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折磨
    看着笑容灿烂而美丽的储雨荷楚天羽感觉头疼得厉害,怎么变化就这么大?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储雨荷可不管楚天羽在想什么,拽着他就走,这时候楚天羽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储雨荷换了衣服,上午的时候还是一身运动装,t恤、长裤,很简单的装束,此时依旧是运动风格,但却换上了运动短裙,两条修长的美腿在楚天羽眼前晃啊晃,让楚天羽是倍感炎热。

    储雨荷的打扮很清凉,但却苦了楚天羽,他确信储雨荷是故意的,不让他走是故意的,穿成这样还是故意的,就是要让他从**到精神都饱受折磨。

    今天楚天羽算是看清了储雨荷的另一面,折磨人的魔女一面,男人有很多面,女人同样如此,尤其是储雨荷这种心存幽怨的女人,整治起男人来可一点不输那些古灵精怪的女孩。

    储雨荷的身材非常好,双腿修长而笔直,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腿部的肌肉非常匀称,行走间肌肉划出一条条曼妙的线条引人遐思。

    华夏女性臀部跟欧美女性有着先天的弱势,这是人种决定的,但是储雨荷通过锻炼却拥有了欧美女性的蜜桃臀,在短裙的包裹下线条十分诱人,但却并不给人一种肥大的感觉。

    上边是一件白色的修身无袖t恤,有些短,行走间衣摆上扬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腹,在阳光下散发这耀眼的光泽。

    储雨荷的头发没在披散下来,而是随意的垂下来,威风吹拂下发梢向后扬起,扫在楚天羽的脸上让他感到痒痒的,同时闻到一股好闻的洗发水香味。

    储雨荷满脸的笑容,就像是个得胜的女将军,楚天羽则是蔫头耷拉的,实在是不管是**,还是精神,此时都在承受着煎熬。

    过完男生、男老师们看到储雨荷如此清凉的打扮全部看直了眼睛,甚至有个端着饭盒刚从食堂出来的男生看得太过专注直接装到了墙上,饭菜撒了自己一身但还没忘记侧头看着走过的储雨荷。

    过往的女生则是嫉妒的看着储雨荷,她们跟储雨荷比起来还是太青涩了,不管是相貌还是身材都没办法跟储雨荷抗衡,根本就没办法吸引楚天羽这英俊医生的注意力。

    食堂里的人很多,不少学生、老师中午都不回家,老师要么在办公室凑合一中午,要么就去宿舍,学生们除了住宿的外其他人就在教室里趴在桌子上睡会,跟楚天羽上学那会没什么区别。

    人这么多,自然很是嘈杂,但是在储雨荷跟楚天羽进来后竟然逐渐安静下来,男生们看向打扮得格外光彩照人的储雨荷,女生则看向帅气逼人的楚天羽,两个人一进来就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男老师们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楚天羽,当看到储雨荷手握在他的手腕上时,恨不得吃楚天羽的肉,喝他的血,楚天羽刚来半天就成了所有男生以及年轻男老师的公敌。

    一个女生撇撇嘴不屑的道:“穿成这样还有点老师的样子吗?狐狸精。”

    另一个女生附和道:“就是。”

    一个男老师唉声叹气的道:“妈的女神就这么被抢走了?”

    另一个男老师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弃吧兄弟,你拿什么跟那小白脸比?人是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工作不比你差吧,我早上还看到他是开着一辆悍马来的,明显是个有钱的主,储雨荷放着条件这么好的家伙不要,难道选我们吗?”

    听到这话第一个发话年轻男教师立刻咬牙启齿的道:“好白菜都让这些富二代给拱了,妈的。”

    其实楚天羽还真不算什么富二代,他家那条件在整个静海市来说属于是底层了,只是自打能进入末世后,才有了今天,算是富一代吧。

    储雨荷拽着楚天羽来到教室打菜窗口把饭盒递给负责打菜的大妈刚要说吃什么,大妈就笑道:“储这你男朋友吧?小伙真精神。”

    楚天羽刚要否认,谁想储雨荷笑道:“您可别这么夸他,他这人不经夸,夸多了尾巴就要翘上天。”

    楚天羽看着储雨荷急道:“你到底要干嘛?”

    储雨荷伸出手把漆黑而柔顺的秀发别在白皙的耳后道:“打饭啊?你说干嘛!”说完点了一大堆菜。

    两个人找到一个没人的桌子坐下,楚天羽皱着眉头道:“储老师别闹了好不好?”

    储雨荷低着头把菜摆好,又把筷子放到楚天羽跟前道:“我没闹啊。”

    楚天羽急道:“你……”

    储雨荷仰起头打断楚天羽道:“你跟你女朋友分手了!”

    楚天羽立刻吸了一口气道:“谁跟你说的?我们很好,所以你别在闹了。”

    储雨荷撇撇嘴不屑的道:“你不知道女人的第六感都是很准的吗?别掩饰了,分手而已,又不是世界末日,有什么大不了的。”

    楚天羽揉着太阳穴直接摊牌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储雨荷笑着反问道:“你说那?”

    楚天羽:“……”

    楚天羽不在说话了,他很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也不知道储雨荷搭错了哪根筋,今天算是跟他较上劲了,现在说什么都是白搭,索性闷头吃饭。

    吃过饭储雨荷跟看犯人似的看着楚天羽,一直到他进了自己的宿舍才去了隔壁。

    楚天羽坐在椅子上脑袋里是乱糟糟的,刚结束了一段感情,他是一点心思都没有在开始一段,但是偏偏储雨荷就在这节骨眼开始对他穷追猛打,让楚天羽一时间不但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还感觉头很疼。

    如果楚天羽现在的想法让其他男同胞知道的话,打死他的心都有,储雨荷这种极品美女可太少见了,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别人追还来不及,楚天羽到好竟然往外推。

    楚天羽有这种想法跟他的性格有关,他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人的,不然他身边的女人会非常多,要相貌有相貌,要事业有事业,这样的男人本就是极品,女人看到后自然会玩命的往他身上扑。

    楚天羽想当个专一的好男人,但偏偏那不靠谱的上帝就非得跟他过不去,给他弄了个隐藏属性,这属性等于是桃花运光环,女人跟他接触一段时间,就忍不住心生爱慕,楚天羽这辈子算是倍上帝给玩坏了。

    过了一会隔壁竟然传来“哗哗”的水声,老旧的员工宿舍隔音效果非常差,储雨荷的声音突然传来:“楚天羽你要不要洗洗,天实在是太热了,你身上可都是臭汗味。”

    楚天羽此时想骂娘了,储雨荷把他弄到宿舍来,然后在隔壁洗澡,什么意思?用这样的方式方法提醒他当年他就是在这里偷看她洗澡吗?

    楚天羽此时有一种要被储雨荷逼疯的感觉,不过听着“哗哗”的水声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出当年他偷看储雨荷洗澡的一幕,想到这些楚天羽立刻感觉浑身燥热难耐,心里的邪火一股股往脑门上窜,他甚至生出一种邪恶的想法,冲过去把门撞开,然后闯进去。

    这想法太过邪恶,邪恶的让楚天羽差点真这么干了,他赶紧捂住耳朵,大声道:“储老师你放过我好不好?”

    隔壁的水声突然停了,楚天羽立刻是长出一口气,以为储雨荷玩够了,不在折磨他了,但谁想过了二十多分钟这样门直接开了,储雨荷秀发湿漉漉的出现在他面前,这是她的宿舍,她自然是有钥匙的。

    看着刚洗过澡的储雨荷,楚天羽直接看呆了,眼光下的储雨荷一如当年般美丽,岁月根本就没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静静的看着楚天羽,楚天羽也静静的看着她。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储雨荷迈步走进来,脸色很平静的道:“你不在喜欢我了是吗?”

    楚天羽点点头道:“是的,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储老师你该清楚人都是会变的,我不是当初的我了,你也不是当初你的了,我们都变了。”

    储雨荷侧过头看向窗外“哦”了一声后站起来转身走了。

    从这一刻起储雨荷在没跟楚天羽说过一句话,看到他就好像是陌生人一般,这到是让楚天羽长出一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很是失落。

    男人就是这样,越是容易得到的就越不是不珍惜,当这个人突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又或者直接把他当成陌生人后,男人反而心里开始难受了。

    楚天羽虽然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渣男,但也跟其他男人一样,储雨荷不在搭理他,对他很冷淡,他心里就开始失落起来,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

    楚天羽不知道储雨荷是不是死心了,但虽然心里有些失落,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他现在不想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他想一个人好好冷静一段时间。

    下午放学的时候楚天羽提着箱子往外走,周围都是放学的少男、少女。

    楚天羽快到停车场的时候看到了储雨荷,他上了一个男子的车,男子很年轻,此时满脸的兴奋之色,看着这辆载着储雨荷远去的车,楚天羽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