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出院
    病房里斐静怡跟楚天羽倆人跟斗鸡似的瞪着对方,谁也不认输,瞪得眼睛都疼了,但还是不罢休,依旧瞪着对方,一副谁要是先眨眼谁就属的架势。

    楚天羽眼泪都下来了,实在是要坚持不住了,突然道:“孙局您怎么来了?”

    斐静怡下意识就回头去看,楚天羽立刻偷偷眨眼,飞快的擦了下眼睛,继续瞪着斐静怡。

    斐静怡立刻就发现自己被骗了,当她转过头怒视着楚天羽的时候忍不住就眨了下眼,眼泪也下来了,楚天羽立刻拍着手大笑道:“你输了。”

    斐静怡瞪着楚天羽道:“你要脸不要脸?骗我也就算了,还有你幼稚不幼稚,谁跟你比不眨眼的时间长了?”斐静怡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却很是发虚,倆个人虽然谁都没说谁先眨眼谁就输,但在斐静怡的心里她就是这么认为的。

    楚天羽撇撇嘴道:“切。”

    斐静怡怒视着楚天羽道:“你这人不但坏,还很无聊、很幼稚。”

    楚天羽立刻反唇相讥道:“你不无聊,你不幼稚,坐那跟我瞪眼玩。”

    斐静怡烦躁的摆摆手道:“懒的搭理你。”说到这自顾的靠在床上玩手机去了。

    楚天羽也不搭理斐静怡,看看表下午两点多,索性午睡去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斐静怡也走了,谭雅茵盘腿坐在床上正美滋滋的吃着橘子,这橘子可不是她买的,而是金辉他们给楚天羽买的。

    楚天羽看到吃着橘子的谭雅茵道:“你啊还真不客气,把我打成这样,不给我买水果也就算了,还吃我的。”

    谭雅茵笑道:“别那么小气嘛,不就吃你点橘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还有,别老说我打你的事,那都是误会,别说我了,换成谁看到你趴在一个女孩身上也会往歪处想。”

    楚天羽无奈的揉揉眼睛道:“斐静怡走了?”

    谭雅茵立刻八卦的道:“你白天对她做什么了?她脸色可不好,一副被气得嘴都快歪了的样子。”

    楚天羽打个哈欠道:“我可没对她做什么,好了,晚上吃什么?”

    谭雅茵到是给楚天羽买了晚饭,赶紧下地给他拿来道:“我租那房子下边有一家麻辣烫,味道特地道,就给你买了点,还热着那,趁热吃。”

    说实话楚天羽对麻辣烫这东西没什么兴趣,要是涮羊肉的话他会更有兴趣,可谭雅茵都买了,楚天羽也不好意思在麻烦她给自己出去买,昨天跟谭雅茵聊了那么多,两个人之间的误会算是解开了,楚天羽对她印象很好,总之是比对斐静怡的印象要好得多的。

    楚天羽一边吃一边道:“你吃了吗?”

    谭雅茵笑道:“吃了啊。”说到这嘿嘿笑道:“楚大夫求你个事呗?”

    楚天羽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道:“说。”

    谭雅茵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后天晚上你自己一个人在这行不行啊?我男朋友回来了,我想跟他去吃个饭。”

    对于谭雅茵有男友的事楚天羽到没感觉有什么意外的,这么漂亮的姑娘肯定有很多人追求,有男朋友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他现在也没什么大事了,能吃能喝,还能下地的,便道:“你去吧,后天我在住一天没什么事,我也出院了,老这么躺着也难受。”

    谭雅茵立刻欢喜道:“谢谢你楚大夫,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楚天羽调侃的道:“知道我是好人,还把我当流氓打啊?”

    谭雅茵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不是误会吗?您啊,就别说了,好不好,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都是朋友了,以前的事就过去吧。”

    楚天羽笑笑没在说什么,吃了东西看会电视就躺下睡觉了,睡之前还跟苏允君聊了半天,苏东来两口子回来了,苏允君没办法夜不归宿,她家管她还是很严的,没办法,这么大的女孩,还这么漂亮,总不能由着她整天到处疯跑,还夜不归宿吧?

    这到是方便楚天羽了,要是苏允君能晚上不回去,肯定是要去楚天羽的租的那房子的,楚天羽被打成这样怎么去?去了又怎么跟苏允君说?他也想让苏允君担心,所以到现在也没跟她说。

    第二天一早斐静怡还是磨磨蹭蹭的到了,跟楚天羽依旧是关系相当恶劣,倆人不只斗嘴,就是斗气,不过这样两个人到不会感觉太无聊,吵架能有个对手有时候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谭雅茵男友回来的那天,晚上她没来,楚天羽一个人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斐静怡一到就看到楚天羽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正在收拾东西。

    斐静怡一愣,很快就没好气的道:“你这混蛋在医院呆腻了,想出院去干坏事了吧?”

    楚天羽头也不回的道:“是啊,我要去干坏事了,有本事你去抓我啊!”

    斐静怡上前几步瞪着楚天羽道:“你可千万别犯在我手上,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楚天羽一把推开斐静怡道:“我前几天不就犯在你手上了吗?你看我这也没事啊!”

    斐静怡立刻气道:“你……”

    楚天羽看着斐静怡呼出一口气道:“斐静怡不是我说你,你这人啊对我偏见太大,我真不是什么坏人,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这话我给你放这了,不过那我以后可不想在见到你们了,我们啊还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好,遇到你我肯定要倒霉。”

    斐静怡瞪着楚天羽道:“你以为我乐意见你?别臭美了,行,按你说的来,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就算走在大街上也当不认识,不,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楚天羽点点头笑道:“好,就这样。”说完伸出手。

    斐静怡伸出手跟楚天羽击掌为誓,打算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以后就是陌生人,根本就不认识。

    楚天羽先去了急诊,把他那些果篮、牛奶这些东西分给了大家,回到办公室金辉就道:“你小子这么快就出院了?线还没拆那吧?”

    楚天羽笑道:“我是实在住不了了,太无聊了,还是早点出院好,最好有事可干。”

    李吉祥笑道:“你啊,就是闲不住的命,换成是我,我非得住到天昏地老不可,反正是工伤,医院还得给我发工资。”

    向云飞的声音突然响起:“怎么不懒死你那?还住到天昏地老?你这死胖子就懒吧,我告诉你哪怕你遇到这样的事,也别想我给你几天假。”

    李吉祥赶紧站起来,陪着笑脸道:“主任看您说的,我可不是那种人,就算出了工伤我肯定也是轻伤不下火线,继续为广大患者服务。”

    向云飞没搭理这满嘴跑火车的胖子,看看楚天羽道:“小楚没事了?”

    楚天羽点点头笑道:“没事了!”

    向云飞道:“既然没事了,明天就开始上班吧,咱们科实在是缺人啊。”

    楚天羽直接道:“没问题,明天我一早就来上班。”

    舒冰雨就在旁边,面色有些复杂,当初在车展的时候她可也把楚天羽当流氓看了,但最后那?事情跟她想的根本就不一样,楚天羽是在救人,可不是非礼那姑娘,舒冰雨感觉自己当时做的过分了,心里感觉有些对不起楚天羽,想跟他道歉吧,但又拉不下脸来,只能尴尬的坐在那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当时舒冰雨是个什么态度,又是个什么意思,楚天羽早就知道了,他也不想因为这点事跟舒冰雨过不去,实在没那意思。

    楚天羽把自己的东西安置好就开车回家了,好几天没回去得回家看看,翟颖小魔女需要安抚,老妈也得看看,当然楚天羽没跟他们说自己受伤了,只是说单位有事让他出门去开个会,几天就回来。

    到家之前楚天羽把缠在脑袋上的绷带解了下去,这样翟颖跟母亲就看不出自己出事了。

    楚天羽回来了最高兴的自然是翟颖,其次就是陈桂芹了,晚上陈桂芹没去饭店,让赵景波看着,回到家给儿子做了一桌子他喜欢吃的饭菜。

    第二天楚天羽照常去上班,急诊依旧是老样子,忙得很,赶巧的是隔一天就是楚天羽的夜班,晚上五点楚天羽准时到了医院交了班先去病房查了一圈,然后就开始收治疗刚来的患者,今天晚上患者数量稍稍有些多,忙得楚天羽是不可开交。

    到了晚上12点多的时候患者终于是少了一些,楚天羽是长出一口气,终于可以喝点睡了。

    今天晚上楚天羽是坐诊班,也就是不用跟着救护车出去,只要在科里收治患者就行了,出诊班是李吉祥跟金辉,还一个坐诊班则是舒冰雨。

    楚天羽来到办公室一坐下,李吉祥这胖子正好也没出诊,他也没什么事,就拉着椅子凑到楚天羽身边闲聊起来。

    倆人正聊着,顾静突然跑了进来,急道:“楚大夫你赶紧去看看吧,送来个重症患者,很急,也很重,是从楼上跳下来的。”

    楚天羽立刻站起来向外跑,当看到那个患者的时候楚天羽立刻是一愣,怎么是你?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