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女人心海底针
    一中的变化并不大,楚天羽又在这里待了三年,自然对一中的环境很熟悉,他很清楚储雨荷现在要往那里走——员工宿舍。

    这地方其实没什么特殊的,但得分对谁,对楚天羽来说这地方不但特殊,并且让他感到尴尬,因为当年他就是跑到这里偷看储雨荷洗澡的,现在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储雨荷带他故地重游,楚天羽怎么可能不尴尬?他脸皮可没那么厚。

    听储雨荷要给他安排中午住的地方,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一种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同时感觉储雨荷的变化跟以前想变实在是太大了,换成以前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储雨荷避免想起当年的事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带着偷看她洗澡的楚天羽往员工宿舍走?她是故意的,这根本就不是楚天羽熟悉的储雨荷。

    储雨荷脸上没有任何尴尬之色,神色如常的站在哪里看着楚天羽,看着他尴尬的样子,储雨荷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一种报仇雪恨的痛快感。

    楚天羽抓着头道:“储老师就不麻烦了,这里距离我家也不远,我中午还是回去吧。”

    楚天羽越是要走,储雨荷就越不可能让他走,在储雨荷看来眼前的一幕就是一场非常好玩的游戏,不但刺激,并且非常的解气,她几步来到楚天羽跟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道:“天气这么热,你来回跑什么?不怕中暑吗?走吧,你来我们学校给学生们上课,学校就应该给你安排个住的地方,这样你中午就不用那么辛苦来回跑了。”

    以楚天羽的体质来说想甩开储雨荷的手在容易不过,但此时楚天羽就感觉储雨荷的手散发着惊人的热度,烫得他浑身发软,竟然使不上一点力气。

    好在楚天羽的嘴还接受着大脑的控制,他赶紧道:“储老师真的不用麻烦了。”

    储雨荷猛的转过身,满脸怒色的道:“楚天羽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那来的那么多废话?”

    储雨荷在楚天羽的印象里是柔弱的,是温婉如玉的,他就没见过储雨荷发火,今天头一次见到立刻把他给吓住了,原来储雨荷也是有脾气的,但这跟他印象中的储雨荷发差实在是太大,一时间楚天羽真的接受不了,结果就是大脑突然当机,在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员工宿舍。

    员工宿舍是学校提供给学校单身教室住宿的地方,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判断力,所以并没分男、女宿舍,是男女混住在一起,当然不可能男女一个房间,除非是结婚后还没房子,学校才会分给他们一间。

    员工宿舍还是老样子,只是比多年前显得破旧了一些,雪白的墙壁早已经泛黄了,上边并没有乱七八糟的涂鸦,毕竟住在这的都是老师,没谁会闲得跟那些讨人嫌的半大小子一般在墙上乱写乱画。

    储雨荷拽着楚天羽来到一个房间前停下脚步突然道:“这里你应该很熟悉吧?”说到这转头看向楚天羽,脸上有的只有冷色,在不见刚才的温婉的笑容。

    这里楚天羽怎么可能不熟悉?这是储雨荷的宿舍,当年他就是跑后窗户后边偷看她在里边洗澡,现在储雨荷不但带他来到这里,还问他熟悉不熟悉,分明就是故意的,是在报复他。

    楚天羽很是头疼,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难道就不能翻篇过去了吗?用的着这样吗?

    储雨荷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立刻一股子好闻的香气涌了出来,如果是男生宿舍的话,恐怕涌出来的气味就是臭脚丫的气味了。

    房间一如当初,摆设什么的都没变,一张书桌,两张单人床,床下摆着一些洗漱用品,只不过当年两张床都有人住,全都铺着干净而整洁的被褥,可今天左边的一张床上已经没了被褥,有的只是一些杂物,显然这张床已经没人住了。

    右手边的床依旧铺着被褥,这是储雨荷的床,跟当年比起来,床单、被罩换了。

    储雨荷迈步走了进去,拿出一个水杯给楚天羽倒了一杯水道:“进来喝点水吧。”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迈步走了进去,也不碰那杯水,直接道:“储老师这是你的宿舍,让给我不合适,我还是中午回家吧。”

    楚天羽现在很清楚储雨荷是在报复他,或者是在跟他赌气,至于为什么她要这么做?楚天羽不清楚,也不想去猜,没那个必要。

    储雨荷直接坐到自己的床上有些慵懒的道:“没事,我可以去隔壁住,这里就让给你了,反正你对这很熟悉不是吗?”

    楚天羽听到这话立刻眉头皱了起来,储雨荷依旧是在那话点他,让他时时刻刻想起当年自己做的荒唐事。

    楚天羽看着储雨荷道:“储老师当年的事就不能过去吗?”

    储雨荷冷冷一笑道:“当年什么事?”

    楚天羽立刻感觉头很疼,终于忍不住道:“为什么?我记得我们前不久已经把话都说清楚了。”

    储雨荷猛的站起来,几步来到楚天羽跟前,瞪圆了眼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那事说不清楚。”

    楚天羽感觉脑瓜仁现在疼得厉害,储雨荷这分明就是在胡搅蛮缠,他是做梦都没想到在他印象中永远有着温婉笑容的储雨荷竟然也会胡搅蛮缠,这大大超出了楚天羽的意料。

    储雨荷变成现在这样也不能全怪她,楚天羽也有一定的责任,如果他不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如果他不帮储雨荷,当年的事随着时间的流淌早已经在储雨荷的脑海中变淡、变得模糊了。

    可这些都是如果,楚天羽去参加了同学聚会,楚天羽让储雨荷母亲的病情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还救过她,最为重要的是上帝给了他一个隐藏属性,于是事情就变成了今天这一幕。

    也是造化弄人,如果楚天羽不来一中负责急救技巧教学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可偏偏他就来了,除了怪造化弄人外又能怪谁?

    楚天羽现在是拿储雨荷一点办法都没有,别说他了,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面对不讲理、胡搅蛮缠的女人又能有什么办法?你跟她讲道理,她跟你耍无赖,你跟她耍无赖,她给你讲道理,女人是这世界上最奇怪的动物,也是最捉摸不透的动物,今天这点楚天羽是深有体会。

    现在楚天羽开始后悔来一中了,早知道要遇到如此尴尬的事,打死他都不来,宁可让向云飞对他不满,对他有个不好的印象。

    但楚天羽毕竟不是先知,能预知以后的事。

    看着赌气的储雨荷,楚天羽很无奈的道:“好吧,我中午住这。”

    储雨荷有些意外楚天羽的回答,看了看他直接道:“好啊。”

    尴尬,此时房间里除了尴尬的气氛就没别的了。

    楚天羽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就会发展到现在的境地,他都不知道要跟储雨荷说什么了,好在下课铃声救了他,不然楚天羽非得尴尬到死不可。

    两个人再次回了体育组,储雨荷坐在办公桌前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体育老师跟其他老师比起来相对要清闲一些,没有作业要批,也不用没完没了的备课。

    楚天羽坐在一边摆弄着手机打法时间,其他老师似乎是感觉到了楚天羽跟储雨荷的不对劲,时不时就要看看他们,但却没人站起来问,年轻的男老师们是心中窃喜,他们巴不得储雨荷跟楚天羽这小白脸闹僵了,这样他们就有机会了。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是上午第三节课了,楚天羽提着箱子跟储雨荷去了操场,看着这些少男少女楚天羽没心思去想他上学时的时光了,实在是刚才储雨荷闹的那一出给他添了不少的赌。

    几乎所有男生对楚天羽都有很深的敌意,女生到是看得双眼冒光,这越发引起了男生们的不满。

    楚天羽开始在树荫下给学生们讲解徒手心肺复苏,男生们听得心不在焉,时不时就要窃窃私语一翻,也不知道他们在嘀咕什么,女生们也没几个听进去的,看楚天羽看得都快流口水了。

    储雨荷站在不远处看着楚天羽给大家讲课,脸色变幻个不停,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两节课楚天羽都是在距离操场不远的地方给学生们上课,两节课下来,成了所有男生的公敌,也成了所有女生爱慕的对象,没办法,长的太帅,在加上隐藏属性,要迷倒这些涉世不深的小女生根本就没有难度。

    中午一放学楚天羽就想溜,他真不想去储雨荷的宿舍住,实在是太干尴尬也太别扭,但谁想他刚要溜储雨荷就突然出现在他身边递给他一个饭盒道:“走,去吃饭。”

    楚天羽看着眼前的饭盒,在看看储雨荷很是无奈的道:“储老师让我回家行不行?”

    储雨荷一把拽住楚天羽的手腕笑道;“那怎么行啊?学校可是交代我一定要招待好你,你不想我难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