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麻烦彻底大了
    作为医生,作为一个懂得也学过心理学的医生楚天羽此时此刻很清楚昨天的事对储雨荷造成了很大的心里伤害,让她患上了不轻的心里疾病,所以她才会有如此过激的话语与神态。

    楚天羽此时很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昨天怎么就干出了那样的事,把储雨荷害成这个样子,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件事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他不能治好储雨荷的心里疾病,会毁了她的一生。

    楚天羽很清楚此时不能刺激储雨荷,半分都不能,现在的她心里极为不平衡,很小的刺激就会让她失控,甚至加重她的心理疾病,所以楚天羽赶紧道:“好,你愿意就行。”

    储雨荷突然笑了,笑得一场灿烂,但这份笑容却让楚天羽感到心里发麻,这不是一个心态健康人该有的笑容,而是像一个患有严重精神疾病患者才有的笑容。

    储雨荷几步走到楚天羽的跟前,就那么毫无征兆,面带虽然灿烂但却非常古怪的笑容扑到他的怀里,此时的她笑得像个孩子,可却让楚天羽心里发麻。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真的很久了,可你总是拒绝我,现在好了,你终于答应要跟我在一起了。”储雨荷满脸兴奋的笑容,但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古怪。

    楚天羽现在只能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道:“我不会在逃避你了,我会每天都跟你在一起。”

    楚天羽清楚自己对于储雨荷的病来说既是良药,也是毒药,处理得好就是良药,处理不好,他就是毒药,轻则会毁了储雨荷的一生,重则让她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储雨荷就这么静静的靠在楚天羽的怀里,双手死命的抱住他的腰,用力很大,似乎不这么用力的话楚天羽下一秒就会从她眼前消失一般。

    晚饭是在储雨荷家吃的,龚月明发现女儿态度转变非常之大,毫不夸张的说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上午回来的时候整个人跟丢了魂似的,可现在那?却是巧笑嬉嬉满脸幸福笑容的坐在楚天羽身边,时不时就给他夹菜,一个人上午跟下午的态度怎么会转变得如此之大?

    但龚月明不是心里医生,也不懂这些,虽然感觉纳闷,但也没多想,只认为楚天羽终于是答应跟女儿在一起了,她高兴,陈桂芹也是这样的想法。

    可楚天羽坐在那却是如坐针毡,并且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说出一个字刺激到储雨荷。

    在龚月明跟陈桂芹看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好事,有情人终成眷属,一结婚,在生个孩子,以后好好过日子,当父母的就希望子女这样平平安安的过一生,可在楚天羽看来这次惹的麻烦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第二天一早楚天羽早早的开车等在储雨荷家门口,不多时满脸笑容打扮得光彩照人的储雨荷就跑了出来,此时的她跟昨天有区别,区别就是开始打扮、化妆了,并且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跟其他陷入热恋的女孩没什么区别,但在楚天羽看来储雨荷的病一点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减轻,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抽出更多的时间陪着储雨荷,不让她在受到任何刺激,然后就是设计一套最完美的治疗方案给她治疗。

    储雨荷打开车门上了车,满脸幸福笑容的看着楚天羽道:“你吃了吗?”这语气分明就是个新婚小媳妇对自己丈夫说话的语气。

    可昨天两个人还闹得相当不愉快,今天储雨荷就有如此之大的转变,这显然是非常不正常的,人的转变不可能如此之快,不可能昨天还不是情侣关系,今天就算是了,也不可能变得如此亲热,恋情是需要一个发展的阶段的,是需要时间的,出现眼前这种情况,要么就是装出来的,要么就是储雨荷这种情况,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楚天羽摇摇头道:“还没吃。”

    储雨荷突然抱住楚天羽的胳膊道:“那我们去学校大门前吃好不好?”

    楚天羽哪敢说不好?赶紧道:“好。”他同样不适应跟储雨荷现在就有这种亲密的举动,但却不敢把胳膊抽出来,生怕刺激到他。

    楚天羽只能有些费力的发动车子驶向一中。

    下了车储雨荷毫不避讳的紧紧抱住楚天羽的胳膊依偎在他肩膀上往前走,根本就不在乎过往学生、家长、老师的目光,秀恩爱秀得满不在乎。

    但楚天羽却是相当尴尬,想让储雨荷好好走,可却不敢说,还是怕刺激到他。

    两个人又到了老王的小店里,老王一看到两个人的姿势就笑道:“哎呦小楚你小子下手可挺快,这么快就把储老师拿下了?等等,我想想。”说到这老王突然一拍头道:“我想起来了,以前储老师也是你老师,可以啊,把自己老师拿下了。”

    这话一出立刻是满场哗然,在场的学生、家长、老师立刻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天羽跟储雨荷,谁能想到储雨荷以前是楚天羽的老师?两个人看起来年纪相仿啊。

    楚天羽却是尴尬得要死,是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赶紧咳嗽一声掩饰尴尬然后转移话题道:“王叔赶紧弄两套煎饼果子,跟以前一样。”

    这样的场景如果换成以前早羞得让储雨荷夺路而逃了,可现在她却是满脸享受的表情,依旧腻在楚天羽的身边,半步都不想逃,就这么坦然面对学生、家长、老师们诧异的目光。

    到了体育组储雨荷先是搬过来一把椅子放在自己身边,然后让楚天羽坐下,然后就忙活开了,一会给楚天羽弄条毛巾擦擦脸,一会给他弄点冰镇的饮料让他喝了去去暑,看得周围的老师一愣、一愣的,倆人关系发展得这么快吗?好像前两天还不是这样的啊!

    一干年轻未婚的男老师们此时被喂了满嘴的狗粮,心碎得跟饺子馅似的捧都捧不起来,自己心中的女神就这么被楚天羽这混球给拐跑了?妈的这刚几天啊,发展得也太快了吧?

    张海生端着个大茶缸子走进来,看了一会后笑道:“储老师你跟楚大夫这是?”

    储雨荷洛洛大方的道:“我们就快订婚了啊!”

    张海生先是一愣,然后笑道:“那就先恭喜了,你们真般配,郎才女貌啊,结婚的时候记得请我喝喜酒啊。”

    储雨荷笑道:“肯定要请您的,您就放心吧。”

    楚天羽此时心里很乱,他知道储雨荷病了,但没想到病得如此之重,得尽快拿出治疗方案了。

    上午储雨荷只要没课就跟在楚天羽屁股后边,跟个小媳妇似的一会给他递水一会给他递毛巾的,很快储雨荷要跟楚天羽结婚的消息就开始在一中疯传,很多男生得知后弄死楚天羽的心都有,甚至一些老师也有这样的想法,这小子怎么就那么大的本事啊,这才几天就把储雨荷彻底拿下,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对此楚天羽是倍感头疼,因为看到了太多的有敌意的目光。

    中午吃饭的时候储雨荷毫不避讳牵着楚天羽的手去了食堂,大庭广众之下开始秀恩爱,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更不在乎自己是个老师,不能当这种自己学生、同事的面如此肆无忌惮的秀恩爱。

    储雨荷感觉无所谓,但楚天羽却是倍感煎熬,事情真是很糟糕。

    更糟糕的事很快就到了,午休的时候储雨荷带着楚天羽又到了她的宿舍,没错就是昨天两个人出事的宿舍,破碎的衣服还散在地上,床上也是一片狼藉。

    来到这里楚天羽倍感尴尬,但储雨荷却没事人的样子很快就把房间收拾好了,然后走到门前把门反锁上,又把窗帘拉上。

    楚天羽急道:“你不去隔壁住啊?”

    储雨荷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道:“我去隔壁干嘛?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住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吗?”

    楚天羽很想说有问题,但还是忍住了,这时候真的不能在刺激储雨荷了,而此时储雨荷脱得就剩下替身的衣物了,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就这么展现在楚天羽的眼前,白皙的皮肤散发这诱人的光泽,看得楚天羽立刻是心猿意马起来。

    储雨荷拿出睡衣穿上,看看楚天羽道:“你一个大男人就别穿睡衣了,把外边的衣服脱就行。”

    楚天羽赶紧咳嗽一下道:“那个,我不是特别困,你先睡,我坐在那玩会手机。”前天晚上已经出事了,今天在挤在那单人床上要是自己没忍住事情可就更麻烦了。

    储雨荷几步来到楚天羽的跟前道:“玩什么手机,赶紧上去。”说到这就开始脱楚天羽的衣服。

    楚天羽赶紧后退,但储雨荷已经把他的衣服撩了起来,突然发出“啊”的一声惊呼,然后就呆呆的看着楚天羽的胸膛。

    楚天羽一低头就看到了胸膛上那条栩栩如生的巨龙,赶紧把衣服放下去挡住巨龙。

    储雨荷诧异的看着楚天羽道:“你还有纹身?不,不对劲,你这纹身不对劲,刚才我好像感觉它是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