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冲突
    有的人喝多了笑,有的人喝多了哭,有的人喝多了睡觉,而有的人喝多了闹!

    显然乐向阳就是这类人,明显喝大的他一酒瓶子砸到徐杰的头上,鲜红的血倾斜而下,然后了徐杰并不是很白皙的脸蛋,此时是全场哗然,谁能想到求爱现场突然出现个很不讲究的砸场子的家伙,上来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酒瓶,这太不按常理出牌了,怎么也要先跟徐杰对骂几句,给大家个心里准备在动手啊。

    徐杰同样被突然袭来的酒瓶给砸傻了,捂着头呆愣愣的看着乐向阳,此时也不知道灯光师是怎么想的,竟然把一束光打到乐向阳身边,好死不死的楚天羽正好一把拉住他,结果两个人成了全场的焦点。

    储雨荷看到楚天羽后就是一愣。

    徐科看到自己表哥倍打了,到是第一个反应过来,想也不想就道:“草泥马打我哥,等着。”他到没冲过去跟乐向阳大战三百回合,而是赶紧拿起手机找人,到是个很有心眼的家伙,生怕对方人多,而自己这些人又大部分是学生,动起手来吃亏。

    乐向阳晃晃悠悠的对着被一酒瓶打懵圈的徐杰骂道:“你特么的也不撒猫尿照照自己那德行?长成这个样子还特么的好意思出来跟我兄弟抢女人。”

    楚天羽急道:“乐向阳你特么的闭嘴。”

    乐向阳推了一把楚天羽踉踉跄跄的道:“闭什么嘴?你不是喜欢储雨荷吗?喏,她就在那,你倆走吧。”

    楚天羽现在一巴掌拍死乐向阳的心思都有,这家伙喝多了还真是能给自己找麻烦,自己躲储雨荷还来不及,这货到好还生把自己往储雨荷那边推,你特么的到底那头的?听说过坑爹、坑妈的,就没听说过坑兄弟的,你大爷的乐向阳。

    储雨荷听到乐向阳的话立刻是脸色一变,目光复杂的看着站在不远处正拽着乐向阳的楚天羽。

    徐杰终于是反应过了,指着乐向阳大骂道:“你特么的活腻了吧?敢打我?”

    乐向阳醉醺醺的道:“打你怎么了?老子打的就是你,不服你下来,我特么的弄死你。”此时的乐向阳那有人民警察的样子,整个一活土匪,不过学生时代的乐向阳还真就是这样子,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谁都不放在眼里,能动手绝不吵吵,楚天羽当年可没少陪着他打架。

    徐杰现在是孤身一人,虽然怒火冲天,但还没失去理智,自己要是真下去了,对方有两个人,倒霉的肯定是自己,于是他指着乐向阳的鼻子尖道:“行,你特么的有种, 别走,你给我等着。”说完捂着头跳下舞台急匆匆的向外边走去。

    徐科几个人也赶紧跟了上去,一到外边徐科就道:“哥你没事吧,我给张哥他们打电话了,说这就到。”

    徐杰拿出纸巾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道:“你们几个把前后门都给我看好了,绝对不能让那倆小子跑了,妈的,我今天非得弄死他倆不可。”

    徐科几个人点点头,心里都很是兴奋,最让这些半大小子兴奋的事就是跟人干一架,赶紧分出几个人去了后门看着。

    烤吧里楚天羽按着乐向阳道:“你特么的多大了?怎么还是一喝大了就要闹出点事来?”

    乐向阳撇撇嘴不服气道:“那小子抢你女人,你当缩头乌龟可以,难道我也要当这个吗?”说到这比划了一个王八的手势。

    楚天羽真想一巴掌拍死这货,你搞清楚情况了吗就动手,就在那胡说八道?真是给我添乱。

    储雨荷的声音突然传来:“你们还不走,他们找人去了。”

    乐向阳一看到储雨荷就笑了,挥舞着手道:“储老师坐坐,今天高兴,咱们在喝点,庆祝老楚这家伙终于是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了,哈哈。”

    储雨荷俏脸立刻就是一红,楚天羽赶紧道:“你特么的给我闭嘴,你大爷的不胡说八道你能死?”

    乐向阳继续挥舞着手道:“什么叫我胡说八道啊?你暗恋储雨荷的事我不知道?你没跟我说过?”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脸是挂不住了,当着储雨荷的面,乐向阳是把当年他那点心思全给抖落个干净,他尴尬的道:“你喝多了,走,我送你回家。”

    乐向阳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楚天羽道:“你别砰我啊,我不走,我还要喝酒那。”

    楚天羽脾气上开了,一把打开乐向阳的手拽着他就走,同时对幽幽这几个女孩道:“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他喝多了,就到这里。”说完也不管这几个女孩拽着不乐意走的乐向阳就向外边走,储雨荷赶紧追了上去。

    三个人一到外边徐科就带着十几个人围了上来,后边几个人一身的匪气,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梗着脖子、歪着头、叼着烟挑衅似的看向楚天羽跟乐向阳。

    储雨荷赶紧跑到楚天羽、乐向阳前边急道:“徐杰这都是误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他们是我朋友。”

    刚才乐向阳说储雨荷是楚天羽女人的话徐杰可听在耳中,此时他的人又到了,是胆气大壮,冷冷的看着储雨荷道:“你特么的耍我是不是?一边跟那个小白脸勾搭,一边又跑我这犯贱来,你特么的当我傻是不是?”说到这突然一把把储雨荷推开。

    徐杰这一下力气用得很大,一下把储雨荷推得摔在地上,手都擦破了皮,疼得储雨荷连连吸冷气。

    楚天羽急道:“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打女人?”

    徐杰刚要说话,他弟弟徐科找来的张老六一把推开他上前一步瞪着楚天羽道:“你特么的是不是活腻了?跟谁说话那?你特么的知道我是谁吗?”话音一落张老六竟然一耳光向楚天羽抽去,显然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踩楚天羽,让他丢个大人在说。

    张老六认为自己这一耳光肯定要抽在楚天羽的脸上,但谁想却被楚天羽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楚天羽寒声道:“别找死。”

    张老六立刻是勃然大怒,手上一用力,想挣脱开楚天羽的束缚,但谁想哪怕他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也没把手抽出来,自己的手腕就好像是被铁钳紧紧夹住一般。

    张老六手抽不出来,感觉大大落了面子,立刻大喊道:“还特么的愣着干什么?给我弄死这小子。”

    徐杰这些人立刻是一拥而上,打算狠狠教训下眼前这小白脸。

    倒在地上的储雨荷急道:“别动手,别动手。”

    但谁会听他的?徐杰这些人满嘴污言秽语的冲过去挥舞着拳头往楚天羽跟乐向阳头上、脸上打过去。

    周围围了一圈的人,看到楚天羽要被暴打,很多女性都不忍看了,这么帅的帅哥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实在是太可惜了。

    但很快围观的人就看直了眼睛,就见楚天羽松开乐向阳,身体突然前冲,一把掐住冲在最前边的徐杰的脖子,下一秒徐杰整个人就被楚天羽举了起来,楚天羽往前跨出一步,掐着徐杰脖子的右臂一用力“砰”的一声闷响,徐杰就被狠狠的摔在地上,这一下楚天羽只用了二十分之一的力量,但哪怕是这样徐杰也被摔得发出“呃”的一声,脸顷刻间就胀成了青紫色,张着嘴拼命的呼吸,但就是一口气都吸不进去,也呼不出来,此时的他就像是一条离开水的鱼,不管如何拼命呼吸,但就是没办法呼吸。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镇住了,谁能想到楚天羽能有这么大的力气,一把举起一百六七十斤的大男人,然后跟摔破布似的摔到地上,这还是人吗?

    张老六立刻吓傻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

    楚天羽不想把事情闹大,冷冷的看着他们吐出一个字“滚!”

    张老六这些人你看我、我看你,动手是不敢了,眼前这小子就是个怪物,力气大的吓人,也不知道谁先跑的,有第一个人带头,其他人自然是一拥而山,徐科几个人架着徐杰就跑,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一个多小时后楚天羽坐在储雨荷家大门的门槛上处理储雨荷手上的伤口,储雨荷手上的伤并不重,但这种挫伤却很疼,手掌是火辣辣的疼,疼得人浑身难受。

    处理好储雨荷手上的伤势,楚天羽呼出一口气把医药箱关上道:“不好意思,今天让你的约会泡汤了,还打了他……”说到这楚天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储雨荷侧着头看着楚天羽道:“那还要躲避到什么时候?”

    楚天羽不解道:“我躲避?我躲避什么了?”

    储雨荷看着楚天羽认真的道:“你喜欢我。”

    楚天羽急道:“我……”

    储雨荷打断他道:“乐向阳可都说了。”

    楚天羽急得抓着头道:“他喝多了你没看出来吗?一个酒鬼的话能信吗?”

    储雨荷撇撇嘴道:“酒后吐真言。”

    楚天羽很无奈的呼出一口气道:“跟你解释不清楚,好了,没什么事我先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