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关于曾经,关于理想
    皎洁的月光透光窗户洒在病床上,为病床批上一层银沙,此时已经是深夜,脑外的病房很安静,只是偶尔走廊传来脚步的声音,以及零星的几声咳嗽声。

    谭雅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不说话了,只是一口口的灌着啤酒,楚天羽猜到触动了她的心事,但跟她并不熟,楚天羽没有问,病房立刻变得很静,静得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谭雅茵突然用力捏扁了手里的啤酒罐,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她自嘲一笑道:“你们城里人永远不会知道我们这些小地方来的人有多羡慕你们。”

    楚天羽苦笑连连,羡慕我们这些城里人?有什么可羡慕的,别人我不知道,就拿我家来说吧,半年多前过的日子还不如你们小镇上的人,最少你们小镇的人不愁吃、不愁穿,可那时候的我家那?要养活正丰堡那一大家好吃懒做的货,光是这些人,就拖累得我家日子很苦,这种生活你是想象不到的。

    但这些楚天羽只是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他跟谭雅茵没那么熟,楚天羽不可能跟她掏心掏肺的。

    不知道是喝了酒的原因,还是这些事憋在谭雅茵心里太久了,她想说出来,尤其是跟一个陌生人诉说,这会让她好过一些。

    谭雅茵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长长叹口气道:“我家条件不是很好,很多年前镇子上的厂子黄了后,我父母就下岗了,靠做一些小买卖为生,你也知道小镇上的人本就不多,厂子在也黄,人更是少了很多,但凡是有点能耐的都走了,剩下的都是我家这种没能耐的,这么一来别说做大生意了,就算是做小买卖也非常不好做,我父母风里来、雨里去,赚的那三瓜俩枣也就将将够我们吃喝,基本上每个月都剩不下多少钱。

    随着我的长大,家里的日子是更不好过了,我父母得供我上学,没办法只能出去打工,你知道吗?用现在的话来说,当时我就是留守儿童,在镇上念初中,一年都见不到父母几次。

    我父母老得很快,真的,老得非常快,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年寒假,我父母回来,你知道吗?我父亲的头发几乎都白了,我父母也是满脸皱纹,看起来比她的实际年龄大少十多岁,我跟他们说,不要在出去打工了,但你知道我爸妈说什么吗?

    他们说,就算是累死,也得供我把大学念完,这就是父母,为了子女可以无条件的付出,不求任何回报,当天晚上我哭了很久,我真的不想看到他们这么操劳。

    所以那我在上高二的时候就偷偷辍学了,就是不想让我父母那么累,我当过服务员,干过销售,总之当时我能干的工作我基本都干过,赚的虽然不多,但一想到父母不用为了我那么操劳,我就很高兴,可我没想到的是,当我父母知道我辍学后他们的反应会那么大,我爸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我,但是那天他打了我,当时我在饭店当服务员,我爸找到我,当着我所有的同事,还有客人,狠狠的给了我一耳光,回去就大病一场,病好了,整个人也跟丢了魂似的,整天念叨着自己没用,对不起我,对不起我妈?你说他为什么要这么自责?他没错,我也没错!

    我真做错了吗?我只是不想他们那么操劳而已,我委屈,我难受,但是我还是认为我的选择没有错。”

    楚天羽理解谭雅茵的心情,长长叹口气道:“所以你就认为城里的人生活一定比你们强得多对吗?”

    谭雅茵语速急促道:“是啊,你们城里人不比我们强吗?看看你们这的房子多贵吧,我父母一辈子不吃不喝赚的钱都不够在这里买上一套房子的。”

    楚天羽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管在什么地方,总是有人过得好,有人则是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的挣扎着,静海市有这样的人,京城那些大城市就没有了吗?一样的有,谭雅茵想得有些偏激了,不是所有城里人都过得都好,但他不知道该这么跟这个女孩解释。

    只能道:“后来那?”

    谭雅茵再次打开一罐啤酒,喝了一大口后道:“后来我就干上模特了,我也没学过,算是野模特,但我先天条件好,我个子高,我腿长,我也漂亮,所以过得还算可以吧,只是整天赶场子太累了。”

    楚天羽到是同意谭雅茵的话,她虽然没学过,是野路子出身,但外在条件好,不然也不可能参加白天的车展,这车展规模跟档次可不低,要是谭雅茵外在条件不好,在加上不是专业的模特,厂商也不会请她。

    楚天羽笑道:“你有什么打算?”

    谭雅茵有些兴奋的道:“我要多赚钱,赚到足够的钱在这里买上一套房子,把我父母接过来,让他们也过过城里人的日子。”

    楚天羽侧着头看着谭雅茵笑,这女孩虽然冲动,还喜欢好管闲事,但不管怎么说,却是个很孝顺的姑娘,就冲这点她人也不坏。

    楚天羽笑道:“那就祝你早日美梦成真吧!”

    谭雅茵突然气呼呼的道:“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用在这了,不在这我就能多赚一些钱,一天好几百那,运气好一两千也不是问题。”

    楚天羽看着谭雅茵是哭笑不得,无奈道:“你不问青红皂白把我打了,反而埋怨我耽误你赚钱?你能不能讲点理?”

    谭雅茵撇撇嘴道:“你难道不知道女人从来都是不讲理的吗?”

    楚天羽一愣,随即又是苦笑连连,这话他同意,女人都是不讲理的动物,苏允君是这样,就连一向温柔如水、体贴大方的储雨荷不也是这样吗?

    楚天羽看着谭雅茵道:“你这人不坏,等过几天我没什么事了,你就不用来了,医药费也不用你出,我这算是工伤,医院会管的。”

    谭雅茵没想到楚天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激动的道:“真的吗?”

    楚天羽点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我干嘛骗你。”

    谭雅茵狐疑的看着楚天羽道:“你不会是打我主意吧?”

    楚天羽先是一愣,随即大笑道:“美女你想太多了,我承认你是漂亮,但我有女朋友,她比你还漂亮,我没必要打你的主意,我对你真没任何兴趣。”

    谭雅茵站起来来到楚天羽跟前道:“有女朋友?比我漂亮?”说到这一伸手道:“拿来?”

    楚天羽不解的道:“什么?”

    谭雅茵急道:“你跟我装傻那?你女朋友的照片啊,我到要看看她是不是比我漂亮。”

    楚天羽听后是哭笑不得,女人啊女人,果然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就是看不得同类比自己年轻漂亮。

    楚天羽直接拿起手机找到照片递给谭雅茵。

    谭雅茵拿着楚天羽的手机一屁股坐到床上,一手拿着酒一边喝一边看苏允君的照片,很快就撇撇嘴道:“你是不是眼瞎啊?那有我漂亮?”

    她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苏允君的相貌跟身材不输给她,尤其是有一种清冷的气质,这是她没有的,但她可不会说出来。

    楚天羽很无奈的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谭雅茵看着楚天羽道:“你真没打我的主意?”

    楚天羽无奈的叹口气道:“我干嘛打你主意?”

    谭雅茵撇撇嘴道:“你们男人都是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恨不得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是个什么货色。”

    楚天羽是苦笑连连,这丫头看来对男人有很大的意见啊,不过她说得也没错,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确实有很多男人有不少的女人,但他不是这类人,有一个苏允君就够了。

    看楚天羽不说话,谭雅茵急道:“说,我是不是说中了你的心事?”

    楚天羽一翻白眼道:“你对自己还真有信心啊,小姐不是所有男人都是你想的那样,最少我不是,我不会做对不起我女朋友的事,你放心,我对你真没任何想法。”

    谭雅茵不死心的道:“真的?”

    楚天羽苦笑道:“难道非得我承认我对你有想法你才满意?”

    谭雅茵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当然啊,我这么漂亮,身材又好,你怎么可能对我没想法那?除非你不是男人,你有问题。”

    楚天羽此时是一脑袋的黑线,实在是不想跟着一根筋还很轴的丫头聊天了,翻过身去道:“好了,我困了,要睡觉,不要打扰我,我是病人。”

    谭雅茵“切”了一声然后把手机往楚天羽床头一仍道:“你啊,就是被我说中了心事,心虚了吧?对我有想法是对的,但不能对我做什么,知道吗?”

    楚天羽挥挥手道:“知道了,知道了,现在可以让我睡觉了吧?”

    谭雅茵不耐烦的道:“睡吧,睡吧,睡死你得了。”说到这自顾的拿起手机玩去了,她还是睡不着。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