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入院
    楚天羽活动下稍稍有些麻的手脚站了起来,斐静怡跟谭雅茵站在一边满脸的不耐烦,楚天羽立刻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扶着我?我是病人,病人知道吗?”

    斐静怡、谭雅茵立刻是满脸的怒色,但却是敢怒不敢言,没办法谁让自己小尾巴被楚天羽攒着,一个是被楚天羽威胁曝光这次时间,一个是被楚天羽威胁走司法程序,两女心在是真拿楚天羽这混蛋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不情不愿的走过去搀着他往外走。

    向云飞站在一边是苦笑连连,这多什么事啊?就去个车展,结果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不算,还被弄到了派出所又是上手铐,又是上脚镣的,小楚啊你真得找个大师给你看看了,你这是得多背?

    到了医院楚天羽直接去了脑外,急诊实在是没有床位,这次楚天羽也算是因公负伤,医院照顾他,给了他一间高干病房,所谓的高干病房也就是单间,不过里边有两张床,一张是患者用的,一张是陪床家属用的,静海医科大大学附属医院可做不到24小时让护士照顾患者,人手实在是没那么多,也没这条件。

    楚天羽脑袋上缝了足足十六针,可见谭雅茵下手有多狠了,现在他做了头部ct,脑袋上也裹着纱布正靠坐在床上,斐静怡、谭雅茵满脸不情愿的站在一边,她们是真不想伺候楚天羽这混球。

    楚天羽看看天色,突然不耐烦的道:“我说你们倆是不是傻?天都快黑了,是不是该给我这个病人去买点吃的?”

    斐静怡怒道:“楚天羽你别太过分?”

    谭雅茵附和道:“就是,你不能太过分。”

    楚天羽一瞪眼道:“唉我去,你们倆把我搞成这个样子,还有理了是不是?不愿意伺候我是不是?行,我先打电话给媒体,在报警,你俩给我等着。”说到这楚天羽真拿起了电话。

    谭雅茵第一个服软了,赶紧了道:“别,别,别,我给你买还不行吗?你想吃什么?”

    斐静怡真想说你打,你打,但话到了嘴边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真让楚天羽把电话打出去,她麻烦可就大了,这警察是当不下去了,就为了这点事就不干自己喜欢的工作了?斐静怡接受不了,只能很郁闷的道:“给你买,别打了。”

    楚天羽冷哼一声道:“这还差不多,我想想我吃什么!”

    楚天羽想了一会说了一堆自己喜欢吃的饭菜,还要水果,都被打成这样了,让她们光伺候自己已经是很便宜他们了,让她们买点吃的怎么了?

    不过斐静怡跟谭雅茵却感觉楚天羽很过分,可却偏偏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谁让自己小尾巴被这个混蛋揪住了那?也只能不情不愿的出去给他买吃的还有水果去了。

    两女前脚刚走,后脚金辉跟李吉祥还有朱新月就到了,他们是代表科里来看楚天羽的,也是刚忙完,不然早就到了。

    李吉祥一进来就笑道:“小楚你说你有多倒霉?就去个车展而已,结果被人开了瓢,还被弄到派出所,现在有住院了,哈哈,笑死我了。”

    楚天羽一翻白眼道:“死胖子,你当我想这样啊?”

    金辉也笑道:“小楚主任说了,说让你出院找个大师给你看看,你小子也太倒霉了。”

    看到这两货满脸的幸灾乐祸楚天羽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喊道:“你以为我乐意这样吗?都怪那两个蠢女人,拯救她们的蠢比拯救地球都难。”

    金辉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精辟,那倆女孩也是够没脑子的,一个是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打,一个是想也不想直接给你弄进派出所非要治你个流氓罪,哈哈!”

    朱新月苦笑道:“我说你倆是来看他,还是来气他的?还不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金辉跟李吉祥这才把带来的水果篮这些东西放下,楚天羽也没跟他们推辞,知道这是他们的一翻心意。

    朱新月左右看看道:“欸,那倆照顾你的女孩那?”

    楚天羽叹口气无奈道:“两个脑残女手拉手去给我买饭了,护士长你说她们是不是傻?买个饭而已,用得着两个人吗?把我仍这,我有点什么事怎么办?”

    朱新月苦笑道:“小楚我知道你心里有气,消消气,别把自己气坏了,这事那确实是她们不对,不过那你也别太跟她们计较,我听主任说,都是年纪不大的姑娘,一个比你小好几岁,一个跟你差不多,你啊就别跟她们一般见识了。”

    楚天羽苦笑道:“我要是真跟她们一般见识,我早给媒体打电话,然后就把另外一个送看守所去了,让她们照顾我已经算是大人有大量了。”

    这话楚天羽说得还真没错,这事他要是追究到底的吧,斐静怡这警察事干不下去了,谭雅茵那不但要去看守所呆几天,还得赔给楚天羽一大笔钱,现在这住院费是医院出的,楚天羽也没打算让谭雅茵要,等于是不跟她要赔偿了,已经很是大度了,这事要是换成其他人试试,非得让斐静怡跟谭雅茵赔给他个几十万不可,现在这年头,这样的人可不少。

    朱新月一听到也知道楚天羽这么做已经是很有肚量的了,笑道:“好在你啊没什么大事!”

    楚天羽突然道:“对了,任佳佳怎么没来?”楚天羽很清楚任佳佳是肯定要来的,可却偏偏没有,这可有点奇怪,所以才问了下。

    金辉跟李吉祥脸色有些古怪,一脸的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朱新月很无奈的叹口气道:“因为你的事,她跟舒冰雨下午大吵一架,主任让她回家反省了。”

    下午到了医院任佳佳一搞清楚情况,知道楚天羽不是猥琐那女孩,而是救人,当时就跟舒冰雨翻脸了,说话很是不客气,大概意思就是指责舒冰雨身为楚天羽的同事不但不为他说话,连给她包扎一下都不管,算什么一个科室的同事?简直就是见死不救。

    舒冰雨那,则是说当时又不知道楚天羽是在救人,天知道他是不是在猥亵那女孩。

    就这样两女在办公室大吵一架,吵得是惊天动地,引来不少患者跟家属过来围观,一个护士,一个医生,在办公室里大吵大闹,还引来这么多患者跟家属与患者围观,这成何体统?向云飞一怒之下就让她们都回家反省去了,这才去的派出所。

    楚天羽听后是哭笑不得,不过心里到是很感激任佳佳,当时只有任佳佳跟乐向阳相信他,其他人全都认为他在猥亵那女孩。

    朱新月此时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显然是想说点什么,但又开不了口。

    楚天羽看到了朱新月的表情,便道:“护士长您想说什么?”

    朱新月苦笑一声道:“小楚啊你应该很清楚佳佳是喜欢你的,虽说咱们医院有规定同科室之间的不能谈恋爱,但你们要是谈了,我就去找总护士长,给佳佳换个科室就是了,她是个好姑娘,你要珍惜啊。”

    现在轮到楚天羽满脸的苦笑了,他道:“护士长我知道任佳佳是个好姑娘,但是我真的有女朋友,这事就算了吧。”

    朱新月长长叹口气道:“好吧,那你好好养病,我得回去接孩子了,这都几点了。”

    就这样朱新月、李吉祥、金辉走了,他们走后没多久斐静怡、谭雅茵回来了,按照楚天羽说的给他买了饭,还有他的要的水果。

    楚天羽可不会跟她们客气,接过来就吃,他是真饿了,中午可就没吃。

    斐静怡跟谭雅茵看着狼吞虎咽的楚天羽,心里都是一样的想法,怎么不吃死你个混蛋那。

    楚天羽吃饱喝足往后一靠,餐盒什么的就仍在一边,他发现斐静怡跟谭雅茵站在那没动,立刻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些东西收拾了?”

    斐静怡立刻怒道:“你……”但也就说了一个字,然后还是不情愿的上前几步开始收拾。

    一个多小时后楚天羽靠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扒橘子吃,而斐静怡跟谭雅茵坐在沙发上是又不情愿,又没办法,看楚天羽又是吃又是看电视的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那?

    楚天羽看了会道:“你们两个也别都留下,你俩商量下谁晚上,谁白天吧。”

    斐静怡很想一拳砸死楚天羽,但现在是真拿他没办法,只能跟谭雅茵出去商量谁留下陪楚天羽了。

    最后是斐静怡先回家休息,谭雅茵晚上在这陪着楚天羽,明天斐静怡来接班。

    楚天羽靠在床上看电视看得无聊了,突然对谭雅茵道:“你说你一个小姑娘,下手怎么那么狠那?”显然闲得蛋汤的楚天羽要给谭雅茵好好上上课了。

    谭雅茵撇撇嘴后很无奈的道:“我当时又不知道你在救人,还以为你在猥亵那女孩,碰巧旁边有个汽水瓶,我就……我就……”说到这谭雅茵竟然笑了起来。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