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恶心的话题
    此时楚天羽也很是尴尬,跟谭雅茵非亲非故的不说,主要是她是女孩,自己一个大男人,她现在这样要方便只能在床上,不可能去卫生间,可不去吧自己尴尬,她也尴尬。

    楚天羽急得直抓头,大半夜的又没地方找人去,外边到是有护士,可他跟骨科的护士并不熟,在有这种端屎端尿的活也不是护士干的,都是家属来,要是全由护士干,首先护士的人手不够,就算够,住院成本可就更高了。

    楚天羽无奈的道:“你腿打着石膏还下了钢钉,不能去厕所,这样我把头转过去,保证不看行不行?”

    谭雅茵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不行。”

    楚天羽急道:“那怎么办?”

    谭雅茵其实已经忍不住了,要是能忍住也不会大半夜的喊楚天羽,眼看着就要尿裤子了,她这么大一姑娘如果尿到裤子里首先她自己接受不了,其次还得换,谁给她换?还不是楚天羽?

    谭雅茵最后也是没办法了道:“你保证不看”

    楚天羽立刻伸出三根手指道:“我发誓,我保证不看。”

    谭雅茵擦了擦眼泪委屈道:“好吧,你可别看啊。”显然还是不放心。

    楚天羽点点头,赶紧弯着腰,一手放在谭雅茵的腰下把她抬起来,把便盆放到了她屁股下,然后就准过身道:“你脱吧,好了喊我一下,我把你放下来。”

    谭雅茵的双腿现在肯定是动不了的,但双手却没问题,她强忍着心中的羞涩、尴尬把裤子拽了下去,然后才道:“好了。”

    楚天羽侧着头轻轻把谭雅茵放下,没过多久就听好“哗哗”的水声,楚天羽是感觉尴尬无比,谭雅茵同样也是如此,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

    过了好一会谭雅茵才轻声道:“好了。”

    楚天羽赶紧再次抬起她的腰让她把裤子拽上去,等她说好才转过头抽出便盆出去了,谭雅茵立刻用被子把自己的头盖住,哽咽的道:“羞死人了,羞死人了。”

    事情确实是这样,一个没结婚的大姑娘,让一个不是她男友的人给她端尿、端屎她那受得了?就算是亲人病得起不来床都不好意思让自己的亲人给自己端屎端尿,这事关一个人的尊严,以及最**,最私密的生理问题。

    楚天羽回来后看到谭雅茵蒙着被子,感觉很是好笑,但却没说话,知道她非常不好意思。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早上楚天羽肯定要去急诊上班,不可能陪在谭雅茵身边,但让她一个人待在病房里楚天羽实在是不放心,便让朱新月给他找了个护工,是个四十多岁的女子,当天就去谭雅茵身边照顾她,这楚天羽才算是放心。

    晚上楚天羽买了饭菜来到谭雅茵的楼上,跟护工交班后就让她先回去了,请护工也不能让人家24小时都陪着谭雅茵,钱给得在多,人家也受不了啊,所以护工是白天照顾谭雅茵,晚上则是楚天羽,不过楚天羽值夜班的时候护工也会晚上照顾谭雅茵,第二天在回去休息,换楚天羽。

    楚天羽把可以夹在病床上的小桌子放好,把买来的菜跟饭放上去后道:“吃吧。”

    谭雅茵看着楚天羽道:“我没胃口,不想吃。”

    楚天羽有些着急道:“那可不行,人是铁饭是钢,怎么能不吃饭那?更何况你伤得这么厉害更需要补充营养了,你看我专门给你买的排骨汤,快趁热吃。”

    谭雅茵有些暴躁的道:“说了不吃,你怎么那么啰嗦。”

    楚天羽皱着眉头看着谭雅茵道:“你怎么回事?又跟我耍小脾气是不是?”

    谭雅茵猛的盖上被子在里边喊道:“对,就是跟你发脾气,你受不了就走,我不用你照顾。”

    中间病床的女子冲楚天羽招招手,示意他过去,楚天羽好奇的走过去道:“大姐有事?”

    女子笑着小声道:“你女朋友不吃饭,是怕接大手,不管是让谁给她接,她都不好意思,所以才不想吃,还冲你发脾气。”

    楚天羽一下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他很理解谭雅茵的心情,毕竟他也是大夫,别说谭雅茵了,就算是别的人也不好意思让别人给他端屎端尿,就算是亲人也是这样,因为事关一个人的尊严问题。

    楚天羽叹口气跟女子道了谢,来到谭雅茵跟前把她盖在头上的被子拉开道:“还不吃?”

    谭雅茵赌气道:“不吃。”

    楚天羽点点头,压低声音道:“你应该知道我是医生,现在那我就以一个医生的身份跟你说说不吃饭的严重性。”

    谭雅茵捂住耳朵道:“不听,不听。”

    楚天羽哪管她听不听,继续道:“不吃饭那是个正常人都知道得饿死,那滋味可不好受,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因为你都知道这些,我说的重点是你不吃饭就不会排便,长期不排便你知道会有什么很严重的后果吗?”

    谭雅茵下意识就道:“什么后果?”说到这立刻脸一红,再次捂住耳朵喊道:“不听,不听,你别说。”

    楚天羽笑笑继续道:“长期不排便会导致肛门萎缩,人体的各个器官打个比方来说吧,就像是机器,你也知道机器长期不使用就会生锈,会用不了,人的各个器官也是如此,肛门自然不会例外,一旦一个人长期不排便,肛门就会出现萎缩,到那个时候那就得接受治疗,医生会用手指伸进去做一些扩肛的动作,帮助肛门括约肌活动,然后……”

    谭雅茵猛的喊道:“楚天羽你怎么那么恶心?说的这都什么啊?”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道:“恶心?这不恶心啊,我说的都是很正经的医学治疗话题,不猥琐也不恶心。”

    谭雅茵急道:“你……”

    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楚天羽了,因为楚天羽说得没错,这都是很正经的话题,如果她在说什么,说明她想歪了,是个心灵猥琐的女孩。

    楚天羽坏笑道:“你总不想接受这样的治疗吧?”

    谭雅茵当然不想,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怎么可能愿意接受这样恶心,甚至是有些邪恶的治疗,当然这些治疗并不恶心,更不邪恶,但得分谁来看,作为医生自然不会这么想,但是谭雅茵会这么想,毕竟那是相当**的部位,尤其是对于一个女孩来说。

    谭雅茵烦躁道:“我吃,我吃,楚天羽警告你不许在说那些恶心的话了。”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道:“好,你吃吧。”

    谭雅茵怎么不饿?早就饿了,现在也决定要吃了,立刻不顾及自己的吃相狼吞虎咽起来,她也是有意这么做,就是要破坏自己的形象,等到真要解大手需要别人给她接的时候,心里才能好过一些。

    谭雅茵吃饱喝足,楚天羽立刻把东西都收拾好,旁边的大姐笑道:“姑娘看你男朋友对你多好,你可别跟他发脾气了啊。”

    谭雅茵立刻急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楚天羽耸了下肩膀也不说话,转身把餐盒这些东西拿去仍了。

    大姐笑道:“姑娘就别生气了,不是你男朋友这么伺候你啊?给你端屎端尿,晚上还得在这陪你一夜,我跟你说,这样好的男孩可不多了,你要珍惜啊。”

    谭雅茵一愣,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出神了。

    不多时楚天羽回来了,坐在谭雅茵身边递给她一本小说道:“看看打发下时间吧。”说完他自顾的拿起自己的书看了起来,但楚天羽看的不是小说,而是医学书籍,作为医生他很清楚要随时给自己充电,关注医学界一些新药、新技术的动态,这样才不会被人拉开差距,现在也没什么事,正好看看书。

    谭雅茵发现楚天羽专注看书的样子比他平时更帅了,男人最帅的时候就是专心做一件事的时候。

    很快谭雅茵就摇着头红着脸,心道:“我想这些干什么?”

    夜深了后病房里传来呼声,楚天羽递给谭雅茵一样东西道:“把这个带上。”

    谭雅茵看着手里的两个耳塞心里暖暖的,她不得不承认楚天羽是个很细心的男人,担心病房里有人打呼噜影响她的休息,就买来了耳塞。

    在想到自己的男友,跟楚天羽一比,谭雅茵感觉他就没办法跟楚天羽比,就是个人渣,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就想着怎么花言巧语的想占有自己,那会这么体贴?最后更无耻的是给自己下药让别的男人糟蹋自己,他就不是人。

    谭雅茵轻声道:“谢谢。”

    楚天羽微微一笑道:“不客气。”

    楚天羽把行军床放好,躺了下去,病房里的灯也关了,夜色中谭雅茵没有睡,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凌晨的时候谭雅茵再次红着脸喊道:“楚天羽,楚天羽!”

    楚天羽睡得很轻,立刻睁开眼道:“怎么了?要上厕所还是那里不舒服?”

    谭雅茵摇摇头红着脸道:“都不是。”

    楚天羽诧异的道:“那你是怎么了?”

    谭雅茵红着连指着自己的肚子道:“我肚子疼。”

    楚天羽立刻爬起来到谭雅茵身边关切的道:“那里疼?怎么个疼法?是牵扯痛,还是撕扯痛?或者是那种丝丝啦啦的疼?”楚天羽的职业病犯了。

    谭雅茵红着脸很不好意思的道:“都不是,就是女人要来那个了,所以就会疼,你能不能帮我去买点那个?”

    楚天羽立刻摇着头道:“我不去。”

    楚天羽一个大男人那好意思大半夜的跑去超市给女人买那东西?这也太丢人、太尴尬了吧?楚天羽表示接受不了。

    谭雅茵急道:“你给我端尿都行,买个那东西怎么就不行了?”

    楚天羽哭丧这脸道:“端尿没问题,可你让我一个大男人去给女人买那东西实在是太丢人了吧?在说现在还是大半夜的,我还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要是被我同事看到,我以后那还有脸见他们?”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