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愿你在天堂安好
    不多时楚天羽、安德烈、窦芷怡三个人听到了吴元维跟吴乐争吵的声音。

    真相吴乐已经看到了,但她根本就不相信她一直尊敬、爱戴的神使张建设是把他们这些人当成食物,当成猪一样宰杀,不管吴元维怎么说,吴乐就是不肯相信。

    她疯狂的在里边大喊、大叫,咒骂着楚天羽,咒骂这吴元维,就跟疯了一样。

    窦芷怡怒气冲天的道:“真是个蠢货,都这时候了还相信张建设的鬼话。”窦芷怡是恨死了张建设,今天要不是楚天羽、安德烈、吴元维三个人先后赶到,她不但会死,还会跟那些已经死去的可怜人一般被张建设这些疯子*然后吃掉,这样的事窦芷怡如何能接受得了?现在想想不但后怕,还非常的愤怒。

    楚天羽突然道:“你知道她为什么不相信吗?”

    窦芷怡不解的看着楚天羽道:“为什么?”

    楚天羽仰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道:“因为希望,人都得有希望才能活下去,末世前是这样,末世后更是这样,一个没了希望的人,是活不下去的,末世前到还好,大不了过得不如意,浑浑噩噩的混日子,但心里最少还有一份能够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到了末世那?所有人连活下去的希望都被残酷的剥夺了,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太过痛苦,也太让他们绝望。

    吴乐这些普通人到了末世失去了所有,每天都在这该死的世道中苦苦的挣扎着,他们绝望而痛苦,每天过的都是生不如死的日子,突然张建设出现了,给了他们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给了他们吃的、喝的,最主要的是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并且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希望,于是吴乐这些人就像是落水之人一般,紧紧抓住了张建设丢来的稻草。

    其实他们中有些人是清楚张建设不过是个神棍,但为什么还是选择相信他那?就是因为那个活下去的希望,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想死,你、我、他都是这样,我们不想死,可到了末世生死由不得我们,这个时候有个人站出来,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给了我们一个希望,就算我们心里在不信,但很快还是强行的让自己相信,有希望才有明天,有希望才不会绝望。”

    窦芷怡沉默了,安德烈也沉默了,他们明白楚天羽的意思,在这个该死的世道上,如果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那将是多么绝望的一件事,与其说吴乐不相信吴元维的话,到不如说她是不想放弃活下去的希望,放下张建设为她描述出的美好希望。

    过了好一会吴元维一个人失火落魄的走了出来,仓库里传来吴乐疯了一般的笑声。

    吴元维一屁股坐到地上道:“她疯了。”

    楚天羽伸出手拍拍吴元维的肩膀,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身边这个整个世界再次陷入一片漆黑的胖子。

    不管在任何时候,末世前也好,末世降临也罢,爱情对于人类来说都是美好的,但也同样是痛苦的,获得爱情的人每天都会感到快乐、幸福,想要跟自己的心上人每天都待在一起,但失去了爱情后,每个人都会感到痛苦、难过。

    如果是末世前无吴元维失去了吴乐,还好一些,最少他还有能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到了末世,每个人连活下去的希望都被无情的剥离,在加上失去了心爱的人,这种打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毁灭性的。

    楚天羽理解吴元维的心情,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吴乐没有死,但却有死了,她还在仓库里对着那些被切成一快快的人类尸体疯狂的笑着,她已经不是她了,她已经死了,在也不是当初吴元维爱慕着、喜欢着的女孩了。

    这对于吴元维来说太过残酷,残酷到他濒临崩溃,吴乐终于在今天也在他的心里轰然倒塌了,伴随而来的是吴元维的世界一片黑暗,再次天塌地陷。

    楚天羽缓缓站了起来仰着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天很美,美到让人心醉,但就在楚天羽的身后那个仓库中,却是人间炼狱,到处都是人类的尸快,还有丢弃在一边的头颅,里边还有一个失去了理智疯狂笑着的吴乐,巨大的反差让这一幕变得妖异异常。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胖子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你甚至想死是不是?”

    吴元维失魂落魄的点点头,没错,他现在确实想死,毁灭性的打击让他感觉活着实在是太累了,累得他想得到解脱。

    楚天羽继续看着天道:“你喜欢的吴乐是什么样子那?”

    吴元维缓缓仰起头看着天,难看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些改变,他看到了曾经的吴乐,初见她时,她对自己这个胖子很感兴趣,她好奇的问:“到了末世,你为什么还能这么胖?”

    是啊末世降临了,所有人都缺吃少穿,应该所有人都饿得面黄肌瘦,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胖,哪怕好几天吃不到什么东西,也没变瘦。

    吴乐娇俏可爱的背着手围着他转了两圈笑道:“你肯定藏了不少好吃的。”

    吴元维当时真的想自己身上有很多好吃的,然后拿出来让这个瘦弱的女孩大吃一顿,但可惜的是他没有。

    那时候的吴乐满怀着对新生活的憧憬,幻想着能一辈子都生活在这里,因为这里没有丧尸,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更没有恐惧。

    此时吴元维仿佛看到了天上出现了吴乐的脸,她在对自己笑,笑得是那么的可爱,笑得是那么的天真。

    吴元维缓缓伸出手想要触碰吴乐的脸颊,但是他什么都没有碰到。

    楚天羽的声音在一边传来:“你喜欢的吴乐就在天上看着你,其实她最后的希望就是能活下去,你不想帮她完成她最后的希望吗?”

    吴元维侧过头看着楚天羽一言不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搞不懂楚天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天羽继续道:“吴乐死了,你要为她活着,帮她完成她最后的愿望,活下去!”

    吴乐死了吗?没有,她就在仓库里疯狂的笑着,她疯了,破灭了最后的希望终于让她崩溃了,彻底的崩溃了。

    但是她又死了,她不在是吴元维喜欢的那个爱笑的女孩,不再是那个初见他问他为什么还这么胖的女孩,不在是在夕阳的余辉下走进医务室跟他讨要感冒药的吴乐。

    活着?代替吴乐活着?吴元维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元维突然道:“把你的匕首给我用一下。”

    楚天羽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问,把匕首递给了他。

    吴元维看着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我会活下去,为你,也是为我。”说到这转身进了仓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乐疯癫的笑声停了下来,很快就传来吴元维撕心裂肺的哭声,这哭声让窦芷怡忍不住红了眼眶,楚天羽跟安德烈也同样是如此。

    他们很清楚吴元维去做什么了,他亲手杀了他喜欢的女孩,因为他不想让她在受苦了,末世里一个疯子的下场会相当的悲惨,尤其是个年轻的女孩,要么她会被丧尸吃掉,要么会成为一群男人的玩物,玩腻了杀死成为他们的食物。

    而吴元维很清楚在这该死的世道里他照顾不了吴乐,带着她最终的下场只有一个,两个人全都得死。

    与其这样不如让吴乐得到解脱,在末世里其实死了比活着好,活着太累,活着太痛苦,活着也太绝望,死亡对于末世中的人来说是一种最好的解脱办法。

    中午的时候吴元维趴在车旁修理着楚天羽丢弃在这里的越野车,胖子满脸的汗水,满脸的专注之色,很难让人把他跟刚才亲手杀死自己喜欢女孩的吴元维联系到一起。

    胖子脸上没有任何悲伤的情绪,但是楚天羽、安德烈、窦芷怡都很清楚此时他一定很痛苦,非常痛苦,有什么事是比亲手杀死自己喜欢的女孩更残酷的吗?没有,但是在这该死的末世里,吴元维却又得这么做,他照顾不了已经疯掉的吴乐,也不想丢下她,让她成为丧尸,或者一群男人的玩物。

    吴元维把吴乐葬在了小镇上山坡上,这里有花有草,能看着太阳升起,能看着太阳落下,吴元维一边修着车一边想着,你在那里好吗?见到了你的妈妈吗?见到了你的朋友吗?

    路上传来汽车马达的轰鸣声,吴元维坐在副驾驶上目光呆愣愣的看着窗外的景物,吴乐原谅我,对不起!眼泪无声的滑落,被风挂向远方,仿佛是吴乐安葬的山坡位置。

    安德烈丢给吴元维一根烟道:“兄弟替她好好活下去。”

    吴元维突然泪如雨下,他拼命的不让自己哭出来,他拼命的捂住脸,不让其他人看到他的眼泪,看到他的痛苦,他无声的大哭着,思念着那个叫吴乐的女孩,愿你在天堂安好!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