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出乎意料
    哪怕开着空调,两个人做了半天剧烈运动也都是全身是汗,床单都被汗水打湿了粘乎乎的躺在上边很是不舒服。

    楚天羽听到储雨荷的话立刻是苦笑连连,那天他虽然意识很清楚,但身体却是完全时空了,并且是靠蛮力占有的储雨荷,而储雨荷也被吓坏了,拼命的反抗着,但是今天那?则是两情相悦、水到渠成,感觉自然不同了。

    储雨荷突然扑到楚天羽怀里小声道:“我是不是很色?”

    楚天羽拍了下储雨荷滑腻但却粘乎乎的背道:“确实很色。”

    储雨荷猛的仰起头怒视着楚天羽道:“你才色。”

    楚天羽看到储雨荷这个样子算是彻底放心了,她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彻底接受了自己,那天晚上的事对她造成的影响也在自己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消退了,从现在开始自己是她的男朋友,用不了多久会成为她的未婚夫,在以后就是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然后相伴一生,一直到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

    想到这楚天羽有些迷茫了,自己的一生就要这么度过吗?自己的妻子不该是苏允君吗?怎么就变成储雨荷了,他突然有些不甘心,不甘心自己这一生要跟储雨荷相伴一生。

    但很快楚天羽就把自己最后的念头强行驱除出脑海中,自己想的这是什么?储雨荷那里不好?漂亮得跟仙女似的,身材也好到其他女人望尘莫及的地步,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储雨荷看着楚天羽道:“你怎么又走神了?你想什么那?”

    楚天羽低头扫了一眼储雨荷,身上有开始变得燥热起来,储雨荷可什么都没穿,他稍微一低头可就什么都看到了,身材如此之好,相貌如此之美的储雨荷怎么可能不让楚天羽情动?

    储雨荷立刻感受到了楚天羽的身体变化,赶紧躲到一边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道:“你别闹了啊,我一会还要去上课那。”

    楚天羽也知道不能在继续了,储雨荷有课,他同样也有,便道:“放心要对你做什么也是晚上回家的事,可不是现在。”

    储雨荷面色羞红的道:“讨厌。”说完拿起衣服穿了一起,不多时就出去了,没过多大会她就拿着脸盆、两个大号的暖水瓶回来了。

    楚天羽诧异道:“你要干嘛?”

    储雨荷娇羞的瞪了一眼楚天羽道:“当然是洗澡,身上都是汗,臭死了,不洗怎么行?你也得洗。”

    两个人关系都这样了储雨荷那还会有什么避讳,当着楚天羽的面洗澡,楚天羽就那么堂而皇之的靠在那看,唏嘘道:“当年是在后边偷着看,现在待遇好了,可以躺在这里看,舒服!”

    储雨荷立刻瞪了楚天羽一眼道:“你要脸不要脸?还好意思提当年的事?你啊就是个流氓,以前是,现在也是。”

    楚天羽一翻白眼道:“流氓就流氓吧,你慢慢洗,我好多看会。”

    储雨荷的回应很简单就一个字:“滚!”

    下午第二节课的时候两个人肩并肩的去了体育组,看到储雨荷的人全都愣住了,因为今天的储雨荷比以前还要漂亮三分,大家都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几个结过婚的女老师看了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女人啊有爱情跟没爱情是两回事,有爱情浇灌的女人才会越发的漂亮,显然储雨荷就是正被爱情浇灌着的女孩。

    下午依旧是老样子楚天羽给最后两个班教授简单的急救技巧,同时跟同学们反复的说夏季游泳不要去野游,要去也要去正规的泳池,之所以说这些也是卫生局的要求,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劝阻孩子们去野游。

    下午第三节课储雨荷没什么事了,楚天羽同样没什么事了,除了为艺术节做准备的学生跟老师外其他人都没事了,操场上的学生多了起来,一下午大家都没心思学习,让他们自习也是乱哄哄的在那闹腾,老师们干脆提前让大家下课去操场上活动,等到六点的时候回来集合,然后去学校的礼堂参加今年的艺术节。

    楚天羽买了个两个冰淇淋递给储雨荷一个,自己拿着一个坐到了树荫下,别看天气热,但是操场上的孩子却很多,这些家伙精力实在是太旺盛了,在热的阳光也阻挡不了他们发泄充沛精力的念头,这不都开始踢上球了,篮球场那里也都是人。

    楚天羽感慨道:“当年我们也是这样,永远有发泄不完的精力,也好像永远都不知道累。”

    储雨荷咬了一口冰凉的冰淇淋,满脸陶醉的表情,如此热的天气出上个冰淇淋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她把嘴里的冰淇淋咽下去道:“现在我感觉你也不知道累。”

    楚天羽似乎想到了什么,坏笑道:“是啊,晚上你就更能体会到了。”

    储雨荷立刻羞恼的道:“你就不能正经一会,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

    楚天羽嬉皮笑脸的道:“以前你不是我老婆啊,所以很多事你发现不了,但现在你是了,所以你会发现很多你以前不知道的东西。”

    储雨荷一翻白眼道:“不要脸。”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中午到了下午六点,夏季这个点天还大亮着,天气也没比中午的时候凉快多少,依旧很是闷热。

    学生们都回了各自的教室,老师们在跟他们讲参加艺术节的纪律,这不是第一次了,最近这两天老是在讲这些东西,没办法老师就是不放心自己管的这些孩子,生怕他们在艺术节中闹出点什么事来,要知道艺术节不光校领导要来,教育局的领导也要来,在这样的场合搞出事来,管这些孩子的老师可好不了,所以必须要反复的强调,总之要做到艺术节当天做到万无一失,尽可能不出差错。

    学生们对于这些规矩早就听得耳朵里起茧子了,很是不想听,但偏偏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焦急的等待啰嗦的班主任赶紧讲完,自己好赶紧去参加艺术节的晚会。

    就在教室里的学生们听得无精打采的时候,学校礼堂的后台却是一片繁忙之色,参演的学生早就到了,这会换衣服的换衣服、化妆的化妆、做准备的做准备,所有人都很忙。

    负责艺术节的老师也在前台调试着印象、灯光这些东西,还是那句话今天的晚会不能出差错。

    很快学生们就排着队以班级为单位向礼堂进发,储雨荷跟楚天羽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看着学生们进入礼堂。

    楚天羽道:“不知道今年的艺术节有没有什么出彩的节目。”

    储雨荷歪着头很可爱的道:“我知道有个班级几个孩子组了个乐队,唱得很不错,那年都是学校艺术节压轴的,不过今年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参加艺术节了,在有一阵子可就要高考了。”

    楚天羽点点头,心里有些唏嘘,三年的时光看似漫长,但其实不过眨眼就过,大家各奔东西,消散在茫茫人海,有的人还能在见,有的人此生都可能见不到了。

    六点二十的时候楚天羽才跟着储雨荷进入到礼堂中,礼堂跟楚天羽印象中的有了很大的变化,有了干净而整齐的座椅,舞台也比以前变得更大了,音响、灯光也比以前要先进得多,开来自己离开这么多年一中也不是没什么变化。

    两个人找到教师观看的位置坐了下来,六点半的时候艺术节正式开始。

    节目并不跟楚天羽那会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不外乎什么舞蹈、独唱、合唱这样的形式,内容也是积极健康向上的,情啊爱的歌曲到是比当年多了一些,毕竟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学校也在随着发生变化,不在那么教条化,不允许学生们唱什么情啊、爱的歌曲。

    林秀彤就躲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台上的学生们,但思绪却早已经飘回了那个泛黄的年代。

    一个节目结束后储雨荷附在楚天羽耳边小声道:“感觉怎么样?”

    楚天羽笑道:“还不错,这群孩子都不错。”

    储雨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道:“可惜啊!”

    楚天羽不解的道:“可惜什么?”

    储雨荷摆摆手笑道:“没什么,开始了,看吧。”

    有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这样,艺术节要进入尾声了,林秀彤站在那长长呼出一口气喃喃自语道:“要结束了吗?人生还真是没有不散的宴席啊。”

    就在这时作为主持的学生道:“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今天在我们中有一位不是老师的老师。”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但坐在下边的徐科、王达这些人却是兴奋不已,报仇的时机终于是到来了。

    主持的学生揭开谜底道:“他就是我们的楚天羽老师,也是静海医科大学急诊科的一名优秀医生。”

    灯光师立刻把灯打到楚天羽所在的位置,楚天羽一脸的懵逼,怎么还有自己的事?

    本来要走的林秀彤听到楚天羽这三个字立刻停下了脚步,然后侧头向楚天羽所在的方向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