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古怪的患者
    魏小光现在是按照固定办事,谁也说不出来什么,但明摆着这是要整楚天羽,谁让他那天让魏小光把脸丢到姥姥家,还跟艾佳打大一架,闹得好几天都不敢回家。

    楚天羽没想到魏小光这家伙还真记仇,自己这刚回医院他就有所行动,扣了自己全部补助,换成别的年轻医生这招可太狠了,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医生赚的本就不多,在没了这些补助基本上是每天只能吃糠咽菜了。

    为什么少了这不到一千块钱就会让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医生过得如此凄凉,其实很简单,首先在华夏医生的工资是相当低的,光靠基本工资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连自己都养活不起,就拿静海市医科大大学附属医院来说吧,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医生基本工资也就两千四五,扣了五险一金,到手两千都不到,在看看现在的房价、物价,这点钱能干什么?在有医院是个很大的单位,员工少则几百,多则几千,这么大的单位婚丧嫁娶可不少,都是一个医院的同事,谁家有点什么事不随个份子?

    确实不随也没事,但是以后你真有事要求到人家,比如说自家的亲戚朋友病了需要到对方的科室接受治疗,你好意思开口求人家吗?别人婚丧嫁娶的事你可都当不知道,一点人情不讲,谁会管你啊?

    所以医院绝大多数的医生每个月的份子钱都不少,主要是维持医院的人际关系,毕竟是一个医院的,就算不熟,可抬头不见低头见,把关系维护好了,以后有事也好开口不是,这也是华夏一大特色了。

    尤其是年轻的医生初来乍到,更需要到处去随份子,用这样华夏特色方式构建自己的圈子,如此一来就靠那点工资是玩玩不够的,但如果有了小一千的补助那,就能缓解囊中羞涩的尴尬了,不至于每个月都吃糠咽菜。

    现在魏小光断了楚天羽所有的补助,以及加班费、夜班费,等于是下了死手,楚天羽开那点工资每个月随了份子后就所剩无几了,他要么舔着脸跟家里要,楚天羽这么大的人了,那好意思上班后还跟家里要钱?要么就跟同事借,但借钱能不还吗?这个月借下个月还,在赶上份子多的,还要借,等于是拆东墙补西墙,根本就不是个办法,所以只能向他魏小光低头讨饶。

    楚天羽一想就猜到了魏小光的险恶用心,换成其他年轻医生肯定就服软了,总不能因为一口气跟钱过不去啊,那样的话日子可太苦了,可楚天羽却不用,因为他不缺钱,魏小光愿意扣就让他慢慢扣吧,这点钱还不够楚天羽那些资金放在银行一天吃的利息高那。

    楚天羽笑了笑道:“我知道了护士长。”

    朱新月看看楚天羽道:“我怎么发现你一点都不担心那?你工资可没多少,在没了这些补助,你日子怎么过?”

    楚天羽自然不会跟朱新月说自己现在身价早过千万了,根本就看不上这些钱,于是道:“护士长您就放心吧,这事我肯定上心,那个我还有个病人需要去看看,您先忙。”

    把朱新月打法走后楚天羽开始盘算怎么收拾魏小光这老小子,本来上次在商场的冲突过去也就过去了,魏小光不找他麻烦楚天羽也不会闲的蛋疼的去找他麻烦,可现在魏小光竟然下死手了,楚天羽可不是个被人欺负了还忍气吞声的主,自然是要好好收拾下魏小光这老小子,把他制得服服帖帖的。

    另一边魏小光洋洋得意的坐在自己办公室里,他断了楚天羽一部分的财路,还就不信楚天羽这个刚上班没多少钱的毛头小子不如软,现在魏小光就等着楚天羽亲自登门赔罪了,脑海里幻想着楚天羽低声下气的样子,也幻想着自己狠狠训斥他时他大气都不敢喘的怂样,魏小光是越想越开心,差点没笑出来。

    楚天羽想了下拿起手机打给了眼镜,要整魏小光这老小子自然要摸清楚他的底细,这事就交给眼镜了。

    上午的工作结束后楚天羽直接回家睡觉了,今天晚上他夜班,下午可以回家睡一觉,五点在来接班。

    五点的时候楚天羽踩着点到了医院,跟李吉祥交了班就开始坐在办公室发呆了,他今天刚回来工作,手里一个病人都没有,自然没什么事,就等着患者上门了。

    晚上快10点的时候任佳佳跑了进来道:“楚天羽来患者了,在2号诊疗室。”说完任佳佳就要跑。

    楚天羽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道:“任佳佳你在出去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任佳佳这次给楚天羽惹了不少的麻烦,今天朱新月拿过来的毛衣、围巾、手套只是一小部分,未来还会有很多,这都怪任佳佳。

    任佳佳根本就不怕楚天羽,哼了一声道:“那你当我男朋友我就不出去乱说了。”

    楚天羽知道跟任佳佳继续讨论这件事也没个结果,这丫头根本就不怕他,还古灵精怪的,在讨论下去闹不好得让她给绕进去。

    想到这楚天羽冷笑道:“你做梦,就算全世界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找你。”楚天羽开始对任佳佳发起精神上的攻击。

    仍下这句话楚天羽迈步就走,任佳佳气得在原地直跺脚,同时恶狠狠的喊道:“楚天羽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我还就不信拿不下你了。”

    楚天羽直接去了2号诊疗室,里边站着一男一女,都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年轻的女子面色古怪,还满脸通红,站在那低着头看都不敢看楚天羽。

    楚天羽坐下后道:“你们谁是病人?”

    男子立刻一拽女子道:“大夫是她,你给她看看。”

    楚天羽打开电脑,找出女子的电子病历道:“李艳艳是吧?那里不舒服?”

    李艳艳低着头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但就是不说话。

    楚天羽等了一会发现李艳艳就跟没听到似的又重复了一遍,可李艳艳还是不说。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这位女士您来看病那得告诉我那里不舒服我才能给您看不是?您不说那里不舒服我怎么给您看?”

    李艳艳突然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了自己男友一眼,看凶狠的样子似乎是想把对方一口吞掉。

    男子赶紧一缩头,满脸的尴尬之色。

    楚天羽再次道:“李艳艳女士你到底那里不舒服?你要是不说这病真没办法看了。”

    李艳艳非但没回答楚天羽,反而是转身就走,男子赶紧一把拉住她急道:“不能走,必须得看啊。”说到这一咬牙一跺脚,下了莫大的决心道:“你去外边等我,我跟大夫说。”

    李艳艳突然落了眼泪,狠狠的给了男子一拳道:“都怪你。”说完哭着跑了出去。

    楚天羽则是一头的雾水,这特么的什么情况啊?

    男子看着楚天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楚天羽没耐心了,道:“这位先生既然您带您女朋友来我们医院了,首先就是对我们医院以及我的一种信任,你女朋友有什么不舒服的您尽管对我说,作为医生我有我的职业操守,我不会泄漏病人的**,这点请您放心。”

    男子听后急得脸都红了,张嘴道:“是这样,她……”说到这就说不下去了,狠狠一跺脚然后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狠命的搓着自己的头发急道:“这可怎么说啊,这可怎么说得出口啊。”

    楚天羽站起来来到男子身边道:“先生,不管你女朋友有什么难言之隐你都可以放心对我说,我是医生,在我眼里首先没有性别之分,其次那作为医生我是绝对不会泄漏患者的个人**的,您大可放心。”

    男子蹲在地上急得脸红得吓人,他抬头看着楚天羽满脸的焦急与尴尬之色,突然伸出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后道:“这事都怨我,要不是我,也不用来医院了,她要是因为这事跟我分手可怎么办?”

    楚天羽听后是苦笑连连,同时心里很是纳闷到底是什么情况让眼前这一男一女都说不出来具体的病情。

    楚天羽拍拍男子的肩膀道:“先生还是治病要紧,病是不能耽误的,等把你女朋友的病治好后,你在好好哄哄你女朋友,我相信她是会原谅你的。”

    男子站起来疯了似的搓着自己的头发,很快好好的头发就被搓成了鸟窝,同时还急道:“我做了那样的事,她怎么可能原谅我,大夫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我求求你了。”说到这拉住楚天羽的胳膊是连连摇晃。

    楚天羽都被他给弄糊涂了,苦笑道:“你到底对你女朋友做了什么事她不会原谅你?你别着急,慢慢跟我说。”

    男子松开楚天羽的手在次蹲下急道:“我能不急吗?这事我真说不出口。”

    楚天羽看着男子道;“你要是什么都不说,我可真帮不了你了,到时候耽误了你女朋友的病,她可真会彻底跟你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