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疯了
    朱新月看楚天羽抱进来一个人知道肯定是病人,不然楚天羽不可能如此的着急,赶紧亲自跑了出去推过去一个平车。

    满头大汗的楚天羽把老李放在平车上道:“急性心梗,送抢救室。”

    朱新月知道这病非常急,想也想道:“送6号抢救室,去个人把他白大衣拿来,准备抢救,快。”

    楚天羽一摸老李的胳膊发现没有脉搏了,直接翻身上了平车骑坐在老李的腰上,双手叠加一起不停的按压着老李心口的位置,这一幕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长见,于是周围的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但对于医护人员来说这一幕在熟悉不过,几个护士推着平车往前跑,楚天羽依旧不停按压着老李的心口。

    一进抢救室楚天羽就急道:“肾上腺素一只,建立两组静脉通道,急查血糖,没问题一组糖、一组盐。”现在楚天羽急得都没功夫说用百分之几的糖跟盐水了。

    朱新月飞快的给老李注射了一只肾上腺素,楚天羽还在做徒手心肺复苏,老李的心跳停了,连上心电监护仪的时间都没有,他发病的时间实在是太急了。

    朱新月站在一边看着楚天羽满头大汉的做徒手心肺复苏道:“先上个心电监护仪吧?这样下去不行啊,各项数据我们都不知道。”

    不知道老李心脏情况、血压、血氧确实是个麻烦事,不了解情况就不能更快的想出抢救方案来,得根据患者的病情用药才行。

    楚天羽一咬牙道:“上,先上心脏周围的电极片,我继续按,等一会都上好后,我离手,要用最快的速度我手周围的电极片!”

    顾静点点头道:“放心,我会尽快放好。”

    护士们忙乎起来,楚天羽还在按,很快顾静就道:“好了,准备离手。”

    楚天羽点点头,刚一把手挪开顾静就把心脏周围的电极片贴好,所有人的目光立刻看向心电监护仪,但可惜的是上边只有一条直线,楚天羽再次把手放上去做徒手心肺复苏。

    朱新月叹口气道:“太晚了。”

    急性心梗最佳抢救时间只有三分钟,但是从老李发病在到送到医院来最少得有七八分钟了,所有朱新月说太晚了,老李几乎没有抢救过来的可能了。

    楚天羽满头是汗的继续做徒手心肺复苏,他突然一咬牙道:“给我拿两根穿刺针来,要最小号。”

    朱新月立刻惊呼道:“你要干什么?”

    楚天羽急道:“救人,快点。”

    朱新月实在搞不懂两跟穿刺针怎么救已经丧失最佳救治时间的老李,但还是让人赶紧把地穿刺针拿了过来。

    楚天羽又道:“把床头b超给我推过来,快点。”

    顾静茫然的看向楚天羽,她也是老护士了,就没见过抢救急性心梗时不但要用穿刺针,还需要床头b超,不过楚天羽说了他还是把床头b超推了过来。

    楚天羽对朱新月道:“护士长,患者应该是血栓突然阻塞冠状动脉管腔,我现在要在b超的定位下用穿刺针刺入冠状动脉的官腔,把血栓捅开。”

    朱新月听后立刻大脑当机,惊呼道:“什么?用穿刺针刺入冠状动脉,把血栓捅开?楚天羽你疯了吗?”

    其他护士也都跟看怪物似的看着楚天羽,他这想法看似可行,但完全是异想天开。

    心脏在胸腔中,上边有肋骨、胸膜、胸肌、皮层保护,怎么找到冠状动脉?楚天羽难道有透视眼不成?就算有b超帮助定位,但b超的图像太抽象了,根本就没办法分辨出那里是冠状动脉,医院做的心脏彩超也只不过能帮助医生大概的分析出心脏的情况,是不可能精准的定位冠状动脉了。

    更何况是用穿刺针刺入冠状动脉了,楚天羽的想法简直就是在胡闹。

    楚天羽可不管这么多,立刻把探头放在心脏的位置上然后对顾静道:“扶住了,千万不要动。”话音一落他就拿起两根穿刺针开始用手掰了起来,很快两根穿刺针就成了不规则的形状,看得朱新月等人一愣愣的。

    就在楚天羽要开始穿刺的时候朱新月拦住他道:“楚天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胡来,你这是在拿你的职业生涯开玩笑,全世界也没有用穿刺针跟b超救治心梗患者的先例。”

    朱新月这不是在吓唬楚天羽,用一种异想天开的治疗方式救治心梗患者首先就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医学发展到今天早就形成了周密的医疗法规,一种全新有创伤的治疗方式是需要不断的论证的,更是需要拿出大量的实验数据证明它的可行性,然后还要进入临床实验阶段,等确认这办法确实可行才能推广。

    但如果没有上述的那些先决条件,一个医生贸然使用一种全新的有创伤的治疗方式,等于是自毁前程,除非他能用这种治疗方式把人救活,又或者极大改善了患者的病情,但这样的几率实在是太低、太低了,失败率相当高,一旦失败就算家属不闹起来,法律也会制裁这名医院,因为他违反了医疗法规,全世界都是如此。

    而楚天羽想出的这办法不但异想天开,并且简直就是胡来,现在他不这么做的话,人死了,跟他没任何关系,家属还会感谢他,因为是他把人送到医院又进行救治的,可如果他用他想出的那荒唐的办法治疗,人一死,家属怎么可能放过他?

    楚天羽直接道:“现在有了。”说到突然把一根穿刺针就刺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朱新月一颗心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她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楚天羽眼睛死死的盯着b超的显示器头也不回的道:“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在救人,不要说话。”

    这办法自然是楚天羽在末世中跟爱德华学的,在那个时空,这种办法已经得到了验证是可行的,不过人的手没那么精准,不可能跟机器人一样,所以这种治疗方式一直是交给医疗机器人来完成,创伤小,并且在相应的设备辅助下能把冠状动脉中的血栓彻底清除。

    楚天羽敢靠自己一双肉手这么做,是因为他对力量的精准掌握,别忘了他是超级体质,对于力量的控制早已经远超普通人,甚至跟那些医疗机器人相比也是不逞多让,所以他才敢这么做。

    b超显示器上的图象出现了变化,楚天羽立刻道:“就是这里,不要动。”

    说到这他的手很缓慢的控制着穿刺针向下刺入,手上传来阻滞感,这是到了冠状动脉的管壁,楚天羽微微一用力,阻滞感消失,穿刺针进入到冠状动脉中,他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穿刺针继续前进。

    而在一边的朱新月等人都感觉楚天以后疯了,他这简直就是在玩火,竟然用这种异想天开的办法救治患者。

    楚天羽又把另外一根穿刺针刺入了冠状动脉,两根穿刺针精准的沿着观众动脉的管壁缓缓前行,突然在显示器上出现一团东西,同时楚天羽手里的穿刺针也传来阻滞感,楚天羽立刻是眼睛一亮,笑道:“就是这里。”

    说完楚天羽操纵着两根穿刺针开始缓缓的在这团东西周围移动,说是移动,其实就在是剥离这团血栓。

    显示器上那团东西很快就开始缓缓移动起来,成了,楚天羽直接道:“注射器,快。”

    顾静很快把注射器拿来,楚天羽把注射器跟穿刺针的尾端连接,一抽,一股血连带着一团看起来给人粘乎乎感觉的东西出现在注射器中。

    楚天羽立刻笑道:“成了。”说到把穿刺针仍到一边,一拳狠狠砸在老李的胸膛上,这一幕把其他人吓了一大跳。

    一拳后心电监护仪上的图像没任何变化,还是一条直线,楚天羽一拳又砸了上去,心电监护仪上的直线突然出现了波动。

    顾静惊呼道:“心脏复跳了。”

    朱新月不敢置信的看着心电监护仪道:“这怎么可能?”

    老李的心跳确实复跳了,楚天羽长出一口气,总算是把他的命救回来了,他擦擦额头上的汗水道:“总算是把他的命救回来了,这老头还真喜欢多管闲事,就不知道自己心脏不好,受不了刺激吗?”

    老李出现急性心梗就是因为刚才多管现实跟范大明发生冲突,情绪出现了极大的波动,才导致差点命没了。

    楚天羽摘下口罩道:“行了,把他教给你们了,我还有事。”而此时朱新月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实在是都没见过如此匪夷所思的治疗方式。

    楚天羽来到门前突然停下脚步道:“联系他家属,跟他们过一周后我还得给他做下治疗,就向刚才那样,血管里还是有血栓,需要继续清楚,别忘了啊。”

    周一这天早上穆红忠把楚天羽喊到自己的办公室很无奈的道:“小楚你那事麻烦了,这几天你在家休息、休息吧,等医院把这事解决了你在来上班。”这等于是停职反省。

    楚天羽不解的道:“穆院长我那手术很成功啊,为什么停我的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