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瞎啊?
    对于翟颖的古灵精怪楚天羽表示相当头疼,这丫头实在是太早熟了一些,并且出语惊人,高中还没毕业,竟然就想着拉自己去开房,这也太开放了一些吧?

    不过转念想想这个年代别说翟颖这些高中生了,小学生都开始谈恋爱了,所以翟颖清楚男女之间的事在正常不过,在有看看她的生长环境吧,老子翟老六是一方大佬,玩伴则是刀子、大狗这些社会人士,翟颖整天跟着这些人混,要能学好才叫怪事了。

    翟颖揉着自己的头不满的看着楚天羽道:“在打我的头,我就……”说到这翟颖眼珠子乱转,显然没想什么好事。

    楚天羽看着翟颖道:“你就怎么样?”

    翟颖突然扑过去,把楚天羽扑倒在床上嘻嘻笑道:“我就把你吃掉。”说到这她竟然飞快的俯下身一口咬住了楚天羽的耳唇。

    不管男女,耳唇都想是相当敏感的部位,楚天羽的耳唇一被翟颖咬住立刻浑身哆嗦一下,还不等楚天羽有所反应,翟颖竟然胆大包天的伸出粉嫩嫩的小香舌在楚天羽的耳唇上舔了一下,楚天羽立刻感觉身体跟过电似的酥麻一片,顷刻间呼吸就有些急促。

    楚天羽可不想干出点什么禽兽的事来,赶紧把翟颖推开呵斥道:“别闹,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说实话此时楚天羽很是尴尬,刚才被翟颖撩拨得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自己这么大的人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撩拨成这样,定力也太差了吧?自己刚才想的都是什么啊?太邪恶了吧?

    翟颖满不在乎的道:“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是我男人,知道吗?所以我碰你,或者你碰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说到这翟颖挥舞着小拳头恶狠狠的道:“我会一个个把你身边那些老女人都赶走,你身边唯一的女人只能是我!”

    “啪”的一声,楚天羽一巴掌拍在翟颖光洁的额头上不耐烦的道:“满嘴胡说八道什么?走了,出去吃饭。”

    说完楚天羽迈步先出去了,翟颖的话让他感到头疼得厉害,偏偏还拿这丫头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跟她讲道理吧,她跟你耍无赖,你跟她耍无赖吧,她跟你讲道理,总之翟颖这丫头实在是太难缠了,以后她男朋友可有罪受了,遇到这么个主,还不得被折腾出心脏病来啊?

    翟颖揉着头气呼呼的道:“楚天羽你在打我的头,我就跟你拼了。”

    翟颖说是这么说,还是出了屋上了楚天羽的车。

    距离清明没几天了,静海市的气温也终于不在那么冷了,不过依旧不怎么暖和,但哪怕是这样依旧没办法阻止一些爱美的姑娘换上了裙装,看到这些姑娘冻得身体瑟瑟发抖,楚天羽都替她们感觉冷。

    翟颖坐在副驾驶发现楚天羽正在看路旁穿着裙装的女子,立刻不满的道:“喂楚天羽你是不是瞎?你是不是瞎?你告诉我?”

    楚天羽侧头看着翟颖道:“你才瞎。”

    翟颖气呼呼的道:“那些老女人有什么好看的?你身边坐着个青春无敌的美少女你不看,你去看那些老女人,你说你是不是瞎?早知道我也穿裙子了。”

    楚天羽再次给了翟颖一巴掌,不爽的道:“在胡说八道我就把你卖到山里去。”

    翟颖不怒反笑道:“你舍得吗?我这么漂亮,你就舍得把我卖到山里去给别人当媳妇?”

    楚天羽的头很痛,也很无语,知道论斗嘴,自己根本就不是翟颖的对手,只能叹口气开着车赶赴餐厅。

    苏允君是很喜欢西餐的,感觉西餐厅更有情调,也更安静,不会跟中餐厅那般喧哗、吵闹,她是个喜欢安静的女孩,但是翟颖却是恰恰相反,这丫头就喜欢热闹,那热闹就往那去,所以楚天羽只能选了一家档次在静海市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中餐厅。

    雅间不是没有,而是翟颖不让定,她就喜欢坐在大厅享受那份喧哗、吵闹,不,应该说是热闹。

    此时楚天羽坐在翟颖对面,翟颖打扮得跟个小公主似的,端是明艳照人,此时正在专心致志的研究着吃什么,不听在手中的平板电脑上滑动着,寻找她喜欢吃的。

    四十多分钟后翟颖点的菜总算是上齐了,今天人太多,上菜也是格外的慢。

    翟颖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拖着香腮顾着腮帮子道:“好像少点什么?”

    楚天羽不解的道:“少几道你喜欢的菜?那就点,别跟我客气。”

    翟颖挥动下手中的筷子道:“不是少菜,是而少酒,我这就要走了,还是去异国他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顿饭算是你给我送行,不喝点酒可不行!”说到这翟颖就挥舞着手喊道:“服务员来一瓶茅台。”

    楚天羽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出溜桌子底下去,急道:“喝点啤酒也就算了,你竟然喝高度白酒?”

    翟颖满不在乎的道:“啤酒也算酒?白酒,高度的才够味,你别磨磨唧唧的跟个老娘们似的,今天就喝白酒,不醉不归。”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我开车那,不能喝酒。”

    翟颖撇撇嘴道:“你这人不光瞎,还傻,你不知道现在有代价这个行业吗?告诉你别废话了啊,不然我发飙了,我发起飙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楚天羽实在是拿翟颖没办法,只能陪着她喝,很快周围的食客们就看到了翟颖惊人的酒量,这丫头竟然把白酒当啤酒喝,说干就干,不到半个小时一瓶茅台就没了,第二瓶也喝了一半,大多数还都是翟颖喝的,但她却是面不改色,一点醉态都没有。

    楚天羽今天全是开眼了,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女中豪杰了,翟颖现在就是女中豪杰中的一员,这酒量放倒三五个大男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当翟颖要第四瓶白酒的时候楚天羽是说什么都不干了,能喝也不是这种喝法,这么喝是会喝出事的。

    翟颖感觉楚天羽很是扫兴,但看他坚决不让喝了也是没办法,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楚天羽回了家。

    一到家翟颖就嚷嚷道:“你说你这人是有多没劲啊?这刚喝到那到那,我正高兴那,你就不让我喝了,什么人!”

    楚天羽给翟颖倒了一杯水道:“我这是为你好,喝多了伤身不知道吗?”

    翟颖摆摆手一脸嫌弃楚天羽的样子,当然不是嫌弃他的人,而是嫌弃他的啰嗦。

    楚天羽不说话了,坐在沙发上喝茶,翟颖先是回屋换了衣服,换上一身睡裙跑了出来,直接蹦到楚天羽身边盘腿坐下,裙摆下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午后的阳光撒在翟颖的腿上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翟颖抱住楚天羽的胳膊头靠在他肩膀上轻声道:“我就要走了。”

    楚天羽此时有点困,刚才虽然没多喝,但也喝了一些,酒劲此时有些上来了,他点点头道:“我知道你要走了,所以我这几天会尽可能的抽出时间来陪你。”

    翟颖突然抬起头看着楚天羽的侧脸道:“你希望我走吗?”

    楚天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说希望吧,这丫头会伤心难过,说不喜欢吧,她真死活不走怎么办?这可是他父亲的安排。

    楚天羽只能转移话题道:“对了,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妈?”

    翟颖呼出一口气,再次靠在楚天羽的肩膀上道:“我没见过她,我爸说我出生不久她就走了,不知道去那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她回来!”

    楚天羽伸出手揉揉翟颖的头,有些心疼这个小魔女了,从小没有母亲,还不到十八岁父亲又进去坐牢了,一些列的不幸对于翟颖来说太过不公平。

    翟颖轻声道:“其实我不想走,但我也知道我必须走,这是我爸帮我安排好的,但如果你不希望我走,我真的会留下来。”

    楚天羽宠溺的揉着翟颖的道:“人那不能那么自私,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就要求别人为他做出这样、那样的牺牲,我不是个自私的人,所以我不要求你为我放弃你的生活,既然是你父亲帮你安排好的,你就按照他说的做,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会害你,但你的父亲绝对不会伤害你。”

    翟颖仰起头看着楚天羽道:“你会伤害我吗?”

    楚天羽笑道:“当然不会,虽然你这丫头太能折腾,但我还是挺喜欢你这个妹妹的。”

    翟颖突然打开楚天羽让在她头的上手跟一头愤怒的小母狮一般咆哮道:“谁是你妹妹?我说了,我要当你女朋友,必须当,一定当,以后你还得娶我,必须娶,一定要娶。”

    楚天羽的头又开始疼了,很无奈的道:“我们不说这些好不好?”

    楚天羽知道现在跟翟颖说,就算说出花来,也不会让她改变主意,这丫头倔得很,只能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翟颖长大了成熟了,她能明白她现在不是真正的喜欢自己,只是一种依赖而已,这不是爱情。

    翟颖气呼呼的道:“不好!”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