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救援
    就这么挂掉楚天羽显然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不但被五花大绑,旁边还站着几百号想吃他的肉、喝他血的狂热信徒,楚天羽真是一点逃出生天的办法都没有。

    窦芷怡低着头眼泪缓缓落下,她也同样不想死,可现在身陷绝境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连楚天羽都被控制住了,现在除了等死窦芷怡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她侧过头看着楚天羽突然喃喃自语道:“死就死吧,最少还有你陪着我,到了下边也不至于太孤单。”

    楚天羽很想大声跟窦芷怡说:“我们不会死。”可这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要说楚天羽不怕死那是不可能的,他也跟其他一样同样怕死,此时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冷汗一层又一层的往外冒,他甚至想大声咒骂,让这些人给自己个痛快,但话到了嘴边同样又咽下去了,因为他很清楚此时不管他是咒骂也好,求饶也罢,这些人是不会放过他的,甚至都不会让他痛痛快快的去死。

    此时楚天羽毫无办法,只能等待死亡的到来,但心里却在思念着他的母亲,他的爱人,那个在旁人跟前从来都是清冷得生人勿近,但是在他身边却时而作妖时而耍小脾气的苏允君,还有很多人,这些人跟过电影般在楚天羽的脑海中出现。

    男子满脸疯狂之色的伸出手捏住渔网中勒出的一块肉,右手握着的刀突然斩落,一块沾染着血迹的肉块硬生生的被割了下来,楚天羽疼得差点叫出声来,五官扭曲在一起,黄豆大小的汗水瞬间顺着额头滑落,死神此时就站在他旁边,等待着他凄凉的惨叫,等待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

    而看到这一幕的狂热信徒们却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在他们看来楚天羽罪大恶极,不凌迟处死他不足以平心中的怒气。

    吴乐叫得最为疯狂,满脸病态的兴奋之色,刚刚的一幕让她感到热血沸腾,感到自己不能去至高神身边的遗憾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能够发泄出来。

    此时的吴乐跟她身边的人是一样的,是疯狂的,是狂热的,也是兴奋的,这些人就像是一群彻底失去理智的疯子,让楚天羽跟窦芷怡宛如置身一大群精神病人中。

    仓库的角落里吴元维满脸痛苦之色的看着状若疯癫大喊大叫的吴乐,这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巧笑嬉嬉的女孩,也不是那个偶尔会来到医务室跟他闲聊,说她以前在那里上学,有什么样朋友,然后唏嘘不已的姑娘,更不是那个他看了后会脸红心跳一门心思想对她好的姑娘。

    不远处的吴乐让吴元维感到陌生而又恐惧,他不知道吴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在不是他心里惦记着、爱慕着的那个她了。

    安德烈拍拍吴元维的肩膀轻声道:“开始吧。”

    吴元维长长呼出最后一口气,最后看了吴乐一眼握紧了拳头缓缓低下了头。

    就在男子要切下楚天羽身上第二块肉的时候,几辆遥控汽车飞快的跑到了手持枪械负责看守楚天羽跟窦芷怡的黑袍人中。

    仓库里实在是太乱了,人们疯狂的欢呼声、叫喊声、咒骂色不绝于耳,根本就没人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几辆遥控汽车开了过来,并且每辆车上都绑着几根不长的小管子,管子的中间闪烁着红灯。

    突然“轰”的一声响起,火光乍现,一辆遥控汽车爆炸了,距离遥控汽车最近的几个黑袍人直接被掀翻在地,顷刻间就没了呼吸,而距离遥控汽车稍远一些的人虽然也被气浪掀翻在地,但却并没死,此时正倒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他们身上出现了或多或少的血洞,鲜血正潺潺而下。

    下一秒第二声、第三声……爆炸声就响起,仓库里满是硝烟还有人们的尖叫声、呼喊声,整个仓库乱成了一团。

    一个没被炸伤的黑袍人正警惕的左右看着,试图找到攻击他们的人,就在这时候“嗖”的一声传来,锋利的箭矢贯穿了他的额头,而他也应声倒地。

    手持弓箭的安德烈飞快的移动着,一边移动一边射出一道道的箭矢,每一道箭矢都会无情的夺走一条鲜活的人命,死尸、火光、人们惊慌的叫喊声构成了一副残酷的画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仓库里终于安静下来,地上倒着最少得有三十多具的尸体,这些人中有一部分是被吴元维制作的小型*炸死的,有些人则是被安德烈干掉的,其余的人早就四散而逃了。

    安德烈确认没有危险后才来到楚天羽身边帮他解开了绳索,还有裹在他身上的那张渔网。

    楚天羽活动下手脚笑道:“谢谢你了兄弟。”

    安德烈只是一笑并没说话,但意思在明显不过,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不是朋友,是兄弟吗?

    此时天终于亮了,但小镇在不复昨天的平静,死亡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小镇,有人忙着逃走,有人咬牙切齿的还想要为张建设复仇,只有吴元维失魂落魄站在仓库外萎靡不振。

    昨天的事对他的打击并不大,但是吴乐的狂热、疯狂对他的打击才最大,此时的吴元维就好像失去灵魂的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末世降临后吴元维跟其他人一样失去了自己拥有的一切,他痛苦,他迷茫,他不知所措,整天浑浑噩噩的混日子,甚至想过去死,死了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但当他到达天堂小镇遇到吴乐的时候,吴乐就好像是一道曙光照亮了他黑暗的时间,让他有了希望,感觉生活还是美好的,但是就再不久前,他亲眼看到了吴乐脸上的疯狂、狂热、怨毒,这不是他喜欢的吴乐,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喜欢的那个吴乐其实早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个疯子,为了张建设所说的鬼话甚至心甘情愿赴死的疯子,这不是吴元维喜欢的吴乐了,他的世界再次一片漆黑,他的世界再次天塌地陷,他更加痛苦,而迷茫。

    仓库里楚天羽看着神像后边拉着的帘子好奇的走过去,一把扯开帘子,但下一秒楚天羽、安德烈、窦芷怡三个人就感到头皮发麻,胃里的东西一股股的往上涌,窦芷怡第一个没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安德烈也不忍在看,赶紧转过身,嘴里咬牙切齿的道:“他们都该死。”

    帘子后边就是人间炼狱,人类的尸体跟猪一般被切成一块块的挂在两边的墙壁上,木桌上到处都是肉渣、森森的白骨,地上满是干涸的鲜血,地面已经成了暗红色,恶臭味扑鼻而来,大股的蚊蝇在尸快上盘旋着,一颗颗狰狞可怖的头颅被堆在墙角,上边遍布着不停蠕动的蛆虫。

    食人族!张建设这些人全部都是食人族!

    他们这些人确实该死,竟然靠吃同类的肉活下去,也难怪他们到处去找幸存者,不分男女老幼的把他们骗到这里来洗脑,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成为祭品,然后就是所有人的食物。

    楚天羽拍了拍还在吐的窦芷怡道:“我们出去吧。”楚天羽实在不想待在这样的地狱中。

    三个人一出去楚天羽就看到了失魂落魄的吴元维,安德烈已经告诉了他,是吴元维从孩子们那要来了一些玩具汽车,又帮着他打开了张建设这人的军火库,从里边找出了*,然后跟安德烈救了楚天羽。

    楚天羽伸出手拍拍吴元维的肩膀道:“谢了。”

    吴元维就跟没听到一般,呆呆的靠在墙上低着头看着地面,楚天羽踩到了他为什么会这样,想了想道:“你可以带吴乐去看看仓库后边,或许她看了就会明白张建设到底是什么人了。”楚天羽能帮他的也只有这些了。

    听到这句话吴元维失去了神彩的双眸突然有了光彩,他一言不发的卖不就跑。

    楚天羽则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他需要休息、休息,现在也安全了,张建设的警卫队昨天基本都被杀光了,剩下的漏网之鱼也早就掏出了小镇,这得多亏胖子搞出的“汽车*”,还有箭法精准的安德烈,不然楚天羽跟窦芷怡昨天算是交代在这了。

    窦芷怡扯下自己的一块衣服开始给楚天羽爆炸,安德烈拿出昨天他找到的一些饼干跟水放到一边,等楚天羽包扎完后好吃一些,然后他们就会上路。

    天堂小镇今天算是彻底乱套了,张建设死了,他的警卫队也几乎是死光了,剩下的普通人没胆子跟楚天羽、安德烈这些人对抗,不是跑了,就是躲了起来想着等有实力了在为张建设报仇。

    当楚天羽喝了点水吃了几块压缩饼干的时候,吴元维扯着吴乐跑了过来,看得出来吴乐不想来这里,但却被吴元维这死胖子硬拽了过来。

    一看到楚天羽,吴乐立刻高声咒骂起来。

    楚天羽没有还嘴,就是坐在那看着吴元维把吴乐拽了进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