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第二次
    夜色中的加油站格外的寂静并且荒凉,不远处的路上有几个黑影在游荡,它们发出“嚯嚯”的嘶吼声,打破了寂静的夜,也为这个夜晚平添几分恐惧与死亡的气息。

    加油站里同样寂静无声,马库斯这些人都呆呆坐在地上一言不发,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陌生,陌生的是第一个与丧尸的战争身边的人竟然倒下这么多,这是他们不曾想到的,也不曾经历过的,他们很清楚生命在末世变得更加脆弱,可却没想到竟然脆弱到如此的地步。

    战争的残酷与恐怖让他们心有余悸,艾伦几个人的死让他们心有余悸,甚至让他们有时候感觉这更像是一场梦,他们想醒来,却很快无奈的发现这不是噩梦,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楚天羽靠在墙角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什么,石山理奈小猫一般卷缩在楚天羽的身边抱着他一条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双眸无神的看着脏兮兮的地板。

    赵浩成叹口气看看坐在身边的张永没说一句话,作为经历过战争的军人他理解楚天羽这些人此时此刻的心情,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与血腥,体会到了失去战友的无奈跟痛苦,这一切都让他们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但却没能人帮他们尽快从战争残酷、血腥的阴影中走出来,能帮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当他们从阴影中走出来后才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从心态上成为一名真正经受过战火洗礼的战士。

    楚天羽并没睡着,他摸摸的把获得的技能点加到处刑的破甲上,现在处刑的破甲率提高到了百分之二十,有了百分之十的提高,楚天羽相信在遇到2级丧尸使用处刑技能的时候能更快的破开它们的防御,尽快的干掉这些怪物,不让它们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

    楚天羽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因为今天艾伦几个人的死,他不想身边的人在倒下了,他想带着他们活得更久,也更好。

    窦芷怡一个人坐在角落中望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她在向什么。

    安德烈则在一边拿出回收的箭矢不停的在地上磨着,这不是在兰北城,他可以得到充足的箭矢供应,现在的箭用一只少一只,只能战斗结束后从丧尸的尸体上拔出箭矢,找出能用的稍加休整再次使用,但哪怕是这样安德烈的箭矢也不多,甩手镖也只有四五发了,在得不到补充他的能力就会大大下降。

    一个晚上都在这样的寂静中度过,第二天天一亮楚天羽就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让其他人在这里等他,而他要单独去一个地方,去那里楚天羽不说,要去做什么更是没说,做出了决定根本就不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便离开了加油站。

    窦芷怡抱怨道:“他是不是疯了?我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里去曲德镇,那里更安全,而不是留在这里,他这人真是不知道所谓。”

    赵浩成抽着眉头看着楚天羽离去的背影心里也很是纳闷他这到底是要去做什么?可惜的是楚天羽根本就不跟他们解释,跟个独裁者似的直接做了决定,不容有任何人质疑又或者反驳。

    马库斯、石山理奈等人到是没对楚天羽的绝对有什么任何的不满,他们早已经习惯听从楚天羽,因为他就没错过,也正是听从了他的话,他们才能活到现在,现在楚天羽说要出去半天,自然是有他的用意,也肯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到大家的事,这点马库斯、石山理奈坚信无疑的。

    楚天羽并不是无缘无故做出了这种让很多人不理解的决定,他要去寻找宝箱,但这件事是没办法对其他人说的,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他不会跟任何人说起,哪怕是他最亲近的人。

    炙热的阳光下楚天羽走在丛林中,宝图已经打开了,在他的脑海里有一副地图,上边有个红点,那就是宝箱所在的位置,他只要向这个方向走就可以了,说实话此时楚天羽很好奇宝箱里到底会有什么东西,希望这次上帝靠谱点,可千万在不要在给他什么鸡肋的东西了,这些东西真的很坑爹。

    树林里并不安静,虫鸣鸟叫,不远处还传来不知名野兽的叫声,没了人类的打扰,这里再次成为了动物们的乐园,或许末世应该称之为大自然对无知人类的一种惩罚,人类实在是太自大了,疯狂而肆无忌惮的破坏着大自然。

    但这些跟楚天羽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他清楚树林里同样不是那么安全,天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被那些野兽顶上了,所以楚天羽双手握着寒冰之刃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楚天羽走了半天后心情立刻变得糟糕起来,到这时候他才发现那张所谓的藏宝图非常的不靠谱,坐标乱七八糟,并且藏宝地点竟然还特么的变换了两次位置,这么一来半天的时间楚天羽等于是在树林里兜圈子,此时楚天羽一屁股坐到一块大石头上大骂该死的上帝又耍他。

    按照原计划楚天羽是应该中午返回的,但现在看来,显然是不能按照规定的时间回去了,此时楚天羽是又累又饿,还非常渴,末世的白天天气非常热,哪怕是在树林里有有树叶遮挡阳光也依旧是闷热难耐,此时楚天羽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偏偏出来的时候还没带多少水,食物到是有一些。

    楚天羽看看喝空的水瓶无奈的仍进了包里,但还是感觉很渴,楚天羽决定找点水喝,他站起来四处看看,选了一个方向走去,这个方向向是有水源的样子,因为楚天羽从这个方向看到了不少兔子跟野鸡的爪印,还有别的动物,但到底是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既然有这么多动物往这个方向走,十有**这个方向就有水源。这本事还是当初在正丰堡跟柱子学的,今天到是派上用场了。

    楚天羽的判断是正确的,没走多远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立刻让他脸上有了喜色,楚天羽加快脚步向前走去,不多时一条小溪就出现在他的眼前,溪水清可见底,但是楚天羽整个人却愣住了。

    因为水里有人,一个女人,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此时正背对着他在凉爽而清澈的溪水中洗澡,女子的皮肤极为白皙,白得像牛奶,又像是象牙,皮肤上没有任何的瑕疵,漆黑的秀发湿漉漉的垂到背后,遮挡住了大片的肌肤,腰肢纤细得给人一种盈盈一握的感觉,在往下看……楚天羽感觉鼻子有些热,脸上跟身上更热。

    女子一点都没察觉到楚天羽就站在她背后,此时弯着腰正清洗着秀发,两条修长而笔直的美腿就这么展现在楚天羽的视野中。

    楚天羽感觉这女人的背影很熟,似乎在那看过,如果她能穿上衣服的话,楚天羽更能辨认出她是谁,但偏偏她什么都没穿,此时楚天羽有些为难了,是站在这里搞清楚她是谁那?还是准身就走那?

    偷窥女人洗澡的事楚天羽上高中的时候就干过一次,当时是鬼使神差热血上涌就跑去偷窥储雨荷洗澡,结果被抓了个现行,幸好储雨荷没跟他计较,不然楚天羽这辈子可就毁了。

    今天这是第二次了,但跟上一次比又有所不同,第一次是他主动的,这次是被动的,是他无意中走过来发现的,可不是有意过来偷窥不远处的那女子洗澡。

    不过不管怎么说楚天羽还是有些舍不得就这么离开,实在是不远处的女子身材太过诱人了,而楚天羽又是个血气方刚的小年轻,最主要的是他不是初哥了,而是常过女人滋味成为了真正男人的家伙,在加上这阵子苏允君被苏东来管得很严,根本就没办法跟楚天羽相处。

    楚天羽已经当了很久的和尚,身体的需求已经很旺盛了,不看到眼前的一幕还好,偏偏就看到了,你让他怎么舍得就这么转身走掉?

    楚天羽当然很清楚自己的行为是非常无耻的,他心里也不断的在谴责自己无耻的行为,但偏偏心里就有个小恶魔不停的告诫着他不要走,这么难得一见的景色不多看一会可太可惜了,在有那个女人又不知道你在偷窥她洗澡,在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里还是末世,是个没有法律,也没有道德约束的时代,还是在荒山野岭中,就算你对她做了什么,也没人能制裁你,这就是个弱肉强食的大时代,楚天羽如果你想得到她,只要你付出行动就可以占有她,把她压在身下,肆意蹂躏。

    邪恶的声音让楚天羽心里开始变得煎熬起来,想走吧,又十分舍不得,不走吧,心里又感觉自己干这事非常的无耻。

    就在楚天羽纠结的时候,女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转过了身,这次楚天羽算是把对方彻底看光了,不过楚天羽很快就愣住了,女子也愣住了,怎么是她?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