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阴损
    楚天羽一到还不等坐下,眼镜就急道:“楚哥坏事了,孙云平那王八蛋联系了静海市所有销售肉类的公司、超市,甚至是菜市场的肉贩,所有人都不会从我们这里购买任何肉类!”

    楚天羽坐下后皱着眉头道:“这孙云平有这么大的能耐?他一句话就能让所有人都不买我们的肉?”

    眼镜苦笑道:“楚哥你忘了?孙云平可是静海市最大的肉类批发商,没有之一,他控制着静海市三分之一的肉类市场,现在他放出话来,谁敢不听?谁不听就是跟他对着干,超市还有那些摊贩生怕孙云平以后不给他们供货,自然是要听他的,而其他的肉类批发公司规模都没办法跟孙云平抗衡,一旦孙云平向他们施压,他们根本就承受不住,在说了,孙云平他们清楚是什么人,得罪不起,而咱们那?名不见经传,两权相害取其轻啊楚哥。”

    楚天羽暗骂一声王八蛋,现在他算是知道孙云平要干什么了,这王八蛋摆明了是想拖死自己,他很清楚自己养殖场的牲畜繁育快、生长快,用不了多久就能出栏,他现在放出话来,让所有人不能买自己养殖场出产的肉类,没人卖,牲畜就要继续放在养殖场养殖,成本会成直线上升,要知道这些牲畜每天吃的可不少,在加上人工,一天两天行,时间一长,任谁也扛不住啊。

    就算把这些牲畜宰杀了,但是放在那?冷库就那么一个,随着宰杀的牲畜增多,肯定是存放不了这么多的,楚天羽只有两条路,要么把这些肉销售出去,要么就自己建冷库,或者租冷库。

    前者肯定是行不通的,孙云平已经把路给楚天羽堵死了,正如眼镜所说的,孙云平是静海市最大的肉类批发商,没有之一,他控制着静海市三分之一的肉类供应,他现在放出话来,谁敢不听?他们知道孙云平是谁,可不知道楚天羽是谁,两权相害取其轻啊。

    而第二条路同样是死胡同,建了冷库或者租有什么用?肉不还是挤压着销售不出去,孙云平这摆明了是要拖死楚天羽,这么耽搁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天羽非得破产不可,他要咬牙硬抗,首先资金没有那么多,其次就算是借款,最后也还是破产这一条路,现在除非楚天羽把技术交给孙云平,不然他是不会罢手的,孙云平这摆明了是非要得到楚天羽手里的技术。

    孙云平彻底断了楚天羽的销路,他掌握的技术在好,在先进也是白搭。

    楚天羽想到这道:“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肉销往其他的省市?”

    眼镜苦笑道:“楚哥,这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度可不小,其他省事同样有孙云平这样的人,你说是跟他们合作还是不合作?要是他们也盯上你手里的技术怎么办?就算不想获得你手里的技术,但他们又凭什么跟我们合作,要知道他们都是有固定合作的养殖场的,合作多年,为什么不在跟他们合作而跟我们合作?就因为我们的肉便宜质量好?

    楚哥看起来是这样,但这肉类批发公司跟养殖场都是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利益链的,一旦他们跟我们合作,就算老板同意,底下人也不会同意,因为会损伤他们的利益,回扣您知道吧?这就是其中一种利润。

    在有我们在其他省事人生地不熟的,没人帮忙,估计连见那些老板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这事难度很大。”

    楚天羽真是犯愁了,现在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办那?眼睁睁的看着养殖场黄掉?楚天羽不忍心,可现在真是无路可走了。

    楚天羽看着眼镜突然一咬牙道:“妈的,行,就跟孙云平耗上了,我还就不信了。”

    眼镜道:“楚哥您打算干嘛?跟他这么硬扛着可不是个事啊,我们现在没那么多资金了,就我们手里这点钱,恐怕两个月都坚持不下来。”

    眼镜这话说得没错,现在楚天羽的摊子是铺开了,人吃马喂都是钱,还要付给正丰堡负责养殖的人工钱,一笔笔算下来,就楚天羽现在这点家底还真抗不过倆月去。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钱的事我去想办法。”

    眼镜突然恶狠狠的道:“特么的孙云平不地道,我们也别跟他讲什么规矩,干脆我让几个人去绑了这王八蛋,好好吓唬吓唬,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特么的也不是好惹的。”

    楚天羽皱着眉道:“不能这么干,记住了我们现在走的是正道,不能在用你们那些歪门邪道,知道吗?”

    楚天羽可不想眼镜这些人在去干老本行,他得带着他们走正道,这是他答应翟老六的,他不想看到眼镜这些人最后也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并且如果一旦让眼镜他们这么干了,那他楚天羽成什么了?第二个翟老六吗?楚天羽可不想当这样的人。

    眼镜急道:“楚哥不摆平孙云平,我们会被拖死的,你弄来多少资金都没用啊,这治标不治本。”

    楚天羽苦笑道:“我当然知道,但是现在我们想不到怎么对付孙云平,只能先跟他耗着,慢慢想办法,钱的事我去解决,眼镜你记住了,千万不能干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你们翟总把你们托付给我,是让我带着你们走正道,而不是让你们继续混下去,最后落到他那般地步,知道吗?”

    眼镜无奈的叹口气道:“楚哥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做那些事,也不会让手底下的弟兄在去干那些事,我们得堂堂正正的做人,堂堂正正的赚钱。”

    楚天羽点点头道:“好,先这样,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有事我给你打电话,对了,你通知下刀子他们,让他们务必把养殖场看好了,千万别让孙云平这王八蛋在弄出点什么事来!”

    眼镜重重点点头道:“放心吧楚哥,这事交给我吧。”

    晚上楚天羽坐在谭雅茵的病床前发呆,谭雅茵道:“你怎么了?有事?”傻子都看得出来楚天羽脸上写着我有事倆字。

    楚天羽可不想把这些糟心的事说给谭雅茵,说了也没用,只会让她担心,便道:“没事,就是今天有点累了。”

    谭雅茵看着楚天羽道:“要不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一个人没事的。”

    楚天羽道:“你自己一个人可不行,腿还打着石膏不能动。”

    谭雅茵侧过身笑道:“看你心情不好,要不我给你学傻子说话吧?”

    楚天羽笑道:“好啊!”

    谭雅茵立刻道:“好啊!”

    楚天羽感觉不对劲了,看着谭雅茵道:“我去,你坑我。”

    谭雅茵一边笑一边道:“我去,你坑我。”

    楚天羽是苦笑连连,没办法说了。

    谭雅茵则是笑个不停,眼泪都下来了,过了好半天才止住笑道:“你这个大傻子现在心情好点没?”

    楚天羽摇头苦笑道:“更糟糕了。”

    ………………

    病房里陷入黑暗中的时候楚天羽从行军床上坐起来,看着睡梦中的谭雅茵轻声道:“我会治好你的腿,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要是成为瘸子可就不好了。”

    说到这楚天羽站起来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他得去末世找到治好谭雅茵腿的办法,也得找到资金,让养殖场继续运营下去,然后想到有效的办法把孙云平一脚踹倒。

    另一边孙云平还在办公室里,他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双脚架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

    白寒坐在他对面笑道:“孙总您这招很啊,非得拖死楚天羽那小子不可,到时候他没钱了,还是得乖乖交出手里的技术。”

    孙云平冷笑道:“那小子就特么的是个蠢货,我给他一千万他竟然拒绝了,行,给脸不要,我特么的这次就让他好看,跟我孙云平斗?老子经商的时候他特么的还穿开裆裤玩尿泥那。”

    白寒看似木讷,但却是个很会来事,也很会说话的人,立刻奉承道:“那是,那是,也不看看孙总是谁,跟您斗?你伸伸小拇指局能按死他。”

    白寒说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担心楚天羽最后走投无路了也没必要把技术卖给孙云平吧?要这技术的人多了去了,并且会给更高的价格。

    但这话白寒是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会让孙云平不高兴,他才不想惹孙云平讨厌。

    孙云平对楚天羽手里的技术是势在必得,看着窗外的夜色道:“那小子还能耗多久?”

    白寒想了下道:“他那点家底我们都查清楚了,撑死也就是两个月的事。”

    孙云平站起来走到窗前俯视着夜色中的静海市冷笑道:“妈的,你说你早点把技术卖给我不好吗?拿着一千万你可以去逍遥快活,现在好了吧,肉卖不出去,全压在手里,你没钱给工人发薪水,到时候他们闹起来,我看你怎么收场?傻叉!”

    白寒坐在一边陪着笑脸,心里感叹孙云平这家伙手段够狠的,这是把楚天羽往绝路上逼啊。

    与此同时楚天羽进入到了末世中。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