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峰回路转
    炎炎烈日下江思晨泪流满面,握着枪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她缓缓的后退着,内心似乎在做着剧烈的挣扎,楚天羽呼出一口气,如果有可能他真不想看到这样的一幕,亲姐姐不得不杀死自己的亲生妹妹,窦芷怡趴在楚天羽怀里早已是泪流满下,吴元维擦干眼泪仰着头看着太阳,心中满是痛苦,就在不久前他跟江思晨一样,也不得不亲手杀死自己最爱的女人,江思晨内心的痛苦他最能理解。

    所有人都等着枪声的响起,死亡对于江思阳来说此时却是解脱,成为丧尸去伤害她最爱的人,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就在这时江思晨突然连续后退几步与楚天羽几个人拉开距离,同时枪口也指向了他们,她脸上的痛苦之色顷刻间就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狡黠之色,躺在地上的江思阳也突然爬起来几步跑到江思晨身边,同时还很不屑的道:“一群傻帽,这也信?”

    江思晨满脸笑意的道:“好了,现在交出你们全部的武器、食物,对了,你们的车也是我的了。”

    到这时候楚天羽几个人才知道上当了,楚天羽一直是个小心的人,也是个很容易相信别人的人,但今天却着了江思晨、江思阳这对姐妹的道,主要原因就是这两个姐妹的戏演得实在是太好,也太过真实了,骗过了楚天羽,在有刚刚经历过吴元维的事,也让楚天羽心里不是个滋味,今天在遇到这样的事,竟然就信了。

    窦芷怡怒愤的看着江思晨、江思阳姐妹倆道:“你们竟然欺骗我们?”

    江思晨很不屑的道:“骗你们怎么了?谁让你们傻那?这该死的世道还乱发善心,不骗你们骗谁?不要跟我废话,赶紧把你们的武器都交出来。”

    安德烈侧头看看楚天羽,满脸玩味的笑容,一点也没有要把身上的弓箭交出来的意思。

    吴元维也是满脸的怒色,不管是谁被人欺骗了感情,心里都是愤怒的,刚才吴元维还在同情这姐俩,并且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可谁想眨眼间这姐俩就摇身一变成了劫道的,吴元维怎能不怒?

    楚天羽也是满脸玩味的表情看着眼前这对漂亮的姐妹花,拍着手道:“你们不去拍电影可真是浪费了你们的好演技了。”

    江思晨一反刚才的楚楚可怜,呲牙咧嘴的道:“废什么话?在废话我就把你们全杀了,赶紧按照我说的来,快点,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呢。”

    此时的江思晨满脸的得意之色,末世前她跟妹妹是骗子,靠着自己的好演技,漂亮的外表,窈窕的身段,把那些有钱人骗得团团转,大把的给她们花钱,到了末世她们的骗术同样很成功,到目前为止就没失手过,并且过得很好,有武器、有车、有食物、有喝的,这样的生活条件在其他人看来,简直就是天堂。

    楚天羽叹口气道:“遇到我算你们倒霉!”

    江思晨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急道:“你别乱动,你要是乱动我就……”

    刚说到这江思晨就满脸白日见鬼的惊悚感,楚天羽明明距离她最少有五米远,可眨眼的时间都不到他就到了江江思晨的身边,并且她手里的枪也到了楚天羽手里。

    眼前的一幕实在让江思晨很难相信是真的,他是人吗?他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自己身边,还把枪给抢走了?

    江思晨眼睛睁得大大的,嘴也张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一直到安德烈把她跟江思阳给捆起来她才回过神来,急道:“你要干什么?”

    江思晨此时心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她很清楚在末世像她跟妹妹这么漂亮的女孩如果被男人抓到将会有怎样悲惨的命运。

    楚天羽一边吃着找来的饼干一边道:“干什么?”说到这他歪着头想了下呲一口小白牙笑道:“先奸再杀好不好?”

    江思晨惊恐的喊道:“你敢。”

    楚天羽缓缓站起来走到江思晨身边,伸出一根手指很轻浮的勾起江思晨的下巴笑道:“你应该知道你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别说在末世了,就算是在末世前,也会有大把的男人喜欢你,想得到你!”

    在江思晨看来眼前的男人简直就是恶魔,她清楚这会不管怎么威胁他都没有用,只能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们好不好?”

    楚天羽摇摇头道:“不好,你跟你妹妹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放你们走那?”

    江思阳怒道:“我去你大爷的,你就是个人渣,混蛋,狗娘养的。”

    江思晨赶紧急道:“你闭嘴。”江思晨很清楚妹妹对楚天羽的谩骂会激怒他,到时候他会用跟残忍的手段折磨她。

    江思阳不解看着姐姐,搞不懂她为什么不让自己骂这个混蛋。

    江思晨无奈的仰起头看着楚天羽道:“你想做什么冲我来,放过我妹妹,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但你要是敢对我妹妹下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此时江思晨绝望了,这是末世,一个没有法律也没有道德的世界,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现在她跟妹妹落到楚天羽这些人手里,等于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为了保护妹妹的安全江思晨也只能献出自己的身体,任由这些人蹂躏她,她不想妹妹受到任何伤害,她才只有十岁。

    楚天羽玩味的看着江思晨道:“对你做什么都行吗?”

    江思晨自然明白眼前这个男人要对自己做什么,她感到非常的恶心,感到绝望,可却没办法反抗,为了保护妹妹,她也只能任由这些男人肆意蹂躏自己,但江思晨却并不后悔,为了妹妹让她做什么都可以,末世前她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末世后也同样如此。

    江思晨十一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她现在也记得父母临死前嘱咐让她一定要照顾好妹妹的话,为了妹妹,哪怕让她去死,她也不后悔。

    江思晨绝望而倔强的看着楚天羽点点头道:“对,只要你答应我放过我妹妹,不管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江思阳哭喊道:“姐,你别答应她,别答应她。”

    江思晨突然愤怒的咆哮道:“你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江思阳不敢置信的看着姐姐,打她记事开始,姐姐就没这么冲她喊过,可今天她竟然这样做了,这让江思阳感到不敢置信。

    楚天羽突然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江思晨颈部白皙而细腻的皮肤道:“想不到你对你妹妹这么好啊?不如就在这里吧?”

    江思阳大喊道:“混蛋,你个狗娘养的,你放开我姐姐!”

    楚天羽微微一笑突然一胳膊夹着江思晨,一胳膊夹着江思阳向超市里走去,江思晨立刻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就感觉大脑翁的一声,下一秒就剧烈挣扎起来,同时嘴里还大骂道:“你答应过我放过我妹妹的,你放开她,你想做什么冲我来,你放开她,你不讲信用。”

    楚天羽冷哼一声道:“跟骗子有什么信用可讲的?一会我让你们快活、快活。”

    窦芷怡看到这一幕就要追过去,哪怕这姐俩是骗子,她也不希望楚天羽对那么小的孩子做那种禽兽的事。

    但安德烈却拦住了窦芷怡笑道:“放心,楚不是那样的人,他只不过要给她们一点教训而已。”

    窦芷怡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安德烈,安德烈没在说话,只是耸了下肩膀。

    超市里此时满是姐俩恶毒的咒骂声,声音很大,传得远远的,好在这里很偏僻,周围也没什么村庄,所以根本就不会引来丧尸。

    半个多小时后车继续出发,而超市里的咒骂色却更大了。

    超市里江思晨、江思阳被捆在一起,楚天羽并没对她们做什么禽兽的事,不过却让这姐俩跟愤怒的母狮一般不停的高声咒骂着。

    为什么江思晨、江思阳这么愤怒?主要原因就是楚天羽把她们带到超市后,也不知道从那找来一支笔,在江思晨的两侧脸颊上写了两个字——我们,在江思阳的额头跟两侧脸颊上写了三个字——是骗子,脸上其他的地方楚天羽恶搞的画了不少小王八。

    然后楚天羽仍下笔很不屑的道:“你们长成这样我才没有兴趣,太丑了,好好在这反省吧。”

    最后这句话更是伤了姐妹俩的自尊心,末世前也好,末世后也罢,喜欢他们的男人跟小男生多了去了,能从金阳市一直排到曲德镇,可谁想楚天羽竟然说她们丑,还说在他们脸上写字画王八,这如何不让姐妹倆暴跳如雷。

    江思晨怒吼道:“你给我等着,别落在我手里,落在老娘手里我非得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江思阳气得哇哇乱叫,嘴里高声咒骂着楚天羽。

    而楚天羽所在的车里却是一片笑声,安德烈、窦芷怡、吴元维听楚天羽说是怎么整治那对骗子姐妹的都是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窦芷怡给了楚天羽一拳,一翻白眼道:“你也太坏了吧?不管怎么说她们也是女孩啊?你就这么说她们,还在她们脸上写字画小王八?”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