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开除
    空调发出“呜呜”的声音不停的输送着凉爽的风,屋内凉爽舒适,屋外热得跟个大蒸笼一般,一道墙把世界一分为二。

    穆红忠跟前摆放着一杯热茶,正冒着袅袅白烟,对面则是一脸不解之色的楚天羽。

    穆红忠苦笑道:“本来这件事不会闹到这样的地步,可不知道谁把你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事说给了家属跟患者,现在他们死揪着这事不放,我们很被动啊,就算你手术做得在成功,可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就给患者手术这到底是违法的行为,医院也是没办法只能让你先休息一阵子,等这事解决后在回来上班。”

    楚天羽听后立刻是眉头紧皱,穆红忠说得没错,就算手术做得在成功,可自己到底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一个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人给患者做手术这本身就是非法行医,属于比较严重违反医疗法规的事,好死不死这事还让家属知道了,家属咬死这事不放医院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这是违法行为那?但自己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这事到底是谁跟家属说的那?

    其实像楚天羽这种情况很多医院都有,不是院方无视相应的医疗法规,也不是不遵守这些医疗法规,主要因为人手实在是不够,按理说人手不够医院可以向社会招聘,但是公立医院每年招聘的名额都是有限的,这个名额是很多年前政府下文件规定的,不是说医院想招聘多少人就招聘多少人,是有明确规定的。

    很多年前制定的公立医院招聘名额,在当年确实能满足医院对医生的需要,可过了这么多年,每年按照规定招聘的这点人早就不够用了,偏偏到目前政府还没下达让公立医院扩招的文件。

    小型的医院到还好说,但是像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这种大型的三甲医院人手是越来越不够用。

    于是医院就开始另辟蹊径,像楚天羽这些刚进医院的人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只要能力达到可以单独值班、管理患者,院方就会让他们单独值班、管理患者,有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就先放在一边了,不过也不是不闻不问,让他们放手去干了,就像楚天羽他是能单独值班、管理患者,但每一个医嘱后边都需要毛静这类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师签字才行,目的就是防止这些医生无证行医被患者跟家属发现,同时也变向的达到不违法的目的。

    医院这么做确实是不对的,确实是违法的,不管怎么说楚天羽这些年轻的医生并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是没资格单独诊治患者的。

    可上边已经说了,实在是各个科室人手都不够,尤其是急诊这种谁都不乐意来的科室,向云飞当初也是没办法,但凡是人手够,他也不想冒这个风险。

    这也从另一个方面体现出华夏的医生数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患者的需求了,没错每年华夏医学院的毕业生都在百万甚至千万以上,每年有如此多的医学院毕业生为什么各大医院的医生数量还是没办法满足患者的需求那?

    其实原因很简单,别看华夏每年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很多、很多,但别忘了华夏有众多的卫校、医学大专类院校,并且这些学校为了效益每年都在扩招,这类数量众多的卫校、医学大专招生的门槛相当低,低到有钱就可以上的地步,根本就不会管你中考、高考考了多少分。

    在反观发达国家医学院校招生的标准,就会发现华夏是遍地撒网有钱就能上医学院校,而国外则是优中择优秀,有一套相当严格的择生标准,如此一来国外的医学院校选择的学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华夏百分之八十甚至更高比例的医学院毕业生根本就胜任不了医生这个职业。

    医院需要的是能胜任临床工作的毕业生,而不是这些花钱混个文凭,一到临床一线就麻爪的家伙。

    于是医院招聘的时候标准是越来越高,各大医院已经到了不是研究生毕业根本连前来应聘资格都没有的程度,更有些医院干脆就不要毕业生,直接招聘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

    招聘的门槛如此之高,直接就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毕业生卡在了外边,这些人要么回到家乡的小医院,要么就干脆转行了。

    结果就导致了华夏各大医院严重缺少医生的情况。

    医院没办法,实在是缺人,也只能让楚天羽这些虽然没有执业医师资格,但却有能力独挡一面的年轻医生顶上临床一线,结果楚天羽就出事了。

    医院这么干确实违法,但却有自己的苦衷,但患者跟家属却不理解,尤其是李志忠、金志斌这些本就是为了钱而来的难缠家属,现在他们终于抓住了医院的痛脚自然是死咬着不放,这会还在会议室里跟常方毅大闹、特闹,芳常方毅还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医院理亏,也只能坐在那陪着笑脸说好话了。

    楚天羽无奈的叹口气道:“我知道了穆院长,那我就回去等消息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楚天羽能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就给李艳艳做手术,不管是他处于好心,又或者手术没有任何问题,总之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是硬伤,这官司打到那都是他跟医院违法在先,有了这条就算官司打到最高人民法院去,医院跟楚天羽也必输无疑。

    另一边李志忠拍着桌子吼道:“亏你们还是静海市最大、最好的医院,就这么不把我们老百姓的命当回事?你们这是什么狗屁医院?狗屁医生?我跟你说这事没完。”

    常方毅此时是头疼无比,但还是耐着性子道:“李先生您先消消气,没错我们医院是有过错,但也请您体谅,我们医院确实人手不够,才……”

    金志斌直接打断常方毅的话:“你特么的少跟我们说什么人手不够,人手不够你们就能让个连证都没有的大夫给我女朋友做手术?出了事怎么办?算你的,算我们的?我看啊你们这些狗屁医生就是不把我们老百姓的命当回事,你也别跟我这废话,我一会就去找媒体,先把这事曝光了在说,然后咱们法院上见。”

    听到这话常方毅立刻就慌了,这事如同被媒体捅出去,医院的名声可就彻底完蛋了,现在医患关系本就紧张,媒体无时无刻不盯着医院,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大肆报道,并且不管患者有理没有理,媒体都是站在患者这边的,没办法谁让医院是强势群体,媒体是弱势群体那?

    而老百姓还就喜欢看到医院是怎么欺负普通的患者的,一看到媒体的报道,根本就没人去想这事到底谁对谁错,都会认为肯定是医院错了,现在华夏几乎所有老百姓都看医院非常不顺眼,没办法,看病难、看病贵这多年也没得到解决,老百姓的怨气是越来越大了。

    一旦出现关于医患纠纷的报道出现,所有老百姓都会蜂拥而至不管是非黑白,众口铄词的讨伐医院。

    李艳艳的事本来就是医院理亏在先,真被捅到媒体上的话,医院的名声肯定是彻底完蛋,如果打官司的话,就冲楚天羽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这条也是必输无疑。

    常方毅赶紧道:“金先生你们冷静下,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常方毅也不想低头,可现在是形式不如人,被人捏住了小尾巴,不低头也得低头,不然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金志斌跟李志忠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喜色。

    金志斌咳嗽一声按照当初跟李志忠、魏小光商量好的道:“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开除楚天羽,赔偿我们三百万。”

    常方毅猛然站起来道:“什么?开除楚天羽,还要三百万的赔偿,这……”

    金志斌寒声道:“不答应也可以,我现在就找媒体,然后起诉你们医院。”说到这就拿起了手机。

    常方毅一下就慌了,赶紧道:“金先生您先别急,这事太大,我得跟院长商量下,回头跟您答复。”

    金志斌一拍桌子道:“你别给我玩这套,想拖时间是吧?我告诉你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我就给你们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你们不答应,我就找媒体,然后起诉你们。”

    听到这句话常方毅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赶紧道:“好,我们尽快。”说到这站起来先出去了。

    楚天羽这时候刚出医院大门,向云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向云飞语气沉重道:“小楚啊这事麻烦了,医院要开除你。”

    楚天羽惊呼道:“什么?开除我?”

    向云飞苦笑道:“家属死咬着你不放,放出话来不开除你就找媒体,医院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你也知道这事本就是咱们理亏。”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行,我知道了。”说到这放下了电话。

    向云飞拿着手机一脸诧异之色,楚天羽的反应也太淡定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