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悲壮
    三十多人对上一百多的丧尸这样的战争规模并不算大,但却异常惨烈,丧尸的嘶吼声,男人们的怒吼声,响彻整个大地,不时有丧尸被击杀倒在地上,不时也有人被丧尸咬到,或者直接被拖入尸群中顷刻间被撕扯成了碎片,他们最后留下的只有阵阵惨叫声,这就是战争,从来不会有任何的美好画面,有的只有血还有断肢残骸。

    楚天羽听到了方阵中己方人传来的惨叫声,知道有人死去了,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不管这么说,这些人是他从兰北城带出来的,跟他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如果可能他不希望他们死去,但楚天羽又很清楚人与人的战争也好,人与丧尸的战争也罢,只要是战争就不可能不死人,但他还是难过。

    就在楚天羽愣神的时候一只不知道从那冲出来的丧尸向他扑去,这只丧尸穿着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服装,生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但是现在不过是个面目狰狞可怖的怪物而已。

    幸好楚天羽有抢敌先机这个技能,不然就他走神这功夫就得被这只丧尸咬伤,一旦被丧尸咬伤他也只有死路一条,就在楚天羽将将躲开丧尸的攻击想要干掉这只丧尸的时候,箭矢破空的声音传来,一只利箭贯穿了丧尸的头颅,它不甘的倒下。

    楚天羽顺着箭矢射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加油站里躲着个人,这个人有些眼熟,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楚天羽现在要做的是尽快干掉这些该死的丧尸,他立刻如同一只猛虎般冲入尸群,所到之处丧尸纷纷倒地身亡,这些普通的丧尸根本就没办法阻拦住楚天羽的脚步。

    楚天羽所过之处断肢、鲜血漫天飞舞,他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丧尸的血液还有残骸,这场看似很小的战争,但却异常残酷,简直就是修罗场一般的存在。

    躲在加油站里的人不停的用箭矢支援着楚天羽,让他根本就不用担心背后会突然冲出来丧尸,他要做的就是把遇到的丧尸一只只干掉就可以了,这感觉让楚天羽感觉非常好。

    很快这场虽小但却一场残酷的战争就结束了,战胜方是人类,丧尸被全歼了,但是楚天羽却高兴不起来,他付出的代价实在是有些大,被丧尸当场杀死的就有七个人,还有四个被丧尸咬伤了,此时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满脸的冷汗。

    楚天羽走过去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个人,他们受伤的位置不同,有的人是手臂被咬了,有的是腿被丧尸咬了,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下场——死亡。

    其中一个黑人男子捂着受伤的手臂突然对楚天羽笑了:“头,给我们个痛快吧。”

    他们四个都很清楚,自己已经是没有生路了,要么死,要么变成那些怪物,他们宁愿死,也不想变成那些屠杀了他们所有亲人朋友的怪物,但是一个还活着的人,选择让跟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友杀死他们,这要下多大的勇气,没有任何人想死,面对死亡,没有任何人会保持镇定。

    这四个人面对死亡也同样是如此,他们不想死,可也不想变成那些让他们仇视的怪物。

    楚天羽缓缓蹲下来看着黑人男子道:“你叫什么?”

    楚天羽从兰北城带回来三十多人,但他却并不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名字。

    黑人男子笑道:“头,我叫艾伦,谢谢你让我多活了这么久,不是你,我恐怕早就死了,现在我可以去见我的妻子跟我的女儿了,我真的很想念他们。”

    楚天羽看着艾伦的眼睛,实在是下不了击毙他们的命令,就在刚才他们还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可是眨眼之间就要亲手在他们没变成丧尸前杀死他们,楚天羽不是冷血动物,也没那么残忍,他下不了这个命令。

    艾伦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但还是保持着脸上的笑容道:“头,你知道吗?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尤其是在这个该死的世道上,我们失去了一切,父母、妻子、孩子、朋友,每天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活着,好累,真的好累,其实我也怕死,我也不想死,但我一想到我能见到的妻子跟孩子,我反而想得到解脱,很抱歉,不能在跟着您了,您是个好人,您比我在末世中遇到的所有人都有人情味。

    您不会因为我们是一群无用的废物而嫌弃我们,抛弃我们,不然您不会把我们从兰北城带出来,我们真的知足了。”

    马库斯此时已经是满脸的泪痕,这个满脸胡子的壮实男子其实是个感情很丰富的人,他但其跪下握着艾伦那只满是血的手道:“兄弟,我对不住你们。”

    艾伦此时脸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了,他笑着摇摇头道:“不,马库斯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你做得很好,真的。”

    马库斯突然捂住脸放声大哭起来,哭得像个孩子,他们这些人很早就在一起了,一起在末世中挣扎,一起来到兰北城,又一起跟随楚天羽掏出兰北城,虽然他们这些人算不上什么好人,在兰北城的时候他们也会欺凌弱者,残杀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甚至是干出*女人的事来,但这些不能怪他们,怪只能怪这个该死的末世,当道德、法律彻底崩溃后,当他们失去所有的亲人后,埋藏在心底的兽性就被彻底激发了,他们需要发泄,不然他们会疯掉,而发泄的手段就是杀戮在杀戮,他们需要用鲜血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杀戮就像是毒品一般可以让他们暂时忘记失去一切的痛苦。

    石山理奈也是满脸的泪痕,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坐在一辆车上,但很快就失去了他们。

    楚天羽仰起头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他看着蔚蓝的天空,还有那炙热的朝阳突然怒吼道:“兄弟们走好。”

    说到这楚天羽转过身拿过一把长矛,刺穿了艾伦的头颅,这是他唯一能为艾伦他们做的。

    马库斯擦着眼泪,拿起自己的长矛刺穿了另外一个人的头颅,于此同时也高喊道:“兄弟们走好。”

    四个人就这么被刺穿了头颅,彻底的失去了他们的生命,但每个人脸上都是解脱的神色。

    如此悲壮的一幕,让剩余的人忍不住长啸道:“兄弟们走好。”声音久久在天空中盘旋着,在告慰着艾伦他们的灵魂。

    楚天羽坐在地上连沉入水,他很清楚只要有战争就肯定会有死亡,但当他真正的经历过战争后,他却发现自己远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他还是没办法面对这份残酷的生离死别。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楚没想到你还活着。”

    楚天羽侧头看去,看到了站在他旁边的安德烈道:“想不到你没死。”楚天羽一直以为安德里也死在了丧尸的屠城中,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他,他就是被困的人,只有一个人,并没有同伴。

    安德烈一屁股坐下,把弓箭放到一边看着天空道:“从松洛城离开后我就离开了兰北城,那个地方让我感到恶心,对不起,在松洛城时没帮到你。”

    楚天羽伸出手拍拍安德烈的肩膀道:“不,你帮我了,如果不是你引爆了最后两栋建筑,我估计就死了。”

    安德烈当时私自帮楚天羽引爆最后两栋建筑的时候他是知道的,当时的情况安德烈完全可以扬长而去,他是这么做了,但在临走前还是帮了楚天羽最后一个忙,虽然安德烈不引爆最后两栋建筑为楚天羽拖延时间,他依旧可以靠隐逸技能逃生,但是楚天羽还是要感谢安德烈,他跟兰北城的那些人不一样,他的良知还在。

    安德烈自嘲一笑,显然不认为自己当时帮了楚天羽多大的忙。

    楚天羽再次拍拍安德烈的肩膀道:“跟我一起吧。”

    安德烈一愣道:“你的意思是,你愿意让我加入到你的团队?”

    楚天羽看看自己剩下的二十来个手下自嘲道:“我这算什么团队,就剩下二十来个兄弟了。”

    安德烈安慰道:“楚有战争就有死亡,这是没办法避免的,你得适应。”

    楚天羽点点头道:“我会适应的。”

    安德烈没在说话,他知道楚天羽需要一个人待一会。

    当天车队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就留在了加油站这里,楚天羽得安葬艾伦他们,也需要补充燃油,最主要的是他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能让自己消沉下去,他得带着大家好好的活下去,如果他一蹶不振,所有人都会死。

    赵浩成坐在一边轻声道:“没想到他还是个重感情的人。”

    窦芷怡看着赵浩成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赵浩成看着蔚蓝的天空道:“如果他不是个中感情的人,就不会这么难受了,他失去了他的手下、朋友、兄弟,他很难过。”

    窦芷怡看着不远处的楚天羽没有说话,今天这场战争的残酷看,让她现在还有心有余悸,她也终于认识到战争的惨烈。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