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尴尬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但到了储雨荷这里却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楚天羽就好像是个怎么敲打都不开窍的木头,让储雨荷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储雨荷搞不懂楚天羽为什么接二连三的拒绝她。

    楚天羽刚刚结束一段感情,正处于空窗期,对于感情他感到迷茫,他甚至有一种一个人古老终生的想法,结果也就导致了不管储雨荷怎么做,他依旧选择躲开。

    苏允君的离开让楚天羽心里很乱,也很难受,只是他掩饰的比较好,没人能看出他正处于失恋的痛苦期而已。

    楚天羽转身离开,储雨荷看着他的背影眼泪无声的落下,她感觉自己上辈子肯定欠了楚天羽很多、很多,所以这辈子楚天羽才会如此的折磨她。

    储雨荷此时非常恨楚天羽,如果你不喜欢我,干嘛要撩拨我?为什么?

    其实还真不是楚天羽撩拨储雨荷,他的本意其实只是帮下储雨荷,但是楚天羽似乎有些帮过头了,又是救治储雨荷的母亲,又是给她出住院费,还救过储雨荷,一个男人如此的帮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不让这个女人误会?更何况楚天羽当年是爱慕着储雨荷的,不然也不会干出偷看她洗澡的荒唐事,一件、一件事联系在一起,才让储雨荷落了今天的境地,她的心已经被楚天羽攻占了,可偏偏楚天羽却对她没一点意思,这让储雨荷痛苦、愤怒而无奈。

    感情的事没有几个人能说得清楚,这东西玄之又玄,秒之有秒。

    接连几天楚天羽依旧去一中给学生们上课,不过却跟储雨荷几乎没什么交流,储雨荷对他很冷淡,而楚天羽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也是对储雨荷敬而远之。

    徐科这些学生当初到是想给楚天羽个教训,可经历了音乐烤吧的事,直接把这群无法无天的半大小子给吓坏了,当时楚天羽可是单手就把体重高达一百七八十斤的徐杰揪了起来,然后狠狠砸在地上,这一幕现在徐科这些半大小子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一个人的力气怎么可能这么大?

    于是这些家伙不敢找楚天羽的麻烦了,见到他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徐科这些家伙不找楚天羽的麻烦,但却有人找楚天羽的麻烦,短短几天的时间竟然有不少小女生给楚天羽写情书,胆子大的甚至跑来要他的联系方式。

    网络如此发达的年代情书实在是一种老古董了,但是这些女生实在是没办法,没有楚天羽的联系方式,又不敢跑去跟他表白,也只能选这种老古董了,不过却让楚天羽哭笑不得,心里感慨现在的孩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最少比他们那会大得多,也开放得多,当年可没多少女生有这个胆子敢给他这种算是半个她们老师的人写什么情书。

    面对这些小女生的爱情攻势,楚天羽除了感觉麻烦外,就是感觉头疼,可偏偏却拿这些小女生一点办法都没有,打不得,骂不得,也只能躲了。

    不过看到楚天羽在学生中这么受欢迎,到是极大的刺激了徐科这些男孩,这些家伙不甘心看着楚天羽如此的出风头,又开始盘算怎么整治楚天羽让他出个大丑的事来,当然放学的路上喊上一群人去堵楚天羽的事徐科这些家伙是绝对不敢的,实在是那天音乐烤吧的事真把他们吓坏了。

    这天晚上楚天羽去了自家小饭馆吃饭,赵景波给他炒了好几个好菜,楚天羽吃得是无比香甜,陈桂芹坐在一边看着儿子吃饭,按理说看到儿子吃得香、吃得多当母亲的是应该高兴的,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陈桂芹是眉头紧皱,怎么看儿子怎么不顺眼。

    当楚天羽开始吃第三碗米饭的时候陈桂芹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道:“你不是说你有女朋友吗?跟你说了多少次让你把她带来我看看,怎么就是不带?”

    楚天羽低着头呼出一口气道:“分手了。”

    陈桂芹突然一拍桌子道:“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还有脸吃饭?”

    楚天羽:“……”

    此时此刻楚天羽的自尊心遭受了一百万的暴击伤害,干嘛啊?我这刚参加工作一年就催着我结婚,有必要这么着急吗?

    赵景颇看到陈桂芹发火赶紧跑过来道:“干嘛啊?孩子吃得好好的,你发什么火?”

    陈桂芹一瞪赵景颇气呼呼的道:“你给我闭嘴。”说完站起来走了,来到柜台前,跟柜台有仇似的玩命用抹布擦柜台。

    楚天羽很是无奈,也不知道说什么,闷头把饭吃饭然后溜之大吉了。

    隔离了大概两三天的时间,这天楚天羽从学校回来一进家门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大对劲,一开门立刻是愣住了,往常这个点陈桂芹在店里忙活,可今天不但她跟赵景波在家,并且还有储雨荷跟她的母亲龚月明都在。

    龚月明的病情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不能走,但上半身已经完全没事了。

    看到楚天羽回来了,储雨荷感觉到很是尴尬,赶紧低下头不敢去看楚天羽。

    龚月明笑道:“天羽回来了!”

    楚天羽尴尬的笑道:“阿姨您好多了吧?这阵子太忙我也没抽出时间去看你。”

    龚月明笑道:“好多了,多亏了你啊,我一个老太太有什么可看的,你忙你的工作。”

    楚天羽此时感觉头很疼,自己老妈把储雨荷母女喊来目的不言而喻,就是把他跟储雨荷往一块撮合,希望他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楚天羽真是搞不懂自己母亲为什么这么着急,自己刚多大啊?

    陈桂芹看储雨荷跟儿子都挺尴尬,便打圆场道:“天羽你跟雨荷出去买个西瓜去,快去。”

    说完也不管楚天羽跟储雨荷答应不答应,直接把他们给推了出去。

    楚天羽看看储雨荷道:“走吧。”

    两个人肩并肩顺着胡同往水果摊走,储雨荷低着头突然道:“不是我要来的,是你妈去我家,非让我们过来吃晚饭。”

    储雨荷可不想让楚天羽认为她死乞白赖的纠缠他。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我知道,我这妈啊唉!我是真没办法了,你也别多想,两家吃个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储雨荷不在说话了,默默落后楚天羽半个身位,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跟楚天羽拉开距离,让他知道自己不会在纠缠他,储雨荷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也有她自己的骄傲,她就算在喜欢楚天羽,也不想当那个对楚天羽死缠烂打的女人,这会极大的伤害她的尊严以及骄傲。

    这顿饭吃得并不愉快,作为当事人的楚天羽跟储雨荷一直就没什么话,不管陈桂芹跟龚月明怎么撮合都没用,两个当事人根本就听不进去,自顾的吃着饭,吃了几口储雨荷说要去工作就先走了,楚天羽也打着累了的幌子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个多小时后眼镜的电话打了过来:“楚哥健身会所今天开业了,来的人不少,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刀子这些人就不是能老老实实工作的主,一个比一个不安分,楚天羽思来想去就又弄了几个营生安置他们,开了一家酒吧、一家健身会所、一家搏击馆,有了这三个营生也能让刀子这些人有点事做,并且这些场所每天都要接触各种各样的人,而刀子这些人那最适合跟三教九流打交道,让他们从事这些行业在合适不过,也算是给他们找了个正经工作,不用他们在出去瞎混了。

    楚天羽此时也没什么事,他也不习惯这么早睡,便道:“好,我一会就过去。”

    半个多小时后楚天羽到了今天刚营业的健身会所,这家店他投了差不多五百多万,装修得非常好,并且很有品味,附和静海市小资们的口味,教练也挖了不少,所以一开业来的人不少。

    眼镜、刀子、大狗等人早就等在外边,一看楚天羽到了赶紧迎过去。

    开店的事楚天羽根本就没管,完全交给眼镜来负责了,今天还是头次一来,进去后左右看看感觉这店弄得不错。

    眼镜笑道:“楚哥怎么样?”

    楚天羽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道:“不错,不过管好那些家伙,我们是做生意的,尽量让他们别跟客人发生冲突,以和为贵。”

    眼镜笑道:“楚哥你放心吧,我会管好他们的。”

    楚天羽最担心的就是那些桀骜不驯满身社会气的家伙没事就跟顾客干一架,老出这样的事生意还怎么做?所以还是要反复嘱咐眼镜的。

    眼镜刚要带着楚天羽去办公室,不远处的健身区就传来争吵的声音,一个男人大喊大叫道:“把你们老板给我喊来,我今天得问问他怎么请的教练?我特么的是来消费的,我是上帝,你们是怎么给上帝服务的?”

    听到这话眼镜等人立刻皱起了眉头,今天可是第一天营业,楚天羽也是第一次来,结果就出了这样的事,让楚天羽怎么看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