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被抓
    楚天羽知道不能在等了,在等下去窦芷怡必死无疑,这个女人对于末世中幸存下来的人类很重要,相当重要,所以这个险不冒是不行了。

    想到这楚天羽立刻使用了处刑的技能,整个人立刻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冲向张建设,速度快得吓人,眨眼的时间都没用人便到了张建设的身边,而此时张建设手里持着的利刃刚刚刺破窦芷怡细嫩的皮肤,微微一点血痕出现。

    突然大股的鲜血顺着张建设的脖子汹涌喷出,喷了窦芷怡跟旁边的吴乐一脸,张建设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凭空出现的楚天羽,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下一秒整个人就向后倒去,他做梦都没想到死亡来得如此之快,快到让他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备。

    “砰”的一声闷响,张建设的尸体倒在了地上,很快滑落到神坛下,鲜血在他的身下向四周扩散下去,流到了神像下,鲜红的死,漆黑的神像,死一般的寂静,眼前这幅画面血腥而又妖异!

    突然下边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反应过来,大喊道:“他杀了神使,他杀了神使,他必须付出代价,伟大的至高神是不容亵渎的。”

    这人一喊,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纷纷拿出了各种枪械,楚天羽赶紧把吴乐跟窦芷怡拉到祭台后,两女刚落地,密集的枪声响起,石制的祭台被打得火星四射,但好在祭台很坚固,没有被子弹打穿,不然楚天羽三个人非得被打成筛子不可。

    楚天羽飞快的隔开窦芷怡身上的绳索,就见窦芷怡嘴一撇,下一秒扑到楚天羽的怀里委屈的哭道:“你可来了,你在不来……”

    楚天羽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道:“没事了,没事了。”

    楚天羽说是这么说,但真的没事了吗?他的潜行技能用过了,处刑技能还可以使用两次,也只能干掉6个人,但外边的敌人可不止六个,而是有二十多人,并且手里都有枪,就靠楚天羽一个人怎么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更何况他还带着窦芷怡跟吴乐这两个拖油瓶。

    楚天羽是救了窦芷怡跟吴乐,但同时也让自己置身险地,想轻易脱身是不可能的。

    现在楚天羽很着急,他想不到任何办法能带着两女平安的逃出去,现在楚天羽只能祈祷外边的安德烈能赶来救自己,但他来之前跟安德烈说过,如果里边传来动静就让他立刻返回房间带着窦芷怡走,安德烈听到枪声肯定是要先回房间的,当他发现窦芷怡不在的时候才可能回来找自己,可这一去一回耽误的时间实在是有些多,自己能坚持到安德烈过来支援吗?

    身穿黑袍的人射击了一会便有人大声喊道:“别浪费子弹了,我们成扇形把他们围住,抓到他在为神使报仇。”

    这人话音一落,黑袍人便成扇形向祭台逼近。

    窦芷怡焦急的道:“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吴乐突然大喊道:“你竟然杀了神使?你这个刽子手。”说到这吴乐猛的推了一把楚天羽,楚天羽根本就没想到吴乐竟然被张建设洗脑洗到这种程度,根本就没有防备直接被她推了出去。

    楚天羽一露头立刻就有开始射击,好在楚天羽反应快,还有抢敌先机技能,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这些子弹,不过每天四次的抢敌先机也全部用光了,怎么办?

    现在楚天羽几乎是一条腿已经跨过了鬼门关,很快就要被这些人抓住然后杀掉。

    窦芷怡怒视着吴乐怒道:“你干嘛?”

    吴乐状若疯癫脸色狰狞可怖怒的喊道:“他杀了神使,他该死,他要给神使偿命,他也害了我们所有人,没了神使的带领,伟大的至高神就会彻底抛弃我们这些子民。”

    窦芷怡又要说话,楚天羽道:“行了,别说了,她被彻底洗脑了,你跟她说什么都没用。”

    而此时十多把枪口已经从两边对准了楚天羽三个人,黑袍人已经绕了过来堵死了楚天羽所有可以逃跑的路,现在只要他一动立刻就会打成筛子,好死不死的安德烈现在还没到。

    一个黑袍人怒视着楚天羽,大声道:“该死的你给我站起来,如果你敢轻举妄动,我发誓我会把你这个垃圾打成筛子。”

    张建设的死激怒了所有人,他们都相信张建设是伟大的至高神派来指引他们脱离苦海的,但是这个能带他们离开末世的神使竟然被楚天羽一刀干掉了,没了神使的指引他们会被伟大的至高神抛弃,永坠痛苦的深渊。

    毫不夸张的说几乎真个小镇的人在得知楚天羽杀死张建设后,都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是楚天羽亲手毁灭了他们最后的希望,这个人必须死,而且是用最残酷的刑法处死他。

    楚天羽现在是无路可走,只能先投降,很快就跟窦芷怡被捆在了神像前,黑袍人惊恐而愤怒的出去一些人,不多时整个小镇沸腾了,几百人满脸怒色的涌进了仓库,当他们看到倒在地上早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张建设时,怒火被彻底激发出来,疯狂的向楚天羽冲去,想要把他生吞活剥。

    但好在黑袍人不想就这么便宜了楚天羽,拼命的拦住疯狂的人群,最后不得不鸣枪示警才让这些人安静下来。

    楚天羽看着面前这些眼睛血红,满脸狰狞可怖之色的人群很是无奈,这些人跟吴乐一样已经被张建设彻底洗脑了,对张建设的话深信不疑,他们坚信张建设是神派来指引他们脱离苦海的,这个美丽的愿望激励着他们在末世中苦苦的挣扎着、求生着,幻想着有一天能到达极乐世界,在也不用在人世间受苦。

    不管到什么时候人都是需要希望的,末世里更是如此,偏偏楚天羽杀死了张建设,让这些人最后的希望彻底落空,没了希望的他们又恐惧又愤怒,会用最残忍的手法处死毁灭了他们最后希望的楚天羽。

    咒骂色不停的响起,几百人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楚天羽,以及绑在他身边的窦芷怡,两个人低着头一言不发,他们都清楚此时说什么都没用。

    楚天羽不停地偷偷寻找着安德烈,但是在人群中根本没有发现他,他去了那里?难道抛下自己跟窦芷怡一个人逃跑了?这不可能,丧尸之眼清楚的告诉楚天羽安德烈对他的好感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他是不大可能背叛楚天羽的,但一直看到他的身影让楚天羽一颗心缓缓沉入谷底,难道他真的抛弃自己逃之夭夭了?

    一个黑袍人走上神坛大声的道:“大家静一静。”

    人群逐渐安静下来,看着这个人。

    黑袍人满脸怒色的道:“就在刚才,伟大的至高神召唤两名虔诚的信徒去往极乐世界,但就是他……”说到这黑袍人伸出手一指楚天羽道:“这个人杀死了神使,伟大的至高神很愤怒,相当愤怒,你们说我们要怎么办?”

    立刻有人高声喊道:“处死他,把他千刀万剐。”

    立刻有人附和道:“对,把他千刀万剐,不这样处死他,至高神会抛弃我们的。”

    “对,必须这样处死他,这是他应得的,他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

    吴乐突然站出来大声的喊道:“这个混蛋让我不能去至高神的身边,我要吃他的肉。”说完竟然疯了一般扑了过来,但却被一个黑袍人给拦住了。

    楚天羽侧过头看着窦芷怡苦笑道:“看来今天我们两个要交代在这了。”

    窦芷怡也苦笑道:“跟着你就没好事。”

    楚天羽想怂下肩膀,但却根本动不了,他被捆得太结实了。

    过了一会一个人拿着一张渔网跑了过来,他大声道:“我以前是个杀猪的,我知道怎么给人千刀万剐,拔掉他的衣服,把渔网紧紧的缠在他身上,肉会从渔网的眼中凸出来,我们要做的就是一刀刀把这些人切下来,然后分给大家吃。”

    楚天羽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更是无奈了,这家伙是有多恨自己?这么残忍的办法都能想得到?

    黑袍人立刻兴奋的道:“好,就由你给他执刑。”

    男子点点头冲到楚天羽身边,先是一口口水吐到他脸上骂道:“混蛋,你要为你做的事付出代价,我会一刀刀切下你的肉,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肉被我们一块块的分食。”

    楚天羽看着眼前满脸残忍杀机的男子一眼不发,不过心里却为他感到可悲,竟然被张建设骗到这种程度。

    男子伸出手把楚天羽身上的衣服扯下来,仍到一边,然后在一个黑袍人的帮助下把渔网紧紧的裹在楚天羽的身上,正如这男子所说的一样,渔网上的眼中凸出一块块的肉来,这让所有人都变得很兴奋,他们恨不得立刻把楚天羽这个该死的混蛋身上的肉切下来分给他们吃。

    男子拿出一把锋利的刀,一把揪住楚天羽的头发恶狠狠的道:“我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肉被一块块的割下来,我要听到你的惨叫声,但是没人能救你,这就是你亵渎至高神的下场。”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