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试探
    楚天羽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神色出现了变化,有自豪,还有不屑,有这样的两种表情是非常矛盾的,作为儿子,自己的亲生父亲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他是应该自豪,为自己父亲骄傲的,但想想楚天羽的身份,一个私生子,哪怕楚雄丰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跟资源用于他的教育上,但目的只有一个把他当成备胎,如果他那便宜大哥不出什么事的话,当他继承了楚雄丰的家业时,楚天羽就属于被抛弃的那个人了。

    作为一个私生子,一个被自己父亲多年来不闻不问的儿子,他是肯定要恨自己的父亲的,所以他脸上会有不屑,可不管怎么说楚雄丰也是他的老子,自己的父亲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作为儿子还是感到自豪的。

    这些东西江思晨早就想到了,也给楚天羽仔细分析过他扮演的这个角色在听到上述那番话时该有什么样的表情,论揣摩忍心江思晨绝对是大师级别的,不然到了末世也不会过得这么好,唯一失手的就是遇到楚天羽那次,到不是江思晨的计划有什么纰漏,正相反很完美,但是楚天羽是个开挂的家伙,江思晨怎么可能想到楚天羽速度快到眨眼的时间都不用便夺走了她手中的枪械?

    梁清柔看到楚天羽脸上的神色,更信了他是楚雄丰的儿子一分。

    楚天羽叹口气道:“是啊,作为一名科学家、商人他是成功的,但作为一名父亲他是失败的。”

    梁清柔叹口气安慰道:“好了,不要想这些了。”

    楚天羽拿起一杯红酒递给梁清柔笑道:“好,今天不说这些扫兴的事。”

    今天宴会的主角是梁清柔,但此时又多了个楚天羽,梁清柔根本就没心思去搭理其他人,一直陪在楚天羽身边,跟他聊着,笑着,屠俊杰几次找机会想把楚天羽从梁清柔身边弄走都没成功,主要是楚天羽根本就不想走,对于他来说梁清柔就是一块巨大的磁铁,而他则是一块铁,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磁体的吸引力,弄得屠俊杰很是无奈。

    过了一会梁清柔道:“这里太吵了,我们换个地方聊吧。”

    楚天羽自然不会拒绝,跟着梁清柔去了一个房间,一进去他就是一愣,从房间里的摆设来看明显是女孩的房间。

    梁清柔满脸绯红的道:“我还是第一次带男孩来我的房间。”

    楚天羽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来道:“这不大合适吧?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楚天羽是个经受过良好教育的富家子弟,就算在想跟梁清柔发生点什么少儿不宜的关系,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作为一名绅士,刚认识一个女孩,就算在想追求,也不应该在还不熟的情况下进入女孩的闺房,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梁清柔笑道:“这都末世了,就不要那么讲究了,喝点什么?”

    既然梁清柔都这么说了,楚天羽也没在说什么,直接道:“给我一杯水就好了,刚喝得有些多。”

    梁清柔给楚天羽倒了一杯水后先是闲聊了两句,说着说着就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这依旧是在试探楚天羽,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楚天羽来到未来城所表现的一切本来就很狂妄了,如果他的父亲楚雄丰在,并且是未来城的掌权者之一的话,楚天羽如此的狂妄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情有可原,可他的父亲没在,这点楚天羽依旧很清楚,但他依旧狂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楚天羽的这种表现只有两种解释,第一他有依仗,知道自己的底牌让他有足够的资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第二只能说明他是个不知道所谓的笨蛋。

    江思晨早就知道梁清柔今天找楚天羽去肯定要问类似的问题,所以早就告诉他该怎么回答了。

    楚天羽站起来来到窗口,看着内城的点点灯光道:“在这里应该有属于我的位置。”

    梁清柔眼里猛然绽放出一道精光,她同样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听得出来楚天羽这句话的潜在意思是哪怕他父亲楚雄丰没在这里,他也有底牌在这里立足,并且楚天羽还有很大的野心,分明有成为未来城执掌者的意思。

    哪怕他的依仗或者说他的底牌是什么那?答案呼之欲出,首先是他的实力,一个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斩杀江云等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备队队员,这已经说明了楚天羽的实力,其次就是他手里有高效太阳能发电板的技术,只有有了这两张底牌,楚天羽才有底气说出上边的话来。

    梁清柔缓缓站起来走到楚天羽的身边笑道:“现在这里已经有你的位置了,不是吗?”

    梁清柔还是在试探,她也看得出来楚天羽不是其他那些没用的男人,一见到她立刻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都不用她问就把自己祖宗十八代都交代清楚了,哪怕楚天羽露出了对她的迷恋之色,但也只隐约透漏出自己有依仗,但到底是什么却绝口不提,这样的男人是个有城府并且有心计的男人,可不是那么好征服的。

    但越是这样的男人梁清柔就越想征服,征服一个强大的男人带来的成就感会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充足。

    楚天羽看着窗外的景色道:“不,还不够。”

    梁清柔没说话,但却很清楚楚天羽的野心是非常大的,她越发想要征服这样的男人了。

    一个多小时后楚天羽离开了梁清柔的别墅。

    赵树峰站在自己的书房里看着站在对面的影子道:“梁清柔那丫头想把楚天羽拿下?”

    影子点点头道:“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是这样的,不过楚天羽看似狂妄,但却是个很有城府的人,梁清柔想尽快让他成为裙下之臣难度可不小。”

    赵树峰微微一笑道:“这才对嘛,楚雄丰的儿子哪怕是个私生子也不能是个二百五不是,看来这小子十有**真是楚雄丰的儿子了,只是不知道他手里到底有没有楚雄丰的技术。”

    影子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能确定这件事。

    赵树峰想了下道:“在观察一阵子,明天……不,后天把他带来,我得见见他了,不能在让梁家的丫头还有屠家的小子在搞小动作了。”

    影子点点头道:“好。”说完转身出去了。

    另一半屠世恩摇晃着一杯红酒道:“你说梁清柔那丫头今天开始行动了?”

    屠俊杰点点头道:“没错,打宴会开始没多久她就一直陪着楚天羽,两个人聊得挺开心,后来还去了梁清柔的卧室,不过楚天羽走的时候我感觉梁清柔还没把他拿下,这个人看似狂妄,但城府很深,我感觉他分明就是在坐地起价,明知道我们知道他手里有我们想要的东西,但就是不说有,坐等着我们三家出价,看谁出得最高,他才会把手里的东西交出来。”

    屠世恩笑道:“这才是楚雄丰的儿子嘛,楚雄丰这种人物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个蠢货?坐地起价?好,那我们就给他画一张大馅饼,等东西到手后,未来城也成为我们的,在把他干掉。”

    梁清柔此时也在自己父亲的卧室里,梁德昌带着个眼镜不停的在写写画画,看到父亲这样梁清柔叹口气道:“爸,我们真得提防下赵树峰跟屠世恩了,你能不能把心思放在这上边?技术的事等我们彻底执掌了未来城你在搞?”

    梁德昌头也不抬的道:“争权夺利的事我没兴趣,我感觉我们这样挺好,不管是赵树峰掌权,还是屠世恩,都离不开我们,何必跟他们争那?他们要争就让他们去争,我还是专心搞我的技术比较好。”

    梁清柔头后是连连叹气,并且很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梁德昌的亲生女儿,自己有野心,有城府,也有手腕跟心计,可偏偏自己这父亲一门心思的就想搞什么技术,对其他事就提不起任何兴趣来。

    与此同时楚天羽所在的别墅爆发了争吵,当事人就是楚天羽跟江思晨,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还砸了不少东西,这一幕自然都落到了影子以及屠俊杰派去的人眼中。

    正所谓演戏演全套,楚天羽都丢下江思晨去见梁清柔了,目的在明显不过,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作为楚天羽的女人江思晨怎么可能不大吃陈醋,不跟楚天羽大吵大闹?

    吵了闹了才正常,不吵不闹可就引人怀疑了。

    凌晨的时候楚天羽卧室的门开了,江思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一进来就钻进了楚天羽的被窝,还轻声道:“冻死我了。”

    末世的夜是非常冷的,别墅里虽然点燃了壁炉,但最暖和的就是楚天羽这个房间,其他房间还是比较冷的,今天跟楚天羽大吵一架,江思晨自然去了别的房间。

    楚天羽感受着江思晨的体温很无奈的道:“男女有别你不知道吗?”

    江思晨撇撇嘴道:“都什么时候了?那这么多讲究,行了,跟你说说明天的计划,你可得好好演,别砸了,关键时刻到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