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楚天羽也没想到第一次来这里就遇到这样的事,立刻是一楞。

    眼镜瞪了一眼刀子几个人,埋怨他们没管好手下的人,让楚天羽第一次来就遇到这样的事,好死不死的今天还是刚开业。

    眼睛赶紧道:“楚歌你先去办公室,这事我来处理!”

    楚天羽看看刀子呼出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来都来了,出事就去看看把!”说到这转身往发生争执的地方走去。

    眼镜伸出手点点刀子埋怨道:“你小子是怎么做事的?第一天就闹出这样的事,让楚歌怎么看我们?“

    刀子抓着头很无奈的道:“我也不想这样,谁知道怎么就出事了,别说我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楚天羽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健身区,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械,不过很多器械都没人使用,到不是没人来健身,而是这些人都跑去看热闹了。

    一群人围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子年纪看起来不小了,怎么有四十多岁,油腻腻的大叔一枚,头发很是稀疏,此时他指着站在他旁边一个穿着健身衣的女孩吼道:“你聋了是不是?我让你去把你们老板喊来你没听见是怎么的?”

    楚天羽分开人群一进去看到这两位就是一楞,到不是认识油腻腻的中年男子,而是认识站在男子身边的女孩,不是褚雨荷又能是谁?

    刚才吃饭的时候褚雨荷说要去工作,楚天羽以为她就是找个理由好赶紧走,待在他家实在是太尴尬了,但谁想她还真找了个兼职,并且就在自己开的健身会所里,还真是巧。

    此时褚雨荷满脸屈辱之色,但却是敢怒不敢言,低着头用力的捏着衣领。

    楚天羽直接道:“我是老板,这位先生请问出什么事了?”

    陈建东抬起头诧异的看着楚天羽道:“你是老板?“显然陈建东看楚天羽太过年轻,可不像是能开得起这么大规模健身会所的样子,但转念一想这小子可能是富二代,也就感觉不那么奇怪了。

    褚雨荷则满脸震惊之色的看着楚天羽,这是他开的?他家不就开了个小饭馆吗怎么有钱开得起这么大规模的健身会所?

    但很快褚雨荷就相信了,因为把他招聘进来的刀子也过来了,毕恭毕敬的的站在楚天羽身后,可褚雨荷信是信,但心里的震惊依旧是海啸一般袭向她的大脑,楚天羽家的条件她很清楚,楚天羽拿来这么多钱开这么大的健身会所?

    陈建东满脸不耐烦的道:“我说你们这是怎么请的教练?我花几千块办的卡,作为我教练是不是应该好好指导我怎么锻炼对不对?“

    褚雨荷虽然心里震惊,但却不在那么怕陈建设了,因为有楚天羽在,只要在他在褚雨荷身边她就什么都不怕,褚雨荷急道:“是你先对我动手动脚的!”

    听到这话围观的人,尤其是男性都对陈建东漏出了强烈的敌意,没办法褚雨荷实在是太漂亮,这么一个美女被一个老男人吃豆腐,自然看他很不爽了。

    陈建东一看激起了民愤立刻强词夺理道:“你那只眼看到我对你动手动脚了?我告诉你现在是法治社会,是讲究证据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不然我告你诽谤!”

    楚天羽看着陈建*然到:“要证据是吧?好办。”说到这一侧头对刀子道:“去把监控调出来。”

    刀子自然是楚天羽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直接转身去监控室了。

    陈建东有些急了,赶紧站起来道:“什么破健身会所,我要退卡。”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大狗都不等楚天羽说话一把揪住陈建东的衣领凶神恶煞的道:“老不死的你特么的敢对我嫂子动手动脚的,活腻了吧!”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褚雨荷红了脸不好好意思要抬起头来,眼镜这些人则是满脸原来是这样的表情。

    楚天羽很是尴尬,上去给了大狗一脚道:“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大狗抓着头憨厚的笑到:“楚歌不是你媳妇,你干嘛管这闲事啊?“

    楚天羽一巴掌拍死大狗这憨货的念头都有,这是我开的店,作为老板出了事我要是不在也就算了,可我在这,我能不来吗?

    楚天羽恶狠狠地瞪了大狗一眼,吓地大狗一缩头不敢再说什么了。

    陈建东急道:“你们这是健身会所还是黑涩会窝点啊?有你们这么对待消费者的吗?我要退卡,这是我的权利,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走?我告诉你你们在不把钱退给我,让我走,我就报警。”

    楚天羽看着陈建东道:“现在的问题不是你退卡不退卡的问题,现在你的问题是耍没耍流氓!”

    陈建东刚要说话,刀子就拿着个笔记本过来道:“楚哥拿老了。”说到这恶狠狠地瞪着陈建东道:”这老小子确实对嫂子动手动脚来着。“

    楚天羽上去就是一脚道:“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说到这从刀子手里抢过笔记本电脑看了下监控视频,确实如刀子所说,这孙子还真对褚雨荷动手动脚着,后来是褚雨荷不干了,不在为他服务,陈建东立刻恼羞成怒闹了起来。

    楚天羽把笔记本递给围观的人让他们看,而此时陈建东则是满脸的冷汗,现在证据确凿,对方不但是个富二代,还有一票小弟,自己手贱摸了下他女人,一会自己下场能好得了?

    围观的人的一看到视频,立刻就有人骂道:“你要脸不要脸啊?这么大岁数了,对一个小姑娘动手动脚的?”

    陈建东还狡辩道:“我没有!“

    楚天羽懒得跟着家伙墨迹了,直接对大狗道:“把他给我扔出去。“说完对褚雨荷道:“你跟我来一下。”

    楚天羽都放话了,大狗自然是不会再对陈建东客气看,一把揪起他就往外走,陈金东这回终于是害怕了,急道:“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我错了,我真错了,放我一马。”

    楚天羽坐在办公桌后看着坐在他面前很是拘束的褚雨荷很无奈的叹口气道:“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褚老师你怎么就跑我这打工来了?”

    褚雨荷低着头捏着衣角小声道:“要是知道我就不来了.”

    楚天羽不是傻子,立刻听出了褚雨荷的不满来,只能无奈的叹口气道:“以后就在这好好干吧,回头我交代他们一声,让他们照顾你,以后没人敢在欺负你!”

    褚雨荷低着头道:“我不干了,我辞职!“

    明显褚雨荷是在跟楚天羽赌气。

    楚天羽不是傻子,听的出来她什么意思,苦笑道:“你去哪当健身教练不是当?在我这最少我能照顾你,去别的地方在出今天的事你以为那些老板会帮你?“

    楚天羽这话说得没错,去了其他店,老板为了生意肯定不会跟楚天羽一般宁肯得罪客人也要给褚雨荷讨回公道,肯定是息事宁人,让褚雨荷咽下这口气。

    褚雨荷也不是个没有社会经验的人,自然清楚这些,但她还是道:“我就是不想在这干了,楚天羽你就别管我了行不行?我欠你的够多了,我不想在欠你的。”

    说到这褚雨荷站起来就走。

    楚天羽也赶紧站起来道:“你等等。“楚天羽是真不放心褚雨荷在出去找工作,像她这种相貌跟身材都属于顶级的女孩,出去了指不定要被多少人惦记,肯定会有人打她的歪主意,真出什么事可就不好了,到时候楚天羽非得后悔死不可。

    褚雨荷根本就不听楚天羽的,迈步就往外走,楚天羽几步追上她一把拉住她道:“别耍小孩脾气了,你年纪可比我大!“

    褚雨荷低着头道:“我知道你嫌弃我比你大,不用你提醒我,你让我走,我可不想在这惹人讨厌!”

    楚天羽拽着他不松手道:“我没嫌弃你比我大,我……我……~“说到这楚天羽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也不知道褚雨荷那来的力气,一把甩开楚天羽的手,迈步就往走。

    楚天羽现在是一脑门子的官司,自己是好意,褚雨荷怎么就不理解那?

    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急道:”楚哥嫂子走了,你还不追,真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楚天羽瞪了一眼眼镜道:“刀子跟大狗傻,你也傻?”

    眼镜立刻是一缩脖子站在那不敢在说话了。

    楚天羽也是真怕褚雨荷出点什么事,赶紧追了出去。

    褚雨荷在前边走,楚天羽追在后边急道:“你就是去哪?“

    褚雨荷头也不回的道:“我回家。”

    楚天羽左右看了看道:“可这个条路不是你回家的路啊?”

    褚雨荷冷哼一声道:“你别管我哪?你是我什么人啊?”

    这话把楚天羽噎得够呛,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在后边跟着。

    褚雨荷走了一会突然拐弯进了一家酒吧,进去就道:“一瓶威士忌,不加冰,不加水!”

    楚天预急道:“喝这么多干嘛?”

    褚雨荷寒着脸道:“你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