办法才这么喝,但是作为医生我还是要劝你们一下,酒能不喝酒别喝了,你们那朋友也就是送回来的及时,在晚点这人可就没了,并且以后他也绝对不能再喝酒了,这次算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张树才赶紧道:“知道,知道,我们尽可能的不喝!“说到这张树才非常无奈的叹口气,酒是他说不喝就不喝的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时候跑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还有个十几岁的男孩,女人满脸焦急之色的跑过来急道:“老张老赵怎么样了?”

    张树才赶紧道:“你别担心,没事了,抢救过来了。”

    楚天羽看着女子到:“你是家属?”

    女子立刻一楞,看看楚天羽低下头换换摇摇头,神色很是尴尬,并且还相当无奈!

    楚天羽此时搞不懂了,不是家属这么着急跑过来干什么?

    张树才似乎知道这其中的隐情,但楚天羽毕竟是外人,他是不可能跟楚天羽说这些人的,他先对女子道:“秀梅你别着急,老赵没事了,放心。”

    说到这张树才把楚天羽啦到一边道:“大夫老赵那好多年前就离婚了,他前妻去了别的城市,早就不联系了,他没孩子,也没父母,有什么事您就跟我们说把,对了,你别跟秀美,就是带着孩子来的那个,你别跟她说老赵的情况,我怕她一着急在有个什么好歹的!”

    楚天羽不解的道:“患者没老婆、没孩子,还没父母,那他为什么为了工作这么玩命喝酒那?”

    张树才无奈的探口气道:“为了秀美,为了秀美的孩子,大夫这是他们的事您就别问了啊,您说把住院费多少,我先去交!”

    看到张树才不说,楚天羽也没办法在问,开了单据让张树才去办理住院手续去了。

    那个叫秀美的女人先是把孩子送了回去,然后有一个人过来了,神色很是憔悴,显然非常担心赵卫国的病情,期间也找过楚天羽询问赵卫国的病情,但现在只能知道他有不清的肝硬化,以及食管胃底静脉曲张,但到底肝硬化言重到什么程度目前还不知道,需要明天的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确定,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也需要等各项检查结果。

    第二天早上赵卫国醒了,护士通知楚天羽后他直接去了病房,赵卫国相貌很普通,但却给人一种敦厚、老实的感觉,就像是邻家的和善大叔,此时他脸色依旧不怎么好,毕竟生了这么重的病,还吐了那么多的血,要是一夜就恢复过来那就是怪事了。

    楚天羽给他检查一下后道:“感觉怎么样?好点头、不好摇头就行!”现在三抢粮囊管还没拔掉,赵卫国是没办法说话的,还要等上一两天,确认没事了才能拔掉三腔两囊管。

    赵卫国微微点点头表示自己还好,楚天羽这才稍稍放心。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眨眼间就过了四天,赵卫国的三腔两囊管已经拔了,这天楚天羽一来查房赵卫国就急道:“大夫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楚天羽这几天已经跟赵卫国混熟了,苦笑道:“老赵你肝脏硬化的程度非常严重,我早跟你说了,你需要去肝胆内科去接受进一步的治疗,要是现在就出院,胃在出血可就严重了,在有你的肝脏不好好治疗一下的话,发展到后期你会得肝性脑病,到时候可谁都救不了!“

    楚天羽这不是在吓唬赵卫国,而是说的实情,赵卫国的肝脏已经出现了不清的硬化,肝功能非常差,而肝脏是人体解毒、排毒的器官,肝功能一旦很差,就不能尽快的排毒、解毒,这些毒素积累在人体中时间一长就会导致大脑功能受损,轻则出现幻觉跟个神经病一般,重则就是丢掉性命,所以楚天羽想让赵卫国转去肝胆内,好好得治疗一些,尽可能的恢复一定的肝脏功能,不然早晚会出事。

    赵卫国看着楚天羽无奈道:“我不能老住院啊,我得去赚钱啊!”

    楚天羽一皱眉道:“老赵你没老婆、孩子,家里也没老人了,你这么拼命赚钱为什么?给那个叫秀美的女人还有孩子花?但这不是你的义务啊,她有她的丈夫,养活他们娘俩是他丈夫的义务,你别说她没有丈夫了!“

    赵卫国听到这双眼看向窗外,脸上有的只有落寞之色,他呼出一口气道:“秀美有丈夫,但我还是得养活她跟孩子,至于为什么大夫你就别问了,我求求你赶紧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吧!“

    “不行,你不能出院!”李秀美的声音突然在旁边传来。

    赵卫国看向李秀美很无奈的道:“我不出院赚钱,你们娘俩吃什么喝什么?”

    楚天羽刚要劝赵卫国等养好身体在住院,但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一个男声传来:“老赵这话说得没错,他不出院赚钱,你们娘俩吃什么喝什么?”

    楚天羽转身看去,发现一个拎着酒瓶有个大大酒糟鼻的男子站在门口,身上酒气冲天。

    看到这男子赵卫国脸上满是无奈之色,李秀美则是交集的道:“你怎么来了?”

    男子冷笑道:“我来看我老婆照顾其他男人啊,怎么我不能来吗?“

    楚天羽立刻是一楞,这人是李秀美的丈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