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艺术节
    得罪魏小光的事说实话楚天羽还真没太放在心上,他一个管财务的科长能把楚天羽怎么样?又不是院长!

    但楚天羽没想到的是就在不久后魏小光还是给他惹了个很大的麻烦。

    从这天开始楚天羽跟储雨荷的生活回归了平静,两个人每天一块去学校,一块回家,中午还睡在一张床上,当然楚天羽没在干什么禽兽的事,不过每天中午对于楚天羽来说都倍感煎熬,他又不是柳下惠,身边躺着储雨荷这么个千娇百媚要相貌有相貌,身材还好到爆的女孩,他怎么可能不想一些乱七八糟的,并且很想付之行动,但楚天羽很清楚他绝对不能这么做,不然肯定会加重储雨荷的病情。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着楚天羽的教学任务就要圆满结束了,这天储雨荷下了课回到宿舍把打来的饭菜放到桌子上就道:“今天晚上是艺术节,我们组长邀请你参加艺术节,你可不能拒绝。”

    楚天羽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就是一拍头,他也是一中毕业的,自然清楚一中每年夏季都要举办艺术节,所谓的艺术节其实就是个晚会,找能歌善舞的同学唱唱歌、跳跳舞,楚天羽参加了三次,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参加第四次。

    楚天羽印象中的艺术节他永远是坐在台下的那位,羡慕的看着那些多才多艺的同学或者唱上一首歌,或者跳上一段舞然后引来潮水一般的掌声、欢呼声,还有女生爱慕的目光,多年前每当到了艺术节的时候楚天羽坐在台下都很希望舞台上那个万众瞩目的人是他,那个备受女生欢迎的人是他,但可惜的是那个时候的楚天羽学习不行、运动不行,也没什么艺术细胞,在普通的学生一个,没什么才艺的他也只能每年羡慕的坐在台下了。

    储雨荷突然碰了一下他道:“想什么那?”

    经过这几天不着痕迹的治疗,储雨荷的病情有了一定的好转,心里治疗是不需要依靠药物的,而是依靠语言,用语言来打开患者的心结,但是储雨荷的病比较特殊,导致她患有心里疾病的人是楚天羽,这么一来就不能用常规的心里治疗手段,而是要采用一种不着痕迹、潜移默化的治疗方式。

    简单点来说楚天羽需要用自己的语言先打开储雨荷的心防,但绝对不能让储雨荷听出来,不然治疗就彻底失败了。

    楚天羽在末世跟南希学习过系统的心理学,为了治疗储雨荷的心理疾病又回去过几次,再一次跟南希好好的学习了一下。

    现在在心理学上楚天羽不敢说是大师级的,但水平也不低, 想要让储雨荷听不出他话里潜在的意思以及诱导并不难,在加上两个人整天几乎朝夕相处,楚天羽早就已经打开了储雨荷的心防。

    以前储雨荷很怕楚天羽砰她,哪怕是楚天羽无意碰了一下她的胳膊,她也会立刻变得非常的紧张、恐惧,实在是那天晚上楚天羽对她造成了太大的心里伤害。

    但是当楚天羽彻底打开储雨荷的心防,让她一点点接受自己的时候,储雨荷对于一些并不是很亲密的肢体接触已经不是那么抵抗了,她正在逐渐深深的爱上楚天羽,正在逐渐忘记那天晚上的噩梦,之所以能够逐渐忘记那个噩梦,只因为她越发深爱起楚天羽来,自己深爱的人跟自己发生那样的事,对比跟一个陌生人发生来说是能够接受的。

    看到自己的治疗有了成效楚天羽也是长出一口气,同时也开始喜欢上储雨荷了,不管怎么说储雨荷是他的初恋,一个男人最难忘记的就是自己的初恋,现在两个人分别这么多年,虽然当年的爱慕淡了一些,可架不住整天朝夕相处,感情其实是可以培养的,楚天羽已经知道自己第二段感情就要开始了,他并不抗拒,也没感觉有什么别扭的,也正在享受这段感情、呵护这段感情,让它生根发芽,最后长成参天大树。

    看着已经好多了的储雨荷楚天羽心情很好,笑道:“没想什么,就是想起当年我们那会开的艺术节。”说到这楚天羽感慨道:“当年我就是坐在台下看的,今天晚上还是这样,不过……”说到这楚天羽伸出手。

    储雨荷把手放在楚天羽的手里,楚天羽才道:“不过今天我能坐在你身边了吧?以前就有这愿望,可惜那时候你是老师,我是学生,就算我想学校也不让。”

    储雨荷现在已经彻底适应了牵手这类简单的肢体结束,并不如当初那么抗拒了,很自然的反握着楚天羽的手坐到他腿上笑道:“你今天本来也得坐在我身边,难道你还想坐在那个漂亮的小女生身边不成?”

    楚天羽摇摇头道:“我可不敢,你这醋坛子太大,打破了那酸味我可受不了。”

    储雨荷立刻给了楚天羽一下道:“你才醋坛子。”

    ……………………………………

    今天晚上是艺术节,很多学生中午干脆就没走,一年才有一次艺术节实在是太兴奋了,那有心思回家睡午觉?

    晚上有节目的学生们更加兴奋,终于到了他们一展所长成为全场焦点的时候了,男生们幻想着自己高歌一曲时会不会能让心仪的女孩对自己高看一眼,女孩们则想着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时候是不是能成为今天最耀眼的存在,是不是能让全校所有男生为自己疯狂。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但一样的事所有人都很兴奋。

    徐科几个人聚在一起,那天跟着徐科去音乐烤吧的小胖子王达道:“徐科你真要这么做?”

    徐科恶狠狠的道:“必须这么做,那孙子把我哥打了,他得付出代价。”

    王达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脸上都有了担忧之色。

    徐科一皱眉道:“你们怕什么啊?是让你们拿着刀跟他拼命还是让你们怎么着了?”

    王达听到这立刻是一愣,随即笑道:“对,又不是让我们跟他拼命,就是让他出个大丑而已,这有什么?他怪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怪啊也只能怪他自己,在说了,这事咱们策划得天衣无缝,那家伙也不会想到是我们干的。”

    徐科洋洋得意道:“就是,这事我都安排好了,咱们啊就等着看他的笑话吧,今天他这人肯定要丢到姥姥家去,看完了笑话晚上我请哥几个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下,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王达抓着头道:“咱们好像不到喝酒的年纪吧?餐厅会卖咱们酒吗?”

    徐科撇撇嘴道:“看你那怂样,有我在,肯定就能让你们喝上酒,把心都给我放肚子里来,王达你别忘了多找几个人把那孙子出洋相时的样子录下来在网上直播,这次我直接让他把人丢到银河系去。”

    王达一拍胸脯道:“放心吧老徐,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我早找好人了,都是几个咱们学校小有名气的主播,你说这些家伙功课这么忙,晚上还有时间直播?”

    徐科不耐烦的道:“你管他们那,他们帮忙就行,你现在就去,估计他们也没回家,一定把这事跟他们敲定好了,一定要在网上直播那家伙出洋相的德行。”

    王达站起来道:“放心吧,我这就去安排。”

    静海市西城区是被静海人称为富人区,这里没有高耸的摩天大楼,有的只是一栋栋豪华的别墅,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所以西城区才被称之为富人区。

    一栋三层别墅里一个身材曼妙、相貌精美得如同精灵一般的女孩正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新换的衣服,此时随便在大街上找来个人让他看到这女孩的时候,这个人肯定会目瞪口呆的惊呼:“林秀彤!”

    为什么随便抓个人都能认出这女孩是谁,其实很简单,在华夏就没人不认识林秀彤这颗冉冉升起的影视界新星,林秀彤出道的时间并不长,到现在也才两年多点,但却火得一塌糊涂,能如此的火一方面是因为她签约的公司财大势粗,不惜斥巨资用于宣传她,在加上林秀彤那精美得如同精灵一般的五官以及曼妙的身材,以及她精湛的演技、天籁之音的歌声,才有了今天。

    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急道:“秀彤你干嘛非要去一中看什么艺术节?一群小屁孩参演的晚会有什么看头?”

    林秀彤转过身抚媚一笑,这笑容没得别说男人了,连女人都抗拒不了,她娇声道:“宋姐我就是一中毕业的,离开这里这么多年了,难得回来一次还遇到了艺术节,我真的得回母校看看,你放心我肯定把自己打扮得谁都认不出来,绝对不会给添麻烦。”说到这林秀彤一边作揖一边道:“求求你了宋姐好不好吗?”

    宋丽很无奈的道:“小姑奶奶我真是服了你了,行,你去可以,但得带着阿龙他们几个,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也能帮你应付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