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伤势严重
    顾静发现楚天羽满脸诧异之色,立刻急道:“楚大夫赶紧的吧,患者情况很不好。”

    躺在楚天羽面前的正是刚分开没两天的谭雅茵,此时的她躺在担架床上,身上有大片的血迹,双腿上不但有大片的血迹,更是以非常古怪的姿势摆放着,让人一看就会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正常人的腿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姿势的。

    都不要去拍x片楚天羽就能看出谭雅茵的双腿绝对是胫腓骨骨折,甚至是粉碎性骨折,他知道不能耽搁立刻道:“把床头b超推来,快。”

    谭雅茵伤成这样明显是从高空坠落导致的,双腿的伤虽然很严重,但却不会在短时间能要了她的命,所以楚天羽没让顾静立刻把她送到放射科去拍x光片,而是先要床头b超,他怕谭雅茵腹腔的脏器有问题,一旦腹腔脏器出现破裂,很快就会要了谭雅茵的命,所以现在要确定她腹腔脏器有没有问题。

    很快顾静就把床头b超推了过来,楚天羽立刻给已经昏迷过去的谭雅茵做腹部b超,很快楚天羽就长出一口气,谭雅茵的腹腔脏器现在看来没有什么问题。

    楚天羽立刻道:“送她去ct室,头,胸腔、全腹都要拍,还有颈椎、胸椎、腰椎也要拍,然后送去放射科双腿正侧位,快去。”

    虽然腹部b超显示谭雅茵的腹部没有问题,但现在没问题,不代表一会没问题,很多时候病人的病情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变化的,假设脑梗的患者,很可能刚送到医院的时候拍头部ct没有任何问题,但在过几分钟再拍就会检查出脑梗,绝对不是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没事,就证明以后也会没事的,所以很多病人都会反复的检查ct,就是要及时的发现患者的病情进展情况。

    谭雅茵的情况也是如此,没人敢保证现在她腹腔内的脏器没问题,以后就永远没问题,所以还要查一个ct,这样最稳妥,不会耽误给她治疗。

    在有就是颈、胸、腰椎也要好好查查,一旦有问题,那就更麻烦了。

    顾静立刻带推着谭雅茵去了,楚天羽摘下口罩走了出来,外边站着两个警察,是来了解情况的,谭雅茵是被路人发现坠楼,然后打了120被送来,出了这样的事警察自然是要到的,得搞清楚谭雅茵是自己坠楼,还是被人推下来的。

    看到楚天羽一出来,其中一个警察邓子华就道:“大夫她怎么样?”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情况不太好,就算头跟腹腔内的脏器以及颈、胸、腰椎没问题,她的腿……”说到这楚天羽没往下说,谭雅茵的双腿伤成这个样子,就算腿能保住,愈合也很可能成为瘸子,甚至以后都没办法走路。

    邓子华叹口气无奈道:“这么年轻啊。”

    楚天羽道:“警察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邓子华苦笑一声道:“现在我们也没搞清楚是个什么情况,前不久我们接到电话,有人发现一个女孩从万宝酒店的4楼坠落,我们到现场的时候人已经被送到医院了,就跟了过来,具体怎么回事,得等那女孩醒了问她。”

    楚天羽点点头没在说话,现在他也想搞清楚谭雅茵怎么会无故坠楼,她是自杀楚天羽是不相信的。

    楚天羽转身来到办公室给骨科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拍个人下来会诊,谭雅茵的腿伤得可不轻啊。

    二十多分钟后顾静推着谭雅茵回来了,顾静把ct跟放射科医生的话转达给楚天羽到是让他长出一口气,谭雅茵的头、胸腔、腹腔内的脏器已经颈、胸、腰椎都没问题,不过双腿却是胫腓骨骨折,很重,这样严重的伤势手术是肯定要做的,术后谭雅茵闹不好要变成瘸子,实在是她双腿伤得太严重了,甚至可能她在也站不起来了。

    正好骨科的大夫也来了,楚天羽让他先看看谭雅茵,又把x光片拿给他看,骨科的意见跟楚天羽一样,谭雅茵必须得立刻手术,但手术得有家属签字,楚天羽很清楚谭雅茵的父母在外地,现在她在静海市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男朋友了。

    但谭雅茵的手机却没在身上,这可让楚天羽为难了,骨科的人还在催他赶紧找家属,楚天羽一咬牙道:“字我来签。”

    前来会诊的骨科大夫诧异的道:“你签?小楚你是她什么人?”

    楚天羽苦笑道:“朋友,她父母不在静海,要赶来最快也得明天早上,她在静海也没亲人,我签吧,出什么事我负责,先给她手术要紧。”

    楚天羽都这么说了,骨科会诊的大夫也没在说什么,他同样清楚谭雅茵必须尽快手术。

    楚天羽先去住院处给谭雅茵交了五万的住院费,然后才回到急诊,而谭雅茵已经被推去手术室了。

    顾静跑过来道:“楚大夫你认识那姑娘?”顾静可是知道楚天羽给谭雅茵交了住院费的事。

    楚天羽苦笑道:“认识,算是朋友吧。”

    这时邓子华拿着个包过来了,递给楚天羽道:“这是那姑娘的包,我们在万宝酒店408房间找到的,开房的人是她,不过服务员说还有个男的跟着她进了房间,从监控录像上来看,他们进去后没多久这姑娘就坠楼了,而那个男子则立刻离开,现在我们正在找他。”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是不是那个男的把她推下去的?”

    邓子华点点头道:“有可能,不过还得等她醒了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好吧。”

    第二天交班查房结束后,楚天羽把自己的病人都安置好就去了骨科,找到昨天给谭雅茵做手术的大夫顾建国道:“顾主任我那朋友情况怎么样?”

    顾建国叹口气道:“小楚啊,你那朋友命是抱住了,但这腿可不好说啊,估计要瘸啊。”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立刻急道:“会瘸?顾主任能不能想点别的办法,她还这么年轻啊。”

    顾建国无奈的道:“她双腿伤得实在是太严重了,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了,实在是没办法可想了,这事啊你先别告诉她,我怕她接受不了,毕竟太年轻了。”说到这顾建国长长叹口气,拍了下楚天羽的肩膀转身走了。

    而楚天羽则是眉头紧锁,心里烦得不行,谭雅茵能接受得了吗?她就是靠腿吃饭的,成了瘸子这模特还怎么当?当不成模特她以后靠什么为生,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万一她接受不了想不开怎么办?

    想到这楚天羽长长叹口气,决定这事先不给她说,等她好点的找个机会在告送她。

    楚天羽迈步来了谭雅茵的病房,她还在睡,楚天羽也没叫她,坐在床旁的椅子上看着谭雅茵憔悴的脸庞是连连叹气,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跟楚天羽也是有说有笑的,谁想就这么两天她就成了这个样子,人生啊还真是变化无常。

    楚天羽是连连唉声叹气。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谭雅茵终于是醒了,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五官扭曲成一团痛苦的*道:“疼。”

    楚天羽赶紧按了下镇痛泵,她伤得这么厉害,手术可不小,手术越大创伤就越大,术后不疼才怪,但好在麻醉科的大夫给她下了镇痛泵,疼的时候按一下,就会有止痛药进入她的身体达到止痛的目的。

    过了一会谭雅茵终于是不那么疼了,睁开眼看看周围道:“我这是在那?”

    楚天羽赶紧道:“在医院,你感觉怎么样?”

    谭雅茵看到楚天羽诧异的道:“你怎么在这?”

    楚天羽苦笑道:“你昨天被送到急诊,正好我值班,我也是刚下班过来看看你。”

    谭雅茵轻声道:“谢谢你来看我。”说到这她突然发现她打着石膏还被吊起来的双腿立刻急道:“我的腿怎么了?”

    楚天羽赶紧安抚她道:“你的腿摔伤了,昨天做了手术,你放心手术很成功,你的腿没事,放心。”

    听到自己的腿没事谭雅茵立刻是不那么紧张、激动了。

    楚天羽看她情况稳定下来便道:“昨天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就从窗户那掉下来了。”

    楚天羽不说这问题还好,一说这问题谭雅茵立刻情绪激动起来,捂着双耳大喊大叫道:“你不要问我这些,不要问,别问。”

    此时谭雅茵脸上全是痛苦不堪的表情,就好像是想起了昨天做的噩梦一般。

    看到她这样楚天羽是更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但现在她情绪激动成这样,楚天羽只能安抚道:“好,好,我不问,你把手拿下来,还输着液那。”说到这楚天羽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轻轻往下放,一边放还一边哄她,就跟哄孩子似的。

    终于把谭雅茵安抚好,而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此时的她就跟丢了魂似的,看得楚天羽很是不忍,好端端一个漂亮女孩,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才让她变成这样?

    楚天羽几次想问,但最后都忍住了,生怕问出来在让谭雅茵情绪激动起来。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