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疗效显著
    中午的太阳格外的大,大地在烈日的炙烤下仿佛都冒出淡淡的白色烟雾,静海市再次到了蒸煮的时间,偌大的城市就像是个巨大的蒸笼,所有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都成了蒸笼中的包子,不停的被蒸烤着。

    静海一中也在烈日下变得安静下来,教室里的声音也小了很多,几乎所有学生都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实在天气太热了。

    储雨荷的宿舍里光线昏暗,因为她把窗帘拉上了,这么热的天两个人中午休息肯定是不会穿太大的,不拉窗帘被人看到怎么办?

    好在宿舍里有空调,没让楚天羽跟储雨荷变成蒸笼里的包子,但楚天羽还是不停的出汗,不过真不是因为热,而是储雨荷现在在他面前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今天竟然脱得就剩下个浅蓝色的小内内躺在他边上,都这样了楚天羽要能睡得着才怪,要不热更是怪事中的怪事了。

    楚天羽不敢看储雨荷只能背对着她,心里这个难受,这样的日子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楚天羽侧躺着是唉声叹气的,储雨荷的手突然放在了他肩膀上,很快就迷迷糊糊的道:“空调关了吗?你身上怎么这么多汗?”

    楚天羽苦着脸也没说话,继续躺在那撞死。

    储雨荷缓缓坐起来,根本就不管自己*着上身,楚天羽的治疗似乎治疗过头了,导致储雨荷越发不把他当男人看,根本就不在乎在他面前赤身露体的。

    储雨荷抬起头向空调的方向看看,发现空调好好的,根本就没关,她又看看楚天羽疑惑的道:“奇怪了,空调好好的开着,房间里根本就不热,你怎么出这么多汗?”

    楚天羽也不回头,闷声闷死的道:“你穿成这样我要不出汗我就得去医院看看了。”

    储雨荷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心先是咯噔一下,随即发出“啊”的一声,赶紧拿起衣服穿上,然后缩到墙角紧张道:“楚天羽你可别乱来。”

    楚天羽依旧是保持原来的姿势侧着身躺在那道:“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要乱来也早就乱来了,那会等到现在。”

    储雨荷发现楚天羽并没跟那天一样突然就变身成狼立刻是长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就有些心疼,因为楚天羽还在出汗,她挪动双腿坐到他跟前道:“很难受吗?”

    楚天羽无奈的道:“你要是男人你就知道我这会多难受了,摆脱你以后睡觉能不能多穿点?穿成这个样子你这不是故意折磨我吗?”

    楚天羽说的这些话普通人听起来并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无非就是跟自己女友抱怨你穿得太少,我又不能碰你,肯定是难受的。

    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楚天羽在用这样的话,以及最近的行动无声的告诉储雨荷,前几天的事据对不会在发生,在你不同意的情况下,我绝对不会砰你一根手指。

    储雨荷的心里疾病不就是那天楚天羽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控制强行占有她导致的吗?这是病因所在,要想治好她的心里疾病,就要让她明白楚天羽绝对不会在没有得到她允许的前提下碰她一下,并且这么多天楚天羽也是这么做的。

    心理疾病的治疗是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也是个身体力行的过程,同样是个非常考验医生谈话技巧的过程,好在楚天羽跟南希学得非常不错,不然想在短短几天内就让储雨荷对他打开心扉,相信他、信任她,根本是不可能的,当然这里边也有很大的功劳属于爱情,如果储雨荷对楚天羽没有任何感情,楚天羽做了那样的事,还想治好她的心里疾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几方面缺一不可。

    储雨荷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脸跟身体都泛起了诱人的红色,过了一会她突然小声道:“你真的很难受吗?”

    储雨荷的声音小得跟蚊子哼哼一般,好在楚天羽的听力远超常人,不然根本就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楚天羽点点头,这点他无需隐瞒,储雨荷又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单纯女孩了,早已经在楚天羽的“帮助”下成为了一个女人。

    储雨荷缓缓伸出手,手微微的颤抖着,好几次她想把手抽回来,但最终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把手放到了楚天羽的腰上,如此简单的身体接触对于储雨荷来说早就不是什么难事了,但是今天这个简单的肢体接触却有另外一层含意。

    储雨荷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手放在楚天羽腰上的那一霎那,他的肌肉绷紧了。

    楚天羽的声音很快传来:“别闹,睡觉。”此时此刻楚天羽的内心是承受着煎熬的,他是个很正常的男人,是个有需要,也尝过女人滋味的男人,他身边就有个很漂亮的女人,不管是相貌还是身材都是上上之选,可偏偏他却不能再次占有他,这份煎熬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是十分痛苦的。

    储雨荷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声若蚊蝇的道:“你要是想……想要就……”说到这储雨荷说不下去了,脑海中不时出现那天晚上的场景,让她倍感恐惧,身体甚至都在颤抖。

    楚天羽缓缓转过身,看到储雨荷满脸害怕的神色,赶紧柔声道:“你没必要这样的,我没事,睡吧。”

    楚天羽越是这么说,储雨荷就越是感觉自己好像很对不起他,都跟他在一起了,可偏偏就是忘不了那个晚上楚天羽对她做的事,只能让楚天羽每天这么难受着,忍着,这不是一个女朋友干做的事,在有他们就快订婚了,很快储雨荷就会成为楚天羽的未婚妻,然后是他的妻子,作为一个未来的妻子难道就要让自己的丈夫整天这么熬着吗?

    储雨荷越想越感觉对不起楚天羽,也不知道那来的勇气突然躺下,一把抱住楚天羽紧闭着双眼道:“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她说是这么说,但是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着,显然依旧很害怕。

    楚天羽并没有成为禽兽,反而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安慰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放心,睡吧,睡一会你还得起来去上课那。”

    储雨荷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感受着楚天羽的体温、心跳,以及他的温柔,还有那只轻轻拍着她的背让她倍感安全的大手。

    楚天羽拍了一会自己都有些困里,正要闭上眼眯一会的时候储雨荷突然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很认真的看着他道:“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随即苦笑道:“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真的。”这是实话,到现在楚天羽都没搞清楚那天自己为什么失控。

    储雨荷直视着楚天羽的双眸,在里边她看到的是真诚,没有任何欺骗之色。

    储雨荷轻声道:“你喜欢我吗?”

    楚天羽点点头道:“喜欢啊。”

    储雨荷把头再次放在楚天羽的胸膛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天羽以为没事了,再次闭上了眼,他打算也睡会,下午他同样还有最后两节课,然后他的任务就彻底结束了,明天就可以回医院去上班了。

    储雨荷突然再次双手撑在楚天羽的胸膛上很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顿道:“要了我吧!”

    楚天羽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道:“你说什么?”

    储雨荷没有回答他,而是把自己微凉而柔润的唇瓣贴在楚天羽的嘴唇上,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自己要做什么。

    寂静的校园再次变得喧闹起来,哪怕炎炎烈日也没办法把孩子们充沛的精力晒得不知去向,这个下午注定没有那个孩子有心思上课,历年来都是如此,这点一中的老师也都很清楚,孩子们都在惦记着一年一度的艺术节,那还有心思上课,所以哪怕是高三的班级下午也不在安排老师讲课了,让孩子们自习,今天下午让他们好好放松下,这个艺术节或许是他们在学校里度过的最后一个艺术节了。

    上课铃声响起校园里虽然变得安静起来,但每个教室都很是嘈杂,大家都在议论着即将到来的艺术节。

    徐科冲王达挥挥手,看他跑过来才小声道:“都安排好了吗?”

    王达做了个“ok”的手势后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放心吧,你说的那些事我都安排好了,保证不掉链子。”

    徐科这才长出一口气,今天他必须要让楚天羽丢个大人不可,打了他哥不算,还把他心里的女神储雨荷抢走了,这口气徐科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林秀彤此时还没有出门,艺术节是晚上6点开始,现在去太早了,她正在客厅里看着那台超大的液晶电视,但却根本没看进去,她在想着一些只有她知道的往事,还有那些人。

    储雨荷满身汗的躺在楚天羽身边,一只手还紧紧的握着楚天羽的手,她娇喘吁吁的道:“今天跟那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说到这储雨荷竟然很怀念刚才的感觉,这让她倍感娇羞,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