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气坏了
    车展本就快结束了,绝大多数来参加车展的人都走了,工作人员也开始收尾的工作,所以大厅里并不跟刚开始一般那么嘈杂,所以谭雅茵这么一喊立刻喊过来很多人,其中就有乐向阳跟斐静怡,还有任佳佳、舒冰雨等人。

    乐向阳一看到倒在血泊中的楚天羽就瞎了一跳,一步窜过去蹲在地上急道:“我去,老楚你怎么了?”

    任佳佳也跑过去满脸焦急之色的道:“楚天羽你醒醒,你别吓我啊。”

    谭雅茵冷哼一声道:“我说你们这些警察跟护士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还问他怎么了?你们怎么不问问他刚才干什么了?”

    斐静怡立刻是眼睛一亮,赶紧道:“他干什么了?”

    谭雅茵摇晃着手里的半截汽水瓶洋洋得意道:“警察同志我跟你说啊,刚才我来上卫生间,一过来就看到这个色狼压在一个女孩身上猥琐她,这事我看到了怎么可能不管,我就这样……这样。”说完连比划带说的道:“上去就给他一瓶子把他打趴下,怕他起来我还给了他一脚,就把这色狼给制服了。”

    斐静怡听到这句话是眼睛冒光,总算是抓到这混蛋的痛脚了,胆子也太大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猥亵女孩,混蛋,这次老娘我整不死你,想到这斐静怡冷哼一声道:“乐向阳你把他带到局里去,我亲自审问他。”

    顾静站在一边不敢置信的道:“楚大夫不会干这样的事吧?”

    舒冰雨冷哼一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坏人脸上又没刻着坏人倆字?”

    任佳佳急道:“我们家楚天羽不可能干这事!”

    被楚天羽救的女孩弱弱的举起手道:“我想说两句。”

    谭雅茵一把拉住她道:“妹妹别怕,有警察同志在,你怕他这个色狼干什么?”

    女孩急道:“不是……”

    不等她说完斐静怡再次喊道:“乐向阳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立刻把他铐起来带回局里。”

    乐向阳急道:“队长老楚是我同学,他的为人我很清楚,他不会干这些事的。”

    斐静怡冷哼道:“你说他不会就不会?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他还有什么狡辩的?”

    乐向阳满脸焦急之色的道:“但他都伤成这样了,怎么也得先送医院啊,没事在带回去。”

    斐静怡不爽的道:“乐向阳你要是在废话就给我滚出刑警队。”

    女孩在一次急道:“警察同志他……”

    斐静怡打断她的话道:“你别怕,有我的,你放心我保证他以后不敢报复你,走去局里做笔录。”

    斐静怡说完看乐向阳还是不说话,立刻对跟过来的两个手下道:“你们也是聋子吗?是不是傻?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把他铐起来带局里去,这几个人也都带走回去做个笔录,这次我整不死他。”

    两个警察你看我、我看你,叹口气走过去把楚天羽架了起来,他们也知道楚天羽这样应该先送医院看看,没事在带回去,可斐静怡这女魔王发话了,他们敢不听吗?

    任佳佳急道:“他得去医院啊。”

    斐静怡不满的道:“去什么医院?带回去,他这样的人渣、混蛋、死变态,死有余辜。”

    任佳佳赶紧对舒冰雨道:“舒大夫你帮帮他啊,大家都是同事。”

    舒冰雨冷哼一声道:“我可没他这样的变态同事,大白天的非礼女孩,还是人吗?”

    旁边的女孩急道:“这位大夫不……”

    舒冰雨打断她道:“姑娘你别怕,你要相信法律,相信我们的警察同志,这样的坏人会得到应有的制裁的,走吧,跟他们去派出所做个笔录吧。”

    斐静怡道:“对,他这样的人渣就该得到应有的惩罚。”说到这对另外一个警察道:“把监控录像带回去,这次人证物证都在,我看他怎么狡辩。”

    就这样楚天羽就被稀里糊涂的带去了派出所,到派出所的时候他终于是醒了,一睁开眼就感觉头疼得厉害,缓了一会后终于好过一点,立刻就发现自己被靠在了审讯椅上,不但带着手铐,连脚镣都给他带上了,在一抬头就看到满脸冷笑的斐静怡。

    楚天羽忍着头疼道:“斐静怡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抓我干嘛?”

    斐静怡猛的一拍桌子怒吼道:“楚天羽我告诉你,你给我老实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公安局,是你撒野的地方吗?”

    楚天羽急道:“你真是脑子里有病,我犯什么法?你把我抓起来?”

    斐静怡冷哼一声道:“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我就没见过那个混蛋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猥亵妇女的,你可真是让我开眼了,不但是白天,还在车展那种有很多人的人地方公然在女卫生间门前猥亵妇女,我告诉你楚天羽,这次你事大了,赶紧老实交代,回头看看你后边的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要是不交代好问题,就等着接受法律严厉的制裁吧。”

    楚天羽也是急了,本来是好心救人,被人莫名其妙一酒瓶敲晕就够倒霉了,现在还被斐静怡这臭女人抓起来上了手铐、脚镣,把我当成要犯了吗?

    楚天羽怒道:“斐静怡你少血口喷人,我告诉你你现在不把我放了,我就投诉你,搞你乱用职权,把你丑恶的行径曝光给媒体。”

    斐静怡猛的站起来,几步来到楚天羽跟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你小子真的是我见过最嚣张的混蛋外加人渣,事都犯了,还敢在这威胁我,要不是我们有纪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楚天羽梗着脖子怒视着斐静怡道:“有本事你就动手,你不动手你就是小娘养的。”楚天羽也是气坏了,说话是怎么恶毒怎么来。

    斐静怡是勃然大怒,想也不想一把揪住楚天羽的脖子就想给他一耳光,但一想到警队的纪律竟然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她是恨极了楚天羽,但也是个有原则知道警队记录的警察,很清楚不能严刑逼供。

    不过斐静怡还是恶狠狠的对楚天羽道:“现在还嘴硬是吧?行,我一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说完狠狠一推楚天羽的头,然后气呼呼的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坐在斐静怡旁边的警察都吓坏了,不过心里却暗暗给楚天羽竖了一个大拇哥,兄弟你牛,斐静怡可是我们警队的女魔王外加霸王龙,你不但敢招惹她,还敢骂她,你真是个爷们啊,不对,是纯爷们,我佩服你。

    斐静怡一拍桌子,再次把旁边的警察给吓了一大跳,就听斐静怡吼道:“说,你叫什么?”

    楚天羽很不爽的道:“斐静怡你真是有病,你不知道你爷爷我叫什么吗?”气坏的楚天羽说话是越发肆无忌惮了。

    斐静怡恨得是牙痒痒,非常、非常、非常的想把楚天羽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让他知道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但因为警队有纪律,她也只能硬生生的忍住。

    斐静怡双眸中都要喷出火来了,怒道:“说,叫什么!”

    楚天羽冷哼一声道:“我懒的跟你废话,我要见你们领导。”

    斐静怡再次猛的站起来,指着楚天羽的鼻子尖道:“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派出所,是你一个罪犯想见谁就见谁的吗?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真对你不客气,我豁出这警察不干了。”

    旁边的警察赶紧劝道:“队长冷静,冷静,一定要保持冷静,为了这么个猥亵妇女的人渣气坏了身体不值当的。”说到这对着楚天羽不耐烦的道:“你老实点,说,叫什么?”

    楚天羽喊道:“我说了我要见你们领导,你们这是非法拘禁,你们这是刑讯逼供。”

    斐静怡气得都快失去理智了,想也不想就站起来,旁边的警察赶紧拉住她劝道:“队长别激动,千万不能动手,不能啊,为了他这么个人渣不值当的,真的,队长您就听我一句劝吧。”

    楚天羽骂道:“你才是人渣,你全家都是人渣。”

    这事换谁也会气得不行,明明是好心救人,结果那?先被一汽水瓶打得头破血流的晕倒在地,醒来后又到了派出所,手铐也带上了,脚镣也给上了,还被警察一口一个人渣、流氓、变态的喊着,并且不停的让你交代问题,这事出谁身上也受不了啊?

    楚天羽自然也是如此,一激动说话也就不是那么干净了。

    斐静怡猛的把拉着他的警察推得倒在地上,对方可是个大男人,但却被斐静怡一个女孩给推得一屁墩坐到了地上,可见斐静怡这力气有多大了,还真不愧被称之为警队的女霸王龙,不,简直就是人形兵器。

    斐静怡几步来到楚天羽跟前咬牙启齿的道:“你大爷的,老娘豁出去这警察不干了,也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人渣、败类、变态。”说到这斐静怡举拳就要打。

    但就在这时候门开了,一个人大喊道:“斐静怡你给我助手?干什么那?”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