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鬼婴
    此时的场景非常的诡异,场下几千人神态疯狂乱呼呼的叫着、喊着让楚天羽砍下小男孩头的,擂台上小孩子大哭不止,并且一边哭一边祈求楚天羽不要杀他。

    面对这样诡异的一幕楚天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按照比赛的规则如果他不杀死小男孩,不但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还会被举办方追杀,被追杀这事说实话楚天羽不是很放在心上,他还有保命的隐逸技能没用,打不过还可以跑嘛,可是未来战士这套铠甲楚天羽实在是太想要了。

    有了这东西去金阳市成功的拿到种子并且全身而退成功率会大大的提高,可要是没了这套铠甲,生存率会大大降低,没办法城市里的丧尸太多,并且按照吴元维所说,当初他们之所以逃出来就是因为丧尸突然开始发疯竟然开始搜寻起生存者来。

    这跟楚天羽刚来末世没多久的时候经历的一样,所以楚天羽怀疑金阳市内十有**也有一个诺拉般毒辣的智慧型丧尸女王的存在。

    如此一来楚天羽就更需要这套未来战士铠甲来提升团队的实力,进而提高自己四个人的存活几率。

    想要得到未来战士这套铠甲,楚天羽就必须杀死眼前这个孩子,楚天羽不是只知道杀戮的变态,他可以杀死老驴这些人,并且心里不会有半分的愧疚,老驴也好,赫尔达也罢,到了末世那个不是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屠夫?他们干的坏事死一万次都不过分,可眼前这个小男孩有什么罪过?杀了他楚天羽会良心不安。

    此时此刻楚天羽心里很纠结,相当纠结。

    小男孩似乎被台下疯狂叫喊的人群吓坏了,又发现楚天羽不但没杀他,长得也不像是坏人,他一边哭一边向楚天羽走来。

    不多时小男孩来到了楚天羽身边,他放下手仰起头看着楚天羽,粉嫩的小脸蛋上满是泪痕,不管谁看到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哭成这样,都会心生怜悯,楚天羽也是如此,他无奈的呼出一口气道:“小弟弟别哭了,我不会杀你的!”

    小男孩脸上有了迷茫的神色,仰着满是泪痕的小脸蛋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真的吗大哥哥?”

    楚天羽点点头道:“真的。”面对这样一个可爱还天真的孩子,楚天羽实在是下不去手,他宁可不要未来战士这套铠甲了,也不想杀死眼前的孩子,大不了逃出去也就是了,他还就不信举办比赛的人能抓到他。

    楚天羽的话音一落,观看比赛的人炸锅了,疯狂的大喊、大叫着,一个成年人杀死另外一个成年人,他们看得太多了,已经感觉没什么意思了,但要是一个成年人残忍的杀死台上那个孩子的话,这种血腥而残忍的手段会让他们感到更兴奋,所以他进门疯了一般叫骂着让楚天羽杀死小男孩。

    末世里人内心中的魔鬼终于被释放出来,很多人的心态出现了严重的扭曲,与其说他们是人,不如说他们是野兽,这就是末世,摧毁了一切的美好,释放出了无数只知道杀戮的魔鬼。

    小男孩似乎被吓住了,迈开两条小腿就跑到了楚天羽身边,楚天羽伸出手拍了下他的头,然后看向台下的人,他在想如何带着这个孩子安全的离开,他不该在这里,这里的人都是疯子,都是变态。

    江思晨看到这一幕立刻是眼睛一亮,冷笑道:“楚天羽你真是个白痴。”

    就在江思晨说这句话的时候,小男孩清澈的双眸中则是满是疯狂的杀意,这眼神那是个孩子该有的?分明是个刽子手才该有的。

    谁也没看到小男孩袖子里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他握着刀的手猛的向楚天羽的腹部捅去,脸上在没有任何惊恐的表情,有的只是残忍的杀意。

    窦芷怡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呼一声。

    小男孩此时的五官扭曲在一起,说不出的狰狞可怖,就像是鬼片里的厉鬼一般,让人看到后不寒而栗,他势在必得的一刀结果却捅空了。

    就在刀要刺入楚天羽的腹部时,他的身形突然凭空消失,当在楚天羽的时候已经到了距离小男孩四五米远的位置。

    楚天羽此时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根本就没想到来到自己身边的孩子竟然突然对他痛下杀手,好在他的抢敌先机技能还在,技能在他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自动启动让他险之又险的躲开这一刀。

    小男孩握着刀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用成年人的沙哑声音道:“你怎么躲开的?”

    这声音沙哑无比,跟刚才小男孩口中稚气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立刻让台下的人震惊得安静了下来,诧异的看着台上的小男孩。

    有人认出了小男孩,嘲讽的道:“鬼婴,看来你的把戏对他不管用啊,接下里要死的该是你了吧?”

    正好认识小男孩的家伙就坐在吴元维后边,胖子立刻转身道:“兄弟鬼婴什么来头?”

    周围的人立刻侧头看向这人,这人也立刻洋洋得意的卖弄道:“鬼婴那是他的外号,这孙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孩子,末世后他觉醒了异能,这异能很是古怪,可以让他的身体在成人跟婴儿之间的状态中任意变换,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经常变成小孩的模样欺骗幸存者,等幸存者一放松警惕他就会把所有人都杀死,抢走他们的物资、女人。”

    窦芷怡听后立刻愤怒的道:“真是个混蛋。”

    鬼婴的所作所为确实相当混蛋,利用自己能变成孩子的能力骗取幸存者的同情心收留他,然后他在杀死收留他的人,占有他们的物资、女人,这比明抢还要无耻,还要下作。

    楚天羽看着眼前的鬼婴,心里连连感叹自己还是心太软,要不是有抢敌先机这个技能在,今天可就着了鬼婴的道。

    鬼婴此时也是满脸的冷汗,他的异能相当的鸡肋,只有变化成人到婴儿这一阶段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实战能力,以前杀人都是骗取对方的同情心,然后在他们睡熟后在痛下杀手,让他正面跟一个幸存者生死搏杀,别说异能者了,稍微强壮点的幸存者他都不是对手,说白了他的异能只有欺骗性,而没有任何的实战性。

    自己异能的缺点鬼婴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他才想得到未来战士这台铠甲,有了这套铠甲他的实力会出现一个飞跃,补足了他的短板。

    但谁想楚天羽竟然躲开了,现在他的麻烦大了。

    其实这鬼婴也是猪油蒙了心,知道自己的缺点很致命,太想得到那套未来战士的铠甲了,就算他能杀死楚天羽,但之后可还有不少的参赛者,杀了楚天羽也就暴露了他的能力,对上接下来要上场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很多人都是这么想,但鬼婴真的是这么没脑子吗?

    鬼婴此时也紧张,但突然疯狂的道:“把那套铠甲给我,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跟看疯子一般看着鬼婴,这家伙疯了吗?都被人看穿了他的能力,竟然还想要铠甲?凭什么给他?别说楚天羽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能杀了他,他的异能实在是太鸡肋了。

    嘲讽的声音立刻响起,咒骂色是响彻全场。

    举办这次比赛的人就是集市的开办者,叫左仁豪,赌局也是他开的,刚才靠楚天羽爆冷门,他可是大赚了一笔,现在听到鬼婴这话立刻让左仁豪不爽了,他站起来骂骂咧咧的道:“台上那小子弄死他,继续比赛。”

    鬼婴突然后退一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遥控器,他拿着冲左仁豪比划了一下道:“我劝你最好把铠甲给我,不然我只要一按,轰的一声响,然后你猜会怎么样?”

    左仁豪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看着鬼婴道:“不怎么样?”

    鬼婴疯狂的笑道:“你们真特么的当我傻吗?靠我这能力上场跟你们打?实话告诉你!”说到这他伸出一根手指往上指继续道:“上边我引来不少的丧尸,其中还有不少变异丧尸,我手里的是引爆器,只要我一按,上边就会炸出一个大洞,到时候会掉下来很多、很多的丧尸,到那时候我们谁都特么的别想活。”

    左仁豪一颗心开始“砰砰”的乱跳起来,这家伙说的是真的是假?

    江思晨此时已经开始骂娘了:“疯子,妈的该死的疯子,他怎么能这么干?”

    江思晨相信鬼婴说的话是真的,不然他怎么可能上场送死?杀了楚天羽,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如果不把铠甲给他,他一引爆,那些丧尸落下来,在这狭小的下水道里谁也别想说。

    左仁豪突然对旁边一个人使了个眼色。

    这人什么都没说,立刻转身走了。很快他就出现在擂台的一侧,正好背对着鬼婴。

    鬼婴则是看着左仁豪,这人突然向鬼婴冲去,速度虽然没楚天羽那么变态,但也相当快,他一刀刺入了鬼婴的背部。

    鬼婴长大了嘴道:“你、你怎么……”说到这他脸上满是疯狂之色,竟然按动了按钮。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