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难缠的家属
    十多分钟后楚天羽心里开始骂娘,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啊,这玩得都快上天跟太阳肩并肩了。

    心里想是这么想,但是当着患者跟家属的面除非楚天羽脑子进水了才会说出这句话,他呼出一口气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道:“任佳佳给我准备个处置室,把扩肛器拿来,还需要石蜡油、新洁尔灭棉球,快点。”

    放下电话楚天羽看着眼前的男子道:“金志斌、金先生是吧,您女朋友需要做个小手术。”

    金志斌立刻紧张道:“手术?危险不危险啊。”

    楚天羽很无奈的叹口气道:“根据你所说,你塞进去的是瓶装的那种啤酒的啤酒瓶盖,就是瓶起子打开的那种啤酒瓶盖对吧?”这手术看起来是小,但稍微一个不慎是可能出人命的,所以楚天羽要反复确认一下。

    金志斌听到这句话不但尴尬,还很是难为情,不过已经这样了,总不能就因为难为情、尴尬就不给自己女朋友治疗吧?按照刚才楚天羽所说如果不及时治疗是会出人命的,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对。”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心想这个夜班还真是不太平,遇到这么棘手的患者。

    想到这他道:“我一会会写个手术同意书,需要家属签字,不过你跟李艳艳女士只是男女朋友没有领取结婚证吧?”

    金志斌点点头道:“还没领取结婚证。”

    楚天羽道:“那么你就不是她的家属,这样你出去跟她谈谈,让她把她的父母叫来签字,她这个情况必须尽快手术,不然一旦瓶盖边缘滑破了肠管这可就麻烦了,闹不好是会出人命的,当然她自己签字也行。”

    根据华夏的医疗法规哪怕是很小的手术也需要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的签字才能进行,而金志斌跟李艳艳只是男女朋友,在法律层面上金志斌可算不上李艳艳的家属。

    金志斌一下为难起来,出了如此难为情的事李艳艳都不好意思跟医生说,更何况跟她父母说了,不过眼前这大夫说自己女友签字也行,这到是不用把她父母喊来弄得大家都尴尬无比,想到这金志斌赶紧出去找李艳艳商量了。

    任佳佳的电话打了进来,楚天羽拿起话筒用肩膀跟脸颊夹住一边打手术同意书一边道:“准备好了吗?”

    任佳佳好奇的道:“什么毛病啊还需要扩肛器?”

    楚天羽撇撇嘴道:“一会你进来看看就知道了。”说完放下了电话。

    像这种牵涉到女患者私密位置的手术楚天羽肯定不会单独一个人在处置室给患者在,身边必须要有一个护士陪同,不然女患者反咬他一口说他非礼她,借用手术之机占女患者便宜,楚天羽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楚。

    任佳佳放下电话看了看旁边的顾静道:“今天来那倆人可太奇怪了,我问他们什么他们都不说,楚天羽还让我准备扩肛器,你说会不会……”说到这任佳佳两条眉毛挑了挑。

    顾静笑道:“你也不是刚上班了,这样的情况咱们急诊可经常遇到,行了,一会你跟着上手术吧。”

    任佳佳歪着头想道:“我还真好奇这次是塞进去了什么东西。”

    刚说到这电话又响了,还是楚天羽打来的,他让任佳佳带着李艳艳做个心电图,急查个血常规,等结果都出来后没问题才能手术。

    而金志斌此时正皱着眉头对楚天羽道:“大夫不就是个门诊小手术吗?用得着还做这些检查吗?”说到这看向别处有些阴阳怪气的道:“你这不是让我们多花钱嘛!”

    楚天羽放下电话看着金志斌道:“在小的手术也是手术,只要是手术就要考虑患者的身体状况能否耐受,没错,你女朋友是很年轻,也说没什么疾病,但是这是她说,不能成为可以进行手术的依据,而可以作为手术依据的就是我要给她做的那些检查,首先我们要确认她的心脏没有问题,而她的心脏到底有没有问题,不能是她说没有就没有,也不是我说没有就没有,而是心电图机检查出来的结果说没有才没有。”

    金志斌看着楚天羽有些不耐烦的道:“好,心电图查可以,那为什么要血常规?”

    楚天羽很是无奈的继续解释道:“血常规里可以查血小板的数量,血小板的作用简单点来说吧就是负责凝血的,打个比方如果你血液中的血小板数量过低,当你的手划出一个口子的时候,是不会很快结痂的,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而不是跟正常人一样有那么几分钟血就止住了,而我们即将进行的手术很可能对你女朋友造成一定的身体损伤,如果她血小板过低的话,出血制止不住可就麻烦了,需要另外选择治疗方式,所以需要查下,并不是我乱给你开检查单,这是对你女朋友负责,明白了吗?”

    楚天羽说了一大堆,金志斌虽然点点头,可心里还是感觉眼前这年轻的大夫就是为了多赚钱,所以一个门诊手术又是做心电图又是做血常规的。

    把金志斌打发走,楚天羽感觉是口干舌燥的,这样的情况他几乎每天都要遇到,在华夏常识性的医学知识老板姓根本就不懂,但是在一些发达国家那,连几岁的孩子都知道这些基础医学知识,这跟国外的教育有关,楚天羽没办法改变华夏呆板得应试教育,也只能保持现状了。

    十多分钟后任佳佳把李艳艳的检查单给拿了回来,楚天羽看了下确认没有问题便让任佳佳把李艳艳喊了进来。

    李艳艳依旧是满脸的尴尬之色,出了这样的事也难怪她如此的难为情了,别说她,换成任何人都是如此,所以楚天羽还是能理解李艳艳的心情的,但还是把手术同意书放到她的面前道:“这是手术同意书,你看一下,那里不明白问我,我给你讲解,都明白后签字就行了。”

    金志斌把头凑过去看了一眼就急道:“大夫不就是个门诊的小手术吗?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意外?”

    楚天羽很无奈的道:“金先生门诊手术也是手术,既然是手术就存在着一定的风险,谁也不能保证再小的手术也没有任何的意外,其实主要看这两条。”

    说到这楚天羽指着一条道:“术后可能发生肠瘘,你们应该清楚在患者体内是啤酒瓶盖,而根据金先生所说瓶盖是冲上塞进去的,这么一来我在取的时候就要夹住瓶盖的下缘一点点取出,你们应该都知道这种啤酒瓶盖的下缘是不规则的,是凹凸不平的,并且凸出来的这些齿刃在取出的过程很可能划伤直肠的肠壁。”

    金志斌不耐烦的道:“你罗哩罗嗦说这么一堆,是不是技术不行啊?要是的话你直说我们换一家医院,省得被你耽误了。”

    楚天羽脾气也有些上来了,有些不客气的道:“你应该清楚这里是静海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静海市还有比我们医院技术更好的医院吗?在说了,你可塞进去不只一个吧?七八个瓶盖,我得一个个取,数量这么多,谁能保证在取出的过程中不损伤到肠壁?我们医生是人不是神仙,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做不到,也不敢跟你保证。”

    楚天羽这句话把金志斌噎得够呛,他虽然知道理亏,但还是强辩道:“可你太年轻了啊。”

    楚天羽再次呼出一口气道:“好,既然你认为年轻技术不过硬,那么你可以选择去其他医院就诊。”说到这楚天羽直接把手术同意书收了起来。

    金志斌急道:“你这什么态度?我们检查都做了,你让我们去其他医院?去了事你负责啊?”

    金志斌这简直就是在胡搅蛮缠,刚说楚天羽太年轻了技术不行,被人质疑的楚天羽自然心里窝火,好,你怀疑我的技术,那你可以去别的医院,结果金志斌又不干了,那有这样的人?所有话都让他给说了。

    李艳艳终于是受不了了,急道:“金志斌你能不能闭嘴?”说到这拿起楚天羽手里的手术同意书就把字给签了。

    金志斌急道:“艳艳你不在考虑下啊,太吓人了,还什么肠瘘,还有什么要切除肠管什么的,这……”

    李艳艳哽咽道:“还不都是被你害的?”说到这站起来就往外走。

    金志斌在女友这砰了一鼻子灰,有气没出撒,正好看到楚天羽站起来,立刻找到了发泄的人,立刻恶狠狠的道:“我警告你啊,我女友要是有个好歹,我特么的跟你没完。”

    楚天羽已经对眼前这个金志斌失去了任何的耐性,冷淡道:“随你的便,现在请你让开。”

    金志斌怒视着楚天羽道:“你……”

    楚天羽根本就不搭理他,直接绕开他出了办公室直奔门诊手术室。

    任佳佳在里边,顾静也在,本来任佳佳一个人就行,但这手术有点复杂,一旦术中有什么突发情况两个人应付不过来,就把顾静喊了进来,一会真有什么情况多个人也能帮得上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