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血溅五步
    跟江思晨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楚天羽就感觉自己越像智障,自己根本就搞不清楚她到底想的是什么,做一些事又有什么目的,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正常的,如果谁都能看出江思晨最终的目的,骗子这行她早就干不下去了,楚天羽必须得承认江思晨是个很聪明,并且很有心计的男人,不然到了末世也不会活得这么滋润了,这点从她某一个落脚点的物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那里不但有大量的食物,并且还有电、有水,这可是末世,在末世有多少人能过上江思晨的日子?没多少。

    论骗人楚天羽自认不如,索性也就不在想,不在猜了,任由江思晨发挥,反正她对自己没恶意,只是搞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冒险去金阳市。

    阳光下江思晨修长而雪白的美腿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很是引人犯罪,好在楚天羽不是个由下半身支配上半身的人,不然江思晨非得被他吃个一干二净不可。

    末世里,女人漂亮其实是一种罪过。

    不到二十分钟门外传来敲门声,江思晨撩了下发梢得意洋洋的小声笑道:“来了。”

    楚天羽没说什么,直接来到门前打开了门,外边站着不少人,看样子应该是警卫队的人,为首的是个身材消瘦的男子,留着两撇黑亮的小胡子,但人太瘦了,胡子并没给他加分,反而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猢狲黏上了两撇胡子一般,很是搞笑。

    这个不伦不类的家伙叫做江云,跟江思晨想的一样,打她一到这里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尤其是未来城权力机构的人,楚天羽一行人进来的时候气场实在是太强,被负责检查的士兵误认为是未来城那个掌权者的公子,这才没刁难他们。

    但楚天羽根本就不是什么未来城那个掌权者的公子,不过是个外来户而已,这事守门的士兵一时间搞不清楚,但江云作为未来城警备队的队长,城里所有掌权者不一定认识他,但他却认识这些人,并且知道他们都有什么亲属,要是没这点能耐,江云也混不上现在的位置。

    想要爬得高,就必须知道那些人惹得起,那些人万万不能招惹,不然真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末世前是这样,末世中更是如此。

    江云是个谨慎的人,收到消息后也没立刻动手,而是让手下的人仔细打探了一下,并且仔细想了下城里那些大人物,确认楚天羽跟任何一个人都没关系后,在加上手下人回报说楚天羽一行人并没直接去内城,而是来到西城入住了一家小旅馆,这可就证明了楚天羽根本就不是内城那位掌权者的亲属,江云这才来,目的只有一个,楚天羽带来的物资,楚天羽可带来不少,当然这些都是江思晨提供的,作为一个超级富豪的儿子,哪怕到了末世,也要拥有比别人多得多的物资,不然算什么超级富豪的儿子?

    在有就是为了江思晨跟江思阳,末世里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一种价格昂贵的物资,获得江思晨、江思阳这个级别的美女自己享用自然是极为美妙的事,当作礼物送给那些掌权者,更是一种非常好的投资。

    所以江云带着人来了,要物资,也要人。

    楚天羽并没认为门外站了十几个手持枪械的警备队园而露出惧色,依旧是满脸的傲气,不耐烦的道:“有什么事?”

    江云打量了下楚天羽,感觉这小子太傲了,基本上跟他认识那些二世祖没什么两样,也不能说完全不同,气质可比那些就知道混吃等死、玩女人的二世祖强得太多、太多了,一看就是不是凡人。

    这到是让江云迟疑了,没敢立刻撕破脸打了楚天羽抢了他的物资跟女人转身就走,就跟对待以前那些人一样。

    江思晨巧笑嬉嬉的走过来,亲昵的抱住楚天羽的胳膊,根本就不管一侧饱满的酥胸紧紧压在楚天羽的胳膊上让他吃尽了豆腐。

    江思晨娇憨的道:“谁啊?”说到这面无惧色的扫了一眼江云这些人,脸上很快有了厌恶之色。

    对比楚天羽江云实在是太丑了一些,别看他是未来城警卫队的队长,但穿的衣服可并不怎么样,甚至有些脏,楚天羽身上的衣服可是干干净净的,还散发着好闻的古龙水味,江云跟楚天羽比起来,就像是土鳖站在一只高傲的天鹅旁一般。

    楚天羽不得不佩服江思晨的演技,根据当前的环境、人物展现出附和她身份地位的神色、语气来,这丫头不去当演员实在是太浪费了,如果她能去自己所在的时空去当演员,奥斯卡的小金人年年都得是她的。

    江思晨厌恶的目光让江云的自尊心受到了偌大的伤害,仔细一想反正这小子也不是内城那些人的亲属,抢了也就抢了,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江云后退两步一挥手道:“把他们都抓起来。”

    守在一边的士兵立刻就要动手,楚天羽寒声道:“凭什么抓我们?”

    江云冷冷一笑,伸出手撵着自己的两撇小黑胡十分嚣张的道:“凭什么?就凭老子特么的看你不爽,这理由够了吧?”

    楚天羽冷笑道:“你胆子还真不小啊,敢对我动手?”

    江云冷冷的看着楚天羽骂道:“你特么的算个屁啊?在这里老子就是王法,你是龙得给我盘着,你是虎得给老子我蹲着。”

    楚天羽双眸中寒光四射,跟看死人一般似的看着江云道:“你是不是想死?”

    还从来没人敢跟江云这么说话,他立刻勃然大怒的骂道:“草泥马,给我弄死他。”

    江云带来的人立刻就要动手,江思晨看看江云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你知道他是谁吗?”

    江云贪婪的看着江思阳道:“老子管他是谁?这里老子我说了算。”说到这骂骂咧咧的道:“你们还特么的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弄死这小子?”

    江思晨后退一步道:“亲爱的,把他们都杀了吧。”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按照当初设定好的计划,可没有一到未来城就杀人的步骤!

    江思晨松开楚天羽的手,不着痕迹的在他腰部轻轻推了一下,意思是让他按照自己说的做。

    楚天羽现在也没其他路可走了,总不能俯首就擒吧?真这样的话,他会死,江思晨、江思阳、吴元维也会死。

    江云很不屑的看着楚天羽道:“小白脸,你就这德行的还想杀我?”

    楚天羽突然笑了,笑容异常的灿烂,但看到这笑容的江云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立刻飞快后退两步,同时去掏别在腰间的手枪。

    但是他太慢了,楚天羽就跟一缕风般冲了过去,手里的寒冰之刃散发着深冷的光泽,每一次闪烁都会带起大股的鲜血,一朵朵耀眼血色花朵绽放,时间在这时也仿佛放慢了脚步一般,江云捂着脖子,血顺着他的指缝喷了出来,他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冲想他一个手下的楚天羽,他怎么敢杀我?这是江云最后的想法。

    眨眼之间,江云带来的十几个人都全部倒在了地上,所有人都被楚天羽隔断了咽喉,鲜血汇聚成了一道小溪。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杀人了。”

    下一秒旅馆就打乱起来。

    门外躺着十多具尸体,不大的旅店乱成了一锅粥,门外楚天羽来到江思晨身边看着窗外的夕阳道:“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江思晨突然靠在楚天羽的怀里“咯咯”娇笑道:“他们不死,动静怎么闹得大那?这些小鱼小虾杀了也就杀了,内城的那些家伙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也正好用这样的方式通知他们一下我们来了。”

    楚天羽闻着江思晨发梢散发的香气道:“这么做好像会为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江思晨转过身,伸出手抱在楚天羽的脖子上笑道:“麻烦?不,不会有麻烦,放心吧亲爱的。”

    未来城警备队的反应速度相当快,不到十分钟楚天羽这些人就被包围了,一百多荷枪实弹的士兵警惕的冲进了旅馆,但很快就愣住了,因为楚天羽这些人根本就没反抗,就跟没事人一般走了出来。

    楚天羽看着身前一百多人依旧是满脸的傲色,江思晨挎着他的胳膊脸上没有任何惊恐之色,反而是巧笑嬉嬉的道:“我男朋友那是楚雄丰的儿子,我们是来这找他的。”

    带队的人听到楚雄丰三个人字立刻是愣住了,脑海里立刻响起了末世前他知道的一则消息,楚雄丰的儿子出车祸死了,偌大的家业只能交给一个叫楚天羽的私生子,难道这小子就是楚天羽?

    而此时楚天羽、吴元维看起来镇静,但却是捏了一把汗。

    楚雄丰可不在未来城,早变成丧尸了,现在打出他的旗号来能好使吗?要知道楚天羽可是杀了他们十几个人啊。

    很快楚天羽等人就被带走了,这更让楚天羽、吴元维担心不已。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