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失控
    储雨荷灌酒的时候外边已经是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但可惜的是不管是楚天羽还是储雨荷都没察觉到,一个猛灌酒,一个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劝!

    服务生面色复杂的看着眼前这对俊男美女,冲楚天羽眨眨眼,意思是你作为男朋友赶紧哄哄自己女友吧,这种喝法可不对劲。

    楚天羽到想劝,可他说了储雨荷能听?

    酒吧并不喧闹,放着舒缓的音乐,人也不是很多,在场的人现在都在看楚天羽跟储雨荷,实在是女的太漂亮,男的太英俊,这么一对璧人可不常见。

    就这么大功夫摆明了来买醉的储雨荷都快喝半瓶了,楚天羽终于是忍不住了一把抢过酒瓶,倔强的看着储雨荷意思很简单,今天就是不让你喝了。

    储雨荷怒视着楚天羽一拍桌子道:“行,这里不让喝,我去别的地方喝,有本事你就跟着我。”说到这储雨荷从钱包里拿出一些钱仍下就转身就走。

    楚天羽这个无奈,是真想一走了之,但偏偏又怕储雨荷一个人喝多了出点什么事,只能追了出去。

    两个人一到外边一股狂风夹杂着土腥味铺面而来,显然一场暴雨即将到来。

    储雨荷根本就不管风大不大,不管不顾的往前走,楚天羽抬起头看了下漆黑的夜空,就在这时一道闪电撕裂了漆黑色的夜空,照亮了整个城市,楚天羽没有察觉到的是他胸口那条巨龙的身体突然亮了一下。

    楚天羽迈步追上储雨荷刚要说话黄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顷刻间暴雨就这么降临了,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不到一分钟两个人就被淋成了落汤鸡,雨很急,并且越来越大,仿佛要把整个世界淹没、毁灭一般。

    楚天羽左右看看,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他仔细看看发现这里距离一中最近,也只能去那里躲雨了,在这么淋下去储雨荷闹不好是要生病的。

    想到这楚天羽一把拉住储雨荷的手腕大声道:“我们去一中避避雨。”说完也不管储雨荷同意不同意拽着她就走。

    雨越来越大,大得仿佛此夜是世界末日一般,闪电一道接着一道,不停的撕裂漆黑色的夜空,雷声也是此起彼伏,让人不寒而栗,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保安看是储雨荷自然是直接放行了,两个人一路跑到储雨荷的宿舍门口,楚天羽呼出一口气,转身看着不远处的瓢泼大雨是连连皱眉,他没发现随着闪电一道道的撕裂长空,他胸口那条巨龙正发出一闪一闪的怪异紫色光芒,并且整条龙仿佛要活过来一般不停的在楚天羽的胸膛上游走着,似乎下一秒就会从他的胸膛中冲出来直入长空。

    储雨荷打开了门,侧头看了看被浇得跟落汤鸡似的楚天羽道:“进来吧,我给你找毛巾擦擦。”

    楚天羽也感觉身上很难受,只能转身进了房间,房间还是老样子,一张老旧的书桌,一张收拾得很干净的单人床,另一张单人床堆放着一些杂物,房间里飘荡着属于储雨荷的体香味,这味道楚天羽很熟悉,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却感觉这香味格外诱人。

    楚天羽递给楚天羽毛巾道:“擦擦吧。”

    楚天羽在接过毛巾的时候无意中看了储雨荷一眼,楚天羽被大雨浇成了落汤鸡,储雨荷自然也是如此,单薄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把她那窈窕的身段分毫毕露的展现在楚天羽的面前。

    挺翘的酥胸,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挺翘的臀瓣,修长而笔直的美腿,湿漉漉的黑发随意的披散下来,几缕发丝湿漉漉的贴在她白皙的脸庞上,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跑动,还是因为什么此时储雨荷的脸红扑扑的,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散发着醉人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储雨荷对于楚天羽来说并不陌生,但他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的储雨荷格外的诱人,让他忍不住身体中着了一把烈火,烧得他浑身难受。

    储雨荷也察觉到了楚天羽的不对劲,此时的楚天羽根本就不是那个对她老是敬而远之的家伙,此时的他身上散发着危险的味道,就好像是一只发现猎物的野兽。

    储雨荷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有些紧张的道:“楚天羽你没事吧?”

    楚天羽此时的肌肤已经变成了红色,血红、血红的,脸上也同样如此,双眸也在充血,这样的楚天羽把储雨荷吓坏了,她急道:“你怎么了?”

    楚天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道自己身上热得厉害,热得他快要疯掉了,在他看来储雨荷是唯一能让他把体温降下来的人呢,这感觉很奇妙,但也同样古怪。

    楚天羽突然上前一步,储雨荷立刻发出“啊”的一声惊叫。

    楚天羽此时的意识也处于一种非常古怪的状态下,他很清醒,知道自己在那里,面对的人是谁,甚至能想起他跟储雨荷发生的所有事情,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身体,想要离储雨荷越近越好,想拥抱她,想占有她。

    楚天羽心里不停的有个声音在呐喊,警告楚天羽不要这样做,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身体。

    楚天羽突然一把抓住了储雨荷的胳膊,储雨荷再次发出一声尖叫,惊恐的道:“楚天羽你要干什么?”刚说到这她就发现楚天羽手掌上传来的温度格外的热,热得吓人,热得不像是正常人的体温,她赶紧道:“你身上怎么这么热?是不是发烧了?”

    楚天羽没有回答她,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楚天羽你要干什么?你……”

    “楚天羽你疯了?你放开我……”

    “楚天羽你混蛋……”

    雷声在这一刻变得越发密集起来,雷声大,雨声也大,淹没了储雨荷的声音,并且巧合的是今天没有一位老师住在学校给他们提供的宿舍中。

    昨夜的雨很大,雷也大的惊人,漆黑的有空中不时有闪电撕裂上空,一切的一切就仿佛是世界末日一般,但是在清晨的时候却是天空蔚蓝、阳光普照,整个世界处处都在散发着清新的气味、生命的气味。

    静海市一如往日在清晨的时候开始变得热闹起来,早起锻炼的人、上班的人、上学的孩子让这座城市变得朝气蓬勃,这是非常美好的一天,大雨给整个城市降了温,早上格外清凉,让人舒服得想待在外边不想回到房间里,如此好的天气自然让大家的心情变得格外好,不过在静海一中的教职工宿舍内却有两个人心情格外不好。

    一个是楚天羽,此时他站在窗口看着蔚蓝的天空心情相当复杂,昨天发生了什么他很清楚,所以细节他都记得,他很清楚储雨荷在拼命反抗,他也不想如同野兽一般的占有她、欺辱她,但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昨天他的身体完全被其他什么东西控制了,不管他如何的努力,也抢夺不回身体的控制权。

    地上满是破烂的布料,储雨荷所有的衣服被力气大得惊人的楚天羽撕得粉碎,储雨荷此时用被子盖着自己*的身体呆呆的靠在墙壁上,脸上有着道道的泪痕,昨天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场噩梦,她搞不懂楚天羽昨天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他是那么的粗暴,他是那么的恐怖。

    学校里逐渐传来早到学生们的打闹声音,楚天羽也终于转过身看着储雨荷神色复杂的道:“我知道不管我怎么道歉都是苍白无力的,昨天我伤害到你了,你可以报警,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这些话楚天羽说得格外艰难,他可不想当一个强女干犯人,可偏偏就干了这样的事,他现在心情很糟糕,也很乱。

    储雨荷双目无神的道:“报警?我当年就该报警。”

    楚天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摸摸的拿出手机轻轻的放在储雨荷的身边,等待着储雨荷最终的判决。

    储雨荷看着手机发呆,一言不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储雨荷突然道:“你走吧。”

    楚天羽没有走,站在那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真的不清楚自己昨天为什么会失控,做出如此不堪而禽兽的事来,他心里很难受,自己怎么会变成那样的人?自己难道真是个要靠蛮力占有女人的混蛋吗?

    目前看来自己真的是这样的混蛋。

    楚天羽的内心是痛苦的,承受着道德的谴责,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弥补昨天对储雨荷的伤害,他只能就这么傻乎乎的站在那,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储雨荷猛然站起来怒吼道:“你为什么还不滚?”

    被子滑落,储雨荷的身体上有着不少青紫的伤痕,这都是昨天楚天羽造成的。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以前我还小,是个孩子,你可以原谅我,但是现在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所以我要为我昨天做的事付出代价,我不想在欠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