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斗法
    次日一早查房的时候,脑外的主任以及一干医生护士一到楚天羽的病房里就笑个不停,楚天羽昨天车展挨打的事早在医院传遍了,脑外的一干人也感觉楚天羽也是够倒霉的,救个人而已,结果被打得缝了十多针,还被抓去了派出所,实在是太倒霉了,所以一看到他,大家都是忍着笑。

    对此楚天羽很是无奈,也感觉自己太倒霉了,回头是不是找个大师给自己看看,就去个车展,先是被人一瓶子打得头破血流,又被带去了派出所,非要给他定个流氓罪,还有比自己更倒霉的人吗?

    查房后斐静怡是姗姗来迟,还满脸的不情愿,今天斐静怡没穿警服,就穿的便服,短发又黑又亮,发质很好,斐静怡五官精致,皮肤也很好,但不是很白,稍稍有些小麦色,给人一种很健康的感觉,眉宇间有着难掩的英气与正气。

    上半身穿着一件卡其色的羊绒风衣,内里则是一件黑色的高领修身毛衣,包裹着饱满的酥胸,下半身则是一条黑色的铅笔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马丁靴,看来斐静怡很喜欢黑色。

    一看到斐静怡,谭雅茵就道:“你总算是来了。”说到这打了个哈欠,医院这地方那里睡得好?所以谭雅茵这一夜是翻过来调过去的睡不着,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睡了一会,结果六点又被起来的人给吵醒了,这会是困得不行了。

    她说完就站起来拿起自己的衣服道:“这混球交给你了,我回去睡觉了,我的脸啊。”

    楚天羽立刻是一瞪眼道:“你说谁混球?”

    斐静怡跟谭雅茵一口同声的道:“你!”

    楚天羽瞪着眼前两个相貌极美但却不是同一类型的女孩冷哼一声道:“你们倆好了伤疤忘了痛吧?这事我还没彻底原谅你们那,还敢骂我?”

    谭雅茵撇撇嘴,跟楚天羽相处一晚到是发现这家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人不坏,所以她是得寸进尺,伸出手戳了下楚天羽的脑门道:“好好养你的伤吧,废话那么多。”说完转身就走了。

    斐静怡则是一脸诧异之色,就一个晚上这倆人看样子好像已经很熟了,关系还不错的样子,这什么情况?

    楚天羽拿谭雅茵没办法,这丫头有点自来熟,无奈的叹口气看到两手空空的斐静怡立刻不满的道:“喂,喂,斐静怡你这是来照顾病人的吗?”

    斐静怡没好气的道:“我这不是来了吗?来不就是照顾你的吗?你还想怎么样?”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早饭那?”

    斐静怡一愣,她是真没照顾过病人,也没想过早上要给楚天羽这混球买吃的。

    楚天羽没好气的道:“我饿了,赶紧给我去买饭,我要吃皮蛋瘦肉粥,肉包子要四个,在来两个茶叶蛋,外加一套煎饼果子,煎饼果子要医院左手边第二家的,放四个鸡蛋,记住我不要放薄脆的,我要放油条的,多放辣酱,辣一些的,油条上也要刷。”

    斐静怡立刻喊道:“你事怎么这么说?”

    楚天羽歪着头看着斐静怡道:“我事就这么多,不爽啊?不爽你走啊。”

    斐静怡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要是真走了,楚天羽这混球肯定要给她领导打电话,到时候她肯定是要挨骂的,只能捏紧了拳头恶狠狠的看着楚天羽道:“算你狠,我给你买去,吃不死你,我在给你下点毒药。”

    楚天羽晃着头很气人的道:“你敢给我下毒药你就下,我还就真不信你有这胆子。”

    斐静怡看着得意洋洋的楚天羽恶狠狠的道:“你给我等着。”说完转身走了。

    楚天羽闲得无聊又把电视打开了,过了好一会斐静怡把他的早点买回来了,还是按照他的要求,楚天羽接过就吃,一边吃一边看电视。

    斐静怡坐在一边是真想抽死这混蛋,但偏偏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楚天羽吃饱喝足后又来事了:“我要尿尿。”

    斐静怡没好气的道:“那就尿。”

    楚天羽瞪着她道:“往那尿?床上,还是裤子里?”

    斐静怡猛的站起来道:“你乐意往那尿,就往那尿。”

    楚天羽突然不搭理她了,伸出手假模假样的去脱裤子,这可把斐静怡吓了一跳,急道:“你要干嘛?”

    楚天羽头也不抬的道:“尿尿啊?不脱裤子怎么往床上尿?”

    斐静怡用不敢置信的声音道:“你要脸不要脸?这么大的人竟然要往床上尿?”

    楚天羽抬起头瞪着斐静怡道:“我这样还不是你害的?你要是当初让我来医院早点治疗,我也不会伤得这么厉害,连地都下不了,现在不但要在床上尿,还得在床上拉那,是脏点,不过都是你收拾,我也无所谓了。”

    斐静怡气得差点没疯了,怒道:“楚天羽你个臭流氓。”

    楚天羽摇晃着头道:“对啊,我就是臭流氓,不过那斐警官很不幸的是你就得伺候我这个臭流氓,现在给你两个旋转,一个是看着我尿床上你一会收拾,一个是给我拿尿壶来。”

    斐静怡怒视着楚天羽,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你!说到这怒气冲天的拿起尿壶仍给了楚天羽。

    楚天羽不爽的喊道:“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得给我拿着尿壶,给我接尿。”楚天羽这是摆明了作弄斐静怡,谁让这臭女人老是跟他做对,还把他抓进了派出所死活要给他定个流氓罪,甚至还要打她,现在不折腾她折腾谁!

    斐静怡怒道:“楚天羽你别太过分。”

    楚天羽立刻反唇相讥道:“是我过分,还是你过分?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抓进了派出所,还要刑讯逼供,你说你过分不过分?现在我成这样都是拜你所赐,让你照顾我已经是便宜你了,你得感谢我的宽宏大量,换成别人你这警察还能干不能干了?废话少说,给我接尿。”

    斐静怡现在杀了楚天羽的心都有,可却偏偏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强忍着心头的火与恶心,走到楚天羽跟前拿着尿壶放到他两腿之间道:“尿吧,最好尿死你。”

    楚天羽没想到斐静怡还真要给他接尿了,这下论到他骑虎难下了,刚才不过是捉弄斐静怡,你现在让斐静怡给他接尿,楚天羽反到是不好意思了,自己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女人给接尿,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做人。

    斐静怡发现楚天羽半天没动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笑吟吟的道:“你到是尿啊?怎么脑袋被打坏了?手不好使了,我帮你啊。”说完伸出手就去拽楚天羽裤子。

    楚天羽立刻是吓了一条,这娘们也太虎了吧,怎么能去脱一个男人的裤子那?赶紧推开她的手道:“你干嘛?把手拿开!”

    斐静怡笑吟吟的道:“把手拿开?拿开怎么帮你接尿啊,别闹,听话啊。”说完继续拽楚天羽的裤子。

    楚天羽此时有一种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感觉,死命的拽着自己的裤子喊道:“我不用你给我脱,你把手拿开,我自己行。”

    斐静怡很听话的把手拿开,然后站在那看着楚天羽道:“那行,自己脱?”

    楚天羽很想给自己一耳光,妈的自己就是嘴贱,说那些干什么?现在报应来了吧?这可怎么办?

    斐静怡催促道:“你到是快点脱啊,然后尿。”

    楚天羽急道:“你看着我,我尿不出来。”

    斐静怡非但不把头转开,反而看着楚天羽两腿之间道:“你那玩意不会是太小了不敢让我看吧。”

    现在换成楚天羽想抽死斐静怡,臭女人!这事事关男人的尊严,楚天羽不能服软,一咬牙道:“行,我现在就脱。”说完真开始脱裤子。

    这可把斐静怡吓坏了,急道:“你个臭流氓,你别脱。”

    楚天羽依旧装模作样的道:“不脱怎么尿?你把尿裤拿好了。”

    斐静怡别看被警队的人称之为霸王龙,但倒也是个没结婚的女孩,那好意思去看男人那东西,把尿壶往那一仍就跑了。

    楚天羽看着她的背影道:“小样的我还治不了你了。”说到这他拿起尿壶准备下地去卫生间房间。

    但就在楚天羽要穿拖鞋的时候,斐静怡竟然又跑了出来,大喊道:“你别动。”

    楚天羽吓了一大跳道:“你要干嘛?”

    斐静怡一出去就知道自己被楚天羽这混蛋给耍了,赶紧跑了回来,要把这场子找回来,她一把按住楚天羽的肩膀道:“你脱吧,我帮你接着。”

    楚天羽看着她,还真伸出手去扯裤子,扯了两下,发现斐静怡竟然一点要跑,又或者转开头的意思都没有,立刻急道:“我真脱了啊!”

    斐静怡笑吟吟的道:“脱啊!”

    楚天羽心惊胆颤的又道:“真脱了啊!”

    斐静怡突然恶狠狠的道:“脱啊,今天你要是不脱,老娘一巴掌拍死你个臭流氓。”说到这伸出手抓住楚天羽的裤子猛然就是一用力,结果就是把楚天羽的裤子真给拽了下来。

    斐静怡傻眼了,楚天羽也傻眼了,我去,这女人也彪悍了吧,真把老子的裤子给拽下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