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悲伤
    楚天羽此时成了全场的焦点,不过作为当事人的他却是满脸的懵圈,他根本就不知道艺术节还有他的事,储雨荷同样搞不懂情况。

    徐科洋洋得意的看着楚天羽,你不是牛吗?一会你在牛个看看啊,今天看你怎么丢人现眼。

    王达有些担忧的道:“老徐这楚天羽万一要是有点才艺咋办?”

    徐科撇撇嘴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想这么整他之前我早就调查清楚了,这家伙也是咱们学校毕业的,学习不怎么地,体育不怎么地,才艺同样不怎么地,属于那种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废物,你啊就等着看他出丑吧。”

    坐在第一排的几个教育局的领导看向校长石海成,节目单他们都看过,上边可没这一出啊!

    石海成心里埋怨负责这次艺术节的老师没有尽到责任,由着学生的性子来,可已经这样了,他能怎么办?只能打圆场道:“最近咱们市不是接二连三出现学生溺亡事件吗?张局长、赵局长这事您知道,然后市委就牵头联合卫生系统、公安系统、教育系统搞了个活动,医疗系统负责派出经验丰富的急救医生去各个学校教孩子们一些简单的急救技巧,这个楚大夫就是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派到我们学校的,小伙子人精神,业务也好,很受学生们喜爱,今天是他在我们学校的最后一天,估计是学生们舍不得他,所以才希望在艺术节上跟他做个告别。”

    张局长、赵局长听后到是想起这事了,也没感觉这有什么不合适,都信了石海成的话。

    而此时主持人道:“下边请我们的楚老师给大家表演个节目好不好?”

    话音一落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们开始疯狂鼓掌,掌声大得差点没把礼堂的天花板给掀开,其实这些学生玩命的鼓掌到不是因为他们清楚楚天羽的节目很是精彩,一部分原因是起哄,另一部分原因就是楚天羽把储雨荷给抢走了,男生们看他都不顺眼,现在就像着让他上台,表演得不好就给他一大哄,让他下不来台。

    女孩们用力鼓掌心思道是单纯很多,都想看看心中的男神是不是在才艺上也很有一手,如果是这样,那楚天羽就真的成为所有女孩心目中完美的男神了。

    徐科洋洋得意的看着楚天羽道:“敢不敢打赌?我赌那孙子肯定会百般推辞不敢上去。”

    王达刚要应了这个赌,谁想楚天羽竟然直接站了起来向台上走去,一点要推辞的意思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徐科立刻是一皱眉,喃喃自语道:“什么情况?这家伙难道真不怕丢人现眼吗?竟然主动上去了?脑子里有病吧?”

    徐科查过楚天羽的资料知道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才艺,不然当年楚天羽上学的时候也不会三年的艺术节都在台下当观众了?可现在楚天羽竟然一点不墨迹的就上去了,这让徐科有些搞不懂了。

    王达几个人也是你看我、我看你,搞不明白楚天羽那来的底气竟然一请就上去了。

    储雨荷有些担心楚天羽,她清楚楚天羽并不会什么才艺,现在就这么上去当着这么多人表演,出丑怎么办?

    林秀彤则双眸紧紧的盯着往台上走的楚天羽,神色相当复杂。

    楚天羽上去后也没立刻表演而是跟主持人窃窃私语了几句,很快主持人就下去了,楚天羽站在台上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头到没怯场,只是有些感慨,多年前他就跟台下的这些学生一般安静的坐在下边看着舞台上能歌善舞的同学表演,心里除了羡慕,还非常希望自己能跟舞台上这些同学交换一下,高歌一曲或者劲舞一段,能为所有人注意的焦点,但当时也只能想想而已,楚天羽没那个勇气上来,因为他并没有那非才艺,上来也只是丢人现眼的。

    但是过了这么多年楚天羽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站在这个舞台上看着下边的学生、老师、领导,并且其中一些老师还教过他,这让楚天羽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也有一种往如隔世的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像是梦。

    就在楚天羽思绪万千的时候几个学生抬上来一把椅子,拿来一个话筒,话筒上还架好了一把口琴,主持人拿着一把吉他上来递给楚天羽,然后对着下边的同学、老师、领导道:“下边就让我们的楚老师给我们唱一首《星之所在》!”

    话音一落学生们是满场哗然,《星之所在》是什么鬼?谁听过?

    几乎所有的学生们都在窃窃私语着,因为没人听过这首歌,但是站在最后边角落里的林秀彤却是一愣,《星之所在》?还有口琴?你行吗?

    显然林秀彤是知道这首歌的,这是一首很老的歌曲,距离现在已经有14年了,并且是游戏英雄传说6空之轨迹的主题曲,如此老的歌也难怪在场的学生们都没有听过,14年了,14年前在场的这些学生刚多大?几岁而已。

    现场声音有些嘈杂,但楚天羽并不在意,坐在椅子上抱起了吉他,他没有弹奏吉他,而是吹起了架在最前的口琴。

    口琴声响起的那一霎那现场立刻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楚天羽,包括林秀彤,所有人脑海中唯一的一个词语就是——悲伤!

    大家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吹口琴会如此的悲伤。

    现场很静,唯一的声音就是悲伤的口琴声,似乎楚天羽在用这悲伤的琴音在追忆属于他的校园时光,似乎他是在用这悲伤的琴音思念着陪伴他成长的伙伴,也似乎他在用这悲伤的琴音思念着离开他的爱人,悲伤,无法在用其他词语来形容的悲伤充斥了全场,一些感性的女生忍不住落了下了眼泪,就连储雨荷也红了眼眶。

    林秀彤伸出手擦去眼角溢出的泪痕喃喃自语道:“到底是谁让你如此的悲伤!”

    灯光师把灯光打在楚天羽的身上,其他地方没有任何灯光一片漆黑,楚天羽就这么孤单的坐在那逼着眼睛轻轻的吹奏着口琴,琴音越发悲伤起来,让越来越多的人湿了眼眶,同时灯光下的楚天羽也显得越发孤单、落寞、哀伤起来。

    他在用这样悲伤的琴音思念着谁那?很多女孩甚至心里有了一种冲动,冲上去抱住楚天羽安慰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悲伤、孤单的男子。

    今天所有看过楚天羽演出的人此生都不可能在忘记这一幕,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大男孩闭着双眼静静的坐在那吹奏着口琴,琴音悲伤,身影孤单而落寞。

    王达找的那些学生主播此时举着手机也都傻了眼,而不少通过直播看到这一幕的人也看得痴了、呆了,红了眼眶,任由泪水缓缓落下。

    所有观看演出的人,在现场的也好,不在现场的也罢,心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到底是谁又或者是什么事让这个大男孩能吹奏出如此悲伤的琴音,他的身影为什么会如此的孤单、落寞惹人心疼。

    知道这个答案的其实只有楚天羽自己,他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选这首歌,也清楚为什么吹奏得如此的悲伤,他在思念着苏允君,这个他第一个爱上的女孩,这个决绝的离他而去的女孩,他曾经单纯的以为会跟她享受一手,他单纯的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但是楚天羽没有想到,最终苏允君还是离开了,就那么决然而然的离开了,爱上一个人很容易,但是忘记一个人却很难,路过一段风景,偶然看到一件事物都能把曾经的美好从深埋心底的记忆中顷刻间翻找出来,曾经的美好还历历在目,可是陪你看这段风景,看这件事物的人却已经不在身边了,恍惚间你以为他或者她在,可当你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剩下的只有你自己,他或者她早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此生或许都在也不能相见。

    楚天羽不甘心,他痛苦、愤怒、委屈,但却无从发泄,只能一个人扛下所有,继续走在属于自己的路上,孤单的走着。

    人的身边其实就那么几个位置,有的人半路离开了,空出了位置,然后有的人半路上来了,陪着你走,但到了最后却悲哀的发现最后剩下的只有自己而已。

    这个道理楚天羽在苏允君离开后才明白,没人能陪你走到最后,最后到达终点的只有你自己,孤单也好,悲伤也好,人这一生能陪你走到终点的真的只有你自己。

    当初他是真的很希望苏允君能陪他一直走到人生的劲头,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才走了几步,苏允君选择向左,而他选择向右,就这么天各一方消散在茫茫人海中。

    落泪的人越来越多,其实不是楚天羽悲伤的琴音感染了他们,让他们落下眼泪,其实是每个人的记忆感染了他们。

    琴音在这一刻停了下来,楚天羽睁开眼看着台下的人,缓缓抱起了吉他,他的身影在灯光的映射下依旧那么的孤单、那么的落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