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治疗开始
    这条龙本就来路古怪,现在储雨荷这么一说楚天羽立刻想到前天的事是不是跟这家伙有关?想到他飞快的转过身撩开了衣服,一条栩栩如生的巨龙出现在视野里,可是不管怎么看楚天羽也没感觉这玩意是活的!

    储雨荷看楚天羽背对着她撩开衣服低着头看个不停,突然跑到他前边也开始看,但是这次储雨荷却没发出什么惊呼,这事震惊这条龙的精美程度,这那是什么纹身,分明就是一件艺术品,但是看着、看着储雨荷的脸就红了,实在是楚天羽的身材好得离谱,肌肉虽然不如那些健美先生般夸张,但却线条极为的优美、流畅,宽厚的胸肌,豆腐块一般的腹肌,看得储雨荷面红心跳,忍不住就把手放了上去,她是做梦都没想到男人的身材竟然也可以好到这种程度。

    储雨荷柔软的双手一触碰到楚天羽立刻就让楚天羽打了个激灵,赶紧后退一步很是尴尬的道:“你先睡会吧,我晚会手机。”

    储雨荷确实有严重的心里疾病,可却不是疯子,她还是有一定的正常思维的,只是在遇到某些事的时候心态会变得极为偏激,甚至可能干出自杀的傻事来。

    听到楚天羽的话储雨荷看着他道:“不行,你必须陪我一块睡,因为你马上就是我的未婚夫了。”后边的一句话储雨荷咬得非常重,并且眼神也变得极为偏激。

    楚天羽不想刺激到她,只能答应下来,可心里却是倍感尴尬还有别扭。

    楚天羽躺在外边,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碰到储雨荷,但他们睡的就是一张小小的单人床,想不碰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并且储雨荷现在变得非常没有安全感,一躺下就紧紧抱住了楚天羽的胳膊,似乎生怕他跑了一般。

    楚天羽的手臂上传来软软、弹弹的触觉,立刻让他变得开始心猿意马起来,忍不住就去想前天跟储雨荷发生的事,很快就让楚天羽感到浑身燥热难耐,心里猫挠一般的痒。

    储雨荷没有说话侧着身看着楚天羽道:“我们快要订婚了对吧?”

    这样的问题今天储雨荷已经问过好几次了,正常人是不可能半天内反反复复老是问同一个问题的。

    楚天羽并没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问起温和的道:“对,快订婚了。”说出这句话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抗拒的情绪,要跟他结婚的应该是苏允君,怎么就变成了储雨荷那?他不甘心,但一想到苏允君决绝的离他而去,他心里又开始有了愤怒的情绪。

    储雨荷看着楚天羽的侧脸道:“既然我们要订婚了,那你让我摸摸你的肌肉行不行?”

    楚天羽立刻很是尴尬道:“睡觉吧,下午还要上……”

    不等楚天羽说话,储雨荷的手已经顺着他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一只软软凉凉的纤细手掌正在轻轻抚摸着他的肌肤,瞬间不但让楚天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并且身体也变得热了起来。

    储雨荷一脸陶醉之色的摸着楚天羽健壮的肌肉,一边感叹道:“原来男人的皮肤也是这么滑啊。”

    楚天羽:“……”

    储雨荷的手很是不老实,在楚天羽的小腹游走了一会就开始往上游走,楚天羽终于是受不了了,隔着衣服按住她的手道:“别闹了,睡觉好不好?”

    储雨荷猛的坐起来,有些神经质的道:“不好,我不想睡觉。”

    看到储雨荷的反应如此激烈,楚天羽只能无奈的道:“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储雨荷脸上才有了笑容,这次直接把楚天羽的t恤给撩开,开始仔细看起了他胸膛上那条栩栩如生的巨龙,手也不老实,在楚天羽胸前摸来摸去。

    楚天羽却是倍感煎熬,事情怎么就闹成这样,这也太难受了吧?

    楚天羽可不想在出什么事,只能强行要让大脑去想如何治好储雨荷的心里疾病,但是想来想去,楚天羽立刻是倍感头疼,不是没有办法让储雨荷恢复,而是这个办法实在是有些让他尴尬无比,并且良心上还过应不去。

    此时储雨荷突然眯起了眼,就好像是一只正被主人抚摸毛发的猫一般,她的手还放在楚天羽的胸膛上。

    看到储雨荷这个样子,楚天羽思来想去,还得是按照那个治疗方案来,不然用别的治疗方案的话效果实在是太差,只是这么做不但要把自己搭进去,同时也会让储雨荷陷进去,但除了这个办法外,也没其他的好办法了,事是他做的,既然已经这样了,作为男人就不能做缩头乌龟,要负责。

    想到这楚天羽缓缓伸出手握住了储雨荷的另一只手,储雨荷猛然睁开眼,身体颤抖一下,满脸惊恐之色的道:“你要干什么?”

    楚天羽赶紧松开了手道:“不做什么,就是想让你别在砰我了,太痒了。”说是这么说,但楚天羽却是心情很沉重,储雨荷的心灵创伤实在是太重了,想尽快的治好她并不容易。

    楚天羽一松手储雨荷的神色立刻恢复过来,直接躺下再次抱住了楚天羽的胳膊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楚天羽侧过头很郑重的点点头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储雨荷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真的吗?”

    楚天羽再次郑重的点头道:“真的。”

    储雨荷笑了,把头靠在楚天羽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满脸幸福的形容。

    楚天羽却是心忧不已,储雨荷拉他的手、摸他的胸膛这都没问题,但一旦楚天羽砰她,她就会反应很激烈,情绪也会变得激动起来,前天的事对她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正因为这样储雨荷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下午放学的时候储雨荷依旧是抱着楚天羽的胳膊在很多人诧异的目光下上了楚天羽的车,然后离开一中。

    楚天羽一边开着车一边道:“今天晚上别回去吃了,我回头让我妈去给阿姨送饭,我们去逛街,然后吃个饭,看场电影怎么办?”楚天羽终于开始他的治疗方案了,他不想让储雨荷永远是这样,这会让她很痛苦。

    储雨荷笑道:“好啊,那我们去南沙街吧。”

    南沙街是静海市的一条商业街,但售卖的东西价格并不高,是普通人喜欢购物的场所,有钱人会去另一条专门售卖各种高档品的步行街。

    楚天羽自然不会拒绝,直接道:“好,就去那里。”

    夏天的白昼是很长的,现在还不到六点,还是天光大亮,不过很多人都已经下班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也有不少人下了班跟男友、女友、朋友来金沙街逛街,街上人很多,熙熙攘攘的很是繁华。

    储雨荷如同一个幸福的小女人一般依偎在楚天羽身边,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感叹道:“夏天就是好,街上的人都比冬天的多。”

    楚天羽左右看看道:“人多是人多,但你不感觉热吗?”

    储雨荷摇摇头道:“不热啊,我们去那家看看,我好久没逛街了。”这是实话自打储雨荷的母亲病后她就在也没有来逛过街,每天都是学校、医院两点一线。

    两个人进的商场在金沙街也算得上是高档的商场了,里边会售卖一些中档的服装、化妆品之类的东西,一楼是卖各种化妆品的,一进去先是感受到中央空调吹出的凉爽的风,然后鼻子里就满是各种香味。

    一个小女孩不知道从那冒了出来,撅起一只玫瑰可怜兮兮的道:“哥哥给姐姐买一只玫瑰吧,姐姐好漂亮的。”

    静海市有很多这样卖花的小孩,也不知道他们是从那里来的。

    楚天羽看了看小女孩篮子里的花道:“小妹妹我都要了。”

    小女孩立刻兴奋的道:“真的吗大哥哥?”

    楚天羽笑道:“真的。”说到这掏出了钱给了小女孩,这些花一朵十块,全买的话也就三百多块钱。

    储雨荷捧着一大束玫瑰脸上满是娇羞之色,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收男孩送她的话,以前不是没有人送她花,正相反有很多,并且送的花都要比楚天羽送给她的好,但是储雨荷没收过,在她看来楚天羽送给她的花虽然并不贵,但却最漂亮。

    小女孩拿着钱一蹦蹦的跑了,周围有些女孩羡慕的看着储雨荷,能有这么帅的男友,还给她买花,真的是很幸福,唯一不好的是,这男孩显然不是什么有钱的主,不然也不会带储雨荷来金沙街了。

    楚天羽、储雨荷两个人正要走,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惊讶的女声:“哎,储雨荷,你也在这啊,好巧。”

    储雨荷转身看去,立刻看到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子,女子也算是美女了,但跟储雨荷一比立刻是黯然无光。

    看到这女子储雨荷就是一皱眉道:“你怎么在这?”

    女子扫了一眼楚天羽,脸上满是嫉妒之色,但还是笑道:“等我男朋友啊。”

    储雨荷点点头发出“哦”的一声然后拽着楚天羽就要走。

    但谁想女子突然道:“储雨荷这你可不够意思了啊,老同学见到不聊几句啊,我们可好几年没见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