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两只老狐狸
    别墅里看着正卸妆的江思晨楚天羽皱着眉头道:“为什么答应要去屠俊杰的聚会?这跟我们的计划没有任何关系!”

    楚天羽此时也很纳闷江思晨到底从那弄来这么多化妆品还有卸妆的东西,难道这些玩意也是骗的,但这个问题更上一个比起来一点都不重要。

    江思晨把假睫毛拿下来放好后刀:“当然跟我们的计划有关系,你得让所有内城的人相信你不但是楚雄丰儿子,并且知道他全套关于太阳能板的计划。”

    楚天羽此时感觉当骗子也是个很累的活,什么都要考虑,什么都要算计周全,心太累,看看江思晨,又开始纳闷她明明睫毛很长,干嘛还弄个假的,女人啊真是个奇怪的动物,明明已经很漂亮了,但出门前还是要化妆,她们这么干还让那些相貌一般的人活不活?

    当骗子楚天羽实在是不在行,索性就任由江思晨安排吧,他打了个哈欠道:“你怎么还不回你的房间睡觉?”

    江思晨转过头抚媚一笑道:“这就是我的房间啊!”

    楚天羽一下精神了,诧异道:“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我们只是假扮男女朋友,可不是真的,睡在一起可不行。”

    江思晨瞪了一眼楚天羽道:“你当我乐意跟你一个房间吗?万一你晚上吃我豆腐怎么办?我这也是没办法,你以为赵树峰那个老狐狸会这么容易相信我们?他肯定安排了人暗中观察我们,如果让他知道我晚上不跟你一个房间,可就穿帮了。”

    楚天羽抓抓头道:“至于吗?”

    江思晨撇撇嘴刀:“怎么不至于!”

    这事还真至于,赵树峰又不是三岁的孩子,突然来个人跟他说自己是楚雄丰的而已,他就信了,怎么可能吗?

    赵树峰末世前就是一个军区的司令,到了末世还能成为这么大的城市的掌权者,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不但是个有能力,并且也是个相当有城府的人,一个没什么心眼的家伙末世一降临可就会死。

    跟江思晨想的一样赵树峰根本就没完全相信楚天羽是楚雄丰的儿子,换成末世前,稍微上上网查下楚雄丰那私生子的资料就能得到照片,但是到了末世网络早就瘫痪了,根本就没这个条件。

    所以赵树峰只能暂时相信楚天羽是楚雄丰的儿子,他实在是太想得到楚雄丰的高效太阳能发电板了,有了这东西绝对可以让梁德昌把屁股坐到他赵树峰这头,要知道未来城不但缺各种物资,同样也却电,没了电源梁德昌很多事都做不了,只要给这技术狂人提供充足的电源,他绝对会无条件站在赵树峰这边。

    所以赵树峰对楚天羽是楚雄丰的儿子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打把楚天羽一行人安排到别墅后,赵树峰就安排人暗中观察他。

    此时赵树峰看着站在他对面的人道:“楚天羽答应去参加屠俊杰的派对?”

    赵树峰跟前的人站在阴影中,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样子,不过这人却是个合格的跟踪者,跟踪技术相当高明,人长得也普通,一直就是赵树峰的一个影子,帮他收集情报,跟踪竞争对手,末世前是这样,末世后也同样如此,这人的名字连赵树峰都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他的外号——影子。

    影子点点头声音低沉的刀:“是的,不过不是楚天羽答应的,而是他那个女朋友。”

    说到这影子继续道:“不过您也不用太过担心,楚天羽实在是太过狂妄了,根本就不给屠俊杰的面子,要不是楚天羽的女朋友出面,今天他就得跟屠俊杰发生冲突,屠俊杰一向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今天在楚天羽这受到了冷若,肯定是怀恨在心找,而楚天羽这么个狂妄的人,也不可能跟他走得太近,甚至把他老子的技术交给屠俊杰的老子屠世恩。”

    赵树峰皱着眉头道:“你能确定他真的就是楚雄丰的儿子吗?”

    影子摇摇头道:“目前还确定不了,不过从这小子的言谈举止看来,绝对是出自那个豪门大户,态度狂妄,但该上流社会该懂的东西一样不少,并且吃个饭都相当讲究,并且这小子实力异常强悍,我看过江云他们的尸体,都是一刀毙命,这小子速度快得江云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十有**也是异能觉醒者,应该是速度型的。”

    赵树峰想了下刀:“我知道了,继续跟踪他,想尽一切办法确认他的身份,如果他真的是楚雄丰的儿子,又知道他老子的计划,可就太好了,弄到他手里的技术,他也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留着没用,到时候你干掉他。”

    楚天羽的到来彻底打乱了未来城权利的平衡,现在不但赵树峰想得到楚天羽手里的技术,连屠世恩也同样如此。

    屠世恩别墅里的书房中屠俊杰把今天遇到的事说给了自己老子听。

    屠世恩跟赵树峰别起来,身材肥胖,头发秃顶,相貌到很是和善,身上没有一点的戾气,听儿子说完屠世恩拿出一根雪茄点上道:“能确认那小子真的是楚雄丰的儿子吗?”

    屠俊杰摇摇头道:“爸这事还确定不了,不过这小子吃个饭都相当讲究,看起来末世前应该也是上流社会的,那些礼节跟讲究可假冒不了,这小子还非常狂妄,刚到这里就把江云给干掉了,还有他十多个手下,并且都是一刀毙命,根本就没给这些人任何反应的时间,这小子身手相当不错,肯定是异能者。”

    屠世恩吐出一口烟雾看向窗外道:“明天他不是要去你的聚会吗?想尽办法跟他搞好关系,我知道你小子看他不爽,但现在这个人还得罪不得,万一他真的是楚雄丰的儿子,手里还有他老子的技术你把他得罪了,可就是把他往赵树峰那边推,我们需要他,需要他手里的技术,所以你只能委屈一下了,当干掉了赵树峰,你想把那小子怎么样全由着你,当然前提是你得确认他真的是楚雄丰的儿子,这事务必要赶紧办好。”

    屠俊杰点点头道:“爸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人手盯着他们了,会尽快确认他真正的身份。”

    屠世恩点点头道:“好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屠俊杰并没立刻回房睡觉,而是去了距离楚天羽最近的一间别墅,他上到二楼来到一个正对着楚天羽卧室的窗户对一个正举着望远镜观察对面情况的男子道:“有什么异常吗?”

    男子放下望远镜道:“没有,打回来后楚天羽就跟他那女朋友回了房间闲聊,他那个司机住到一楼的保姆室里,那个小女孩到是住在二楼。”

    屠俊杰伸出手道:“把望远镜给我。”

    屠俊杰接过望远镜正好看到江思晨洗了澡出来,穿着丝制睡裙的江思晨格外诱人,看得屠俊杰是连连咽口水,心里发誓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

    江思晨扫了一眼窗口的方向抚媚一笑,一屁股坐到楚天羽的腿上,楚天羽立刻脸红心跳的要把她推开,就在这时候江思晨突然小声道:“别动,我想这会赵树峰跟屠世恩的人都在对面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你要是把我推开可就露馅了。”

    楚天羽实在是不习惯跟江思晨这么亲热,急道:“他们不会这么做吧?”

    江思晨微微一笑道:“不会?你要是这么想,我保证你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那两只老狐狸吃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谨慎得很,所以现在我们还要演戏,你是不是处男?”

    楚天羽红着脸道:“你为这个干什么?”

    江思晨笑道:“你要是处可就麻烦了,但要是不是就好办了,吻我。”

    楚天羽急道:“什……”

    还不等楚天羽把话说完,江思晨就封住了他的嘴,楚天羽身体立刻变得僵硬无比,他当然不是处了,只是楚天羽实在不习惯跟一个不是自己女友的女孩做这些亲热的举动。

    江思晨微凉而软软的唇瓣离开楚天羽的嘴唇开始吻楚天羽的脖子,同时用稍微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道:“把我抱起来,狂野一些,粗暴一些,然后慢慢往窗口移动,我会拉上窗帘,最后我们倒在床上关灯。”

    接下来的戏码让楚天羽是浑身燥热难耐,差点一个没忍住假戏真做,真把江思晨给吃了。

    这场戏演得楚天羽感觉就跟跑了两个马拉松那般累,但也看得屠俊杰邪火乱窜,心里咒骂着好白菜让楚天羽这王八蛋拱了,然后飞快的出了别墅去找女人了。

    影子也在一个别墅里观察着楚天羽,他到没屠俊杰那种感觉,看到灯关了变也放下了望远镜,从现在看来楚天羽没有任何问题,但影子也不会立刻真的相信楚天羽就是楚雄丰那个私生子。

    晚上江思晨睡床,楚天羽只能委屈一下睡卧室里的沙发,但好在这沙发非常高档,不但大并且很软,睡在上边到很舒服。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