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手术是个技术活
    楚天羽刚进到门诊手术室李艳艳就发出一声尖叫,其实此时李艳艳已经脱了裤子在手术台上躺好了,臀部也铺好了无菌单,这些都是楚天羽嘱咐任佳佳提前做好的,毕竟这次手术是在患者的私密位置进行,而患者又是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处于对患者的考虑楚天羽一个大男人实在不适合待在门诊手术室看着患者脱裤子,帮她摆体位,然后消毒铺无菌单。

    从这些不难看出楚天羽是个十分细心,也是个十分体贴的医生,他会为患者着想,根据患者的性别、年龄来安排术前的一些准备,目的就是避免不让患者那么尴尬、不自在。

    可谁想这些都已经做完了,结果楚天羽一进来准备手术患者的反应还这么大。

    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就等着楚天羽进行手术了,他总不能在出去吧?于是楚天羽轻声道:“你别紧张,这里不光有就你跟我,还有我们科室的两名护士,她们就在你身边,你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喊他们。”

    楚天羽很清楚李艳艳为什么在自己进来后发出尖叫声,她实在是太年轻了,而手术的位置又是在她最私密的位置,别说是她了,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相当难为情,并且她的情况还特殊,肛门里被男友塞进去七八个啤酒瓶盖,这本就让李艳艳尴尬得要死,在一个楚天羽是个男医生,所以楚天羽进来后她反应这么大是可以理解的。

    楚天羽没有说那些套话,例如在我们医生眼里是没有男女之分的话,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情况下说这些根本就不能安抚患者紧张而非常尴尬的心情,远不如说在手术室里不光楚天羽,还有两个女护士,有其他人在场,尤其是同性能缓解患者紧张、尴尬的情绪。

    顾静是个老护士了,知道李艳艳现在不但紧张并且非常、非常的尴尬,赶紧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柔声道:“姑娘你别怕,我就在这你身边陪着你,一会就没事了。”

    不知道是楚天羽的话起了作用,还是顾静的安慰起了作用总之李艳艳的情绪稳定了很多,不过身体依旧有些颤抖,这事实在是太丢人了。

    楚天羽穿上手术衣、带上无菌手套坐到了李艳艳腰部的位置,而李艳艳是侧躺在诊疗床上,臀部的位置盖着无菌单,并不吃*着下身躺在那。

    楚天羽长长呼出一口气道:“李女士手术开始了,我会尽可能的小心,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千万不要忍,要立刻告诉我们。”

    顾静听到这看楚天羽的眼神就有些怪怪的,楚天羽的一言一行分明就是个老医生,那像是个刚进医院的年轻大夫?很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大夫都会忘记在手术开始前嘱咐患者有什么不舒服的赶紧说,这句话看似没什么用,但实际上作用大了。

    患者在手术过程中感受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一般是不会说的,他们不懂医,会下意识的认为导致自己不舒服的是手术,这种想法是十分危险的,术中人体的情况是在不停的变化着,身体上有些不舒服是手术操作导致的,但也有一些却不是手术操作导致的。

    如果是后者,患者强忍着不说,导致医生忽略了这个情况继续手术,等患者的症状加重,想在救治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所以有经验的医生都会在术前反复嘱咐患者一旦术中身体有那里不舒服的不要忍,要立刻说出来,然后赶紧停下手术检查患者的情况,如果有问题立刻就要进行必要的治疗,尽可能的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

    刚参加工作的医生经验太少,所以很容易忽略上面楚天羽说的话,但是楚天羽没有,这让他看起就像是个“老油条”,跟他的年纪很不符合。

    李艳艳此时紧紧闭着眼,眼泪不停的留,这次意外对她造成了极大的心里伤害,现在她不但要忍受这即将到来手术的紧张,并且还要强忍尴尬,甚至心中还有一种强烈的屈辱感。

    她毕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出现这样的事,说实话心里承受的煎熬是让她生不如死的。

    楚天羽看李艳艳一点反应都没有,立刻冲顾静眨眨眼,眼前的情况作为女性的顾静说话比楚天羽说要能让李艳艳接受。

    顾静重复了一下楚天羽的话,李艳艳这才点点头,但眼睛还是不敢睁开,并且眼泪依旧在落。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拿起石蜡油涂抹在肛门周围,然后又往右手食指跟中指涂抹了一些,他现在要做的是松弛患者的肛门,为一会下扩肛器做前期的准备。

    当楚天羽的手指一触碰到李艳艳的时候,她的身体立刻绷紧了,这个位置是人最私密的位置,不管是谁被碰一下都会很不适。

    楚天羽赶紧道:“放松,不会疼的,跟我做深呼吸,呼气、吸气!”

    如此反复几次前期的准备总算是完成了,楚天羽一伸出手,任佳佳赶紧把扩肛器拿了过来,楚天羽把扩肛器放进去微微用力低头一看就看到一个啤酒瓶盖,对此他真的是很无奈,现在这些年轻人玩的也太过了吧?什么东西都往里边塞,舒服是怎么的?真是变态啊。

    想是这么想,但楚天羽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让任佳佳帮他扶着扩肛器,他则是把用新洁尔灭浸泡的敷料剪成细细的一小条。

    坐好这些细细的小条然后用止血钳夹起一段小心翼翼的探进去放到瓶盖下缘,然后用另一把止血钳也探进去小心翼翼的把细细的纱布条绕着瓶盖下缘环绕两圈,这么做的目的就是防止在一会取瓶盖的时候,瓶盖下缘划伤肠壁。

    这一切说来很简单,但真操作起来难度可不小,实在是可操作的空间太小,还是在直肠里,如果是在外边随便一个人都能用个布条很快把啤酒瓶盖下缘缠绕好。

    搞定这些楚天羽才用止血钳夹住啤酒瓶盖的下缘缓缓的往外拽。

    “啪嗒”一声一个啤酒瓶盖放到白色的托盘上,楚天羽上出一口气,任佳佳跟顾静也是长出一口气,这手术最怕的就是在取啤酒瓶盖的时候瓶盖的下缘把肠壁滑破,真要是这样可就麻烦了,赶紧就得进行剖腹探查,这可是大手术,会极大的损伤患者的身体,如果出现肠瘘的话就更麻烦了,一旦肠液进入到盆腔很快就会引发盆腔、腹腔的感染,导致急性腹膜炎的出现,用不了多久就能要了患者的命。

    不过这只是开始,难的还在后边,随着取出的啤酒瓶盖越多,剩下的就越不好取,因为位置太深了。

    当取出第六个瓶盖的时候楚天羽无奈的道:“去把肛镜拿来,太深了,看不到。”

    任佳佳哦了一声,赶紧出去了,她刚到外边金志斌就拦住她急道:“护士一个小手术怎么做这么长时间啊?是不是那个大夫弄出事来了?”

    从手术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不是楚天羽技术不行,而是这手术需要小心、小心在小心,不怕手术时间长,怕的就是着急下损伤到肠壁导致肠瘘或者急性腹膜炎的出现。

    任佳佳脾气可不好,瞪了一眼金志斌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得问你啊?你塞了那么多东西,塞进去的时候很痛快吧?取可不好取!”说到这瞪了一眼金志斌迈步就走,任佳佳很讨厌金志斌,一个只为满足自己变态嗜好丝毫不爱惜自己女朋友的家伙就是渣男,出门被车撞死菜好。

    金志斌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怒视着任佳佳离开的方向。

    肛镜被拿来了,楚天羽小心翼翼的探进去,然后看着显示器,把肠管仔细检查了一下后立刻长出一口气,肠壁上没有任何出血点,这说明瓶盖没对肠管造成损伤。

    不过最后一个瓶盖位置实在是有些深,取出来还要做到不损伤到肠壁难度不小,但这难不住楚天羽他有办法,依旧是新洁尔灭浸泡的纱布条,楚天羽用两把配合肛镜使用的长把止血钳把纱条塞进去,但这次不是缠绕,而是先垫在瓶盖的一侧,然后轻轻的用止血钳夹住瓶盖让它缓缓翻转,在翻转的过程中另一块纱条立刻贴到瓶盖的下缘,这样一来瓶盖光滑的一面贴着肠壁,带有仞茬的一侧则是被纱条贴住跟肠壁隔绝开。

    楚天羽操作着一把止血钳缓缓把瓶盖往下拉,另一把止血钳则是拉着纱条随着瓶盖移动。

    过了好一会最后一个瓶盖终于是被取出来了,楚天羽又用肛镜仔细检查了一下肠壁的情况,确认没有出血点菜算是长出一口气。

    他摘下手套道:“李女士手术非常成功,没有伤到你的肠壁,不过明天你还是得过来复查一下,从现在开始别吃饭、别喝水,明天我给你检查后确认没事在喝水、吃饭。”

    楚天羽也是生怕肠壁有那块出现了损伤他没看到,所以才要求李艳艳明天过来复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