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全乱套了
    对于楚天羽、储雨荷来说所有的事全乱套了,储雨荷是喜欢楚天羽的,其实只要楚天羽愿意储雨荷会立刻成为他的女友,用不了多久他也能得到储雨荷,这是一个对双方来说都是圆满的解决,可偏偏楚天羽拒绝了储雨荷,还在昨天莫名其妙的失控了,强行占有了储雨荷,这对于储雨荷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对于楚天羽来说也同样如此。

    楚天羽很想知道自己昨天为什么会失控,但不管他怎么想就是搞不清楚状况,他也不想在逃避了,他不能让储雨荷接二连三原谅他,他良心上过不去。

    此时此刻楚天羽是心乱如麻,他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糟糕早这种地步。

    这样的事储雨荷接受不了,她感到屈辱、痛苦、愤怒,但却不知道如何发泄,她也想过报警,手机就在她面前,她也知道楚天羽绝对不会阻拦她报警,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做不到拿起电话。

    校园变得越发热闹起来,绝大多数的师生都到达了学校,开始新的一天,这份嘈杂听在储雨荷耳中却让她感到越发的暴躁,她想歇斯底里的尖叫,她想砸碎所有的东西,可就是喊不出来、站不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校园从喧闹逐渐转为寂静,学生们开始上课了。

    储雨荷终于站了起来,身体虚弱有些摇晃,但她还是飞快从衣橱找出自己的衣服飞快的换上,然后跟丢了魂一般冲出了宿舍。

    楚天羽生怕她想不开出点什么事,赶紧追了出去,路上遇到几个老师,他们跟储雨荷打招呼,但储雨荷却是视而不见,失魂落魄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弄得几个老师一头雾水,然后就看到了追上去的楚天羽,随即就认为两个人肯定是吵架了,所以才会这样,几个老师莞尔一笑也不当回事,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自然清楚小情侣吵架拌嘴的情况在正常不过。

    楚天羽没有喊储雨荷,只是跟在她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步入闹市中,储雨荷神色憔悴、双眼红肿,很多人看到她这样纷纷猜测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姑娘到底是怎么了,但却没人多管闲事拦住储雨荷去问她。

    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储雨荷到了自家门前推开门就跑了进去,门都忘了关,楚天羽在门口的位置停下了脚步,他没有跟进去,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储雨荷的母亲龚玉明,很快里边传来龚月明有些焦急的声音:“怎么了你这是?出什么事了?”

    储雨荷压抑的哭声传了出来!

    楚天羽闭上眼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不管是什么后果他都接受。

    临近中午的时候储雨荷躺在自己母亲腿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

    龚月明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事情储雨荷已经跟她说了,作为母亲龚月明是又急又气,当女儿把事情刚说出来的时候她也冲动得想报警,但转念一想楚天羽的为人,是真不相信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来,这不合常理,龚月明很清楚女儿是很喜欢他的,可楚天羽却总是躲避,如果他真对女儿有什么想法,为什么要拒绝后在干出这样的事?这太奇怪了。

    思来想去龚月明想到女儿昨天跟他去了酒吧喝了一些酒,可能是楚天羽喝多了吧,这个理由让龚月明能够接受,很快就认为发生这样的事肯定是酒精惹的货。

    储雨荷只是跟龚月明说了他们倆去酒吧的事,根本就没心思说楚天羽喝没喝酒的事,其实楚天羽昨天一滴酒都没有喝。

    龚月明自认搞清楚了状况,轻轻拍了下储雨荷的肩道:“你喜欢他吗?”

    储雨荷良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才轻轻点点头。

    龚月明叹口气道:“既然喜欢就原谅他吧,他喝醉了,这男人喝醉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后边的话储雨荷根本就没仔细听,只听清了前边的话,心里立刻矛盾起来,原谅他?可他对自己做了那样的事,真就这么原谅他了?

    龚月明再次拍拍女儿的肩膀道:“我去找他谈,作为男人不管是喝醉也好,还是没喝醉,对你做出这样的事都要负责。”说到这龚月明飞快的拿起了手机打了出去。

    而此时储雨荷内心还在做着剧烈的挣扎,原谅,或者不原谅!

    一个多小时后陈桂芹火急火燎的回了家,门也不敲就冲进了楚天羽的房间,看到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立刻是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给了楚天羽一巴掌然后急道:“你怎么能做那样的事?”

    楚天羽回过神来道:“什么事?”

    陈桂芹一跺脚东阿:“你说什么事?你昨天对储雨荷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楚天羽沉默了,他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跟母亲解释,只能选择闭嘴不说话。

    陈桂芹叹口气道:“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人家追你,你不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你到是别跟人喝酒啊,喝酒了你到是别对人做那样的事啊!”

    楚天羽还是不说话,让他怎么说?

    陈桂芹看看儿子无奈的叹口气道:“你长大了,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既然事已经出了你就要面对,别当缩头乌龟。”

    楚天羽叹口气道:“妈我该怎么做?”

    陈桂芹急道:“你是真傻还是跟我这装傻?怎么做?负责啊,你把都人那样了,难道还想提上裤子不认人?起来洗洗,跟我去雨荷家给她们母女道歉,然后我跟她妈商量下,先给你们订婚,回头赶紧去买房子装修,然后结婚。”

    楚天羽猛的坐起来急道:“妈你说什么?订婚?结婚?”

    陈桂芹一瞪眼道:“不然你还想怎么样?真想进监狱不成?”

    楚天羽心里有些不甘心,自己这辈子就要跟储雨荷相伴一生了吗?苏允君怎么办?想到这楚天羽苦笑一声,苏允君?此时估计早把他忘了,一个人在国外逍遥快活,说不定身边还陪着个金发帅哥。

    想到这楚天羽心里开始不平衡了,凭什么你苏允君说丢下我就丢下,凭什么你可以身边有男人,而我身边就不能有?

    楚天羽是越想越偏激,烦躁的坐起来搓着头发道:“那就这样吧。”

    苏允君的离开,昨天出的事,让楚天羽的心态变得有些偏激,有些钻牛角尖,他的心实在是太乱了。

    下午的时候楚天羽蔫头耷拉脑的跟着母亲去了储雨荷家赔礼道歉。

    龚月明看到楚天羽心里到是没什么气,年轻人吗总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尤其是喝醉后,她也年轻过,并且楚天羽对她们的帮助实在是太大了,龚月明是打心眼里喜欢楚天羽这个孩子,在加上储雨荷也喜欢楚天羽,所以出了那样的事后龚月明才没气得疯掉,要是换成其他人对储雨荷做了那样的事,龚月明杀了对方的心都有。

    楚天羽站在那不敢看龚月明,很没底气的道:“阿姨对不起啊。”说完赶紧一鞠躬。

    龚月明苦笑道:“行了,要道歉跟雨荷去道歉,去吧,我们姐俩聊聊。”

    楚天羽是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储雨荷,站在那也不动,最后还是陈桂芹给他推过去的。

    一进去楚天羽就感觉非常的尴尬,尴尬得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储雨荷坐在窗前呆呆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似乎听到了楚天羽进来开门的声音缓缓转过头来,看到储雨荷楚天羽的心立刻狠狠的收缩了一下,就好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攥了一下,心很疼。

    储雨荷面色相当憔悴,脸上几乎没什么血色了,还有残留的泪痕,双眸也是红肿着。

    楚天羽很清楚昨天的事对储雨荷造成了怎么样的伤害,他真的没想过要伤害她,从来没有,可昨天是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那样了,看到储雨荷这幅心如死灰的样子,楚天羽是真打心里难受。

    楚天羽心疼的道:“你要是心里难受就打我几下,随你怎么样都行,但你千万别老这个样子。”

    储雨荷看着楚天羽轻声道:“打你?打你昨天的事就可以当没发生过吗?”

    楚天羽不说话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所有道歉的话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他对储雨荷造成的伤害根本就没有办法弥补,永远!

    房间里很静,静得可怕,静得楚天羽心里发慌,他终于受不了了,看着储雨荷道:“我知道现在跟你说什么都没用,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做的事我会负责,我也会承担后果,不管你选择怎么对待我,我全部接受,对了,你妈跟我妈的意思是我们订婚然后结婚,我知道我们这么想太过无耻,你可以拒绝,真的,然后随你怎么样都行。”

    储雨荷突然站起来,无神的目光散发出仇恨的光泽,声音很是怪异的道:“我为什么要拒绝?”

    楚天羽眼前的储雨荷根本就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脸上总是有温和笑容的储雨荷,这让楚天羽感到陌生并且有些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