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试练
    在进入试练的那一霎那楚天羽眼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但很快黑暗消退,取而代之的依旧是紫色的世界,不过这里没有山丘,没有任何植物,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紫色沙土。

    但跟在外边不同的是天空是湛蓝色,很是诡异,在湛蓝的天空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游走,但具体是什么楚天羽看不清楚。

    这就是试练吗?如何试练?楚天羽完全不知道,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但就在这时候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人类你准备接受考验了吗?”

    楚天羽一愣,侧头想前后左右看去,但却并没发现任何人,那个冰冷而不带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人类你准备接受考验了吗?”

    楚天羽只能道:“准备好了。”其实楚天羽根本就不知道所谓的试练到底要考验他什么。

    就在楚天羽的话音落下的时候,眼前的景象突然一变,一条庞大的黑色巨龙出现在他身前,不是暗影又是谁?断杀满脸冷笑的站在暗影巨大的头颅上道:“卑微的人类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看到眼前的巨龙跟龙头上的断杀,楚天羽一颗心立刻沉入了谷底,他是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试练竟然是让他跟断杀以及暗影对战,双方现在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上的,跟暗杀与断杀相比,就好像是一只蚂蚁要跟大象较量一般,就是自寻死路。

    但楚天羽没有退缩,也没有被暗影、断杀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所震慑住,他昂起头,冷冷的看着断杀与暗影,寒冰之刃出现在他的手上,楚天羽明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方,对方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活活碾死。

    可楚天羽依旧跟他们一战,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向对方发起冲锋的路上。

    断杀不屑的看着楚天羽道:“低贱的人类,跪下,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楚天羽倔强的看着断杀道:“你做梦。”

    断杀不屑的道:“还真是个蠢货,臣服我当我的奴隶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找死,你们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吗?最后给你个机会,跪下,舔我的脚,我会扰你一命。”

    楚天羽怒呵道:“去你大爷的。”楚天羽的骄傲绝对不允许自己向任何人下跪,哪怕明知道对方可以轻易杀死自己,他也不会选择臣服,他宁可选择死亡。

    断杀冷哼一声道:“找死。”

    早就等不及的暗影怒吼一声向楚天羽冲来,而断杀的身体则轻轻的飘到空中然后落下,坐在那等着看暗影如何把楚天羽这个该死而卑微的人类蹂躏之色。

    暗影的速度快得惊人,眨眼之间就到了楚天羽跟前,楚天羽想使用抢敌先机的技能躲开这一击,但是很快就无奈的发现暗影的速度快得连抢敌先机都失去了作用,在绝对的速度下,抢敌先机这技能就是个笑话。

    暗影的巨爪狠狠的抽在楚天羽的身上,楚天羽则像是被一列高速驶来的火车撞过一般,整个人倒飞而去。

    这一爪抽碎了楚天羽所有的肋骨,胸膛上出现了狰狞可怖的伤口,伤口大的可以看到楚天羽的内脏。

    “碰”的一声楚天羽倒在地上,鲜血汹涌而出,顷刻间就把他身下的紫色沙土染成了血红色。

    暗影出现在楚天羽的跟前,巨大的双眸中满是残忍的杀意,它看着楚天羽居高临下的道:“该死的人类你臣服不臣服?”

    楚天羽此时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但他还是倔强的看着暗影拼劲全身的力气吼道:“绝不。”

    暗影怒吼道:“找死。”下一秒突然伸出巨爪轻轻一划,楚天羽的一条胳膊就倍切了下来。

    剧痛下楚天羽发出一声哀鸣,血留得更快了,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暗影再次道:“臣服不臣服?”

    楚天羽此时脸色惨白,没有任何一丝血色,他不屑的看着暗影道:“老子特么的就算是死,也不会当你们的奴隶。”

    暗影不怒反而笑了:“好,你还真有种。”话音一落,楚天羽剩余的胳膊,以及两条腿都被暗影锋利的爪子硬生生的给切了下来。

    楚天羽疼得已经快陷入昏迷了,但他还是拼劲仅剩的力气道:“去你大爷的。”

    断杀在不远处不耐烦的道:“暗影玩够了吗?”

    暗影转过头看向断杀道:“这个卑贱的人类竟然不臣服我们,真是该死而愚蠢的生物。”

    断杀不耐烦的道:“吃了他,然后我们走。”

    暗影转过头残忍的看着楚天羽道:“你这样恶心的食物作为伟大圣兽的我,还真不想吃,不过既然断杀说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吃掉你吧,哈哈。”

    话音一落楚天羽就感觉眼前一黑,当他在看清楚周围的情形时已经到了暗影巨大的嘴里,他看到的是巨大而锋利的獠牙,看到是血红色的舌头,看到的是粘稠得令人作呕的口水,突然楚天羽感觉眼前一黑,他直接被暗影吞了进去。

    我就这么死了吗?这是楚天羽现在的想法,他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怎么样?面对强大的暗影与断杀,他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倍对方蹂躏之色。

    …………………………………………………………

    安德烈头上全是汗水,衣服也被汗水打湿,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他气喘如牛的看着不断涌过来的丧尸,这些该死的东西就好像无穷无尽一般,不管安德烈杀死多少只,它们依旧如同潮水一般涌来,一眼望不到劲头。

    安德烈此时已经要绝望了,面对这样的尸潮,他就如同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能做的就是随波逐流,一直到覆灭的那一天。

    但是安德烈不想就这么死,强烈的求胜**让他再次抽出箭矢向冲来的丧尸设去。

    丧尸不断倒在地上,形成一座由尸体组成的山丘,安德烈就站在山丘上不停的射出一道道箭矢,山丘越来越高,安德烈可以看到周围一眼望不到头的尸群。

    箭矢已经没了,安德烈抡起弓箭抽打着冲上来的丧尸,丧尸的头颅爆开,捡起大股令人作呕的脑液与血液溅了安德烈一头一脸。

    安德烈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已经感觉不到双手了,不停的射击,不停的用弓箭抽打丧尸的头颅,已经让他的双手彻底失去了直觉。

    丧尸越来越多,安德烈发出一声不甘心的怒吼声,下一秒他被尸群淹没了。

    我就这样死了吗?

    ……………………………………………………

    窦芷怡气喘吁吁的操纵者未来战士的铠甲不停的屠杀着冲过来的锯齿鼠,但这些老鼠数量无穷无尽,怎么杀也杀不光,未来战士上装备的所有武器都已经打光了,连那把锋利的巨刀也被锯齿鼠撕咬成了废铁。

    未来战士上全是伤痕,不停的冒着黑烟,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窦芷怡突然从驾驶舱中跳了出来,下一秒“轰”的一声爆炸声想起,她失去了未来战士。

    锯齿鼠群发出一声欢呼,十几只锯齿鼠向窦芷怡冲去,窦芷怡立刻使用了弱化,冲过来的3级锯齿鼠顷刻间变小,成了2级的锯齿鼠。

    窦芷怡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不停的刺杀着这些弱化的锯齿鼠,但哪怕是弱化了的锯齿时也有2级,并且数量众多,根本就不是窦芷怡能够长时间抵挡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窦芷怡已经是满身的伤痕,体力终于消耗一空,弱化异能在也使用不出来,整个人被锯齿鼠群淹没。

    ……………………………………………………

    吴元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惊喜的道:“吴乐你还活着?”

    站在吴元维跟前的女孩就是吴乐,吴元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亲手杀死的爱人竟然还活着。

    吴乐看着吴元维,满脸的笑意,可爱而俏皮,她缓缓伸出手一边帮吴元维整理衣领,一边道:“我当然还活着,你去那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吴乐兴奋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突然一把抱住吴乐道:“你活着太好了,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每天都想,每时每刻都想,你能活着真的是太好了。”说到这的时候吴乐已经是泪流满面。

    但就在这时吴乐突然狠狠推开吴元维,当吴元维再次看清她的脸庞时,立刻吓的连连后退脸部,吴乐脸上俏皮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狰狞可怖的脸庞,她怨毒的看着吴元维道:“你为什么要杀了我?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

    吴元维急道:“我不是想杀你,只是那时候的你……”

    吴乐怒吼着打断吴元维道:“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也没爱过我,你是杀了我的刽子手,我要报仇,报仇。”

    说到这吴乐猛的冲到吴元维跟前一口咬到他的脖子上,但吴元维却没反抗,脸上也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反而温和的笑道:“我喜欢你,我也深爱着你,真的。”一滴泪水顺着吴元维的脸庞滑落,死亡对于他来说此时是一种解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