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欢喜冤家
    静,死一般的寂静,楚天羽穿的是病号服,下半身就穿了一条裤子,可没穿内裤,斐静怡这么一用力拽,是彻底走光了,此时楚天羽就感觉两腿之间凉飕飕的,而斐静怡则是感觉俏脸烫得难受,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发出“啊”的一声惊呼,斐静怡仍下尿壶掉头就跑,楚天羽手忙脚乱的穿裤子,太尼玛的尴尬了,这死女人也太彪悍了,真脱自己裤子啊?

    十多分钟楚天羽靠在病床上喘着粗气,感觉自己今天亏大发了,竟然被斐静怡这死女人看光了,而斐静怡也是又羞又恼,楚天羽这死流氓里边竟然不穿内裤,现在她是连病房都不好意思进去了,只能坐在外边。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中午,斐静怡在不进来也得进来了,因为她的手机响了,而她的手机在包里放到了楚天羽旁边的病床上。

    斐静怡一进来就感觉脸上发烧,热得他难受,而楚天羽那?则是尴尬得不行,两个谁也不说话,房间只有手机的铃声,在没其他的声响。

    斐静怡打过电话后还是不想进来,楚天羽是忍不住了在里边喊道:“斐静怡你死了没?”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斐静怡立刻是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的冲进来道:“楚天羽你个臭流氓,你是不是找死?”

    楚天羽没好气的道:“你才流氓,你全家都流氓,到中午了,我饿了,我要吃饭,去给我买饭,宫保鸡丁、香辣土豆丝,米饭两碗,可乐两瓶。”

    斐静怡气呼呼的道:“早上就吃了那么多,中午还要吃这么多,你是想撑死吧?”

    楚天羽立刻喊道:“要你管?赶紧去买。”

    斐静怡点这头道:“行,算你狠,你给我等着。”说完拿起包气呼呼的出去了。

    斐静怡前脚走,后脚就来人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敲敲门道:“请问这里住的是楚大夫吗?”

    楚天羽侧头看去,发现门口站着个男子,国字脸,浓眉大眼的,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依旧给一种相貌堂堂的感觉,身上还有一股子书卷气,就像是大学钻研学问的教授,男子旁边站着个慈眉善目的女子,年纪跟她相仿,气质相当好,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

    楚天羽可不认识他们,便道:“我是楚天羽,叔叔、阿姨你们是?”

    男子手里提着个果篮,女子手里则是提着牛奶这些东西,男子迈步走进来满脸的愧疚之色的道:“说来惭愧,我是斐静怡的父亲,叫斐书辛,这是我妻子,叫于静雨,我们是来给您道歉的。”说到这后退一步就要鞠躬。

    楚天羽是看斐静怡不爽,可她是她,她父母是她父母,楚天羽那好意思让斐书辛跟于静雨给他鞠躬啊?他们的年纪可跟他母亲差不多。

    楚天羽赶紧拦住道:“叔叔、阿姨你们别这样,我当不起,当不起。”

    斐书辛还要给楚天羽鞠躬,楚天羽拦了半天他们才算作罢。

    斐书辛坐到楚天羽对面满脸愧疚之色的道:“楚大夫都怪我们教女无方,让您受委屈了,您要赔偿也行,要道歉也行,只要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那不成器的丫头一般见识,我们都听您的。”

    斐书辛要是不这么说话还要,可他一这么说,楚天羽心里到是过应不去了,这事说实话就是个误会,闹到这般地步,也是斐静怡对他有很大的误会,怪就怪那天干掉哪个逃犯的时候自己手法太干净利索了,一个医生要是做手术的手法干净利落这正常,但杀人的手法干净利落可就不正常了,在说斐静怡不但在场,还是个警察,怎么可能不起疑心那?

    想到这楚天羽苦笑道:“叔叔、阿姨,都是误会,不用赔偿,也不用道歉了。”楚天羽很清楚就算是让斐静怡道歉,就她那倔强劲也不会干,要道歉也是斐书辛跟于静雨,楚天羽那好意思让他们给自己道歉啊,索性就算了,这事全当自己倒霉。

    于静雨看着楚天羽笑道:“楚大夫还是您通情达理啊,您放心回家我们肯定会好好教育她,这样的事不能才犯了,怎么能把好人当坏人抓起来那?”

    显然于静雨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但到底是谁跟他们说的,他们又怎么知道楚天羽住在这里,楚天羽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些事都无关痛痒,完全没必要非得弄个一清二楚。

    楚天羽笑道:“叔叔阿姨其实我没什么事,大冷天的你们真不用来看我。”

    斐书辛摆着手道:“那怎么成?这事不管怎么说也是我那闺女做得不对,子不教父之过,女不淑母之过啊,我们当父母的自然要来给您道歉,反到是您大人有大量,不跟她一般见识。”

    就冲斐书辛说的这番话,楚天羽猜的就没错,这老两口都是有文化的人,气质谈吐都不俗,但就是不知道怎么养出斐静怡这么个脾气臭,还冲动的女儿来。

    楚天羽笑道:“叔叔您严重了,看您这气质您是不是大学老师啊?”

    斐书辛笑着点点头,随即就苦笑道:“说来惭愧,楚大夫猜的没错,我们两口子都是大学教师,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啊,可偏偏却没教好自己的女儿,惭愧,惭愧啊!”

    楚天羽笑道:“叔叔您严重了……”他想说斐静怡其实不错,但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这臭女人那里好了?脾气臭,还冲动,除了漂亮点、身材好外,楚天羽还真说不出她有什么优点来。

    最后楚天羽只能转移话题道:“叔叔跟阿姨你们在那个大学当老师啊?”

    于静雨笑道:“在静海师范大学。”

    这学校楚天羽自然知道了,在静海实来说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学了。

    楚天羽赶紧道:“这学校好,当初高考的时候我还想报那,但最后还是学医去了。”

    斐书辛笑道:“当医生也不错,工作体面,在社会上也有地位。”

    这次沦到楚天羽苦笑了,医生在别的国家确实社会地位很高,但在华夏?还是算了吧,他也不想跟斐书辛说这这些,刚要开金口就听于静雨笑道:“楚大夫您这一看就很年轻,还没结婚吧?”

    楚天羽笑着点点头道:“刚参加工作半年多,没结婚那。”

    于静雨到是感觉楚天羽这小伙子不错,相貌堂堂,谈吐得体,工作也体面还稳定,心里立刻动了莫名的心思,看了一眼斐书辛,两个人相守半辈子了,一个眼神对方都能看懂,斐书辛立刻知道妻子的想法,赶紧摇摇头,意思是让她不要多说。

    这时斐静怡提着袋子进来了,一进来就惊呼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显然她不知道自己母亲今天要来看望楚天羽。

    斐书辛没好气的道:“看看你干的好事,身为人民警察竟然冤枉好人,你警校的老师就是这么教的?你在警队的领导就是这么教你的?”

    斐静怡撇撇嘴瞪了一眼楚天羽道:“他是好人?”说到这撇撇嘴,再次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天羽道:“他就是个臭流氓。”

    于静雨听不下去了,急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那?”

    斐静怡梗着脖子道:“爸妈你们别信他的鬼话,他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早就看穿他了。”

    楚天羽看着斐静怡道:“我说斐静怡我上辈子是欠你的还是怎么了?我怎么就不是好人了?上次你们那逃犯在我们医院劫持人质,要不是我,这事能那么快解决?昨天我救人,你又把我当流氓看,你怎么就不问问被我救的那个女孩那?”

    斐静怡跟斗鸡似的瞪着楚天羽道:“你就不是好人,你就是个臭流氓,你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斐书辛大喊道:“你给我闭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明明是你错了,人楚大夫还没追究你的责任,你竟然这么说他?我跟你妈就是这么教你的?”

    斐书辛一发火,斐静怡到是老实了,不过还是撅着嘴在那嘟嘟囔囔的道:“他就不是好人,他就是流氓。”

    斐书辛耳朵可不背,立刻是听到了斐静怡说的话,当场就要发作,但于静雨却拉了下他,意味深长的看看楚天羽,还有自己那跟斗鸡似的宝贝女儿,笑吟吟的道:“你们倆啊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楚天羽跟斐静怡立刻都撇撇嘴,歪过头,异口同声的道:“谁跟他(她)是欢喜冤家。”

    于静雨看到这一幕立刻是笑了起来,然后对楚天羽道:“楚大夫你好好养病,让静怡好好照顾你,我跟你叔叔就不打扰你养病了,我们先走了。”

    老两口出了门,一到医院外边斐书辛就道:“你刚才揽着我干嘛?这丫头就是该好好说说,办事一点脑子都没有,把好人当成坏人抓也就算了,但还不知悔改。”

    于静雨笑道:“你这老头子就没发现他跟女人斗嘴的样子像不像我们年轻的时候?”

    斐书辛立刻是一愣,急道:“你是说……”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