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祭品
    安德烈看看楚天羽道:“晚上要不我们去仓库看看?”

    楚天羽想了想,感觉这地方太特么的怪了,绝对不是久留之地,留的时间越长危险就越大,于是道:“好,晚上我们两个摸过去看看。”

    窦芷怡不满的道:“为什么不带我?”

    楚天羽看着窦芷怡没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却说明了原因,你就一拖油瓶,带你去干嘛?

    为此窦芷怡非常的不满,怒视着楚天羽,但却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她可不就是个拖油瓶呗,在集市的时候楚天羽都不想带她去金阳市,要不是毕庆明强行让楚天羽带着她,楚天羽那里会带她去金阳市?

    不过哪怕窦芷怡在不满,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这并不妨碍她跟楚天羽耍小脾气,瞪了一眼楚天羽后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另一边张建设的房间里,张建设坐在办公椅上,办公桌外边站着两个身穿黑袍的男子。

    张建设的神色在也不是在其他人面前的憨厚,而是满脸的阴冷之色,他看着两个身穿黑袍的人道:“祭品都准备好了吗?”

    站在左侧的男子用十分沙哑的声音道:“神使大人祭品只找到了一个,叫吴乐,还少一个,目前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张建设猛的站起来道:“镇上两三百人,难道就在没有年轻的女孩了吗?”

    声音沙哑的男子很为难的道:“有是有,不过甘愿献身给神的只有吴乐,其他人还不大相信我们伟大的神,不肯献身。”

    张建设脸色阴沉,神情疯狂而激动的道:“这些垃圾难道不知道她们能有今天全靠神的庇护吗?现在伟大的神需要祭品,她们竟然不同意,这些该死的东西以为自己是谁?”

    想到这张建设道:“前几天不是来了三个人吗?其中有个女孩很漂亮,最后一个祭品就是她了,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今天都要把她献给伟大的神。”

    声音沙哑的男子立刻激动的道:“好,我这就去办,一会一定让她走上祭台,把身体贡献给我们伟大的神。”

    夜深了,气温也是越来越低,快到凌晨的时候楚天羽跟安德烈从自己的房间出来轻手轻脚的溜了出来,躲开小镇上晚上守夜的人直奔窦芷怡所说的仓库。

    就在他们走了不到两分钟的时候窦芷怡的房门被打开,两个身穿黑袍的男子冲进去,飞快的按住窦芷怡,一边堵住她的嘴,一边把她捆好放到一个大大的黑色口袋中。

    很快两个身穿黑袍的男子就扛着个不停扭动的黑色袋子向仓库的方向走去。

    仓库外边确实警卫队的人把守,并且把守得相当严密,楚天羽跟安德烈根本就没办法接近,楚天羽只能让安德烈守在外边,跟他约好一旦有什么意外就让安德烈立刻回去带着窦芷怡先逃走,他自由办法脱身。

    跟安德烈商量好后楚天羽立刻用隐逸技能溜了进去,正巧吴乐手里捧着个点燃的蜡烛满脸虔诚之色的走了过来,楚天羽搞不懂大半夜的吴乐来这里做什么,但正好方便他跟在吴乐身后溜了进去。

    一进去楚天羽就闻到了浓郁的血腥气,但是放眼看去仓库前边却并没有什么尸体,只有个大大的神像,这神像到底是谁楚天羽不知道,神像前有个大大的祭台,大到可容两个人并排躺在上边,从祭台这里传过来的血腥气最为浓郁,并且祭台上早就被鲜血浸成了黑红色。

    祭台后边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楚天羽看不清楚,因为被一个帘子给档上了。

    祭台前边站着两排身穿黑袍的人,在吴乐进来的那一霎那这些人就开始吟唱起来,吟唱的声音很是怪异,一般人根本就听不懂,但这吟唱声却给人一种无形的恐惧感。

    楚天羽隐逸的时间不多,他不能在耽搁,赶紧溜到墙角顺着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管子爬了上去,来到仓库的木制衡量上,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到仓库里的全景,还轻易不会被发现。

    这么冷的天气吴乐就穿着一身薄薄的白袍,里边什么都没穿,她目光有些无神,但脸上却满是虔诚而兴奋之色,就好像是要从痛苦中得到解脱一般。

    吴乐捧着白色的蜡烛缓缓来到神坛旁,张建设一身黑袍的走上了神坛,他伸出手放在吴乐的额头上用一种很兴奋的语气道:“我的姐妹你就听到了神的召唤吗?”

    吴乐声音也同样兴奋的道:“我听到了伟大神的召唤,他就要带我去极乐世界了。”

    张建设点点头道:“对,神召唤你去他的身边,而神的身边就是极乐世界。”说到这张建设往左侧一站伸出手做了个请的收拾,吴乐立刻兴奋的上了祭台躺在上边,此时她兴奋得流出了两行眼泪,终于要得到解脱了,终于不用在这个残酷的末世中苦苦挣扎了,她就要到达那个没有杀戮、没有痛苦,有的只是平静与安详的极乐世界了。

    张建设看到吴乐很顺从的躺在几台上,脸上满是给人一种变态的兴奋感。

    这时候仓库的门再次被打开,两个穿着黑袍的男子扛着个不断扭动的黑色麻袋走了进来,他们来到祭台前虔诚而恭敬的道:“伟大的神使献给至高神的祭品到了。”

    张建设目光森冷而残暴的挥挥手,两个黑袍男子立刻打开了麻袋,看到里边的人后楚天羽立刻是皱紧了眉头,窦芷怡竟然被五花大绑的带到了这里。

    窦芷怡嘴里塞着一块破布,身上也被捆得结结实实的,能做的只是发出“呜呜”的声音。

    张建设来到窦芷怡身前缓缓蹲下,用一种变态的兴奋语气道:“我的姐妹,你应该庆幸你被伟大的至高神选中。”

    窦芷怡才不信张建设的鬼话,怒视着他拼命的挣扎着,但她也只能做这些了,她意识到了危险,不停的左右看着,希望楚天羽跟安德烈能赶紧来救她。

    张建设冷冷一笑站了起来,再次一挥手,两个身穿黑袍的男子立刻扛着窦芷怡把她放在了散发着浓郁血腥气的祭坛。

    吴乐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不断挣扎的窦芷怡,用一种狂热而兴奋的语气道:“你不要在挣扎了,这是好事,我们是幸运的,我们被伟大的至高神选中了,他马上就要带我们去极乐世界了,那里没有病痛,没有杀戮,有的只是和平跟宁静,在那里我们甚至可以见到我们失去的亲人,我们会在那里生活得很幸福。”

    窦芷怡很想大吼一声让吴乐醒醒,张建设说的那些都是骗人的鬼话,他把咱们弄来就是没安好心。

    但窦芷怡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继续发出“呜呜”的声音。

    张建设来到祭台上缓缓的举起双手,站在两旁身穿黑袍的人立刻跪了下来,狂热的高呼着:“伟大的至高神啊,您什么时候带我们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

    张建设仰着头换了一种语气,冰冷而不带有任何人类感情的道:“我的孩子们,我会一个个把你们带往极乐世界,那里没有病痛,没有死亡,更没有杀戮,那是人类最后的一方净土。”

    跪在地上身穿黑袍的人们更兴奋了,疯了一般大喊大叫着,这样的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天堂小镇上响起,但是刚来的人却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张建设缓缓把手放下,残忍的看着吴乐跟窦芷怡道:“伟大的神就要带你们走了,你们是幸福的,你们也是幸运的。”说到这张建设转过身面冲神像高呼道:“伟大的至高神啊您听到您子民呼唤您的声音了吗?伟大而仁慈的至高神啊您快点带着您的子民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吧。”

    张建设话音一落,跪在地上的身穿黑袍的人便跟他一样开始高呼起来,甚至是哀求他们的至高神带领他们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甚至有人痛哭流涕的哀求着。

    这一幕让楚天羽感到非常的不适应,这些人彻底的被张建设洗脑了,他们全部成为了张建设用宗教控制的傀儡,哪怕张建设让他们立刻去死他们也愿意。

    过了好一会这些人才停下来,张建设看着他们大声道:“现在我们向伟大至高神献上他选择的两名姐妹,她们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因为至高神选择了她们。”

    跪在地上的黑袍人都羡慕的看向吴乐跟还在挣扎着的窦芷怡。

    楚天羽此时感觉麻烦来了,现在他有两个选择,要么出手救人,要么离开,但是出手的话就靠他跟没有任何武器的安德烈能是这些人的对手吗?这些人可都是警卫队的人,别看穿着黑袍,但枪都是随身带着的,楚天羽又不是超人可以躲避子弹?并且他的隐逸技能还用了。

    就在这时候张建设拿起了一把锋利的刀高高举起,狂热的高呼道:“那我们现在就送这两个幸运儿回到神的身边。”说完刀便向窦芷怡的心口刺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