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往事·
    江思晨修长而笔直的双腿并在一起,很是诱人,不过楚天羽实在是搞不懂她要给自己上什么课。

    江思晨指指自己对面的地方道:“坐。”

    江思阳不知道从那找来一只枭雄抱在怀里坐到了姐姐身边,胖子吴元维抓着头也搞不懂江思晨要给楚天羽上什么课。

    江思晨站起来拿出一瓶水,一边拧开盖子一边道:“说说你对富二代、二世祖这些人什么印象!”

    楚天羽想了下道:“整天挥金如土,开豪车、住豪宅,身边美女环绕?”

    江思晨撇撇嘴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吴元维在一边搭话道:“不是这样,还能是怎么样?”

    江思晨很是无奈的看着自己这倆“新学生”坐到沙发上道:“你说的那些都是暴发户的儿子,有钱不知道怎么得瑟好了。”说到这点点楚天羽道:“你那便宜老子可不是暴发户,是真正的上流人士,这些人哪怕是私生子也不会给他们太多的钱让他们到处挥霍,整天为女人争风吃醋,这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真正的上流人士对子女的教育极为严格,甚至比普通人对待自己的子女更苛刻。

    知道为什么吗?首先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成为一个废物,作为他们的孩子从小就要接受最好的教育,尤其是要学做人,先学会做人才能学会做事,这点你们能理解吧?”

    楚天羽看看吴元维,倆人点点头,表示能理解。

    江思晨喝了一口水后继续道:“路上我跟你说过,你扮演的那个家伙,确实过了一段纸醉金迷的日子,但这是他对他那老子对他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的报复,其实你扮演的那个家伙从小就接受了最好的教育,他虽然是私生子,但他那老子也不是真对他不闻不问,只是把他当备胎看而已。”

    楚天羽不解的道:“备胎?什么意思?”

    江思晨怂了下肩膀道:“很简单,那老家伙就是做两手准备,生怕他大儿子有个什么好歹,没人继承他庞大的家业,所以那哪怕对他那私生子没什么感情,也投入了大笔的资金用于他的教育,这么一来他大儿子真有个三长两短,还有他这个私生子来继承他的家业。

    你要扮演的角色就是对自己老子很有意见,所以当他知道自己要成为继承人的时候,就干了一些出格的荒唐事,让他老子认为他是扶不上墙的烂泥,真把偌大的家业给了他,很快就会被他败光,说实话,那家伙干的事确实让老家伙担心了好久。

    不过实际上那你扮演的家伙是有真才实学的,是个很有头脑的家伙,可不是那些暴发户的儿子可比的,到了未来场,你既要展现出你放荡不羁的一面,也要展现出你的能力,这样才不会露出马脚懂吗?”

    楚天羽叹口气道:“你的意思是我扮演的那个家伙表面看起来是个只会挥金如土的家伙,其实那是个很有能力的人?”

    江思晨打了个响指道:“没错,所以那现在你要跟我学一些东西,例如拼酒以及一些上流人士的礼仪,别小看这些东西,一旦你做得不好,很快就会被人看穿。”

    楚天羽立刻感觉有些头疼,他是真没想到就去未来城配合江思晨演一场戏,把需要的东西骗到手,谁想还要学这些乱七八咋的东西。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楚天羽没办法,只能跟着江思晨学习。

    楚天羽不过是个普通人家出来的孩子而已,对上流人士的那些礼节这些东西是一点不知道,不学不知道,一学真是吓一跳,他是真没想到就吃个饭还有那么多讲究,见到女士连说话的方式,甚至是站姿、坐姿也有很多的讲究。

    江思晨是个好老师,对这些东西了如指掌,跟她学了这么多,如果不是楚天羽知道她是个骗子,肯定会认为她是那个大家族的千金小姐。

    江思晨给楚天羽一直恶补到凌晨三点才算结束,吴元维跟江思阳早睡着了。

    楚天羽看着江思晨道:“你怎么会这么多?”

    江思晨打着哈欠道:“为了生活呗。”

    简单的五个字道尽了江思晨的无奈与挣扎。

    楚天羽叹口气道:“学了这些东西就能更好的下套骗人了对不对?”说到这楚天羽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说你有手有脚的,干什么不行?干嘛非要靠骗人过活?”

    江思晨不屑的道:“我是有手有脚,但去工作的话你说我能赚几个钱?赚的那点钱够养活我妹妹的吗?你以为我当初没想过踏踏实实的工作赚钱养活我妹妹?我想过,也做过,但你知道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在职场中要受多大的委屈吗?打我上班第一天开始,打我主意的人就多了去了,有同事,有我的领导,他们就是看穿了我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无依无靠的,还需要这份工作养活我妹妹,所以就想尽办法想把我弄上床,甜言蜜语的哄骗有,威逼利诱的也有,甚至还有人想把我灌醉,或者给我下药,他们就是人渣,对付这些人渣,我用什么手段都不过分,偏光他们的钱算是轻的了。”

    楚天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一个女孩,尤其是个漂亮还无依无靠的女孩一个人在这个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省会中打拼确实会遇到这些龌龊事。

    有的女孩沦陷了,为了钱,她们会出卖自己的身体,有些则咬紧牙光硬扛到底,到底受了多少委屈,流了多少泪根本就不是常人能知道的。

    江思晨没有选择沦陷,也没有硬扛到底,而是选择了对那些打她主意的人下手,偏光他们的钱,甚至可能用骗术让这些人身败名裂,这是一种报复,但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如果她的父母还在,楚天羽相信她绝对不会走这条路的,但这一切都是如果,她的父母早早去世了,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能咬紧牙光硬抗到底,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她妹妹。

    楚天羽唏嘘道:“也是真难为你了。”

    江思晨拿出一罐啤酒丢给楚天羽道:“没什么难为的,命运就是这样,能怪谁?”说到这江思晨喝了一口啤酒道:“说说你吧,末世前你是干什么的?”

    楚天羽打开啤酒道:“医生。”

    江思晨立刻诧异道:“医生?我还以为你是当兵的那,真是没想到一个医生身手会这么好!”显然生死格斗大赛的时候楚天羽接连切瓜砍菜一般干掉了两个异能者让江思晨印象深刻。

    楚天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之所以身手这么好,主要是因为那些技能,不过这次在地下集市中干掉了那么多丧尸,但却任何奖励都没有到是让楚天羽感觉不大对劲,按照套路来应该是打怪升级,但现在怪打了,却没升级,那不靠谱的上帝搞什么?

    楚天羽看看江思晨道:“你给我弄个富二代的身份就能搞到零件?”

    到现在楚天羽还不知道江思晨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一个富豪的儿子在末世前确实有一定的能量,毕竟有钱,但到了末世再多的钱也是废纸,根本就没什么用,一个富豪儿子的价值连个异能者都比上不上,到了未来城,未来城的执政者凭什么把珍贵的零件给他?

    江思晨满脸戏谑的笑容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江思晨摆明了是不想说,她站起来拍拍手道:“明天一到未来城我可就是你的女朋友了,你跟我可要亲热一些。”

    楚天羽看着江思晨道:“你就不能换个身份?”

    江思晨跟看白痴似的看着楚天羽道:“你是不是傻?你一个富豪的儿子,身边怎么可能没一个我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那?”

    楚天羽很是无语,只能不说话了。

    第二天楚天羽一行人也没急着出发,而是在江思晨的落脚点又待了一个礼拜,等楚天羽把江思晨教给他的那些东西都学得差不多时才出发,这么做也是怕到了未来城楚天羽在一些上流人士聚会的场合上礼仪跟谈吐露出疑点来。

    楚天羽是怎么也没想到作为一个有钱人的儿子竟然要学那么多的东西,酒怎么喝,饭怎么吃,讲究多得吓人,现在楚天羽是在也不羡慕那些富豪的儿子了,跟他们比起来,自己可自在多了,最少吃个饭不用那么讲究。

    这天楚天羽一行人再次出发,用了两天的时间有惊无险的到了未来城,跟兰北城一样,未来城也有高大的围墙,末世里幸存者都喜欢建这种又高又坚固的围墙,有了围墙待在里边才会感觉安全,但在楚天羽看来,这些围墙一点用都没有,只需要两到三只巨力丧尸就能把围墙拆出一个大大的洞来。

    不过有围墙总比没有强,有了这东西最少幸存者们会更感到安全。

    跟兰北城一样,未来城门口有严格的安检程序,只有通过安检才能进到未来城里,谁也不能例外,楚天羽四个人只能耐心的接受检查。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