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被告了
    楚天羽没等李艳艳起来穿裤子就先出去了,他一个男医生在这实在是不方便,也怕引起患者跟家属的误会,一出去金志斌就跑了过来急道:“大夫怎么这么长时间?你不是把我女朋友的手术给做坏了吧?”

    楚天羽很不喜欢金志斌,这个人怎么说那比较难缠,并且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真是个深爱自己女朋友的男人怎么可能对她做这样的事来满足自己变态的嗜好,这是没出事,真出了事就是大事。

    不过不管怎么说金志斌也是李艳艳的家属,楚天羽还是道:“手术很成功,不过明天还要来复查一下,如果明天也没什么事了就真没事了,从现在开始别让她喝水、吃饭。”

    不让李艳艳吃饭喝水就是怕她排便,现在还不能确认她的直肠里没有任何的损伤,也不能确认有没有肠瘘,如果真有损伤、有肠瘘的话,一旦排便是极容易引起急性腹膜炎的,这病太急,会要了李艳艳的命,所以楚天羽不但嘱咐了李艳艳,还嘱咐了金志斌。

    金志斌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楚天羽道:“你不说手术很成功吗?干嘛还要做复查?不会是想让我们多花钱吧?”

    楚天羽实在懒的跟金志斌废话了,看看他道:“让她来复查是为了她好,我还有事。”说完楚天羽转身就走。

    金志斌追在后边喊道:“你别走啊,话还没说清楚那,为什么明天还要来做复查?”

    楚天羽没搭理他直接去了办公室,这手术不大,但却得慢慢来,结果就做了将近四个点,累得楚天羽是腰酸背痛的,口还非常渴。

    到办公室楚天羽拿起水杯“咕咚咚”灌了两大杯水这才感觉好过一些。

    另一边护士站那也开始议论起来,说的就是金志斌跟李艳艳的事,任佳佳愤愤不平的道:“那个男的就是个死变态,那女的真是眼瞎了才看上他。”

    顾静附和道:“就是,你说什么样的变态能往自己女朋友那个地方塞进去七个啤酒瓶盖啊?”

    立刻有护士道:“肯定是超级变态。”

    顾静刚要说话任佳佳赶紧一拉她,顾静左右一看就看到金志斌搀着李艳艳走了出来,手术虽然没对李艳艳造成什么太大的身体损伤,但她脸色非常不好,惨白、惨白的,现在就跟丢了魂似的被金志斌搀这往外走。

    等他们走了后顾静忍不住感慨道:“这女孩现在心里肯定非常难受,找个这样变态的男友,真是可惜了。”

    任佳佳冷哼一声道:“我要是她啊,我就把那变态男一脚踹死,什么东西吗?”

    任佳佳刚说到这乐向阳跟一个同事就夹着一个满脸是血的男子走了过来,上次乐向阳带来的犯人差点杀了舒冰雨,任佳佳早被吓的是草木皆兵了,现在又来一个立刻急道:“乐向阳你为什么不往公安医院送,干嘛往我们这送?”

    乐向阳苦笑道:“你当我想啊?公安医院太远了一些,这小子脑袋出血又这么多,我怕他命没了,就带来了,赶紧找大夫。”

    任佳佳瞪了一眼乐向阳很是不满他老往这带犯人,但还是打给了楚天羽。

    楚天羽一出来就道:“什么情况?”

    乐向阳走过去道:“这小子那是个毒贩,刚抓起来,审讯的时候突然发疯把脑袋装破了,不过你放心,这小子可不是上次你弄死那个,没那么凶悍,在说了,这次治疗我们全程陪同,他敢耍花招我弄死他。”

    楚天羽看看乐向阳道:“行了,先让人带他做个头颅ct没问题我给他缝合,问题应该不大。”

    不多时犯人就被乐向阳的同事带去做头颅ct了,乐向阳显得没事跟着楚天羽去了他的办公室,楚天羽往那一坐也没给乐向阳倒水,这时候任佳佳走了进来,先是从桌子下边搬出一个大箱子来,然后把七个平酒瓶盖放了进去。

    乐向阳好奇心被够了起来,赶紧跑过去看,就见箱子里不但又刚才倒进去的啤酒瓶盖,还有各种球类,有乒乓球、网球、弹力球,总之里边能叫得出名的小球都有,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稀奇古怪的。

    乐向阳拿起一个网球往地上一仍等球弹起来接住后道:“你们科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

    任佳佳捂着嘴偷笑个不停,但就是不提醒了乐向阳,让他自顾的在那玩。

    楚天羽懒洋洋的道:“我们科啊没人有收集这些破烂的嗜好,这些东西那都是从人体内取出来的。”

    乐向阳立刻是一愣道:“从人体中取出来的?那个地方?”

    此时任佳佳已经笑得都快直不起腰来了,笑得乐向阳心里直发毛。

    楚天羽一脸坏笑的道:“从那个地方取出来的?我想想啊。”说到这故意想了一下然后道:“左边一个月字,右边一个工字,合在一起念什么?”

    乐向阳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左边月,右边工念……”说到这乐向阳立刻是脸色大变,猛的把手里的网球仍到箱子里,然后干呕两声随即迈步就冲出了办公室。

    看到乐向阳这个德行任佳佳笑得是眼泪转眼圈的。

    楚天羽瞪了她一眼道:“你们护士干嘛把这些破玩意放我们办公室?”

    任佳佳笑了半天后才道:“我们就是想知道一年内这箱子能不能装满。”

    楚天羽一翻白眼道:“你们这些护士真变态。”

    任佳佳瞪了楚天羽一眼突然媚眼如丝道:“天羽现在也没什么事,我们去你值班室里聊会天好不好?你顺便给我做个检查,我最近胸口老是疼。”

    楚天羽突然笑了,笑得非常灿烂,任佳佳看到这笑容心中立刻是一喜道:“你同意了?”

    楚天羽突然把笑容收起来,板着脸道:“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少在这勾搭我,干活去。”

    任佳佳一跺脚一撅嘴气呼呼的走了。

    楚天羽则是揉着太阳穴感觉头很疼,现在任佳佳诱惑他的次数越来越多,在这样下去万一着了她的道可就麻烦了。

    乐向阳跑了过来,脸色有些不好看,见到楚天羽就道:“你们这些变态的大夫还收集那些东西?”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道:“嫌我们变态以后有病别来医院。”

    乐向阳一翻白眼拉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道:“看把你得瑟的。”说到这伸个懒腰打了个大大哈欠。

    楚天羽看出乐向阳明显是好几天没怎么睡了,黑眼圈都出来了,远远一看跟个熊猫似的,他便道:“你小子这几天忙什么那?怎么困成这个德行?几天没睡了?”

    乐向阳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道:“三天三夜没合眼了,我们正在办个大案子,所有人都得连轴转,大爷的快累死我了,以前以为当刑警很威风,可特么的当上后才知道这行就不是人干的,能把人活活累死。”

    楚天羽的好奇心被乐向阳的话勾了上来,忍不住道:“什么大案子?”

    乐向阳抬起头看看楚天羽道:“这可不能说,我们是有纪律的。”

    楚天羽撇撇嘴道:“不说拉倒。”

    话音一过顾静进来了,直接道:“楚大夫ct室说患者头部没问题。”

    楚天羽也感觉很累,打了个哈欠道:“行,那把他带处置室去吧,我给他缝合。”

    今天遇到这犯人可比上次遇到那个老实多了,躺在诊疗床上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过这小子面黄肌瘦的,还哈欠连天,楚天羽一眼就看出这小子是个瘾君子,不过是不是跟他一个医生也没关系,缝合好他的伤口也就行了。

    但是楚天羽没想到的是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卷入乐向阳所说的大案子。

    送走了乐向阳楚天羽也没闲着,一夜都在忙,静海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一向是如此,就没那天能安稳的睡个觉的。

    第二天早上楚天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连连打哈欠,忙了一夜真是累得够呛,也十分困,但还不能走,要交班,要查房,要把自己的患者处置好才能走,但今天搞定这些还不行,得给李艳艳复查后确认没问题才能回家,毕竟昨天都跟她约好了。

    陆续大家就到了,李吉祥一到就跑过来兴奋的道:“我听说你昨天取了7个啤酒瓶盖?”

    楚天羽无奈的叹口气道:“是啊,现在这些城里人太会玩了。”

    李吉祥想了下,突然一拍楚天羽的肩膀道:“你小子创记录了,咱们急诊科主任最高取出来6个,你正好比主任多一个。”

    楚天羽一翻白眼道:“滚蛋,这算什么记录。”

    不多时大家陆续都到了,老规矩交班、查房、处治自己的患者,每天都是如此。

    搞定这些楚天羽还没走,坐在自己椅子上打哈欠,金辉端着一杯水过来道:“你小子怎么还不走?不是活都弄完了吗?”

    楚天羽很无奈的道:“跟一个患者约好了,上午给他复查。”

    这时候朱新月神色凝重的走了过来,一见到楚天羽就道:“你被告了,告你的人就是昨天你给治疗的李艳艳!”

    楚天羽立刻惊呼道:“什么?告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