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煎熬
    此时谭雅茵是不但急还气,楚天羽这家伙给自己接尿的时候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这么羞人的事他都能干,怎么让他去买个姨妈巾就这么费劲那?

    看着楚天羽哭丧这脸站在那一动不动,谭雅茵是哭笑不得,最后呼出一口气道:“行,那你回头给我洗裤子吧。”说完躺下去不说话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这下沦到楚天羽着急了,给她端屎端尿这没问题,可衣服怎么洗?拿回家还是拿到租的房子?不管是那,被谁看到都是没办法解释清楚的事,尤其要是被苏允君看到他洗一条裆部染血的女裤,还不得弄死他啊?

    最后楚天羽实在是没办法了一咬牙道:“行,你等着!”说完一溜烟跑了。

    楚天羽自然不会立刻去医院里的超市,而是蹑手蹑脚的溜到急诊,趁着办公室没人的功夫从自己抽屉里拿出口罩带上,感觉这样还是不大安全又跑到车上把墨镜给找了出来,要是就带个口罩也不会引人注意,现在天气还冷,又是晚上,不管男女带个口罩出门都很正常,在说了又是在医院,病菌多,带口罩在正常不过,但他偏偏画蛇添足的大半夜带个墨镜,这可就引人怀疑了。

    超市的阿姨诧异的看着大半夜带口罩、墨镜的楚天羽走过来,很快脸上的诧异之色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警惕之色,显然是看楚天羽不像是好人。

    而楚天羽行踪更是惹人怀疑,贼头贼脑的也就算了,还东张西望的,超市阿姨真有一种立刻报警的冲动,但好在楚天羽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是飞快的跑到女士用品专区买了一大堆姨妈巾,然后趁着超市没人又飞快的跑过来结账,还不等超市阿姨算清楚多少钱,他直接仍出去两百块道:“阿姨这些够了吧?”

    超市阿姨一愣,下意识就点点头,几包姨妈巾也没多少钱,还不等阿姨说话,楚天羽飞快的把这些姨妈巾装到他带来的一个黑色袋子里,然后调头就跑,那样子就好像后边有恶狗撵他一般,跑得是飞快。

    当楚天羽气喘吁吁的回到病房的时候,谭雅茵看到他这样子立刻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他道:“我说楚天羽就买个姨妈巾而已,你用得着把自己搞成这样吗?”

    楚天羽喘着粗气道:“怎么不至于?这可是买那个东西,我长这么大也没给人买过这东西啊,要是被我同事看到,我以后还能在医院抬得起头吗?行了,这东西你自己换吧,我出去等,好了喊我。”

    谭雅茵的双腿虽然能动,但双手跟腰都没问题,换姨妈巾虽然费力一些,但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在有谭雅茵那好意思让楚天羽给她换这东西?

    二十多分钟后楚天羽才回来,往行军床上一坐就长长呼出一口气道:“现在没事了吧?”

    谭雅茵心态出现了极大的转变,从相当不适应已经到适应了,再难的事只要迈出第一步,后边的路也就好走了,她一开始确实是相当的不适应,甚至是抗拒楚天羽伺候她拉撒,可有了第一次后,楚天羽又给她买了姨妈巾,这一步算是走出去了,所以谭雅茵也不跟一开始般那么不好意思、尴尬了。

    在有谭雅茵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说个话脸都能红半天的羞涩姑娘,她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不然也不会前几天在车展问都不带问的,上去就给楚天羽一瓶子了。

    现在在一适应,反到是比楚天羽还放得开。侧着头看着楚天羽道:“喂,你好人做到底呗?”

    楚天羽诧异的道:“还有什么事?”

    谭雅茵笑嘻嘻道:“你看我也住院好几天了,内衣该换了,我回头给你我房子的钥匙,你去把换洗的给我拿来,在把我换下的去拿去好好洗洗呗。”

    楚天羽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这丫头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吧?刚给她接个尿还羞得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急得都要哭了,这才多大功夫竟然让自己给她洗内衣?我去!

    楚天羽看着谭雅茵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你确定?”

    谭雅茵无奈的道:“确定啊,你看我都这个样子了,身边也没什么亲人、朋友,只有你在我身边,所以只能麻烦你了,你不会不管吧?”

    楚天羽很想说不管,但最后一想自己不给她洗,谁给她洗?此时此刻楚天羽真感觉自己上辈子欠谭雅茵的,先是被她打破了头,这又得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现在连内衣都得给洗,唉,自己真是倒霉啊。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行,行,明天我去给你拿,好了没事赶紧睡吧,我是真困了。”

    谭雅茵笑道:“谢谢了啊。”

    看到谭雅茵眉笑颜开的样子楚天羽再一次感觉女人真是一种奇妙的动物,前两天还因为男友的背叛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可这才几天啊?竟然跟没事人似的。

    其实到不是那件事在谭雅茵心里真的过去了,这样的事在大大咧咧的女孩也没那么容易淡忘,只是谭雅茵多年一个人生活在外,是要比其他女孩更坚强,更能把所有委屈、痛苦藏在心中不让别人看出来的,她不想让楚天羽看到她痛不欲生的样子,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如此脆弱的一面,她会在半夜偷偷地哭泣,但是在外人面前她还是那个爱笑、爱说、大大咧咧的谭雅茵。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楚天羽依旧去上班,中午的时候才趁着吃饭的时间开车去了谭雅茵租的房子。

    静海市有一种很小的公寓房,一个房间也就十七八平这样,并不大,但有卫生间、卧室、跟厨房,装修风格也还不错,这种小公寓很受谭雅茵这样虽然漂泊在静海,但收入还不错的女孩喜欢,一个月一千二的房租,她们是可以承担得起的,在有公寓虽然小,但却是独立的,不用她们去跟别人合租,也不用去住那种隔音效果很差的隔断间,最主要的是这样的公寓治安好,物业也不错,几乎是不会租给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并且分为女生公寓,跟男生公寓,这么一拉就更受谭雅茵这些女孩的欢迎了。

    谭雅茵就租了这样一个小别墅,虽然是在女生公寓,但也不是不让男士进去,这又不是大学女生宿舍,只是在这里住的住户都是女性而已,所以叫女生公寓。

    楚天羽进到谭雅茵的房间,发下这小小的房间被她收拾得利利索索,布置得也很温馨,看得出来谭雅茵是个很会搭理自己家的姑娘。

    楚天羽来到抽提前先是找到谭雅茵换洗内衣,满满两柜子都是她的私人物品,上边的抽屉是文胸,下边的是小内内,颜色不同,样式不同,看到这些花花绿绿的小衣服楚天羽感觉身体突然就变得很热,他不是变态,虽然心里当起阵阵涟漪,但还是飞快的拿了几间塞到袋子里就把抽屉关上了。

    不过下一步对于楚天羽来说是更大的煎熬跟考验——她得给谭雅茵洗她刚换下来的那两件。

    其实衣服换下来这么长时间早就变凉了,但是楚天羽一触碰到它们的时候却有一种上边还留有谭雅茵体温的感觉,甚至闻到了属于谭雅茵的幽香,这让楚天羽立刻是心猿意马起来,他这个年纪,对某些事正是索求无度的时候。

    现在在一洗女人这些贴身的衣服要是不胡思乱想,除非是楚天羽身体有问题。

    两件很小的衣服并不难洗,有几分钟也就差不多了,但这几分钟对于楚天羽来说却是度日如年,每一分没一秒脑袋里都是那些少儿不宜的内容,有跟苏允君缠绵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快脑海中的苏允君就变成了谭雅茵,尤其是她那两条长到逆天的美腿更是萦绕在楚天羽的脑海中,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挥之不去。

    终于楚天羽洗完了衣服,但此时的他却出了一身的汗,脸上也是潮红一片。

    离开卫生间楚天羽坐在椅子上擦擦额头上的冷汗感觉给谭雅茵洗那些衣服就是一种巨大的煎熬,回头得跟陪护她的阿姨商量下,问问她是不是能帮谭雅茵洗这些东西,哪怕加点钱也行,这活楚天羽实在是不想干了。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过去了半个多月,不过谭雅茵还是没出院,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谭雅茵伤得很厉害,少说也要住两个月的院,然后还要做康复治疗,所以她住在医院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此时已经是三月末了,眼看着在有几天就是清明了,一到清明正丰堡养殖场繁育出的第一批牧畜就要出栏了,但是楚天羽还没想好怎么打开销路的问题。

    在有就是翟颖的姑姑马上就要到了,这也意味着翟颖将要离开楚天羽远赴异国他乡,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不过这阵子翟颖对楚天羽意见很大,主要原因就是经常看不到楚天羽,不是楚天羽不想回家陪她,实在是谭雅茵那离不开人。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